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104章 第一〇四章 好一个‘有缘’

第104章 第一〇四章 好一个‘有缘’

    将天地间的一大龙王侍候走,李靖便直奔后园,心中更是忍不住的激动兴奋。

    可谓活了无数年,当然也就只是几十年,却从来也没有过眼下将一切尽在掌握的的感觉,就是那天地间的一大龙王,都同样逃不过其李靖的手掌心!

    而被其李靖牵着鼻子走,完全玩弄于股掌,叫你往朝歌,你就得往朝歌,还有那正在后园的哪吒。

    想阴谋嫁祸坑我李靖?这次倒要看看谁坑谁!

    不想路上刚好碰到殷夫人,当然自也不是刚好,而是夫妻两人已商量好,由殷夫人看着哪吒,不能让两人撞上。

    自也是帝辛交代的,虽然原本哪吒跟龙王敖广见面就有一幕好戏,但那样却就不好将哪吒引到朝歌了,然后让大家一起看场戏。

    可谓,‘伯父!小侄不知,一时失错,望伯父恕罪;原筋交付明白,分毫未动。’

    我打死了你儿子,又抽了你儿子的龙筋,现在把龙筋还给你,我道个歉就行了;看吧?龙筋我都分毫未动,还给你就是了。

    便仿佛我杀了你儿子,又剥了你儿子的皮,现在我道歉把你儿子的皮还给你还不行吗?

    帝辛也是实在不明白,后世为何还会有那么多人喜欢哪吒。

    不过却也不得不错过这样一幕好戏,就算不错过,也不过就是李靖夫妻两人看到,然后还有个龙王敖广,却没有多少意义。

    那么就不如让其哪吒成为主角,先这大世,而前往朝歌演一场戏,到时再给你宣传一下,这便是武王伐纣的先行官!

    于是待将龙王敖广侍候走,李靖自便立刻往后园找哪吒。

    而帝辛恶来两人自也同样没有着急离开,不然就不会叫龙王明日往朝歌了,留下来与夫妻两人一起应对,自然也是为了给李靖一种感觉。

    可谓你李靖不是一个人在面对那天地间的练气士,你身后还有寡人这个大商君主与你共同面对!那你还又有何好怕?

    而明显也是给了李靖更大的信心,自便连天地间的一大教也不怕了。

    结果遇到殷夫人,明显殷夫人也是忍不住心中兴奋,在这个没有娱乐的时代,演戏坑人,尤其还是坑阴谋算计夫妻两人的人,自便给两人从未有过的刺激兴奋感。

    更尤其身后还有个大商君主撑腰,所以自就是殷夫人,都同样是无比的配合。

    眼见李靖直奔后园,不由就是开口疑惑问道。

    “何人前来拜访?”

    李靖同样神色一动,帝辛恶来干脆也不打扰夫妻两人演戏,之后自然还有好戏给李靖看,让其彻底看清那天地间阐教的真面目。

    你夫妻二人只要知道有寡人在,有寡人在这里给你夫妻二人撑腰就行了。

    李靖同样神色一动,而高声开口。

    “是故友敖广前来拜访,说是其整个东海都被人下毒染绿了,所有鱼虾全部死绝;不知道是哪个畜生不如,阴损缺德之人下的手,竟过来诬赖我儿哪吒所为。

    想我儿虽是长得丑了些,但却也是一心善之人,更拜在那名山高人练气士门下,怎可能干出那灭绝人性,畜生不如之事?”

    李靖大声说着,又不禁瞪圆眼睛,向着后园就是一声大喊。

    “哪吒在哪里?”

    不想话音落下,哪吒身影紧接便即出现。

    依旧是面如青靛,发似朱砂,眼睛暴湛,牙齿横生,而出于唇外,却不知要是其遇到那雷震子,又会是怎样一个情景?

    绝对的一个雷震子二号,彷如双胞胎一般,当时自就是帝辛都不由目瞪口呆,双眸中现出无比的诡异之色,是不是也太巧合了一点?

    但只眼下却已将吸收了三年多的各种毒,都反射给了倒霉的东海,让东海无辜躺枪,眼下则已经变成了遍体红光,而红光稍退。

    也依旧是光着腚,手腕套一金镯,肚皮一块红绫,但下边的小蜗牛和两个小蛋蛋却没有了。

    眼见其出现,李靖不由就是再次开口。

    “我儿在此作甚?”

    而哪吒一张脸却看不出表情,声音倒是清脆的童子声,不得不说是诡异。

    “孩儿先前去了那九湾河洗澡,不小心染绿了那东海,死了一些鱼虾,不想有个叫敖丙的小龙就来欺我;

    结果被我一圈打死,想那龙筋最是贵重,孩儿便抽了来,想给父亲做个龙筋绦束甲用。”

    闻听李靖不由就是眼珠子一鼓,而震惊大怒,当然只是演的,自早亲耳听到哪吒九湾河边说过的‘那李靖’,又何来将其当做父亲?

    不想一小小魔头,竟也当面欺其李靖。

    直接便即‘忍不住’又惊又怒,而大慌开口。

    “好孽畜!你竟惹下如此弥天大祸!

    不想我李靖练气求仙不成,却生下你这么个好儿子,虽是长得丑了一些,可我李靖也没有嫌弃于你,你却惹此灭门之祸;

    那龙王敖广已言要报上其身后的天庭,想明日我一家就当因此丧命……”

    算了,还是交给夫人演吧!

    而若是说成朝歌,自可能又会改变原本的轨迹,那么就不如还按原本说是那龙王敖广往天庭,太乙真人则也必然又会如原本一般安排。

    待哪吒返回陈塘关后,只需再告诉其,那龙王敖广改道去了朝歌即可,总有办法让其拐道去朝歌,然后去当一下天地间的主角。

    李靖眼珠子转转,赶紧砰一下一旁的殷夫人。

    殷夫人闻听则也是不由惊慌落泪。

    “你这孩子,我怀你三年有余,吃了多少‘苦头’,受过多少白眼,好不容易生下你,你却又惹来如此灭门之祸……”

    李靖赶忙也跟着抹泪。

    终于哪吒也不由光着腚走出,而不耐开口。

    “也罢!今日孩儿便明说了罢,我之所以长相与父亲母亲都不同,是因为我非是凡夫俗子;

    乃是乾元山练气士太乙真人弟子,应天数转世投胎而来,却也是与父亲母亲有缘,才成了父亲母亲第三子;

    既是父亲母亲如此怕事,是谓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且不连累你二人,往那乾元山上问我师尊,定有主意处置。”

    说完,更是在李靖殷夫人两人的哭声戛然而止下,好一个‘有缘’。

    只见其直接就地抓一把土,望空一洒,便驾上土遁而去,正是之前练气士太乙真人所来方向。

    结果却也是顷刻便到得天地间的乾元山,但只却不知身后还隐身跟着四人,自是李靖用土遁带着殷夫人,帝辛跟恶来则用练气士的符箓飞行。

    却就是太乙真人也绝不可能想到,那位大商君主帝辛会跟臣子一起,而使用隐身符悄悄到访其乾元山。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74925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