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547章 就是不死的千里眼顺风耳

第547章 就是不死的千里眼顺风耳

    请记住本站域名:

    第五五零章 姬发的恐惧 八百诸侯会孟津

    而只听得舱外黄河波浪滔天,风声大作,龙舟直接被揉虐得东飘西荡,可就是不前!

    关键问题是,龙舟上就只有其武王姬发和相父姜子牙两人,没有人撑舟,舟又如何能行?

    然后就是荡啊荡,荡啊荡,飘啊飘,飘啊飘,顷刻就是让其武王姬发脸色不由白了又白,白了又白。

    可同时又不敢多说,但只能表面惊颤下,而忍不住心中幽怨。

    ‘不用凤舟,用龙舟便也罢了,相父你如此不叫人撑舟,难道是我姬发合该有此一难?故此才不以遁术带我过河,却要我在此黄河中受此一难。’

    但只表面惊颤之下心中心思连连,自也不敢说出来,但只能随姜子牙一起就坐,然后任由龙舟不停的荡啊荡,晃啊晃。

    姜子牙则就仿佛睡着了一般,端坐而微闭目,似乎也是对一切无感。

    终于片刻后,实在被晃的受不了,几乎五脏六腑都在随着晃动,整个人都要魂飞天外,更忍不住心想:

    ‘此要不是相父你故意作法所为,我姬发就一头撞死在这龙舟内。’

    而直接就是不由惊颤着开口问道:“相父,此舟为何这样掀播?”

    关键是也没有人撑舟。

    没有人撑舟,这舟能前行吗?

    舟不往前行,又什么时候才能过河?才能晃完?相父你也得给个准信,总不能将我姬发晃死在这龙舟上。

    可不想姜子牙却是淡淡睁眼,又淡淡开口道:“黄河水急,平昔浪发,也是不小的;况今日有风,又是龙舟,故此颠播。”

    武王姬发闻听不由就是嘴里一苦,不承认?

    ‘相父你既然如此说,怕还要晃上许久。却不知还有何算计在等着我?我这一难又究竟是何难?你既叫这舟不前,怕是必有什么事情在等着我。’

    与此同时,岸上的所有人也都是不由看得目瞪口呆。

    而但只见黄河汹涌的波涛之间,一龙舟左飘右荡,只看着就让西周散宜生、南宫适一众老货忍不住眼晕。

    结果眼看黄河内风高浪急,干脆也都不急着过河了。

    因为就那风浪,绝不可能有人能过去河,且还是等姜子牙过完再过。

    同时也是让所有人都不由想到阐教的道德之语,今日你合该一死,今日你合该有此一难,武王合该有百日之难。

    自也让所有人都不敢说什么,明显就是武王姬发合该有眼下过河一难。

    而终于片刻后,武王姬发只觉被晃的五脏六腑都要出来,忍不住就是再次开口道:“相父,且推开舱门,俟孤看一看,何如?”

    姜子牙闻听,也是不语,直接就推开舱门。

    瞬间就是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从舱外传来,仿佛有洪水即将涌入舱内。

    更见龙舟舱外迭浪千层,白浪滔天,一望无际,接天连地,四周全是水,全是水,也看不到岸,看不到所有人。

    让武王姬发不由就是身体一颤,直接吓得面如土色。

    而真正被惊吓到面如土色,险些被直接吓尿。

    因为终究是凡人普通人,看到那迭浪千层,白浪滔天的一幕,其看到的并不是黄河的汹涌,而是生死!

    面对的却是生死,真正不由被瞬间吓到面如土色。

    然而却不知,其那位便宜父亲西伯侯姬昌,便正是被吓死的。

    而瞬间心中便就不由更是确定,‘此要不是相父你作法所为,我姬发就立刻跳入这黄河内。’

    当然内心中不禁幽怨,表面自也丝毫不敢表示。

    诡异的是,往外看一眼才发现,龙舟上并非只有其武王姬发和姜子牙两人,外边竟然还坐着个武吉,不愧为姜子牙徒弟,竟然也是仿佛睡着了一般,对一切视若无睹。

    然后吓得面如土色之下,紧接便只见外边黄河水内恰到时机的现出一漩涡,然后水势分开,一声响亮,突然一尾白鱼就跳进了船舱里。

    让武王姬发不由就是一呆。

    先是一个漩涡。

    然后还能分开水势。

    一尾白鱼又跳了出来。

    武王姬发不由一呆。

    ‘此要不是相父你施法作为,我姬发也跳进黄河里,却不知相父你这究竟又是何意?难道白鱼是有何寓意?’

