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184章 骇杀孤家 死不瞑目的姬昌

第184章 骇杀孤家 死不瞑目的姬昌

    第一八四章 骇杀孤家 死不瞑目的姬昌

    但崇黑虎金眸微睁,却让人看不出心中所想,而望向銮辇高坐一身异象的文王西伯侯,再次中气十足开口。

    “大王。”

    对于姜子牙的称赞,却也不知该如何答话,‘天下奇丈夫?难道这姜子牙此时又当面讥讽于我?’

    却是既然文王西伯侯为长,干脆不如直接见过西伯侯。

    而更不想西伯侯闻听,却是不由一脸惊诧不解。

    “呀来崇二贤侯,为何至此?”

    瞬间几乎所有人都不由低头。

    ‘好一个讶异9为何至此,果然又要表现仁义了。’

    姜子牙双目微眯。

    崇黑虎同样不动声色,而直接开口。

    “不才家兄逆天违命,造恶多端,广行不仁,残虐良善;小弟今将不仁家兄,解至辕门,请令施行。

    只可恨小弟家侄此时尚在朝歌,未能成擒,还望大王孙。”

    不想话音落下,明显西伯侯脸上便即是露出不悦之色。

    “崇侯虎本是你一胞兄弟,如此反陷家庭,却是不义。”

    瞬间所有人再次心中一动,果然说其不义,而显示仁义,该散宜生说话了。

    一旁散宜生赶美上开口。

    “大王,崇侯不仁,黑虎奉诏讨逆,不避骨肉,真忠贤君子,慷慨丈夫!

    古语云:‘善者福,恶者祸。’天下恨侯虎恨不得生啖其肉,三尺之童,闻而切齿;

    今共知黑虎之贤名,人人悦而心欢。故曰,好歹贤愚,不以一例而论。”

    姜子牙不由就是再次眼睛一眯。

    ‘将至亲兄弟推出送死,为忠贤君子,慷慨丈夫?那不忠不义之人,竟是你西岐眼中的忠贤君子;

    天下恨侯虎恨不得生啖其肉?其又有何得罪于这天下八百诸侯国?三尺之童,尚不知人事,竟也会闻而切齿?

    此便为天数下当兴之周室么’

    其余文武则都是不动声色,但只静静立于一旁。

    西伯侯一脸不忍。

    但姜子牙却忍不下了,不由就是一声喝。

    “将崇侯虎推来!”

    很快有士卒将披头散发,一身狼狈被捆绑的北伯侯押来,推至中军大帐前。

    明显曾经英雄一世,大商天下四大诸侯之一的北伯侯崇侯虎,已是心死俱灰,而低头一语不言,即使面对已经变成肥头大耳的姬昌。

    可谓人之将死,只觉一切都没有了意义,尤其被至亲的兄弟出卖,而推出送死,又还有何好说?

    忽然姜子牙再次一声喝。

    “崇侯虎恶贯满盈,今日自犯天诛,有何理说?”

    帐内銮辇上姬昌依旧一脸不忍,但姜子牙大喝出口的同时,一丝传音也直接进入崇侯虎耳中。

    ‘君候可放心而去,子牙有愧于陛下,有愧于大商,但却不愧于天地本心。

    子牙会保留君候一丝残魂,叫君候眼睁睁看着姬昌丧命,亦叫其陪君候一命,希望君候能理解子牙,便且大骂上几句。’

    双膝被押跪在地上的北伯侯闻听,不由就是心中一震‘姜子牙那姬昌陪老夫而去,如此老夫死亦不孤单,终究有那西伯侯相伴。

    如今被至亲兄弟出卖,已是万念俱灰,但求一死;而有愧于陛下,希望陛下能照顾好我儿应彪,如此侯虎有姬昌陪着一起死,也是值了。’

    反应过来,忍不淄是激动的泪水奔涌而出,不由缓缓抬头,开口大笑。

    “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姜子牙目光凌厉,再次大喝。

    “速推出斩首回报!”

    同样大喝出口的同时,一丝传音再次进入北伯侯耳中,‘君候一路走好,且稍等片刻,自叫君候眼睁睁看着姬昌丧命,陪君候而去。’

    几名士卒闻丞相令,直接便将捆绑不由大笑的北伯侯推出。

    账内所有人依旧不动声色,却也都各有感慨,‘曾经大商天下四大诸侯,坐拥四野之地八百诸侯国,如今已是四去其三,只余大王,看来果是合该西周趁此势而行。’

    帐内銮辇上的西伯侯依旧是一脸不忍加诛之色。

    帐内两侧文武也是一片无声,但只不动声色,等着北伯侯被枭首,首级自当被送至中军确认。

    然后不过数息,一名士卒便提着北伯侯血淋淋的人头而至。

    姜子牙直接上前于帐门接过,而转身提入帐中。

    瞬间所有人都不由下意识往北伯侯首级望去,终究也是曾经与西伯侯同等的大商天下四大诸侯之一。

    于銮辇上的姬昌依旧一脸不忍之色,同时忍不啄中暗想,‘往后与其邪教阐教为伍,但只能表现更加仁义了。’

    于是待姜子牙提北伯侯首级至面前确认,看去的同时,也不在意左右臣下会如何看。

    慌忙便即不由脸色煞白,被吓到魂不附体,而袍袖掩面,颤声开口。

    “骇杀孤家!”

