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74章 西伯侯要倒霉

第74章 西伯侯要倒霉

    眼看四大诸侯都被落罪,东伯侯被拿出午门醢杀,南伯侯、西伯侯、北伯侯也因为进章再引发帝辛杀意,而同样被拿出午门,即将被枭首。

    所有人都知道帝辛绝不是戏言,而是真的要诛杀四大诸侯!

    后宫王后被毒杀,剜去双目,缢死房梁,骨肉被掠,当朝落泪,既是已下令杀四大诸侯,自绝不可能是戏言。

    而所有人也更都知道,东伯侯姜桓楚陈兵百万,欲兵发朝歌是真的,南伯侯鄂崇禹同样聚集五十万大军,准备寇关三山关。

    却是通过几天的时间,不管是经过什么渠道,所有人也都是已经清楚。

    可谓帝辛杀东伯侯与南伯侯,绝对有足够的理由和落罪之名,反而是加封大商三公鬼候、鄂候、九候,显得不像其狠辣果决冷酷的帝辛了。

    反而是显得有些仁慈,而不应该出现在其身上。

    帝辛眸光冷酷,让人不敢直视。

    大殿内一片寂静,无人敢出声。

    但只胶鬲杨任满朝文武却也都不是傻子,尤其是杨任的心智。

    若是只杀东伯侯与南伯侯,自没有问题,帝辛有足够的借口和落罪之名。

    再带上西伯侯姬昌,同样没有问题,却是只需司天台题诗就有足够理由杀其了。

    但带上北伯侯一起,自满朝文武谁也不相信了,帝辛绝不可能会杀北伯侯,并也绝对会有人出来求情。

    所以即使眼看西伯侯姬昌即将被枭首,也没有一人先站出来顶住帝辛的杀意,而为西伯侯求情,自都等着先有人为北伯侯求情,然后再一起为西伯侯求情。

    帝辛知道,姜子牙同样知道。

    可也只有给你们希望,给你们机会,也才能将你们玩死。

    至于真的直接将满朝文武斩尽杀绝,自还没有到那个火候,眼前却都不过是小菜,未来武王伐纣的炮灰,自可以慢慢玩,包括那西伯侯姬昌。

    帝辛心中自依旧清晰无比,但只有那天地间的阐教练气士,才是自己未来真正的敌人,眼前之人只需要慢慢玩即可,也刚好可给那些阐教的练气士挖坑。

    终于淡然而立的姜子牙在所有人期待中站出而奏。

    “陛下!姜桓楚有弑君之恶,鄂崇禹有进章利口侮君,姬昌亦为司天台题诗之反名,然北伯侯崇侯虎却不过是随众。

    据臣之见,崇侯虎素怀忠直,出力报国,造摘星楼,沥胆披肝,起寿仙宫,夙夜尽瘁,曾竭力公家,分毫无过。

    崇侯虎不过随声附和,实非本心;若不分皂白玉石俱焚,是有功而与无功同,人心未必肯服。愿陛下赦侯虎毫末之生,以後将功赎今日之罪。”

    依旧是淡淡的声音,仿佛泰山崩于前都难能让其变色。

    话音落下,所有人也都不由支起耳朵。

    帝辛同样眸光一闪,凌厉的向大殿内一扫,也是幽幽的声音响起。

    “子牙如此说来,昔日崇侯虎既有功于大商,寡人自当不负前劳。且传旨,特赦崇侯虎。”

    立刻一名殿前禁卫飞奔出大殿,远远便开始高喊。

    “陛下有旨!特赦北伯侯崇侯虎!”

    远远的声音传至午门,崇侯虎忍不住就是嘿嘿一声,一旁殷破败同样眸光一闪,两人瞬间对视一眼,自都算是帝辛手下心腹之人,怎可能真的被斩。

    但只有一旁西伯侯姬昌脸色煞白,仿佛被强了一样,再不敢抬头。

    于九间大殿内,佞臣姜子牙同样只为崇侯虎一人求情,说完便直接归班继续站木桩。

    而杨任胶鬲却依旧不出,自知道有人比自己两人更想要表现立功,绝对会站出来。

    果然另一班中黄飞虎不由就是眸光一闪,一咬牙,便执笏而出。

    但不想不等其洪声开口启奏,另一班中便以王叔比干为首,呼啦啦走出一群。

    只见加上王叔比干,正是朝中七王,微子、箕子、微子启、微子衍、以及未来的伯夷叔齐两位古之大贤,竟也站出来凑热闹了。

    也让帝辛不由再次眸光一闪,还真是意外啊,意外才好。

    但见王叔比干却也跟首相姜子牙一样,直接淡淡开口。

    “臣启陛下!大臣者,乃大商之股肱;姜桓楚威镇东鲁,数有战功,若言陈兵作乱,一无可证,安得加以极刑?

    况姬昌忠心不二,为国为民,实邦家之福臣。道合天地,德配阴阳,仁结诸侯,义施文武,礼治邦家,智服反叛,信达军民。

    纪纲肃静,政事严整,君仁臣忠,子孝父慈,兄友弟恭,若臣一心,不肆干戈,不行杀伐,行人让路,夜不闭户,道不拾遗,四方瞻仰,称为:‘西方圣人。’

    鄂崇禹身任一方重寄,日夜勤劳王家使一方无警,皆是有功社稷之臣,乞陛下一并怜而赦之,群臣不胜感激之至。”

    同样淡淡的声音落下,但瞬间大殿内气氛却又变得诡异。

    帝辛眸光幽幽。

    姜子牙也不由眸现诡异之色。

    杨任犀利的眸光不由瞬间向其盯去一眼。

    身后凑热闹的伯夷叔齐也都不由愕然诧异。

    振国武成王黄飞虎同样不禁皱眉。

    满朝文武,纵反应慢的也能听出比干话的古怪,这是在为那三大诸侯求情吗?莫不是在弃车保帅?终于向侄子帝辛低头了?

    最关键是夸的也太着痕迹,不着边际了!还道合天地,德配阴阳?子孝父慈,兄友弟恭?所治西岐之下,行人让路,夜不闭户,道不拾遗,四方瞻仰,西方圣人!

    这哪是在为那西伯侯姬昌求情?分明就是在捧杀!

    又或者是在提醒帝辛,那西伯侯姬昌实比东伯侯姜桓楚,与南伯侯鄂崇禹,更加有异心,而变相为东伯侯与南伯侯求情?

    可谓陛下你若杀东伯侯与南伯侯,岂不是为那西伯侯姬昌之刀?纵解心中之恨,却也着了那西伯侯姬昌之道。

    自纵是伯夷叔齐两位古之大贤闻听,都不禁愕然诧异。

    可谓大商真正曾经三巨头,西伯侯姬昌,王叔比干,大商君主帝乙,又哪有一个是简单的?

    却即是为西伯侯求了情,同时又是捧杀,更不着痕迹的真正为东伯侯与南伯侯求了情,而并非是弃车保帅。

    若帝辛真是雄才大略,自不可能听不懂,也自当会忍下眼下之恨,而为西伯侯姬昌留下东伯侯与南伯侯;然后坐观三虎相斗,至少也可以像之前一般,将三大诸侯一起圈禁在朝歌,总比眼下诛杀要好的多。

    但往后西伯侯却就要倒霉了。

    帝辛闻听,同样是冷酷的眸光一闪。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2405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