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267章 金光圣母的尴尬 这要是住上一日

第267章 金光圣母的尴尬 这要是住上一日

    闻仲也是忍不住激动,赶忙上前介绍,帝辛果然不用其明言,便再次亲出相迎,自既是给其这位相父无上的面子,更是对其同道好友的尊重。

    “陛下,此便为老臣曾经好友,金鳌岛十天君,特来汜水关相助!这位便是十天君唯一练气女仙金光圣母;

    然后秦天君、赵天君、董天君、袁天君、孙天君、白天君、姚天君、王天君、张天君。”

    每介绍一人,也是每人都再次恭敬一礼,这一礼却无需帝辛再还礼,而可以以大商君主之身坦然受之。

    话音落下,纵即使以金光圣母为首,却还是秦天君先开口,更不由脸上的微笑一收。

    “陛下还请无须与我等诸位道友多礼,早久闻陛下之名,我等亦早想一见,可惜一直无缘;

    今日能来这汜水关,亦是陛下与我等诸位道友之缘,尤其踩在这苍生累累白骨上,也是让我等诸位道友皆有感;

    此行却正是我等诸位道友道之所在,义之所在,乃为天下之大义,为这天下苍生,我十天君也不惧与与这天地为敌,纵身死而不悔。”

    说着便即又是恭敬一礼,瞬间帝辛也不由听得心中微微感动,更知道十人却是真正的义气之辈。

    而原本轨迹中,十人也正是为自己大商王朝抵抗阐教,最后也的确是身死在汜水关。

    闻听对于十人帝辛不由就是更加恭敬,因为知道十人自可以不用来的,也可以不用身死。

    然而此时却哪怕身死都不惧,不惧无数年的修为化为一旦,那么十人求的又是什么?而甘愿身死?

    终于闻听帝辛心中也不由瞬间恍然,可谓道之所在,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而为大商,为对大商忠心耿耿的臣子,为飞廉、费仲、恶来,为妲己,为商青君,帝辛同样也是不惧身死;

    不惧与天地为敌,与天地间一大教对抗,亦正是自己大商君主之道,之道之所在,之义之所在。

    生命中总有些比性命更重要的东西,而值得你去用生命守护。

    瞬间顿悟恍然,帝辛也是再次不由恭敬深深一礼,而目光望向十人。

    “十位道友不弃子受,不弃大商,不弃这苍生,子受在此谢过诸位道友大义;

    子受亦曾有机缘练气修行,往后愿与诸位道友以道友相称,还请诸位道友也无须如此多礼。”

    依旧是秦天君开口。

    “陛下乃大商君主,却纵是我教教主也要尊称一声陛下,我等自不敢逾礼以道友相称,不过陛下却可称我等为道友;

    此行我十天君亦是以金光圣母道友为首,陛下有何差遣,还请尽管告于金光圣母道友即可,定不叫他阐教阴谋得逞。”

    “正是如此。”

    其他一众人也都是不禁点头。

    帝辛闻听也只好微点头,目光再次有理由落在金光圣母身上,那肌白似雪的玉臂凝脂,那诱人的身形;

    顶上之乌发更是盘起,以金钗为饰,而一丝不苟;亮绿衣裙同样是一尘不染,彷如一天地间的仙子,而也的确是一名天地间的练气女仙。

    “既是如此,那诸位道友称呼便随意,寡人且以道友称呼诸位,还请入关一叙……”

    于汜水关内自是也有帝辛专门的‘行宫’,供帝辛大商君主所住之地。

    而既然早知道汜水关乃是阐教下一众练气士都会现身之地,却哪怕是那阐教教主元始天尊,人道教主的老子,也都会不久后降临汜水关,来伐自己这个纣王,帝辛自也是早就准备亲临汜水关。

    然后早早在汜水关修了自己大商君主所住的行宫,但只没有表面的宫殿装饰,里边却是应有尽有,而原本是为了带上商青君、妲己,也都御驾亲临汜水关的。

    但只后边改变了主意,还是让商青君、妲己留在朝歌最安全,所以‘行宫’便也就一直空着了,自也刚好可给练气女仙的金光圣母住。

    至于十天君中的秦天君等九天君,当然也早有准备好所住之地。

    而不想闻仲依旧是不愿意多留汜水关,将十天君逐一介绍,然后便又直接再次奔波回大商朝歌。

    帝辛同样不知道,自从一见面十天君包括金光圣母,却是便都不动声色注意着其这位大商君主的表情。

    秦天君等九天君也都是忍不住想看看你这位大商君主,传闻其荒淫无道,却不知看到我十天君中的金光圣母,其这位大商君主又会如何表现?

