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178章 黄飞虎反朝歌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第178章 黄飞虎反朝歌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第一七八章 黄飞虎反朝歌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朝歌。

    大商君主帝辛似乎依旧日日于王宫内与八百美女荒淫,而不理朝政,牝鸡司晨,完全由费仲、尤浑二人把持朝政,就连王后商青君也都已不再代上朝。

    当然真正把持朝政的实却是费仲、飞廉二人,尤浑却还没有那个掌控能力,只能作为费仲的副手。

    帝辛自也不可能有心思日日与八百美女荒淫,可谓面对天地间上古大神所立的一大教,似乎无论怎么准备都只觉不足。

    而面对即将到来的一切,那前所未有的大世,又怎么可能再有心思去与八百美女荒淫?也但只偶尔与商青君、妲己两女一起。

    同时也只能尽量不去打草惊蛇,若暗中杀其阐教下一名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级练气士弟子,则必然惊动那位阐教教主的上古大神元始天尊。

    那么就不如等着未来让那截教下练气士动手,然后暗中将其一众阐教下练气士都坑死,才真正有希望以大商对抗其天地间一大教。

    而王叔比干自然看不到这一层。

    明显原本反了的北海七十二路诸侯,如今早已是失去掌控,纵使依旧牵制住大商铁杆重臣闻仲,也已是没有任何意义。

    东伯侯姜桓楚已被醢杀,其子姜文焕明显亦不过一草包,坐拥东鲁二百路诸侯国,数十万兵马,却连一个游魂关都打不破。

    南伯侯鄂崇禹同样被枭首诛杀,其子鄂顺更只聚集起二十万兵马,攻打大商南方三山关,亦是如撼山一般。

    可说都已是让其王叔比干失去希望,似乎再没有一丝能够一窥大商君主王座的可能,而有一天君临大商天下,四野。

    而唯一能够做的,似乎就是引那西岐之兵入关,可谓我比干得不到的大商君主之位,你帝辛也休想得到。

    帝辛自也知道,原本历史上其王叔比干的确就是这么做的,引西岐入关,从背后狠狠捅了自己这个侄子一刀,让自己于牧野兵败于西岐,而最后身死国灭。

    不得不说也是一个神奇的人,引外人而灭自己成汤六百年大商王朝,其唯一得到的就是西岐给其的‘恒古忠臣’之名,可其王叔比干的忠臣之名究竟忠在哪里?

    帝辛自早已不将其放在眼中,连作为敌人的资格都不够。

    而同样忽略没想到的,自己以大商君主之身,又以至诚而待身边之人,费仲、飞廉、恶来、妲己、商青君、哪怕是殷破败,尤浑等一众心腹之人,即使是后来的姜子牙。

    在知道当初先王帝乙暴毙是其比干所谋情况下,即使自己什么都不说,任何一人也都不会让其王叔比干一直活下去的。

    所以若姜子牙不动手,妲己、商青君、飞廉、恶来、费仲,哪怕殷破败尤浑,有一天也都同样会动手,根本都不用其说话。

    却是在当初查出是王叔比干所谋的同时,可说王叔比干便已经死了,只是帝辛也没有意识到。

    结果于这谁也没想到的一日,更没有任何人知道的,随着那无心菜的出现,也仿佛其王叔比干的死期已到。

    原本就只是想于午门外广场上散散心,也与民同乐一下,但不想突然便只觉慌的厉害,更说不出一句话,只感似乎马上就要大难临头。

    于是慌忙便不由回府。

    结果不想半路却又遇上振国武成王黄飞虎,似有什么事要说,而半路相阻。

    “王叔且稍等,飞虎有一事相告。”

    然而不想王叔比干却看都不看其一眼,但只捂着胸口继续往回走。

    “王叔且稍等!”

    再次一声喊,王叔比干继续头也不回。

    “王叔为何走如此急?”

    依旧看都不看一眼,错开身体便继续急步而走。

    “王叔且等等?竟发生了何事?竟让王叔连一句话都不理飞虎?”

    黄飞虎不由几大步急走到比干前方,一脸疑问不解,往常王叔可从未如此着慌过,今日究竟是发生了何事?竟让其一句话不说?

    而忍不啄中震惊,疑惑,不解,但以其往日与王叔比干的交情,自无论如何要问个明白。

    但比干却依旧是看都不看其一眼,但只下意识捂着胸口错开其身影继续走。

    终于让其也察觉到不对,不由就是眉头一皱,而紧跟上。

    然后一把便即拉住比干衣袖,而再次压低声音开口。

    “王叔且言?竟发生了何事?”

    终于比干不由对其怒目而视,脸色铁青的狠狠瞪其一眼,继续往前走,却并非是不想说话,而是其根本说不出话。

    可谓曾经使用过的上古秘术,自很快便反应过来,自己只怕也中了当初施加在帝乙身上的秘术早已经不在。

    可究竟是何人对自己下的手?竟丝毫不知?

