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105章 第一〇五 哪吒往朝歌

第105章 第一〇五 哪吒往朝歌

    而哪吒一路丝毫不停,到得天地间的乾元山上,不想竟早有一名童子在等着。

    正是太乙真人座下二弟子的金霞童子,却也是未见过哪吒便知其身份,直接而口称师兄。

    哪吒同样是理所当然相应。

    但看在李靖和殷夫人两人眼中,却都仿佛开了窍般,瞬间便看出不一样的意味。

    那金霞童子早早在等着,岂不是早知道哪吒会前来?早知道哪吒会闯祸?显然正是那位太乙真人所吩咐!

    那么那位太乙真人又是如何早知道的?又是闻什么天数推测而来?

    而哪吒理所当然相应,显然也正如之前所说,其非是凡夫俗子,所谓‘有缘’转世投胎到陈塘关,只怕正是为了今日之阴谋,一切都是那太乙真人早就阴谋算计好的。

    尤其更还是经过帝辛推测一次次验证后,结果看在李靖眼中,自又是瞬间忍不住心中更恨。

    不动声色中身旁殷夫人也同样是心中大恨,莫名被人塞肚里一个丑陋的怪物三年,还非凡夫俗子?但想到却就只感心中恶心,简直就是被羞辱。

    直接悄无声息的跟随哪吒身后,而入金光洞。

    但见太一真人也正端坐于碧游床,依旧是束发而戴冠,身着太极图道服,头挽双髻,大袖宽袍,一手执拂尘,显得很是仁慈和蔼。

    眼见哪吒上前跪拜,不由便淡淡抬起眼皮,而开口相问。

    “哪吒你不在陈塘关,到此有何话说?”

    却就在其太乙真人身侧一旁,怎么也想不到,大商君主帝辛,以及陈塘关总兵李靖,竟有四人在一旁隐身眼睁睁的观看。

    可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帝辛自也正是想到其即将给哪吒用的隐身符,才想到也用隐身符让李靖看清其阐教的真面目。

    你只用一次,但却给了寡人灵感可以用无数次。

    而帝辛也同样是到哪吒出世的一步才突然想到,几乎忽略的隐身符。

    一旁李靖同样不由瞪大眼睛,心中大恨之下,既是新奇兴奋无比,又是忍不住的紧张,不想陛下隐身符竟连这天地间名山上的练气士都看不破,真是好东西!

    却见哪吒闻听,却也是乖乖开口。

    “启师尊,弟子蒙师尊之恩,降生那大商陈塘关,至今日方出世,只觉混混沌沌,身体恶臭无比,便去了那陈塘关外九湾河洗澡;

    不意却将那东海染绿,而毒死一些鱼虾,那龙王敖广之子敖丙便来欺我,我一怒之下失手伤了其性命;

    不想那敖广便找上陈塘关,欲报上其背后天庭,弟子怕想是惹了麻烦,只得上山恳求师尊,赦弟子无知之罪,望祈垂救。”

    说完便既是恭恭敬敬的磕头。

    但暗中隐身眼睁睁看着的李靖和殷夫人,则先知之下也仿佛开了窍般,瞬间便即看透其话语中的‘问题’所在。

    若真是无知,那又为何要隐藏抽了那敖丙龙筋一事不说?

    而帝辛同样知道,哪吒说的话虽跟原本出了些差错,但却都是一样隐藏了将敖丙抽筋一事,那么其真的就只是表面上刚出生的天真无知吗?

    恶来则就但只是黑眸冷静的观看,随时准备拼上命保护帝辛安全。

    但见太乙真人明显就是眸光一闪,而盯着拜倒磕头的哪吒缓缓开口。

    “虽然是你无知,而误伤了那敖丙,可此却是天数。

    今敖广虽是天地间那一方龙王,然上天垂象,岂得推为不知?以此一小事,干渎那天庭,却是不谙事体。”

    误伤!

    但一句‘误伤’,却就是李靖的反应,都不由瞬间听出,而忍不住大眼睛一闪,心中不禁大骂。

    这师徒二人果是一样虚伪阴险无耻,一言‘失手’伤了那敖丙性命,那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叫失手吗?那将整个东海染绿,叫毒死‘一些’鱼虾吗?究竟是谁欺谁?

    更不想一副仁慈和蔼模样的太乙真人,竟同样言‘误伤’!

    那叫误伤吗?连人龙王三太子都打死了,更还欺人太甚的抽了龙筋,就一句误伤?还此一‘小事’?

    李靖忍不住心中大骂,帝辛恶来则但只不动声色,一旁殷夫人同样只是安静的看着,而不动声色。

    但见太乙真人话音落下,直接便又是眸光一闪,再次开口。

    “哪吒,你且过来。”

    哪吒闻听,也是乖乖的起身上前。

    太乙真人则直接用手指,而在其胸前几下画出一道符,接着又一闪而消失,再次开口。

    “为师已在你胸前画下一道隐身符,待明日你可提前隐身到那天庭门下等候;

    等那龙王敖广现身,可突然从暗中对其出手,且尽管下手便是,就是打死了也不妨事;

    事完后,你且再回到那大商陈塘关,对那李靖夫妻说:‘若有事还有为师,绝不干碍父母。’你去罢。”

    只见哪吒闻听,恭敬的谢过,便再次驾上土遁而反,太乙真人也转瞬恢复一脸的慈善和蔼。

    而自不知李靖殷夫人也更早一步离开,闻听过后换个角度去想,心中更是越想越恨,果是够虚伪阴险,暗中竟吩咐弟子再次偷袭,言什么打死了也无妨。

    可你打死了那龙王,又回到我李靖陈塘关,岂不又是要嫁祸我李靖,嫁祸大商陈塘关?

    果然是要阴谋搅乱天下!真是好大的阴谋!

    又是司天台题诗,又是掠走大商王子,毒杀大商姜王后,火烧大商成汤太庙!如今又阴谋算计嫁祸我李靖,且从三年前就已阴谋开始!

    不对!怕是从那金吒木吒出世便已开始,真是好大的阴谋!

    返回一路,仿佛醍醐灌顶,终于李靖头脑也不由从未有过的清晰起来,而将一切串联在一起,不由就是心中更惊更恨。

    而待早一步返回陈塘关,眼见哪吒驾土遁返回,不等其落地便干脆‘气氛’的指着喝骂。

    “你这孽子!竟还知道回来,我刚听到消息,不想那龙王敖广竟虚晃一枪!并不是明日要报上那天庭,而是要往那朝歌,趁大商早朝时,向大商君主状告我一家!可如何是好?”

    明显就是哪吒眼睛暴湛,也能看出其眸光幽幽一闪,落地便即开口。

    “父亲莫慌!不就是大商朝歌么?待明日我且去一趟就是,我已从师尊那里讨得处置之法,自不会让那龙王干碍父母,刚好我亦想去那朝歌看看。”

    “呃!”

    李靖直接不由瞪大眼睛。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75955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