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141章 给力的云中子 姜子牙已不再是原来的姜子牙

第141章 给力的云中子 姜子牙已不再是原来的姜子牙

    第一四一章 给力的云中子 姜子牙已不再是原来的姜子牙

    正闭目打坐的云中子,闻听不由就是眉头微微一皱,而缓缓睁开双目。

    自知道不可能有天地间练气士从其道场过,而无意中留下如此一条信息。

    显然是有人特意提醒其云中子而来,又或者是提醒其阐教下练气士而来。

    却是天地间宇内荒,荒山无数,怎就如此巧合非得从其云中子道场的终南山经过?便仿佛过洞府而不入,且还是远近再无其他练气士洞府。

    那么明显就是有人刻意为之,特意前来提醒其云中子。

    可又究竟是何人?又为何来提醒其云中子?

    于是闻听的瞬间,下意识就是不由眉头微微一皱。

    更同样紧接想到曾经两次朝歌之行,尤其第二次,至今依旧叫其心有余悸,而不敢再轻往朝歌。

    并不得不说还真就是一好脾气,当然其也是不得不好脾气。

    却是连上古大神的娲皇宫女娲娘娘都曾自言过,对大商君主不可造次,其云中子一箭自然只能倒霉白挨,谁叫其给了那大商君主帝辛因果?

    所以纵使挨了一箭,甚至差点死掉,其也只能忍下,而不敢找上朝歌报复,更不敢再轻往朝歌。

    但突然有人来提醒其云中子有关朝歌之事,同样亦是有关天数之变,却就不得不让其多想一下了。

    究竟是何人?目的何在?

    目的当然是为了告诉其云中子,天数已变。

    却是那西伯侯原本当有七年之难,不想竟会出了变数,那大商君主帝辛已准备放那西伯侯姬昌归西岐。

    可为何要告诉其云中子,而不去告诉其他人?告诉其云中子又是何意?或者是何目的?叫其再往朝歌一次?

    可若知道天数有变而不去一观,更不报上教主师尊,却就是其云中子的责任了,既然听闻了,却也不得不去。

    显然对方就是想叫其云中子往朝歌,不然完全可以去提醒其他道兄,那天数已变,叫其他人前去朝歌一观。

    而若其云中子不去,只怕那提醒之人便即会传出,其云中子明知天数已变而不问,更不报上教主师尊。

    可谓不知活了多少年的天地间一大教下练气士,尤其是惊弓之鸟后,自然就会想的更多。

    自就是帝辛也想不到,曾经一箭已给其云中子心中留下抹不去的阴影,仅仅一个提醒,就叫其眸光悠悠思索半天。

    最终得出的结果就是,还真必须得往那朝歌一趟。

    于是不由目光便落在一旁的童子身上。

    同样不过三岁,亦可谓哪吒二号,其此时云中子自不知道灵珠子转世哪吒,一出世便完全跟雷震子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不然定也会震惊惊讶。

    怎可能如此巧合?

    但见完全跟刚出世时哪吒一般,全身皮肤发青不说,更也是面如青靛,发似朱砂,眼睛暴湛,牙齿横生,而出于唇外。

    几可说是奇丑无比!

    更尤其是,换了那狼首之后,似乎原本的徒弟雷震子也变了,而跟一只野狼融合为了一体,那眸子中总是在闪烁着莫名的凶光。

    而时常也总是在盯着其幽幽而望,似是好奇,那眼神又似是在将其当做食物而望,明显已是不正常了。

    深深看徒弟一眼,不由就是眸光一闪,若天数当真已变,如此徒弟却无法代其云中子应那天数而出。

    更尤其是,似乎被那野狼之性影响,不仅平时不愿穿任何衣服,总是每日赤着身体,若只在终南山倒还罢,并无人知。

    但等将来应天数而出,如此出去岂不叫其云中子面皮落尽?

    当然不穿衣服同样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其性明显已形同那野狼,无事时就喜舔舐自己便门,以及那阳物。

    如此若是被其他道兄所见,那才是真正落尽面皮。

    不想其云中子所收之徒,竟形同那野兽狼犬。

    再但想到刚刚有人提醒之事,心中却也是不由一叹,天数之下,只怕亦是合该自己再往那朝歌一趟。

    待确定当真天数已变,且报于那大师兄南极仙翁知晓,当可换得两枚其曾于那混沌秘境中所得之仙杏。

    而为之脱胎换骨,刚好当亦可赶上那西伯侯姬昌脱难,于途中助其一力。

    但只这一次纵其云中子也不知道,西伯侯姬昌即使不用帝辛暗示提醒,却也已料到其邪教阐教下云中子,只怕又会暗中阴谋算计!

    而叫其西伯侯归西岐一路灾难不断,然后再现身假装助其一力,更尤其还是再派当初所谓百子雷震子而去,也不得不说真是巧合的给力。

    但不知待时又会给那西伯侯姬昌怎么个惊喜?

    自也当然要叫其西伯侯姬昌一路灾难不断,刚好可叫其云中子再背一次锅,而被那西伯侯姬昌恨透。

    同时帝辛自也知道,待那南极仙翁听闻天数已变消息,只怕定又会如原本一般,而亲往朝歌,然后拉住姜子牙的手,温声相劝。

    “子牙,当时昆仑山上师尊虽言你生来命薄,仙道练气难成,只可受人间之福,然却有一句未曾告你。

    乃成汤合灭,周室当兴。你当就此离去,而投西岐圣主西伯侯,辅助明主,身为将相,那才是你之命。”

    帝辛自清楚记得,只怕很快便也是一字不差的话说出,但只其再拉姜子牙手,却不知姜子牙会是如何个表情?

    同样更知道所谓,磻溪石上垂竿钓,自有高明访子贤辅佐圣君为相父,九三拜将握兵权

    所谓姜太公直钩钓鱼,愿者上钩,只怕待又会如原本一般发生,同样也会有人托梦告诉那西伯侯。

    然后让其颠颠的,当然这一次显然不能再自己走了,只能靠人抬,而抬到姜子牙身边。

    但只显然姜子牙已不再是原来的姜子牙,文王西伯侯也不再是原来的文王,若是被人托梦,定会立刻想到是有那练气士暗中阴谋算计其西伯侯。

    帝辛同样忍不住期待,到时又会是怎样个惊喜?

    并就是云中子同样不知道的,那位曾将其一箭穿心的大商君主帝辛,就在其睁眼的同时,也正与恶来一起隐身在其身侧。

    自也是想看看雷震子如何了?

    毕竟也是转眼已三年过去,但不想竟会让两人看到无比诡异的一幕!

    那雷震子,竟然不停在舔舐自己的便门,以及那不大的阳物。

    而让帝辛也忍不住嘴角抽动之下,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未来杨戬的哮天犬,不会也这样吧?

    恶来同样是看的嘴角狠抽。

    然后就在云中子的完全不知觉下,结果思索片刻之后,也不得不改变下装束。

    戴上一个斗笠,遮住半边脸,更将宽袍大袖换下,便直接驾云遁而下终南山,往大商朝歌方向而去。

    小提示:在搜索引擎输入"大熊猫文学",即可找到本站,谢谢。

    第一四一章 给力的云中子 姜子牙已不再是原来的姜子牙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431390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