    而面对即将身死之下,心中也是忍不住无比的惊恐,但只急着返回家中,好不会被人触发!然后再想办法,甚至都来不及去想,究竟是何人害自己?

    但不想半路竟会被黄飞虎所阻,而且似乎不问明白便不罢休的样子,自便就忍不啄中大怒。

    可即使大怒,却也来不及大怒,更没有心思大怒,但只狠狠的瞪其一眼,便赶忙错开继续往前走。

    然而不想刚走几步,竟然又被住了,几忍不淄是一口血吐出,而恶狠狠的瞪向黄飞虎。

    “王叔何故如此发怒?究竟发生了何事?”

    话音落下,一旁街角便突然转出一妇女,手提一筐篮,不由四处张望着吆喝。

    “无心菜,卖无心菜了。”

    结果听得黄飞虎不由就是眉头一皱。

    正想呵斥,但不想扭头一看,竟是那苏全忠在朝歌的姘头,竟还真是巧合,认识之人。

    而却不知,既然朝歌早已在费仲尤浑的掌控下,自也就可以让苏全忠找不到女人,结果几年时间堂堂冀州候之子,就只能一直用手。

    往吃也有忍不住的时候,但可惜不但未得逞,还头上被套个黑袋子好一顿揍,半个月都没法出门,却即使是振国武成王黄飞虎都无法查出是谁下的手。

    而终于好不容易找到的一个姘头,自也是尤浑穷搜大商天下为其苏全忠特意找来的一个极品,名叫拜月。

    却是且不说那姿色一般,当然对于苏全忠来说至少算有个女人了,再不需要用手。

    但无人知道的是,那‘妇女’下边同样也有一根,而且掏出来比苏全忠还大,结果自也是让苏全忠欲仙欲死了几个月。

    而也自然就不可能给其身份,但只作为平时的姘头,黄飞虎自也是在苏全忠宅子中见过。

    所以便也认识,而一眼看出,竟是那苏全忠的姘头拜月,名字好听,但姿色却是一般,不然也早尝尝了,倒不好呵斥。

    一旁王叔比干则是虽知自己中了别人的上古秘术,但这如何触发却也只有施术之人才能知道。

    结果闻听之下,便也是不由心中一怔,‘无心菜?自己此时亦是无心,不若且问问这妇女。’

    但不想未开口,拉卒的黄飞虎便已是先忍不咨惑而问。

    “原竟是拜月你,何处得来的无心菜?这世上还有无心菜?”

    “大王孙,此菜只是民妇偶然发现,见其可食,其内又无心,便与其起名无心菜,想如此湘名字,定有人会买。”

    “你也是可怜,那苏全忠竟叫你如此抛头露面,无心,无心,倒是好名字,只是这菜无心可活,人无了心则必死!”

    “噗!”

    不想话音落下,身旁的王叔比干直接就是一口血猛的喷出,瞬间面如金纸,转身只来得及一手指向其振国武成王黄飞虎,便当场毙命。

    让其不由就是无比震惊的呆住。

    一旁的拜月同样瞬间不由目瞪口呆。

    但也只是一瞬,便就是不由神色一动,此时莫不正是立功的大好时机?

    于是紧接便即是尖着嗓子,而撕心裂肺开口。

    “振国武成王黄飞虎杀人了!!!”

    开口的同时,手中筐篮亦直接丢下,转身便疯狂而逃,并一边逃,一边继续撕心裂肺大喊。

    “振国武成王黄飞虎杀了王叔比干!!!”

    惊恐而撕心裂肺的尖叫,瞬间惊动朝歌禁军。

    黄飞虎怔在原地忍不淄是嘴角狠狠一抽,想要抽剑一剑解决了拜月,可抬头身影便已跑远,依旧撕心裂肺疯狂大叫不停。

    更同时街上也瞬间涌出无数人,全都震惊不敢置信的远远望来,其黄飞虎的确正手提着剑,一脸大怒,那王叔比干则正倒身于血泊中,明显已经毙命。

    朝歌禁军马蹄敲击大地的轰隆声紧接传来。

    终于也让其同样无比震惊大怒之下,而转身大步离开,不由眸光暴闪,‘不如且趁机反了!去投那西岐文王西伯侯!但只却要找一个借口,不能叫我黄飞虎落下如此不忠不义之名!’

    而转身便直奔其在朝歌的振国武成王府。

    很快回到府中,不想迎面便撞上出宫来振国武成王府的妹妹黄贵妃,以及夫人两人。

    另一边尖叫着而逃的拜月也是直奔大商王宫。

    片刻后,便即跪在大商君主的面前。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一七八章 黄飞虎反朝歌 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51209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