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437章 我商容诅咒你们满天的神仙

第437章 我商容诅咒你们满天的神仙

    大罗神仙血染裳,指的并非是多宝道人大罗级练气士,而是上古大神的混元教主,也是对上古大神的称呼。

    但显然眼下已不再用大罗神仙称呼上古大神,而渐渐开始用混元教主,混元圣人,大罗称号自然就落在金灵圣母等一级练气士身上。

    并且诛仙,所诛之‘仙’同样并非普通练气士之意,而是指的上古大神,混元教主,混元圣人。

    在曾经天地之初,却是只有一众上古大神可称之为‘仙’,教下一众二代弟子,纵阐教燃灯道人,截教多宝道人,都只能称之为练气士。

    而真正诛仙剑下可诛杀天地间一切存在,哪怕就是上古大神混元教主大罗神仙,也只能以血染裳。

    截教通天教主已经决定不再隐忍。

    ……

    同一时间的大商朝歌。

    更准确的应该是朝歌郊外的山野,而远离朝歌,远离尘嚣,距离却又不算真远的一处村落,坐落不几人家,炊烟袅袅。

    正是大商曾经首相,亦是大商王后商青君父亲商容的隐居之地。

    却是考虑到将来可能的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那么何处才能是最安全的?

    帝辛不怕拼命,不惧一死,也不惧最后的身死亡国,可却不会带着儿子一起拼命。

    不身为父亲便永远不会懂得,那种愿意为你撑起整个天地的父爱如山,父爱无疆。

    哪怕就是苟且活着,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活着,也会希望你好好活下去,做一个普通人,做一个凡人。

    便就是帝辛对武庚的心理,而做好最后真正拼命的准备,若武庚依旧留在宫中,自己身死亡国,其必然亦是难逃一死,或一世为奴。那么就不如叫其去山野之中。

    若自己最后身死亡国,那其往后就是一个普通山野村夫猎人,若大商王朝得胜,便即给其整个天地,主这天地浮沉,自己终不可能永世为君。

    而坐落的几户人家,自也并非真的只是普通人,不仅有能生撕虎豹的山夫,同样有一名大商真仙级练气士坐镇。

    商老头子每日的含饴弄孙,却也是活的好不逍遥。

    虽然那孙跟其没有任何血脉关系,但却是那昏君的血脉,那昏君的唯一血脉王储,没事教教其做人,真的是逍遥神仙也不换。

    ……

    殷洪很轻易便就是找到村落,因为完全是处于深山之中,远近都再无第二个村落,明显是那残暴的荒淫昏君为了保护那妲己之子。

    而直接驾土遁,眸光闪烁着不禁思索片刻,该如何确定那妲己之子武庚在村落中?

    但想到母亲姜王后被昏君听那妲己之言,而剜去双目,更烙双手,残害至死,缢死房梁,心中便即是忍不住切齿的仇恨,定要叫那妲己生不如死。

    原本想着直接将妲己之子武庚杀掉的,但想到母亲姜王后的被残害至死,切齿仇恨之下,又不动声色中不禁改变主意:或许只将那妲己之子掠走,才能更好的报复那妲己,那残暴的昏君。

    于是思索片刻,便即直接驾遁光往村落飞去。

    一瞬间便即惊动村落中所有人,都是不禁出来目光疑惑的落在其身上。

    其亦是不动声色眸光一闪,直接开口。

    “奉陛下之命,特来接王子武庚回宫。”

    只见所有人都是瞬间不由一怔。

    其中一老者闻听更是忍不住一声哼。

    “那帝辛不是说以后由老夫教养吗?老夫不同意,你回去告诉那帝辛,叫他自己再生一个。”

    老者说完闷声便即回屋。

    不同意?

    但殷洪本身也没想其同意,不过是确定那妲己之子武庚真的在此。

    于是闻听,瞬间便即不由眸光暴闪,既然那妲己之子武庚真的在此,那便没必要留手了,且将昏君之人全部杀光!

    但终究是第一次入世,不懂得掩饰自己神色,结果就是瞬间的神色变化,反而让下方之人察觉,突然就是一声警惕的大喝。

    “你是何人?胆敢假奉陛下之命!!”

    喝声落下,其余人亦瞬间反应,闪身便急往老者屋中冲去。

    “哼!”

    同样一声冷哼,水火锋直接便出现在手中。

    “保护殿下快走!”

