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450章 自己往坑里跳的杨戬 蓬莱仙岛

第450章 自己往坑里跳的杨戬 蓬莱仙岛

    西周阵前。

    散宜生一众老货心中都是无比的诡异,眼睁睁看着杨戬一身黄邓邓大花袍,又是骑马又是使劲摇着三尖两刃刀,结果却被人一道闪电给打回来了,连一个回合都没抵住。

    闪电自正是看不清的化血神刀,但好在也果不愧其修了什么八九玄功的杨戬,中了化血神刀就只是一声惨叫,回来便仿佛没事一般。

    姜子牙同样不由惊奇,其杨戬果然不愧为杨戬,不由就是赶忙装傻的上前关切询问。

    “你会余化如何?”

    关键是就在阵前,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杨戬被一道闪电败回来了,姜子牙还明知故问会那余化如何?当然是被一招秒败回来了!

    最神奇是,姜子牙所有人都不知道的,后世历史同样是如此记载,其姜子牙明明眼睁睁看着杨戬被一招败回,结果还是上前明知故问,‘你会余化如何?’

    但就是姜子牙也想不到的,杨戬却有着与人不同的脑回路,不然当初明明可以变化飞虫任何东西去汜水关内窥探军情,却还是偏偏变成了魔家四将魔礼寿的‘花狐貂’,不得不说其与众不同的脑回路。

    更变成‘花狐貂’还不够,为了显示自己变化的像,更还学着‘花狐貂’满地跳一下。

    结果闻听姜子牙问,心中瞬间想到的却是姜子牙问的并非胜败,而是其通过挨那一下,可曾看出那余化一道闪电究竟为何物?

    于是闻听之下,不由心中一动,忍不住就是往常一般眸中精光一闪,好显示其杨戬的智慧,然后才强忍肩头之痛开口。

    “弟子见他神刀利害,仗吾师道术,将元神遁出,以左臂迎他一刀,毕竟看不出他的果是何毒物。弟子且往玉泉山金霞洞去一遭。”

    姜子牙不由就是听得一呆。

    竟然看出了为一神刀,但却看不出有何厉害?那不是等于没说?往玉泉山金霞洞走一遭?又学当初对那土行孙一般,要遁走了?

    然后就在西周散宜生所有人诡异的目光下,不想又是与当初对阵那土行孙一般,不敌就逃,还借口去求救兵。

    但若求不来救兵,你杨戬还会返回吗?

    自所有人包括西周一众老货都知道,因为天数周室当兴,危难之时自会有高人前来相助。

    所以根本就不需要其杨戬去求救兵!没有人能敌那余化,自然会有高人恰到时机前来。

    便仿佛那当初无敌的赵公明一般,还有那金鳌岛十天君,又哪里需要其杨戬去‘求救兵’?分明就是借口躲避遁走。

    更神奇是,但只有杨戬自以为别人看不出其要遁走的‘深意’,其实却是每一个人都明白,其杨戬不过是借口要逃,又哪里需要其杨戬去求救兵?

    结果就在西周所有人诡异的目光下,竟然又一次丢下西周,丢下姜子牙,自己去‘求救兵’了。

    而之所以西周散宜生一众会表现出诡异之色,却也是都知道,其杨戬根本就看不出那是何神色,目光也从不会落在普通人身上。

    却也不得不说,连姜子牙都不禁感觉惊奇了,其杨戬还真是与众不同。

    然后忍着肩头之痛很快便就至玉泉山,却也是实在忍不住了,而不得不逃,不然等着高人前来相助,那每一刻的剧痛便都是煎熬。

    要万一那高人一天不来?那其杨戬就得忍剧痛一天,要是三天五天不来,其就得忍痛三天五天。

    却是虽然也知道危难之时自有高人前来相助,可也不一定就会马上来,让其不得不丢下西周,丢下姜子牙自己遁走,然后向师尊求救。

    于玉泉山金霞洞中。

    玉鼎真人同样是被倒霉的削了顶上三花,胸中五气,却也算诚实没有什么掐指一算,然后就知道杨戬遭难要回。

    于是心情不好之下,眼见杨戬返回,微一翻眼睛,直接就是开口而问。

    “杨戬,你此来有甚么话说?”

    语气明显是,为师心情正不好,你杨戬没事跑回来玉泉山做什么?难道是不敌又逃了?

    但只不想就只是心中忍不住一闪而过的念头,毕竟也是看着杨戬长大,而知道杨戬的性格,结果话音落下,竟然还真叫其猜对了。

    杨戬直接就是恭敬的开口。

    “弟子同师叔进兵汜水关,与守关将余化对敌。彼有一刀,不知何毒,起先雷震子被他伤了一刀,只是寒颤,不能做声;

    弟子也被他伤了一刀,幸赖水尊玄功,不曾重伤,然不知果是何毒物。”

    玉鼎真人不动声色下就是心中一动,‘余化?岂不是那蓬莱岛余元之徒,那金灵圣母徒孙?早听闻其为阻天数,而炼有一刀,名化血神刀,但被刀所伤,见血即死;

    不想果然是出现了,当正是那化血神刀,如此我又如何能敌?这杨戬跑来玉泉山,不如且让其往蓬莱岛,自己去找那余元求解。’

    于是不动声色下看一眼杨戬肩头的刀痕,不想竟只是微见红,还算不上见血,不然只怕杨戬也跑不回来了。

    而同样想到另一个问题,仙体之下未必就能被那化血神刀所伤!但伤了就要命,也同样让其不敢轻去,且还是叫杨戬自己去求解吧,就算被发现了,那余元也不敢害其性命。

    不动声色下就是微一皱眉,思吟着开口。

    “此乃是化血刀所伤。但此刀伤了,见血即死。幸雷震子伤的两枚仙杏,你又有玄功,故尔如此;不然,皆不可活。”

    自也知道雷震子的应命而出,两枚仙杏之事。

    只见杨戬闻听,则是瞬间忍不住大惊,但心中实却是不由自豪自己八九玄功,别人都是见血即死,自己有八九玄功却可以无恙!但还是很疼,很疼,很痛。

    于是也不得不赶忙问道“似此将何术解救?”

    玉鼎真人同样不动声色回答“此毒连我也不能解。此刀乃是蓬莱岛一气仙余元之物。要解此毒,非得去求那余元,不能得济。

    此事怕还非你不可……你且附耳过来。”

    杨戬不解的就是附耳过去。

    可关键问题是,在玉鼎真人的玉泉山金霞洞,玉鼎真人还能怕谁偷听?

    既然出口,就是声音再小,也不可能瞒过练气士的耳朵,耳语和直接开口说话其实没有任何区别,也更可以直接传音。

    可诡异的玉鼎真人还是耳语,以杨戬智慧同样未察觉有什么不对,为什么要耳语?难道在师尊你洞府还能怕人偷听?

    玉鼎真人不解释。

    杨戬智慧更想不到耳语的区别。

    也算是成了一个永远的谜题,玉鼎真人在自己的金霞洞中,为何要跟杨戬耳语?

    然后杨戬闻听之下,直接驾遁术就是往余元蓬莱岛而去,并且一下玉泉山,便即身影一愰,蓦然变作余化模样。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929274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