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405章 四大灵灯 热闹的大商汜水关

第405章 四大灵灯 热闹的大商汜水关

    可就是殷郊再如何不会有好奇心,但也只是不会主动对一座山好奇。

    那响亮的一声锣响,更窜出一凶恶之人,也同样难免让其好奇,又是什么人?更尤其也是面如蓝靛,发似朱砂,头长三目的凶恶模样。

    终究不过一十四岁少年,眼见之下便也是忍不住好奇开口而答。

    “吾乃是九仙山练气士殷郊,你是何人?”

    凶恶之人闻听,明显也是一怔,自是殷郊看不出的意外,而意外其自称,本不应该如此自称。

    便仿佛你不按套路来,那我怎么对应?

    结果也但只是一怔,便即赶忙跪倒伏地大呼。

    “原来是九仙山上的仙长,不知为何往此白龙山上过?”

    “吾受九仙山广成子之邀,往西岐去助姜子牙。”

    终究是第一次入世,忍不住好奇之下,便也是如实而答,却没有那么多心机。

    不然反应的应该是,‘往西岐必经你这什么白龙山,吾都不知有你这白龙山,有你这么个怪物在此,难道还要绕开你一座山?’

    而但只忍不住好奇如实而答。

    不想话音刚落,从山下便又窜出一人,这一次却是面如傅粉,脸上仿佛抹了一层粉般雪白,而又三绺长髯,亦是头长三目的怪物。

    只是自己都三头六臂,而凶恶无比的怪物,对于来人的面如傅粉,便也不觉得什么。

    但见窜出之人紧接亦是一声大呼。

    “此是何人?”

    蓝脸跪倒三目之人赶忙回答。

    “此是九仙山上的仙长,快来拜见!”

    来人闻听,亦是纳头便拜,无比恭敬的磕头。

    而对于一个在山上长大,在山上修行十余年,从未下过山的十四岁少年,眼见两人无比恭敬的对自己跪倒磕头而拜,自就是再如何心性非常,也会忍不住生出自己是主角的感觉。

    更是好奇,完全被戏耍到不知所以,便仿佛你突然遇到两个高人,更是一方强人,一座山头之王,一个城市的市长,一听到你名,直接就向你跪倒磕头。

    却就是在后世,哪怕任何一人都会忍不住懵逼。

    于是也是忍不住好奇,更微微莫名激动之下,若有此二人跟随自己下山往那西岐,岂不更可掩饰自己身份?助力那武王伐纣,伐那昏君大商。

    不由便就是开口而问。

    “二位高姓大名?”

    “末将姓温,名良;此白脸的姓马,名善。”

    蓝脸三目之人也是诚实回答,两人都是无比恭敬的模样。

    但要是殷郊稍微接触点人世就会注意到,温良自称的却是‘末将’,而完全是处处透着‘诡异’;便仿佛当初姜子牙东海遇柏鉴,北海遇龙须豹一般,不过都是安排好的。

    而殷郊完全是不觉之下,便就被两人引入套路,闻听不由就是眸光一闪,再次开口。

    “吾看二位一表非俗,俱负英雄之志,何不同吾往西岐立功,助武王伐纣?”

    却完全忽略两人的身份,既是山贼强盗,又是真正的怪物,而平时以血食生人为食的。

    但只虽是好奇,甚至被两人跪的忍不住微微激动,同时对两人却也没有感情可言,而就只是想收为手下所用。

    并‘神奇’的,两人竟也是说出之前太华山下,那一字不差问殷洪的话。

    依旧是蓝脸三目之人忍不住疑惑开口。

    “这天下仍属大商王朝,仙长为何不佐成汤,反去助武王伐纣?”

    殷郊同样眸光一闪开口。

    “成汤气数已尽,周室王气正盛,况昏君得十罪于天下,今天下诸侯应天顺人,以有道伐无道,以无德让有德,吾自当前去助武王伐纣,待功成亦是一场功果。”

    这一次闻听却是脸上仿佛涂了一层粉的马善开口。

    “仙长真是以天地父母为心,乃丈夫之所为,我兄弟二人愿追随仙长,就此下山助武王伐纣;

    刚好我兄弟这些年也聚拢了一些人马,仙长且等我兄弟安排一声,让兵马随后往西岐,我二人先随仙长前去立功。”

    而以两人三只眼的非常面貌,便显然并非是普通之人,或者非是人族,同样算是天地间的练气之士,又或者是化形的妖族,自也是能与殷郊一样用五行遁术赶路。

    并即使阐教也几乎没有人知道的,小小两个山贼强盗,以血食生人为食之人,却也是有着背景来历的。

    真正有来历正是面上涂了一层粉的马善,不得不说阐教之人的审美真的与人族不同,而马善自也正是阐教门下!

    更同样鲜有人知道的,在天地之前的混沌中亦曾诞生有三盏灯。

    一盏被上古大神阐教教主元始天尊所得,在昆仑山的玉虚宫,一盏则在玄都洞八景宫,还有一盏却在燃灯道人的灵鹫山元觉洞。

    而燃灯道人‘燃灯’之名自也并非是随意而取,马善便正是灵鹫山元觉洞中琉璃灯的灯芯,亦可谓大有来历!

    并即使阐教教主元始天尊,与八景宫老子也不知道的,曾经混沌中实却是诞生有四盏灯;可谓四大灵灯,还有一盏却是被女娲所得,正是后世大名鼎鼎的宝莲灯。

    而同样帝辛也不知道的,哪吒为灵珠子转世,但灵珠子的真正前身却并非是阐教镇教之宝。

    便正是当初杨任言过的,是谓上古之时,共工氏头触不周山,天倾西北,地陷东南;女娲乃采五色石之,以补青天。

    虽然不知多少年传说下来,事实已是几乎面目全非,但女娲以五彩石补天却是确有其事,可谓有大功德于天地。

    也正是为何会被大商王朝奉为圣人娘娘,独尊的上古大神。

    而当初补天之时,便正有一五彩石刚好遗落于同样上古大神阐教教主的昆仑山,而被元始天尊所得,更被无耻的奉为阐教镇教之宝。

    五彩石本就为补天之用,其内自有补天功德,自亦可称之为至宝,被元始天尊奉为阐教镇教之宝,以镇阐教气运,女娲自也不好再讨回。

    不过就是剩下遗落的一块五彩石,想定有其机缘,便即有了后来的‘灵珠子’。

    而有补天功德在身,还真就能承受得住师尊太乙真人跪地一拜,更与姜子牙一样,可杀伐天地众生,而不沾因果。

    因为其本为补天五彩神石所化,与元始天尊相比,其却才是真正‘天’的一部分,元始天尊重立天地所必须,注定未来的归宿亦是在天庭。

    显然亦是早已被元始天尊算计,更给其算计好了‘天命’,天命生来就是为保周伐纣而生,为重立天地而生,不知从多少年前阴谋就已经开始。

    自就是如截教下赵公明,等天地间无数练气士妖族也不知道的,阐教灵珠子前身实却是那曾经同样无人知道,而补天遗落的一块五彩神石。

    早早在白龙山等候的小小马善,却也是没有人知道,实却是大有来历,可谓灵鹫山琉璃灯不灭,其便不死。

    而就在殷郊收了两人下山,广成子赤精子同样不禁逃往昆仑山的同时,于大商汜水关也不由变得热闹起来。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89380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