    一侧南宫适险些直接一头栽倒,瞪圆眼珠子忍不淄是嘴角狠狠一抽。

    纵是散宜生的沉稳,闻听同样是差点忍不住。

    两侧文武也都是瞬间神色不由各异,慌忙低头。

    ‘大王你一世征伐,什么不曾见过,何时又对首级怕成如此涅?有必要在我等面前也如此么’

    姜子牙见此,慌忙便即将北伯侯首级拿下而出账,再次一声喝。

    “将首级号令辕门。”

    而终于銮辇上的姬昌微恢复过来,不由便即再次不忍的望向崇黑虎,叹气开口。

    “贤侯兄既死,往后贤候兄之国,便由贤候掌握,姬昌亦是为救民于水火,不得不发兵来伐,且就此告归,贤候自去。”

    然而话音落下的同时,让其怎么也想不到的,可谓活到九十七,坐掌西岐二百诸侯国一世,四处征伐,自不可能没见过首级。

    然而不想就只是故意而言一句‘骇杀孤家’,说出口的同时,竟亦真的只觉惊悸,背后冷汗,全身汗毛竖起。

    而神魂不定,身心不安,仿佛魂魄都被吓散了一般。

    更尤其,折便只见崇侯虎立于眼前,就那般冷冷而望,再折又是一颗血淋淋的首级出现在眼前。

    结果一路十万大军洪流随即返回,其也是于銮辇上似是因北伯侯之死而不忍,郁郁不乐,合眼朦胧,却根本不敢闭眼,甚至不敢折。

    一路无声,而就此突然病倒。

    再次半日返回西岐,西岐一众文武也都不由大惊。

    但担心的却不是其西伯侯身体,毕竟已经九十七,又非那天地间练气之士,自是说死就死,再正常不过。

    所有人瞬间想到的则都是其死之后的西岐。

    并尤其半途随军的一副药下去后,明显查也更是严重。

    至于怀疑是姜子牙这个邪教中人下手,却没有任何人怀疑,因为明显姜子牙尚需要依附西伯侯;西伯侯若死,其姜子牙在西岐便也就失去了原本的地位。

    可谓换个角度,明显有人在打脸阐教,或者针对其姜子牙,当然西岐自还没有人能看到这一层。

    却是西伯侯既有九十九子,后宫更有一正妻,二十四正妃,上更有太姜,满朝文武众多,同时代表的每一人亦都是一个势力。

    于西岐无数盘根错节,错综复杂的势力下,反而是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暗中下手,那姬发,那周公旦,甚至散宜生,南宫适。

    毕竟老的不去,新的不来,在九十七岁的西伯侯之下,就是西岐四贤八骏都得老老实实,但若是新王上位,一个个却就都成了老臣。

    似乎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但只新入西岐的姜子牙没有可能,干脆便即将其当做寿终正寝吧,反正都已经九十七岁。

    结果所有人都是心照不宣,而但只随时恭候于侧。

    而西伯侯也果不愧精通伏羲八卦,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文王西伯侯,临死之前竟是摆脱那挥之不去的惊悸,而清醒过来。

    于西岐王宫,身体自也是无法躺卧,但只能盘膝而坐。

    依旧是肥头大耳,没有了满面油光,而只剩下面色蜡黄,厚厚的嘴唇,双目微阖,坦胸露乳,一身明黄凤袍,盘坐于凤榻之上,清醒过来便即不由心念电转。

    ‘孤亦是征伐一世,所杀之人,比之那文丁帝乙,还要多上数倍,如何竟会被那崇侯虎首级,而吓到魂不附体,将死于眼前?

    当必是那天地间练气士之道术,暗中对孤下手;

    可孤为邪教阐教天数下之西周圣主,自当不可能是邪教阐教中人所为,不可能是姜子牙所为,如此岂不同打脸那阐教天数?

    亦当绝不可能是那帝辛,以孤所了解,其亦确为天地间一少有恒古之帝主,若无邪教阐教相助,孤也不得不承认,非那帝辛对手;

    与那大商君主帝辛而言,只有孤活着,对其却才是最大的利;而暗中扶植姬发,与孤抗衡,进而分化孤西岐,以为送那拜月入宫,孤当真不知么?

    然如今究竟是何人,置孤于死地,却叫孤死不瞑目;

    既叫孤死不瞑目,孤亦且不叫你等好过;

    孤纵死,亦要留得这贤名于世,你邪教阐教欲阴谋天下,孤便给你姜子牙设一阻;孤纵死亦留贤名,你伐君却为不忠,且不能负你阐教邪教之名;

    那姬发却亦是诸子中心机最深一人,孤便且亦如你帝辛愿,将西岐交付与那姬发;往后有邪教阐教相助,且叫你二人相争,叫这天下大乱,天翻地覆去罢。’

    心念电转许久,终于缓缓睁开眼睛,刚好于凤榻前一众文武都在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一八四章 骇杀孤家 死不瞑目的姬昌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522605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