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406章 西方教护法神

第406章 西方教护法神

    请记住本站域名:

    第四零六章 番天印终现 狮子崖寻兵

    九仙山,桃源洞。

    作为十二金仙之首,至少名义上十二金仙之首的广成子,九曲黄河阵后同样不由傻逼,要早知难逃九曲黄河阵一劫,当初自不会去不要脸皮的给那燃灯道人击金钟。

    而以其广成子智慧,自是要比赤精子高上不止一筹,却是没有回九仙山便就已经想明白,那九曲黄河阵一劫,真的是‘注定’,真的是‘难逃’。

    因为分明就是玉虚宫师尊为那截教三霄娘娘挖的坑,可说是环环相扣,以自己十二金仙为饵,自己等十二金仙不了解那至宝混元金斗之能,玉虚宫师尊怎可能不了解?

    所以也是早已经想明白,但只其广成子同样不敢叛教,返回九仙山便即只能静坐,修为又岂是随便可以恢复的。

    然后但等最后,不知师尊究竟如何谋划。

    自纵其十二金仙之首广成子,却也不如云中子、南极仙翁、燃灯道人了解的多,完全是跟其他十二金仙一样两眼茫然。

    而依旧头顶一片地中海,显然得道时便即是秃顶状态,银发披肩而下,也换上了姜子牙一身低调的素白道服。

    却就算想高调,没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修为,也是高调不起来了。

    但不想返回九仙山刚不过一日,突然便就有玉虚宫白鹤童子奉玉虚符命而至。

    并同样只有一句话:“姜子牙即将西岐拜将,兵发大商朝歌,请师叔准备西岐接驾。”

    口头法旨自就只是代玉虚宫元始天尊传话:我将亲至西岐,助武王伐纣,你等弟子要先去准备为我接驾。

    以其广成子的智慧,自瞬间便听明白,到了玉虚宫师尊谋划的最后时刻了,之后天地便将大变。

    而同样是忍不住心中激动,不由一阵眸中精光闪烁。

    更尤其是玉简内所言,以及所带来的一件法宝,可谓一件让十二金仙,哪怕云中子、南极仙翁、燃灯道人,都不禁眼馋无数年的玉虚宫法宝。

    一件纵其广成子都忍不住激动,却又不禁心惊胆战的法宝,可谓曾经玉虚宫师尊元始天尊,以天地半截不周山炼制而成的至宝‘番天印’!

    真正的威力却就是其广成子都不敢想象!那曾经的半截不周山,若是落在大商朝歌,又会是怎样一番情景。

    但只番天印虽然是给其广成子的,不过却要先给徒弟殷郊使用,当然殷郊也不可能发挥出番天印真正的威力。

    也正是让其既忍不住激动,激动自己竟然被师尊赐至宝番天印!

    又忍不住心惊胆战,若那殷郊知道当初姜王后之死,又有至宝番天印在手,又怎能放过其广成子?

    好在知道,就算将番天印与了那殷郊,也不可能发挥出番天印真正的威力,才让其不禁放心下来。

    可即使放心下来,也还是又忍不住眸光闪烁的消化许久,而思索许久。

    也是后来才发现,当初顺应天数的谋划,收大商君主之子为徒,已然是成了烫手的山芋!

    因为杀不得,其还真就不敢无故而杀,便彷如那大商君主,就是上古大神之身也不可造次;

    可杀不得,同样放不得,若放出去,让殷郊回了大商朝歌,那其广成子之名,阐教之名,即使是其不在意,总不能杀尽天地众生?

    就算其阐教下真想,真能做出,可却还有那截教通天教主,绝对会出手相阻。

    那么唯一的破解之法,就只有以因果而杀,先叫那殷郊欺师,只要有了欺师之名,终究也是其教养大的,然后才可杀之。

    真正叫那大商君主众叛亲离,应上天垂象,成汤合灭,周室当兴。

    自需要其好好的思索一下,将番天印与了那殷郊,早晚都得会有其广成子逃命的一日,也不得不先将一切谋划好。

    并同时白鹤童子还带来了六粒‘仙豆’,也是与那殷郊吃的。

    于是片刻之后,想好一切的可能,然后才起身,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九仙山桃源洞远处的狮子崖。

    在狮子崖前正有一白石桥,白石桥另一端又有一洞。

    然后不动声色就是提剑唰唰几道剑气划过,而于洞口石壁上现出一诗;

    门依双轮日月,照耀一望山川。珠渊金井暖含烟,更有许多堪羡。

    迭迭朱楼画阁,凝凝赤壁青田。三春杨柳九秋莲,兀的洞天罕见。

    却是其虽然修为被削,完全打回原点,但在元始天尊挥手间不仅赐了纵地金光术,更还恢复了真仙的练气修为。

    而九仙山自也并非是一座小山,而是真正一座天地间的仙山。

    因为平时对殷郊管教很严,几乎可说是完全在洞府内闭关练气十余年,自也是只知狮子崖,而未到过。

    然后又将六粒‘仙豆’放置在洞内石几上,才又返回桃源洞,不动声色就是往洞后洞府内一声呼。

    “殷郊在哪里?”

    听到广成子声音,桃源洞后洞府内的殷郊慌忙就是走出,然后至广成子面前恭敬拜倒。

    却是与殷洪本就是双胞而生,相貌自也几乎是一般模样,但因为师尊不同,显然性格养成上也是有所不同。

    同样的十四岁,却又显稚嫩的身体,古铜的肤色,棱角分明的面孔,但与殷洪的英武之气相比,却明显更多了一些文气和沉稳。

    奇妙的是,相貌几乎跟殷洪一模一样,但明显气质上却又比殷洪帅气许多,也似乎更显成熟。

    但只显然于仇恨中长大,表面的成熟代表的也是更加的隐忍和坚韧。

    眼见其恭敬拜倒,广成子直接就是不动声色开口。

    “方今西周武王东征,天下诸侯相会孟津,共伐无道,正你报仇泄恨之日。我如今着你前去,助周作前队,你可去么?”

    “弟子虽是纣王之子,实与妲己为仇。父王反信奸言,诛妻杀子,母死无辜,此恨时时在心,刻刻挂念,不能有忘。

    今日师尊大舍慈悲,发付弟子,敢不前往,以图报效。”

    声音虽是平静,但却又是无比的坚定,说完就是一个头磕下不起。

    广成子看其长大,自也是了解其性格,正是这份平静和坚定,才让其广成子不禁担忧,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未来被追杀的一日。

    不由就是深看其一眼,而再次不动声色开口。

    “你且去桃源洞外狮子崖前,寻了兵器来,我传你些道术,你好下山。”

    “是,师尊。”

    恭敬答应一声,便就直接起身,丝毫不犹豫出洞往狮子崖方向去。

    并虽然表面平静,但闻听终于可以下山,终于可以为母亲姜王后报仇,心中同样是忍不住激荡,而不动声色中双拳就是握紧,指甲都不禁陷入掌心。

    然后很快便即安静的行至印象中的狮子崖,心中才不由微微平静下来,而将心思转到寻兵器上。

    同样安静的转头看一眼,但见四周并无任何兵器,仅只有不远有一座白石桥,白石桥后又有一洞,不假思索就是直接往那洞口走去。

    ‘师尊既让自己来狮子崖寻兵器,想那兵器必是在那洞中。’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894535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