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115章 又有好戏看了 石矶娘娘往朝歌

第115章 又有好戏看了 石矶娘娘往朝歌

    自也是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其太乙真人还没来得及知道自己已被徒弟坑死,而显然哪吒也不是有意坑其这位师尊。

    因为帝辛自记得,原本哪吒却是就说过几乎一字不差的话,但只不过换了一个位置,后果自也就不一样了。

    原本只有李靖府中,或者陈塘关知道的,这一下整个天下却都要知道了。

    明显哪吒就只是童真,又天生就有些心智,有些小心计。

    同样就在师徒两人阴谋的同时,受帝辛之托的石矶娘娘也是顷刻便到得陈塘关。

    结果只是一说,根本不需要解释,不想李靖殷夫人夫妻两人便无比听话的直接动身往陈塘关。

    而对于其石矶娘娘,李靖殷夫人自都只是晚辈,都要以弟子相称,自让其心里不禁有些欣慰,又有些好奇。

    可谓其石矶娘娘托教中弟子闻仲关系,而为李靖谋的一份富贵,对于李靖自也是会格外亲切一些,仅次于原本骷髅山上的两徒弟。

    眼见李靖也算是对大商忠心耿耿,如此听从大商君主之人的安排,自也就让其不禁感到欣慰。

    更尤其如今还因大商君主身边之人,而逃过必死的一劫,又决定来日而往朝歌,报那救命之恩,心中自就更是不由被触动。

    但只好奇那对其石矶娘娘有救命之恩人的身份,同样好奇太乙真人又还有何阴谋?需要李靖夫妻同往朝歌?

    所以便也即不着急,而决定‘送’李靖殷夫人夫妻两人至朝歌。

    但让李靖却就不由云里雾里了。

    可谓夫妻两人自一听就知道,帝辛肯定是又安排好戏了!而给那哪吒搭舞台,然后让大家一起看戏,所以自也是无比的配合。

    但其这位石矶娘娘,怎么也为陛下跑起了腿?没有去追杀那哪吒吗?更还‘送’自己夫妻两人去朝歌……

    结果自就让夫妻两人都不禁感觉云里雾里,同时也又忍不住的期待,那哪吒又要演什么戏?然后将那太乙真人的阴谋大白于天下?

    对于石矶娘娘,其夫妻两人本就只是晚辈,以其性格自也不好向两人打听帝辛身份,那样的话对于救命之恩却就显得有些失礼了。

    于是一行三人,夫妻两人恭恭敬敬,心中又不禁好奇,怎么其这位截教下有名的练气士石矶娘娘也为陛下跑起了腿。

    石矶娘娘同样也不好相询,更不解释,可谓长辈的事情,有必要跟弟子晚辈解释吗?尤其是对于李靖,其自是知道李靖性格的,绝不可能会阴谋害人。

    但只逃过一死劫,又在帝辛的提醒下,终还是借李靖夫人换了一身装束;不然那大红八卦衣,又是颇为美貌,在天下却就绝对扎眼的仙子了。

    只是自又让夫妻两人心中古怪半天,但长辈借身衣服,难道还能不借?

    而一路到得朝歌,有李靖自根本不需要其石矶娘娘去找费仲。

    但只朝歌刚刚一场大戏,几乎震撼的所有人目瞪口呆,都还没有反应过来,不想又有戏看,以费仲的机智多谋自是瞬间便听出,帝辛肯定又有好戏安排了!

    可谓万众瞩目之下,一怪物号称乾元山太乙真人弟子,而于朝歌午门上空,丝毫不顾忌的言,其师尊太乙真人说了,就是将天地间的四位龙王都打杀了,也不妨甚麽事。

    更言什么应天数而生,生来就是伐大商昏君的,于万众瞩目之下,手撕一位龙王,那怪物的形象描述,莫不正是那人吒灵珠子?

    结果到得朝歌,自不需要李靖解释,刚刚一场大戏过去,尚未从震撼中反应过来的朝歌万民议论,便就让其石矶娘娘听出了大概。

    而更是忍不住好奇,甚至震惊,原来那太乙真人的阴谋竟早已落入那位道友眼中。

    但再想到隐身符,也又瞬间便即恍然。

    难怪那位道友能救自己一命,助自己逃过一死劫,当亦是听到了那太乙真人欲害自己性命的阴谋,那太乙真人又阴谋欲亡大商……

    结果自也是很快便想通其中因果,但只同时也不禁更是好奇那位道友的身份,甚至忍不住冲动想要立刻求见大商君主。

    却是救命之恩,若是连对方身份都不知,却就有些太失礼了,至少对于其石矶娘娘心中就过不去,而会一直感到心愧。

    只是在想到那位道友所言,终还是忍下了心中的冲动和好奇,且待来日再见不迟,不如留作一份期待。

    同时更也是忍不住震惊好奇,显然那太乙真人的阴谋已被那位道友了如指掌,更借那人吒灵珠子‘天性纯真’,而将其虚伪阴险的真面目大白于天下。

    那么接下来又会是何好戏?

    所以将李靖殷夫人‘送’至朝歌,甚至跟着见了那位道友言过的上大夫费仲,只觉那位道友说过之人都觉得亲切,便也不急着离开。

    费仲对其这位神秘之人倒是有些疑惑,但在李靖嗯嗯啊啊乱七八糟的解释下,费仲自很快便听明白,原来是与陛下有关的练气士高人,所以表现自也是无比的恭敬。

    然后便就是有条不紊的急急安排,立刻代大商君主起旨,更诡异是完全都不需要大商君主同意,其竟敢决定自己起旨?

    而起旨张榜昭告朝歌万民,关于有怪物于午门半空手撕天地间龙王之事,那怪物之父陈塘关总兵李靖,即将现身午门外给朝歌万民一个解释,一个交代。

    若是帝辛在场,定也会惊艳下费仲的急智,竟然被自己影响下,而想出类似后世‘记者招待会’的场景,那观众岂不又是人山人海?还又是午门外!自比要在一处宅子中来的震撼。

    结果张榜告出,顷刻午门外便就又是人山人海,再一次无比的热闹起来。

    却就是大商满朝文武百官,也都不禁忍不住好奇,那陈塘关总兵李靖会怎么解释?莫不是又有好戏看?

    完全是惯性的思维,所有人的第一个意识都是肯定又有好戏看,哪怕就是朝歌内的普通小民。

    结果就是哪怕王叔比干,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包括伯夷叔齐两兄弟,也都是忍不住心中好奇,再一次‘结伴’而现身午门外。

    而朝歌七王现身,自没有人敢不让,结果就是晚一些,也走到了最前边;不得不说费仲的会来事,竟提前给朝歌一众文武百官预留了最靠前的位置。

    但那大商君主亲随大将的殷破败,提个臭烘烘的木桶,而双眼放光的前来,又是几个意思?

    自同样没有人敢拦,一现身七王身旁,便就是王叔比干都不由立刻皱眉,捂起鼻子。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95537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