    一声急急的大喝,下方之人手中已是蓦然出现一弓,直接就是毫不犹豫的破空一箭。

    终究是争斗经验不足,没有先下手为强的意识,更不该多余一句废话。

    不想就只是刹那的切齿之恨,闪电般一箭便即是破空而来,待反应便只觉心中一凉,纵是身穿紫绶仙衣,竟也被直接一箭穿心!身影倒飞而出。

    可就是身影倒飞而出的同时,便接连又是‘咻!咻!’两道破空声响起。

    终于心中大惊大恨之下,慌忙就是阴阳镜现在手中,向着那下方之人就是一愰。

    瞬间下方之人就是闷声栽倒,两道破空的箭矢也诡异的随着下方之人倒下,同样半途坠下。

    而其身影却在半空中一顿,终于稳住。

    紧接一身影几乎化作一道残影,怀抱一童子便从老者屋中冲出,直接就是向远处奔去,几乎如一道风般看不清,但自瞒不过其真仙级练气士的眼睛。

    同样阴阳镜向着残影一愰,瞬间那奔出的身影便闷声栽倒。

    与此同时,下方的十余人,有男有女,也突然都是面目狰狞疯狂不惧死的闷声冲来,显然并没有看到逃走之人已死,欲为那逃走之人争取时间。

    “哼!”

    殷洪再次忍不住冷冷一声哼,一手拔出穿心的一箭,一手倒提水火锋就是迎上,而眼中亦满是狰狞的仇恨,更瞬间鲜血染红仙衣。

    “母后,孩儿终有一日会为你报仇!杀那妲己和那荒淫昏君!”

    而沉声话音开口的同时,亦是手起剑落,十余人有男有女,面对真仙级的练气士完全就是被秒杀。

    一秒过后,声音尚未落下,十余人便尽皆倒于血泊中,就是之前的真仙级练气士都没能幸免。

    短短的一瞬,一切都发生在一瞬之间,老者才惊慌的从屋中走出,却刚好听到其话音,不由就是一呆,下意识慌忙开口。

    “你是何人?我乃曾经大商王朝首相商容,陛下究竟与你何仇?”

    闻听,瞬间殷洪目光也不禁直盯在老者身上,曾经大商首相商容?竟是那荒淫昏君的奸臣!定是残害母后的同党!

    但面对一个即将身死的仇人,隐忍了十余年的身份也终于再也忍不住。

    结果闻听之下,瞬间便即是眼泪不受控制流出,不禁咬牙开口。

    “哼!你们定是想不到吧?我本名子洪!我母后便正是当年被你等,被那荒淫昏君剜去双目,残害至死的姜王后!”

    “你是子洪?”

    商容瞬间不由无比震惊的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微微一呆,才不敢置信的仔细看向殷洪面容,再一次震惊茫然的开口。

    “还真是像那昏君,的确很像,看来你当真是子洪。不对!等等!你刚刚说什么?你母后姜王后是被昏君,不!是被陛下剜去双目残害至死的?谁告诉你的?你若真是子洪,还请马上停手!”

    “哼!你们想不到我还没死吧?今天我既然回来,你们就一个也休想活命!”

    话音落下,终于商容无比的震惊不敢置信下,也不由直接就是大急的一声大喝。

    “你母后姜王后不是被昏君,不!不是被陛下害死的?究竟是谁告诉你的?你若真是子洪……”

    “哼!你们可曾知道当年我母后姜王后之痛?可想到也会有今日?

    我却不会像那荒淫昏君一般剜你等双目,既然你是曾经大商首相,我今日便给你个痛快!”

    眼泪不停落下,眼中也但只有狰狞的仇恨,不禁咬牙倒提着滴血的水火锋,全身亦已被鲜血染红,一步步冷冷的走向商容。

    终于商容也不由面容一颓,瞬间便又苍老了许多,仿佛下一刻就会行将就木,而不由呆呆的开口。

    “看来我说什么你都不会信,你若真是子洪,若一定要杀我。孩子,请允许我叫你一声洪儿;

    我却不忍心叫洪儿你杀我,能否借剑一用,让我自行了解?”

    自行了解?

    完全不作他想的就是将水火锋递出。

    商容茫然的伸手接过,瞬间也不由更加的苍老,仿佛人未死,心便已死,而失去了灵魂,缓缓茫然的就是仰天而叹。

    “我商容诅咒你们满天的神仙。”

    山风呼啸,白发激扬,面容苍老。

    “噗!”

    水火锋直接刺入胸腹心口。

    终于即使被一箭穿心都未觉疼痛的殷洪,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91948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