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46章 与姬发结盟

第46章 与姬发结盟

    馨庆宫。

    帝辛也很快便将姜子牙、费仲招来,妲己商青君侍候于侧,恶来门外护卫。

    姜子牙自还不知道轰动朝歌的反诗,正是阐教门下终南山玉柱洞练气士云中子所作;但只知道帝辛很快便就会招其商议,而也第一时间便跟结拜兄弟的费仲商议好对策,就等着帝辛召见。

    却也可谓费仲对其这位结拜大哥的帮助,完全是不遗余力,几乎所有表现出谋划策的机会,都让给了其这位结拜大哥,更对其崇拜无比,已然隐居在了二线。

    馨庆宫内,帝辛明显脸色阴沉无比,身前案上正放置有司天台照墙上的反诗。

    见两人到来,不由就是眸光一闪。

    “子牙你且来说说,此诗究竟会是何人所为,又有何用意?”

    早就已经跟费仲合计好,所以闻听便即一捋长长的白须,而沉吟着开口。

    “回陛下,那子牙便且直言了。

    此诗明显用意有二,一则为混乱陛下视听,意欲让陛下将注意力转移向西,即那西伯侯姬昌,而暗中必有阴谋即将发动;

    二则是警示陛下,那西伯侯姬昌有反意,但若真是善意提醒陛下,便当不会有此‘妖气’一词;

    对方明知陛下对女娲娘娘至诚,却又出此‘妖气’一词,岂不是要陛下得罪那女娲娘娘?

    所以子牙敢断定,此‘妖气’一词,却是针对子牙而来,言子牙为朝中‘妖气’,同时又暗指‘西土’,明显其用意已明。

    再结合那东鲁陈兵百万,那南伯侯亦聚集五十万大军,以及王叔比干等人对子牙的敌视,所以子牙推测,此必为王叔比干之谋,并近日亦必将有意外发生!”

    姜子牙声音淡淡,不仅将一切了然于胸,更分析的条理清晰,不得不说果不愧未来的一代名相。

    瞬间帝辛便不由眸光无比的凌厉,而一阵暴闪。

    一旁费仲则双眸大亮,明显一脸的崇拜佩服。

    妲己美眸楚楚。

    商青君美目中满是睿智。

    而帝辛则眸光暴闪片刻,才又开口。

    “那子牙想也定有了主意,寡人该如何应付?”

    姜子牙不由再微一捋长长的白须,依旧沉着的淡然开口。

    “子牙建议陛下,此时绝不可心慈手软,不然一着不慎,只怕便是那万劫不复。”

    “此寡人明白,何人敢来,杀就是!”

    姜子牙再一沉吟。

    “至于那西伯侯姬昌,陛下刚好可将计就计,以此诗为借口,可随意找一理由,再招其入朝歌,想其定也明白;

    以子牙所了解那西伯侯,若见到此诗,便必定会前来朝歌,以证清白,绝无反意;陛下则可趁此机,将其留在朝歌;

    想那西岐无首,纵再有其他心思,也当会有所忌惮,陛下亦可趁此时机从容布置,只是却不能动那西伯侯性命。

    而王叔比干,陛下亦同样不能动,若动之则百万大军立刻便兵发朝歌;

    但那东伯侯与南伯侯,以子牙所了解,若两人去,则王叔势力顷刻瓦解,四百诸侯也不足为虑;

    不若且诳其二人也入朝歌,然后除之,陛下当不可心慈手软,否则万劫不复,即在当下!”

    帝辛直接就是不由眼睛一眯。

    费仲同样眸中精光闪烁,这却不是其费仲教的,不想这位结拜大哥竟还有如此气魄,其当真会如陛下所说,将来必反吗?

    此计一出,其将来又如何还能再投向那西岐?

    两年的相处时间下来,姜子牙的至诚,自也同样打动了其费仲,而真正有了兄弟感情;并已经在努力,只为让这位结拜大哥将来不要像陛下所言,只望其能真正的留在朝歌,兄弟齐心合力,共辅陛下。

    费仲心念电转,帝辛心中却也不由微微震惊姜子牙的气魄,竟能提出如此果决的建议,直接将两大诸侯除之!

    而明显却也是唯一之路,王叔比干不能动,动之则两人顷刻兵发朝歌,但若将两人除去,王叔比干则就成了没牙的老虎,随时可杀之。

    同时帝辛也更清楚,两大诸侯足以威胁朝歌,但两人的儿子,却都是真正的草包!还真就是如姜子牙所说,只需将两大诸侯除去,东南四百诸侯不过顷刻瓦解。

    至少帝辛就清楚记得,此时眼下东鲁陈兵百万,但未来那自立为东伯侯的姜文焕,却只剩下了五十万大军,结果一个游魂关十几年都没有打破。

    而同样自立为南伯侯的鄂崇禹之子鄂顺,兵力也只剩下二十万。

    但若不直接将两人除去,两大诸侯则同样可以随时发动。

    所以帝辛也是不由眼睛一眯,眸光闪烁片刻,才又幽幽开口。

    “既如此,便且以子牙意见,直接下旨,招四大诸侯入朝歌!

    想那东伯侯与南伯侯,身后有大军随时可兵发朝歌,定也不会惧怕,以为寡人会心生忌惮,而不敢杀其二人,更不惧那姜文焕与鄂顺两个小儿!

    不过却要先招那西伯侯姬昌,寡人却还有一计分化拉拢其西岐,只需明言叫那姬昌亲身来朝歌自辩清白即可,想以其心性,定会前来。

    同时敕封其次子姬发,为西岐武王,代西伯侯姬昌坐镇西岐,寡人亦欲与其结盟,而共对那西伯侯姬昌,和其兄伯邑考!”

    帝辛话音落下,姜子牙费仲都是不由眼睛一亮,与那西伯侯次子姬发结盟?当然不可能是真的结盟。

    而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行堂堂正正的分化拉拢之计!难道那姬发还能不受?不受就是抗旨!若受了,岂不是一旨便可让其西岐动荡,而权力分裂?

    更尤其是门外守卫的恶来听到,忍不住就是眸中精光一闪,自清晰记得其和帝辛一起对那位武王姬发下的“暗手”,此时陛下再加封其为武王,便但只感无比的古怪。

    如此别人不知其“身体”的情况下,只怕那西伯侯长子伯邑考便再无活路。

    帝辛自也是已经想到,那位未来的武王姬发,绝对会借自己之手而除掉其兄伯邑考,但只还是忍不住期待与其姬发结盟的“情景”。

    而姬昌来朝歌的途中,雷震子便也该出世了,然后就是西伯侯“偶遇”那位题诗的云中子,可谓“仇家”相见,但不知又会是怎样一个情景?

    同一时间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24051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