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201章 东海有一人等你 申公豹之难

第201章 东海有一人等你 申公豹之难

    可谓经历了十余年人间的沧海桑田,亦仿佛经历了一世的轮回,也让姜子牙变得更加苍老。

    但接到玉虚宫召上昆仑的法旨,瞬间便也即有感,那天数只怕依旧未变,该来的终究要来,人力可能抗天?

    我姜子牙苟延残喘余生,便即等着师尊你天数的到来。

    于是接到法旨,便也即驾上土遁,未和任何人打招呼的而上昆仑。

    依旧是一身素白道服,一尘不染,白发如丝,清矍的面孔上却已刻满岁月的沧桑,而扶摇直上昆仑山。

    片刻便到得昆仑山麒麟崖,落下土遁,但见昆仑山上风景依旧,烟霞散彩,日月摇光,千株老柏,万节修篁,但却也再感觉不到曾经的仙气。

    过了麒麟崖,很快至玉京金阙的玉虚宫外,路上却不见人,只好在玉虚宫外等候。

    从前或许不知,为何有玉虚法旨召自己上昆仑,昆仑山上却又无人等候自己?

    眼下人间十余年的沧海桑田,则是瞬间便明白,当是那位师尊对自己在西岐的毫无作为,而不满了,故意叫自己等待一时,又或者那位大师兄南极仙翁。

    于是便即不动声色安静的等待。

    终于许久之后,那南极仙翁座下的童子才从玉虚宫内走出,姜子牙则慌忙开口。

    “白鹤童儿,且与吾通报师尊一声,姜子牙已到。”

    白鹤童子既然从玉虚宫内出来,明显是那位师尊叫自己等够了,而要叫自己入内;若是自己不主动求见,则又显自己心中有怨。

    白鹤童子闻听果然问也不问,便直接转身再入玉虚宫,至阐教教主元始天尊八卦台下,跪而启奏。

    “启禀老爷,姜子牙在外听候玉旨。”

    紧接宫内便就传出元始天尊淡淡的声音。

    “叫他进来。”

    白鹤童子再次走出玉虚宫口呼。

    “师叔,老爷有请。”

    姜子牙心中不由就是一叹,‘如此做作,却非礼数,反为虚伪,师尊你又岂会不知我姜子牙已至?尚需那白鹤童儿请示?’

    于是跟随白鹤童子入玉虚宫,同样至八卦台下,恭敬跪拜。

    “弟子姜子牙,愿师尊圣寿无疆。”

    明显八卦台上端坐的元始天尊,同样是白眉白须,但却是白发披肩而下,眼见其异常的苍老,不由就是深看其一眼,而平静开口。

    “为师亦知子牙你天性仁厚,但那大商气数已尽,天数成汤合灭,周室当兴,又岂是你安守西岐,所能延缓?须不可再有仁慈之心。

    你命缘如此,必听乎天,岂得违拗?”

    姜子牙同样恭敬开口。

    “启禀师尊,非是弟子不顺天数而为,乃是那大商西方五关,皆有高人坐守;

    那汜水关老将鲁雄,更是名闻天下,弟子自认不是其对手,故而未敢擅自起兵,但等师尊法旨。”

    姜子牙恭敬伏地不敢抬头。

    八卦台上元始天尊则再次深看其一眼,依旧淡淡开口。

    “你为人间宰相,受享国禄,称为‘相父’,西岐又为有德之人坐守,只需顺天数起兵伐商,事到危机之时,自有高人相助。你且去罢。”

    “尊师尊法旨,弟子记下了。”

    姜子牙再次恭敬磕一个头,也不多说,闻听心中也已是古井无波,再不像当初会忍不住心中激荡。

    但不想刚出玉虚宫,身后白鹤童子便又自身后口呼。

    “师叔,老爷请你。”

    瞬间也是让姜子牙不动声色中心中一动,‘有事情不一次说完,看来师尊你果亦不过只是上古大神!亦会有忽略之事,并非能算尽天下事,而万事皆知,如此弟子亦不惧与你一谋这天数!’

    于是不由便就再次恭敬而入玉虚宫,然后至八卦台下跪拜。

    元始天尊依旧淡淡的声音响起。

    “忘记告诉子牙你,此一去,但凡有叫你的,不可应他。东海还有一人等你,务要小心。你去罢。”

    “但不知师尊所言何人?弟子愚钝,师尊若不言明,恐弟子会着他人之道。”

    姜子牙头也不抬,元始天尊闻听也是再次不由深看其一眼。

    “却亦算是子牙你师弟,晚你而上昆仑山的申公豹,你亦当认识。

    如今已被你大师兄南极仙翁从玉虚宫除名,然却心怀怨念,而不愿离去;

    你天性仁厚,想此去必会被他所见,而耽误你行程,此时那东海正有人等你,却不得耽误;你尽管离去即可,自会有你大师兄留他。”

    ‘原竟是那申公豹……’

    姜子牙自早知道申公豹,却是阐教中的一个‘异类’,似乎与阐教中所有弟子都不同,却是太过好义,而见不得不平事。

    可谓一个急公好义的师弟,而与阐教中所有人的虚伪阴险都不同。

    ‘难怪会被从阐教除名,只怕其听闻了大商王朝之事,也早已是为大商君主大为不平了,如此大师兄又岂能容你?

    如今我姜子牙之天性仁厚,却也算是阐教中的异类,想你心中大为不平之下,被从玉虚宫除名,定也会劝我姜子牙脱离阐教;

    然却不知,恐怕师弟你的心思已早在师尊和大师兄算计之内,而故意叫你知我姜子牙回昆仑山,然后阻我一阻,好叫大师兄借机害你性命;

    若我姜子牙所猜不错,我出玉虚宫则必会再遇大师兄交代一番,然后你便会出现叫我,劝我脱离阐教,我姜子牙却不得不救你一救。’

    姜子牙不动声色中离开玉虚宫。

    不想果然刚出宫便遇到脑门硕大的大师兄南极仙翁,一脸的仁慈和蔼微笑。

    “子牙师弟,我且送你下昆仑山。”

    “多谢大师兄。”

    姜子牙恭敬施礼。

    南极仙翁再次微笑开口。

    “子牙师弟需切记,上天数定,终不能移。此去有人叫你,且不可应他,着实要紧!我不得远送你了。”

    行至麒麟崖,驾上土遁,与南极仙翁告别,心中再次忍不住微动之下,便直下昆仑而去。

    ‘想接着就该师弟你在大师兄的算计之内,而出现了,却不知你已是大难临头。

    既你是那般急公好义之人,今日子牙亦必救你脱难,不若往后你我兄弟二人,共送这阐教一众弟子入那万劫不复。’

    而不动声色中果然土遁不过片刻,身后便突然传来一声大呼。

    “姜子牙!”

    姜子牙不动声色,继续往前飞,‘不若带兄弟你往那朝歌,朝歌有陛下兄长孔宣,自当能救兄弟你一命,从此便留在朝歌,替子牙为陛下效力。’

    “子牙公!”

    身后再次一声大呼。

    姜子牙依旧不理,‘且到那朝歌上空再说。’

    手 机 站: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554682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