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67章 倒霉南伯侯

第67章 倒霉南伯侯

    结果西伯侯姬昌刚爬起,冷不防便又被一拳闷倒,瞬间两个眼圈全黑。

    姜桓楚同样大怒,但看崇侯虎直接一酒壶砸向鄂崇禹便再不向前,则也赶忙上前护住鄂崇禹。

    西伯侯姬昌则从地上爬起,慌忙黑着眼圈劝止。

    “崇贤伯!鄂贤伯劝你俱是好言,你怎这等横暴?我等在此,你竟也毁打鄂贤伯?若鄂贤伯这番言语,也不过爱公忠告之道。

    若有此事,痛加改过,若无此事,更加自勉;则鄂伯之言,句句良言,语语金石。今公不知自责,反怪直谏,而动手非礼。”

    西伯侯姬昌一脸痛心疾首,但崇侯虎却仿若微闻,双眸中凶光一闪,突然便又上前,一脚踢在鄂崇禹胯下。

    “噗!”

    同样连姜桓楚都反应不及,刚扶起的鄂崇禹便直接颤抖着身体跪下,全身抽搐,两眼暴突,两手死死捂住裆部。

    “匹夫!敢尔?”

    终于姜桓楚也不由瞬间暴怒,再次一声怒喝,但崇侯虎根本不给其机会,也不准备跟其老头子动手,莫看其是八百路诸侯之首,还真就不是崇侯虎对手。

    却就是三大诸侯加一起,也不可能打得过崇侯虎,但只怎么也没想到,崇侯虎竟会粗暴的直接动手。

    “哼!”

    一声冷哼,崇侯虎转身就走。

    西伯侯姬昌手扬在半空,眼圈上被闷一拳,只觉火辣辣的疼痛,可却也只能忍着,甚至不能发怒。

    自也瞬间便明白崇侯虎“用意”,平白无故打其姬昌两下,当自是为了“避嫌”,可却也不好不呵斥一句,同样“避嫌”,却又不能太重。

    “我等四大诸侯动手互殴,体面何存?崇贤伯!夜深了,你且去睡罢!”

    崇贤伯你且自去,此处自有姬昌应付。

    崇侯虎则理都不理,转身带领随从直接出了馆驿。

    西伯侯姬昌则赶忙与姜桓楚一起,将抽搐的鄂崇禹身体扶起。

    片刻之后,不由又重新置上一席。

    姜桓楚脸色阴沉。

    鄂崇禹嘴破,脸破,头破,鼻子也破,血终于止住,不得不说伤药的神奇,就连练气士,道术,妖族都存在,神奇的伤药自便也不足为奇。

    西伯侯姬昌唉声叹气。

    三大诸侯心里自都清楚,可谓“同命相怜”,姜桓楚与鄂崇禹自知道自己背后的动作,想定是被帝辛知道,才被招进朝歌。

    可谓原本身后有百万大军,随时可兵发朝歌,还丝毫不忌惮帝辛敢对两人动手。

    但眼下听到朝歌内发生的事情,第一次真正见识到帝辛的狠辣果决与冷酷,两人便瞬间都明白,往常是小看那位‘寿王’了!

    这一次只怕便再也休想离开朝歌了,甚至会有性命之忧。

    而考虑到北伯侯崇侯虎的身份,可谓曾经帝乙的铁杆,与三人不可能一心,南伯侯鄂崇禹才忍不住语言挤兑,就是刻意要将崇侯虎这个奸细赶走。

    但不想竟会被暴打一顿。

    而几人也自都不可能知道,原本却是应该反过来的,几乎是同样的对话,但却是鄂崇禹一酒壶劈脸砸在崇侯虎的脸上。

    结果却因为帝辛的影响,在崇侯虎心里留下的狠辣冷酷印象太深刻,便也就影响到了崇侯虎,下意识的便跟着学,干你娘的!直接就是一顿暴打。

    而西伯侯姬昌,因为那司天台题诗,明显同样会有性命之忧,若是曾经帝乙,恐怕还会忌惮,不敢对三大诸侯下手。

    但敢当满朝文武面,而言要将满朝文武斩尽杀绝的帝辛,却就让三人不得不提前“准备”了,但只有三大诸侯同心合力,怕方能躲过一劫!

    于是很快三人便又单独置备上一桌酒席,再共同商议,该如何应对?

    既然已入了关,而被诳进朝歌,再想离开却就不可能了。

    但既然昏君没有直接派人过来拿人,进关后亦一直安然无恙,那便说明一个问题!昏君虽然狠辣而残暴,但却不是真的昏,想杀自己三大诸侯,却也需要一个“名”。

    可谓一个堂堂正正,杀自己三大诸侯的“名”,好能压服天下诸侯,那么便当会先在朝堂上于自己三大诸侯落罪,然后才会明言下令诛杀。

    既然如此,却也就有了可谋划余地,而不给昏君落罪的把柄!似乎唯一办法,但只有三大诸侯待明日朝堂上共同见机行事,然后结盟互助,躲过眼下一关,再各自寻机离开朝歌。

    但只朝中没有一个有分量之人能出来,三人但也只能暂且抛弃往日成见,而共商该如何应对。

    然后突然一个声音便即从馆门外传来。

    “诸位君候在此传杯会饮,却不知明日就将人头落地。”

    瞬间三人便不由同时一惊,而眸光猛的一闪,齐齐扭头向关着的馆门外望去,是何人竟深夜上门?

    西伯侯姬昌也不由沉下脸,微微一声喝。

    “什么人说话?叫过来!”

    话音落下,一阵脚步呼喝声,很快几名驿卒便就被随从带入,而跪倒在三人面前。

    西伯侯姬昌淡淡看几人一眼,不由再次开口。

    “方才是何人言,我等明日将人头落地?”

    姜桓楚,鄂崇禹也同样不由眸中精光闪烁,盯向跪倒在地的几名驿卒。

    但见几人却都是惊慌摇头,而答:“不曾言语。”

    西伯侯姬昌双目一阖,淡淡便即开口。

    “句句分明,孤亦听清,怎言不曾说?赢大,且将几人斩了。”

    淡淡的声音落下,不想嬴大直接便即拔剑。

    “呛!”

    “噗!”

    瞬间一人脑袋被斩下。

    “噗!”

    再一个脑袋被斩下。

    “嬴大!住手!”

    终于西伯侯姬昌也不由傻眼的反应过来,这嬴大分明就是脑子不好用,自己怎就忘了,其又怎能听出自己吓唬之意?

    只见依旧是喊晚了半声,但听再次“噗”的一声,又一个脑袋被斩下。

    西伯侯姬昌不由傻眼的呆住。

    嬴大直接“哦”一声转身退下。

    姜桓楚、鄂崇禹,两人同样不由震惊的怔住,还不曾问话,竟说斩就斩了?

    一时间看着眼前血腥的场面,三人都不由呆住。

    却自是帝辛也不禁忽略忘记的一个小人物,可谓金亭馆驿的驿卒“姚福”,专门给三大诸侯报信的,结果还没有机会显摆,就被恶来化身的“嬴大”给一剑斩了。

    而明显听其话语就是朝歌内来人,有事想要相告,偏又要不直接相见,结果竟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2405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