    更尤其是,那白鱼跳进船舱,竟然还跳个不停!那跳的高度比土行孙身高还高。

    忍不住心中古怪,但表面却又是惊奇问道:“相父,此鱼入舟,是何吉凶?”

    可不想姜子牙闻听,完全是想也不想就开口道:“恭喜大王!贺喜大王!鱼入王舟者,主纣王该灭,周室当兴,正应大王继汤而有天下也。”

    姜子牙话音未落,便又让其心中不由一动,瞬间心思电转。

    ‘鱼入舟跟周室当兴有什么关系?难道这就是相父你为何非要我坐舟过黄河的原因?就为了叫这一尾白鱼入舟?

    然后与我解释,乃是主纣王该灭,周室当兴?

    入舟,入舟,入周,白鱼入周,原来如此,原来相父你竟是如此安排,为我安排下如此一天意。’

    但只不想等其心思电转想通,正忍不住心喜,若是如此,就是在黄河内晃一晃也忍了。

    可不想紧接姜子牙便又道:“命庖人将此鱼烹来,与大王享之。”

    瞬间武王姬发刚心喜,眼睛便又不由凝固住。

    ‘相父你这是何意?这龙舟内哪来庖人?即是主孤之大吉,又如何能食之?况此鱼出现,先是漩涡,又能分开水势,更能跳得比那土行孙还高,怕不是一妖怪?

    不对不对,商鱼入舟,商鱼入周,相父叫我食之,岂不就是寓指叫我得那大商之天下?原来相父依旧是在为我安排天意!

    不过相父既如此为我着想,我却也不得不表现仁义一面,且要相阻一下。’

    于是心思电转想通,眼看姜子牙徒弟武吉已将白鱼抓住,慌忙就是道:“不可!孤父王曾功及昆虫草木,圣德泽及枯骨,那白鱼既主孤吉兆,孤又怎能伤其性命?且将其掷之河中,任其自去!”

    谁知那是什么怪物,此龙舟上又无庖人,相父你不会是让我吃生的吧。

    不吃?姜子牙则又立刻开口道:“既入王舟,岂可舍此,正谓‘天赐不取,反受其咎’,理宜食之,不可轻弃!”

    可谓商鱼入周,送到你武王面前,岂可舍此?正谓天赐不取,反受其咎!

    吃也得吃,不吃也得吃。

    于是片刻后。

    真的只是片刻后。

    武吉便就将白鱼端来了。

    并且竟然还是熟的!

    然后看着盘中的一尾白鱼,让武王姬发不由就是微怔,当然是为了表示自己仁义,而不愿意食之。

    但心中第一个意识却是忍不住暗道:‘相父你不会与我下药了吧?’

    可谓父亲西伯侯究竟怎么死的,十年时间自也是早已想明白,又怎可能被一首级吓得一病不起?

    那首级更是姜子牙亲手提到父亲西伯侯眼前,莫不正是其姜子牙暗中以左道之术害死?

    也正是为何其武王姬发,从来都不敢对姜子牙有丝毫违逆,完全言听计从,为何西周所有人也都同样对姜子牙言听计从。

    因为以散宜生一众老货的智慧,自也不可能想不通,曾经西伯侯姬昌究竟怎么死的?

    既然姜子牙一个首级就能将杀伐一世,虚伪一世的曾经西伯侯吓死,那么要杀其西周一众老货,自也可以让其一众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却是被姜子牙吓了十年,心惊胆战了十年,折磨了十年,更无人知道的,武王姬发心底也忍不住幻想过:若将来有一天得了大商天下,若是没有了阐教练气士悬在头顶,其姬发第一个就要杀光姜子牙所有后人。

    却是姜子牙虽然无后,但大商王朝天下姜子牙出身之地却有家族后人,更都没有带入西周。

    但眼下。

    姜子牙让其吃白鱼,其却也不得不吃。

    至于姜子牙到底下没下药,自就只有姜子牙自己知道。

    既然那杨戬下药,土行孙下药,连那‘鸿钧’都下药,其阐教的东西又岂是好吃的?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97733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