    尤其是知道金光圣母明显刻意装扮一番的情况下,自便就无形中有了些帮金光圣母把关的意味,便仿佛是在相金鳌岛的女婿一般。

    而金光圣母不动声色中同样在意,当然也依旧没有秦天君等九天君心中想的龌龊,却就但想看看大商君主会如何?

    结果不想竟是让十人都很是满意,在帝辛完全不知道的情况下而被打了满分。

    可谓第一眼忍不住多看一眼的惊艳,更有未多看第二眼的礼数,果不愧为真性情的大商君主,没有丝毫假装掩饰自己的惊艳感觉,亦是对十人至诚相待,以道友相称。

    于是也便就让秦天君忍不住以心相交,真正说出肺腑之言,自是十天君同气连枝,一人说话便可代表十人,最后却又不着痕迹的将金光圣母推出。

    帝辛完全不知道,但金光圣母却能感觉到,心中也不禁有种莫名的感觉,干脆便依旧装作未见,也只能装作未见,总不能当大商君主面去说什么。

    但只既然来了汜水关,自非是一日可定,当然就需要暂住下来,而由大商君主安排住处。

    可其余秦天君九人还好,安排的住处并没有什么异常,但给其金光圣母安排的,却就明显是汜水关大商君主的行宫,更有那香床宝帐。

    于是不动声色中心中瞬间就尴尬了,心中也更不禁升起莫名的感觉,这要是住上一日,往后只怕就说不清了。

    好在秦天君九人都不知道,被安排了住处便立刻去观察适合布阵之地,可正因为秦天君等人不知道才是麻烦,待时知道了却又当如何解释?只怕就是再怎么解释,也会难以说清。

    更尤其是,拒绝显得失礼,而无法拒绝,不拒绝又更觉麻烦,这大商君主又究竟是何意?

    而不动声色中不知道的是,怪就怪其掩饰的太好,不然其只要稍微显出一丝异常,帝辛定会立刻解释,而看出其心中的想法。

    帝辛自是还真就没有多想,可谓曾经女娲娘娘的圣象不也是在宝帐香床之上?自己王宫中同样也都是宝帐香床。

    自是感觉金光圣母如此之美,与其如此住处自也是理所当然,更是一种尊重,天地间大名鼎鼎的绝美练气女仙,自当享如此宝帐香床之住处。

    于是只当成是一种尊重,同样不禁瞬间忍不住好奇,金光圣母竟没有任何表示,难道不该满意后一声道谢?若是不满意,可如此住处又怎会不满意?

    帝辛心中忍不住好奇不解,好在金光圣母但只是看一眼宝帐香床,接着便即转过身,而悠悠很是动听的声音开口。

    “还请陛下带我往那关头一观,诸位道友已去观察布阵之地,我那金光阵却有些不同。”

    “金光圣母道友请。”

    瞬间帝辛心中也不由更是不解,你这位金光圣母还真是没有任何表示啊,就算不介意住处,难道不也该道声谢么?

    忍不住心中就是更加好奇不解,对于印象中大名鼎鼎的练气女仙,亲眼近距离的见到,纵使早习惯了自己的大商君主无上尊贵之身,心中还是忍不住感到新奇。

    更尤其还是一绝美的练气女仙,却是单只那一白,便已经遮盖了其所有可能的瑕疵,称之为绝美绝对不为过。

    ‘不想其竟是如此之美。’

    不动声色中心中再次一赞,自也不好盯着看,便直接领其上汜水关头一观。

    然后那亮绿的衣裙,而一尘不染,衣带飘飘,绝美的身影,更肌白似雪,玉臂凝脂。

    一位金鳌岛大名鼎鼎的练气女仙,直接脚踩云雾自汜水关内缓缓升起,身旁立素服角带的大商君主,瞬间便也是让汜水关内轰动。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719353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