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97章 懵逼的太乙真人

第97章 懵逼的太乙真人

    帝辛自记得,原本的哪吒似乎应该是遍体红光,面如傅粉,结果不知道被蚩尤师弟的飞廉给加了什么进去,竟然无比巧合诡异的变成了雷震子二号。

    而哪吒则明显尚未完全“清醒”的状态,也似乎有些发懵,又或者在回忆什么,但只因为早产的原因。

    那眼神明显一副:我是谁?我在哪里?这眼前又是何人?

    而完全任由李靖大手抱起,即使被李靖揪了两下丁丁和蛋儿,以及后边的小尾巴,都没有任何反应,依旧是双眼发懵。

    似乎明显真正的灵珠子还没有觉醒,或者就因为还不到出世的时间。

    并同样是双眼茫然的,任由李靖殷夫人两人用衣服给其裹上。

    但不想两人刚给哪吒裹上,紧接于天地间便无比给力的出现一个身影,向着陈塘关缓缓以道术飞来。

    瞬间李靖殷夫人两人心中便都是不由一振,而眼睛大亮,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激动。

    ‘果然!果然是有人暗中阴谋算计我李靖,陛下所猜竟是一点没错,这孽畜刚一出来,其背后之人便就马上出现,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何人?’

    而一旁殷夫人则是看得表面不动声色,但心中却已是恨的不行,原来果真是有那天地间的练气士阴谋算计自己夫妻两人,来的还真是及时。

    于暗中隐身的帝辛,同样是不由眸光一闪。

    终于是出现了,你这位太乙真人啊,一个个也到了该现身的时候,而应这天数。

    一旁恶来,则不愧为古之恶来,不管面对任何人,都从不会有一丝惊慌。

    只见却是一束发而戴冠,身着太极图道服,头挽双髻,大袖宽袍,丝绦麻履,一手执拂尘的长胡子老头,显得很是仁慈和蔼,而善良可敬的一练气士。

    但只显然出现的太及时,不管其长什么样,在李靖和殷夫人心中却已都跟仁慈和蔼没任何关系,反而更加觉得其虚伪而阴损。

    而同时也又让两人心中更忍不住莫名的激动、兴奋、期待,想这位暗中阴谋算计我李靖之人,接下来定又会如陛下推测一般吧?

    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什么人?堂堂天地间的练气士,竟干出如此阴损缺德的事,阴谋算计我李靖,叫我夫人无故怀孕三年有余!

    只是却不如殷夫人懂得控制表情,干脆便即只瞪大两个大眼睛,而表现出‘震惊’的模样,心中实也是忍不住激动、兴奋,和期待。

    一种先知,而尽在掌握,掌控一切,将对方玩弄于股掌的快感,也是让其心中忍不住大爽,更欲罢不能。

    结果就是夫妻两人眼看有天地间的练气士直接飞来,便都是忍不住一脸的‘激动’,而慌忙向前相迎。

    但见慈眉善目,一脸和蔼的白发白眉白须老道,落地便即是淡淡一稽首。

    “将军!贫道稽首了。”

    瞬间李靖便更是不由激动而大喜,且先问问你这虚伪阴损,背后阴谋算计我李靖的练气士,究竟是何人?

    一旁怀抱哪吒的殷夫人同样是不由双眼发亮,似乎是因为见到有天地间的高人练气士前来而激动。

    “不知仙长来自何处名山?今到李靖这陈塘关何来?”

    李靖满脸的激动、惊喜,而兴奋。

    殷夫人同样目光炙热,仿佛在说,且收我这孩儿为徒吧。

    但见慈眉善目,一脸和蔼的太乙真人,再次不由微一拱手,便依旧淡淡开口。

    “贫道乃乾元山练气士太乙真人是也,闻得将军生了公子,特此前来恭喜。”

    “哦?我夫人刚刚生产,仙长便立刻闻得,不知从何处所闻?”

    李靖依旧是一脸的大喜,似乎忍不住好奇。

    自又是自由发挥,明明就是你虚伪阴损的练气士早早在阴谋算计我李靖,如今竟还闻得?当我李靖是傻子么?且要问你一问,看你如何作答?

    明显太乙真人也是不由瞬间微不可察的一皱眉,却纵其天地间的练气士也是没想到,一句‘闻得’竟也有问题?又是从何处‘闻得’?

    而若是说推算而出,倒还好说,但闻得,又是从何处闻得?

    不由就是淡淡向李靖看去一眼。

    “贫道却是闻天数,推算而出,今日将军当有一子出世,不知可否借令公子一看?”

    李靖依旧是满脸大喜。

    “夫人!快快抱于仙长看看我儿!”

    殷夫人便也是赶紧激动的将哪吒抱上前。

    太乙真人不动声色的伸手接过。

    但下一刻。

    却就如曾经云中子接过雷震子时一样,直接便就仿佛被雷劈了一样,而整个人僵住,表情也凝固在脸上。

    但与云中子不同的是,其双眼中却瞬间一闪而过一丝嫌弃之色,似乎要忍不住随手丢掉的样子,接着眉头便即不由深深皱起。

    显然却也不是好糊弄的,随即便淡淡开口。

    “将军想是不知,贫道闻天数推算而出,此子将来却是不凡,此时亦当不是合该出世之时,尚未孕育完满,不知何故今日竟会出世?”

    太乙真人淡淡的看向夫妻两人,但只有其自己知道,心中最震惊不解却是哪吒的模样,怎可能会孕育成如此样子?而不禁有些傻逼。

    李靖直接就是不由一怔,但紧接帝辛的声音便即传来,而慌忙开口。

    “啊!先前夫人还说,休息时不小心睡了过去,而梦到一人,正是仙长模样,言一句‘夫人快接麟儿’,一物抛至夫人怀中,醒来便只觉腹中疼痛,然后便生下此子;

    不想却又见仙长前来,故此我夫妻二人才忍不住惊喜。”

    话音落下,瞬间太乙真人便又再次忍不住眉头一皱,而心中更是疑惑,竟化成其一般模样前来,且必是知道灵珠子转世陈塘关,又会是何人?

    但显然眼下并没有其思索的时间,紧接便即再次开口。

    “此子落在哪个时辰?”

    李靖一脸茫然,但心中却又是忍不住激动、兴奋,接下来应该就是要假装问名字了吧?不知其会给这孽畜起何名字?

    于是便也是一皱眉。

    “生在丑时,倒是长得丑了些。”

    瞬间太乙真人也是不由再次一皱眉,疑惑的看来一眼,下意识便张口问道。

    “当不是丑时吧?”

    李靖依旧一脸茫然。

    “长的如此丑,如何不是丑时?”

    瞬间场面僵住。

    就是帝辛也想不到的,绝对李靖自由发挥,这得是什么样的脑回路,才能想出这样的逻辑?长得丑跟丑时有何关系?

    终于纵是天地间阐教下大名鼎鼎的练气士太乙真人,反应过来也不由眸中闪过一丝诡异之色。

    因为若是按照原本,灵珠子的确应该丑时出世,不想即使提前出世,竟依旧是“丑时”!

    不由就是下意识再次张口问道。

    “此子可已起名?”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62461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