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303章 玄都洞八景宫老子

第303章 玄都洞八景宫老子

    第三零三章 玄都洞八景宫老子

    闻听叫八景宫参谒人道教主老子,赤精子自也丝毫不敢意见。

    既为玉虚宫阐教教主元始天尊座下弟子,当然自知道师尊元始天尊与那位老子的关系,便仿佛乾元山太乙真人道兄,与那五龙山文殊广法天尊道兄可以携手的关系一般。

    平时教下弟子称师尊元始天尊为老爷,也都是称那位老子为大老爷的。

    而心里更也清楚,就是师尊元始天尊,对那位老子都是很恭敬的,两人关系也极是亲近。

    但闻叫往八景宫找老子,不动声色中心中就是不由一动,那位老子座下仅有一徒,却不知如何能助自己救姜子牙魂魄?

    同时心里也更疑惑,既然叫姜子牙一死,为何又要如此麻烦?非要那老子插手。

    但只以其半夜三更偷偷摸摸闯阵还整顿衣袍,更仿佛怕对方发现不了,又是白莲花又是五色祥光的,而去偷草人的悟性,显然不可能想得通其中的复杂因果,又为何非要那请位老子出手?

    却是一位同样虚伪无耻,但后世却记载为,法力、根行、悟性都是绝高的仙人,可还真是‘绝高’啊。

    当然眼下却并不称仙人,而是统称天地间的练气士,更还尚无法力一说。

    大半夜的去偷草人,你又是整顿衣袍,又是白莲花五色祥光,就怕那截教下金鳌岛的十天君发现不了。

    可谓法力、悟性倒的确是‘绝高’,绝高到被姚天君直接秒败,更差点给秒杀。

    而姚天君自也的确是敢对其下杀手,若是平时自然不会,但为五十万苍生累累白骨,道之所在,义之所在,连自己性命都可以为道义而不顾,自也真敢杀其代南极仙翁出头的赤精子。

    显然是后来被西周,被后世给无限美化了的。

    若有所思,心中又不禁充满疑惑的,很快便即至天地间的玄都山。

    却是与昆仑山一样的一座天地间仙山,昆仑山上有阐教教主元始天尊的玉京金阙玉虚宫,玄都山上同样有大罗宫,大罗宫内却又有玄都洞,八景宫便正是在玄都洞内。

    也正是人道教主的老子练气修炼道场,座下仅有一徒,为玄都大法师,而以玄都山名,却不知背后又有何因果。

    便仿佛若坐昆仑山玉虚宫的阐教教主元始天尊,若座下也有一徒名‘昆仑大法师’,那瑶池的金母座下若亦有一徒名‘瑶池仙子’。

    但显然纵天地间三教下有名的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练气士,也不可能想到如此之多,以明显赤精子的悟性就更不可能想到。

    那老子座下唯一徒弟的玄都大法师,为何以玄都山为名,又如何能称玄都大法师,又为何仅有其一个徒弟?

    而赤精子自也不是第一次到玄都山参谒老子。

    到得玄都洞外,同样也是不敢擅闯,不由就是抬眼向洞侧的两联望去一眼。

    道判混元,曾见太极两仪生四象;

    鸿蒙传法,又将胡人西度出函关。

    不动声色中心中自也知道其中含义,却并非是言老子道判混元,但只是言天地之初的道判混元,那位老子曾见过太极两仪生四象,却并非那位老子所演太极两仪生四象。

    而鸿蒙传法,自也同样并非是那位老子鸿蒙传法,其不过仅收有一徒,又如何能称之为传法?

    却是明显天地间仅只有截教通天教主,可以算得上传法,秉众生平等,而有教无类;不论披毛戴角之人,湿生卵化之辈,皆可拜于教下,称之为天地圣人可说绝不为过。

    至于‘又将胡人西度出函关’,显然就是那位老子作为人道教主,而在自表曾经自己之‘功’了,曾将人族划分开来,一部分被其度出函关。

    却是天地间的人族,实并无‘胡人’一说,本皆为女娲娘娘下人族,无论是黑发赤发金发碧眸,都皆是人族。

    结果却在其老子之功下,而划分三六九等,致使洪荒无数年来,人族互相对敌,攻伐不断,可说是多灾多难。

    曾经的炎帝与黄帝之战如此,为人族苍生炎帝神农认输退出,亦有曾经的同样炎帝一族君主蚩尤不甘,而与黄帝姬轩辕的一战。

    更有眼下大商天下的四处杀伐,商周之战,明显背后都有着其老子,和阐教教主元始天尊的影子,且这一次更是直接派教下弟子亲出,尽出,就是其两大教主同样都会亲出。

    莫不正是人族的多灾多难?

    但只显然赤精子看不清这一层,就是帝辛同样身在局中,或许仅只有那位截教秉众生平等的通天教主能看清。

    可谓我曾见太极两仪生四象,我又将胡人西度出函关。

    赤精子不动声色中同样也但只看到表面,若是帝辛见到,却也会忍不住惊奇,这便是那位大名鼎鼎的老子?

    于玄都洞外静静的等候,赤精子自也知道自己一到玄都山,只怕八景宫内的老子便就知道了,所以却也不敢擅闯。

    果然很快玄都大法师便就从宫内走出,那相貌同样是奇特。

    却虽是人族相貌,但又与广成子一般的几乎地中海发型,脑门与半个头顶都是光秃秃锃亮一片,头上却又用脑后之发扎一发髻,然后黑发黑须。

    从洞中走出,两个闪着精光的小眼睛直接就是落在赤精子身上,不由开口问道。

    “道友到此,有甚么大事?”

    以玄都山八景宫的地位,自然只有大事才可前来打扰。

    可阐教门下一个不入流的弟子姜子牙,可谓生来命薄,仙道难成的弟子之死,对其玄都山八景宫的人道教主老子,也能叫大事?

    可偏偏姜子牙生来命薄,仙道难成的的身份,姜子牙的生死还怎就是大事,对其人道教主的老子来说同样算大事。

    赤精子闻听大事,同样是微微有感,对姜子牙神秘的身份有感,为何就一定要有一死,当然有疑惑自也不敢问,赶忙就是恭敬稽首。

    “道兄,今无甚事,也不敢擅入。只因姜子牙于那大商汜水关,被截教下十天君以秘术所害,更于那汜水关设下恶阵;

    我前去相救,也险些陷入阵中,丢了性命,事关大计,特奉师命,来见老爷。敢烦通报。”

    显然老子也不知道其为何而来,不然就不会叫玄都大法师问有甚么大事了。

    而若是知道了还问,则便说明那位老子也是同道中人,与其阐教中诸道兄都是一样的虚伪无耻。

    表面不动声色下,赤精子不由就是再次心中一动,这一次倒是反应够快,更忍不住心中暗想,却看那老子是否知道自己前来何事?

    玄都大法师点点头,直接入宫禀报。

    八景宫内。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三零三章 玄都洞八景宫老子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778597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