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49章 姜子牙之策

第49章 姜子牙之策

    剁成肉酱!

    商容不禁胆寒,但再听帝辛霸气的一句话,又不禁心中生敬,暗暗咀嚼一遍:你不负寡人,寡人亦可为你斩尽天下人!

    论古往,又何曾有如此气魄之君主?

    瞬间心中也不知是如何个滋味,有些吃味,不是对自己女儿所说,又不禁有些敬佩,纵成汤三十任君主,恐亦无人能有此霸气。

    而妲己纵为妖族之身,闻听还是瞬间忍不住心中大动,眼泪不受控制的就簌簌滑落。

    一旁商青君同样听得眼眶湿润。

    费仲也是不由听得眼睫毛微微一颤,而心中激荡,斩尽天下人!

    即使是姜子牙,也都同样是不禁心中大动,如此气魄,天地间何人能及?

    “陛下,尚还有一事,须即刻定夺。”

    姜子牙突然开口,商容不由就是一怔,也不急着走了,干脆也站木桩般支起耳朵,倒要听听昏君心腹佞臣姜子牙要说什么,谁敢赶老夫走?老夫偏就不走。

    帝辛依旧是眸光幽幽。

    姜子牙继续开口,也不在意商容在场。

    “如今对方即已发动,想下一步就是引兵入朝歌,陛下还须即刻下旨游魂关总兵窦荣,游魂关许进不许出,任何人出关,一律格杀;

    同时下旨,诏四大诸侯进朝歌,子牙敢断定,四人当都会遵旨而来,亦当即刻化险为夷;

    另为防万一,陈塘关总兵李靖,三山关总兵邓九公,亦可下旨封关,许进不许出,擅闯者一律格杀。”

    姜子牙淡淡的声音,但却是听得商容不由不寒而栗,愕然瞪大眼睛,这昏君佞臣都好大的杀气,诏四大诸侯进朝歌?又是何意?

    往女儿望去一眼,但显然女儿眼中已满是昏君的身影,唉!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便且由子牙你拟旨,叫老费协助你前去。”

    帝辛眸光凌厉,不得不说让商容心中都不禁有些敬畏。

    只有越了解,才能越发现帝辛的深不可测,不然如何将其女儿都能收服的服服帖帖,好像失了魂一般。

    不由愕然瞪大眼睛,心中忍不住就是一叹,见佞臣姜子牙费仲都领命离去,也一稽首漫不经心的开口。

    “臣启陛下!天下大事已定,国家万事康宁,老臣衰朽,不堪重任,恐失於颠倒,得罪於陛下;

    今恳乞陛下念臣侍君三世,数载揆席,实愧素餐。陛下虽不即赐罢斥,其如臣之庸老何?望陛下赦臣残躯,放归田里,得含哺鼓腹於光天之下,皆陛下所赐之馀年。”

    帝辛不由就是眸光一闪,一旁商青君则是美目悠悠,妲己完全失了魂。

    帝辛也是直接悠悠的开口。

    “商相虽暮年,却倘自矍铄,但既是固辞,又朝纲苦劳多年,数载殷勤,如今亦如同寡人之父,如此放商相离去,寡人却是不忍;

    但此时朝中魑魅横行,阴谋重重,寡人亦不想商相沾此之污,但只能忍痛让商相离去,只是商相且还需答应寡人一事。”

    悠悠的话语,仿佛从没有过的和蔼,让商容瞬间也是忍不住鼻子微酸。

    “陛下且尽管道来,只要老臣能做到,就一定答应陛下。”

    帝辛眸光幽幽。

    “倒也简单,只需商相离去时,大骂寡人一顿,最好再题一诗以明志。”

    商容瞬间便又是不由愕然,而抬头直接望向帝辛,这昏君是何意?

    帝辛同样是丝毫不躲闪,而与其对视。

    但只有商青君,闻听却立刻明白帝辛之意,是要独自背那骂名,好叫父亲保全一世贤臣之名,而也忍不住心中大为感动。

    而商容既能为大商三世元老之臣,自也不可能真笨,不过有时反应稍慢,但看女儿那大为感动的样子,不由便就是心中一震,而瞬间明白帝辛用意。

    忍不住就是深深看帝辛一眼,心中再次一叹。

    不由欲走又留,欲言又止,终还是忍不住开口。

    “老臣既走,也有一言与陛下,老臣实也是看你长大,颇为喜爱,虽曾经……不提也罢!只是往后且不可再像曾经那般荒淫,当需有所节度;

    亦有冀州候之女,那梅伯之言,却非是老夫所言,你既与青君形同姐妹,老夫自会维护;想那梅伯当也是看老夫面,不好拿青君作骂,倒是委屈了你;

    唉!你等好自为之吧,老夫似乎也帮不上你们什么,青君亦勿要相送,想满朝文武见老夫辞官,定会相送的。”

    纵帝辛心中已是无比的冷酷,但听眼前便宜岳父的忠告,还是眸中不由闪现诡异之色,然后目送其出了馨庆宫。

    三人自都明白,商容说的正是当初帝辛强招商青君入宫,然后两女同推,而白日宣淫一事。

    不想其竟还在“耿耿于怀”,更还解释一下,不是其告诉那梅伯的妲己之言,而是那梅伯自己所言。

    自纵是帝辛满心的冷酷,也不由听得眸中闪现诡异之色,还真是个可爱的便宜岳父。

    但让其一提醒,两女本就心中大动之下,也都是忍不住情动。

    而商容则是一路出王宫,然后直接返回府上收拾,心中也是即失落,又莫名的感动。

    不想“昏君”竟是如此至情,难怪青君会被其迷住。

    而也果然不一时,满朝文武便就都知道,其商容已然因为与司天官杜元铣和卿士梅伯求情,而“被迫”致仕。

    杜元铣则已经被拉到午门外枭首!

    梅伯更被昏君爪牙殷破败剁成肉酱,而震慑满朝文武所有人,都是不禁胆寒,瞬间便就让整个朝歌安静下来,再没有了一丝声音。

    让人窒息的杀意笼罩朝歌,满朝文武也都不由噤若寒蝉。

    那杜元铣已被枭首,那梅伯更被剁成了肉酱,谁还敢再跳出去?

    却纵是振国武成王黄飞虎,也都不由被帝辛的杀意和冷酷所震慑,不禁太阳穴突突狂跳,可就是不敢站出。

    终于丞相商容致仕的消息传来,也仿佛给了所有人方向,而聚集在一起的借口。

    无论是亚相王叔比干,微子、箕子,振国武成王黄飞虎,还是伯夷叔齐,等满朝文武,都是不由无声的聚集,早早等候相送。

    并与此同时无人知道,或者无人在意的,中宫姜王后宫中的一名宫女,也刚好从外而回。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2405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