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34章 荒淫昏君 帝辛对姬昌

第34章 荒淫昏君 帝辛对姬昌

    正当崇侯虎心中忍不住震惊,忽然阵外便传来一声报:“西伯侯差官求见君侯。”

    让崇侯虎眸光不由就是猛的一闪。

    一旁崇应彪同样脸色一变。

    恶来不动声色。

    帝辛也是不禁眸光微微一动,来的倒是时候。

    崇侯虎直接就是一声冷哼。

    很快便见一素服角带之人走来,上前便即施礼。

    “卑职散宜生,拜见君侯。”

    崇侯虎眸光一闪,直接表现出不悦,而冷冷开口。

    “却不知散宜大夫,那西伯侯为何偷安?竟违逆陛下旨意,按兵不动,却非是人臣所为!你此来又有何话说?”

    却见其再次微微一礼。

    “君侯勿恼,却是我家主公言:兵者,凶器也,人君不得已而用之。

    今只因小事,而劳民伤财,惊惶万户,所过地方,调用一切钱粮,路途跋涉,不仅让万民不安,军将亦有披坚执锐之苦;

    因此我家君侯便下一纸之书,以息烽烟之火,使苏护进女王庭,各罢兵戈,不失一殿股肱之意……”

    崇侯虎就只是冷笑,竟言陛下只因小事,就劳民伤财,可谓荒淫昏君,却不知陛下就在你散宜生面前而不知!

    自同样不知,散宜生一番话实也不是说给其崇侯虎听的,而是特意说给一旁帝辛这位奇人听的。

    可谓那大商君主帝辛,不过就是一荒淫昏君,就因为招臣子之女为妃不成,便发兵攻打,而劳民伤财;看我家君侯多贤明,只需一纸之书,便能让那苏护进女王庭,而罢兵戈之祸,此才是真正的任君!

    而帝辛则完全不动声色,眸光幽幽,一副在听的表情。

    恶来同样是面不改色。

    还算聪慧的崇应彪眸中也只是一瞬闪过一丝诡异之色。

    但只有同样一旁,已然被崇应彪抽得口鼻流血的苏全忠,闻听不由就是精神一振,西伯侯既来了回信,岂不是说明已接受我冀州投靠?却不知又为何还要家父进女那荒淫昏君?

    苏全忠眸中精光微微闪烁。

    终于崇侯虎即使想听其继续说下去,你散宜生就继续说罢,刚好陛下就在这里听着,但不想冷哼一声刚打断准备反驳,帝辛却突然幽幽开口。

    “我斩那郑伦,只为私仇;君侯既有意投靠西伯侯,又何必再如此试探?散宜大夫至此,不若且以诚对待,共商大计,刚好此处亦不算有外人。”

    声音淡淡,但信息量却有些大。

    崇应彪直接震惊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明显是震惊帝辛的“开门见山”。

    崇侯虎同样瞬间反应过来,不由就是嘴角一抽。

    苏全忠也是不禁震惊的两眼茫然,北伯侯崇侯虎竟也要投靠西伯侯?

    就是大名鼎鼎的姬昌四友之一散宜生闻听,也都同样是不由一怔,但紧接便即又是忍不住眸中精光暴闪,而疑惑的望来,显然也不会轻易相信。

    却是既已在城下安营,自亦设有北伯侯大帐,其内自就只有几人,以及被俘虏的苏全忠。

    眼见所有人都震惊的望来,帝辛同样再次眸光幽幽一闪而开口。

    “既如此,在下便代君侯解释了罢。

    却是北伯侯本亦对那帝辛忠心耿耿,以一方诸侯亲自带兵前来讨伐那冀州侯,但却不想竟是那帝辛诡计,故意以此削弱北伯侯人马;

    只因那北海七十二路诸侯反叛,而让那帝辛也对北伯侯生出了疑心,便故意使诡计先逼反那冀州侯,再使北伯侯领兵征伐!

    然后借那冀州侯之手,而一战削弱北伯侯兵马,更又于暗中埋伏,趁冀州侯兵马尽出之时,突然以埋伏的五万铁骑杀至,几杀光冀州侯手下人马,然后又拍马退去;

    可谓一箭双雕,那帝辛明显就是要北伯侯与冀州侯两败俱伤,不想北伯侯为大商忠心耿耿几十年,到头来却让新君生出忌心而欲除之,不得不感到心寒,才与在下商议,不若且投靠西伯侯;

    素闻西伯侯有仁义之名,先前听散宜大夫所言,果是如此;

    今日再次兵临冀州城下,并刻意默许曹州侯前去试探那冀州侯,君侯便正是此意!且也想试探一下那冀州侯,是否真是决心而反,好共谋大计,故才对苏公子下手重了些。

    不知在下说的可对?”

    帝辛声音幽幽,话音落下。

    明显帐内的呼吸声也急促起来。

    即使是北伯侯崇侯虎,也都同样需要好好的消化一下,而忍不住眸光暴闪,不得不在心中万分佩服,简直天衣无缝!

    “好个荒淫昏君!竟用心如此险恶!叫我冀州兵马几丧失一空!我苏全忠来日必杀之!”

    终于性烈如火的苏全忠最先忍不住,听帝辛将一切道明,瞬间便不由大怒。

    崇应彪同样是听得眸光暴闪,陛下如此用计,该是对自己父子何等的信任!

    崇侯虎闻听,同样是再也不掩饰,而“激动”得老泪盈眶。

    “应彪!还不快快与全忠贤侄松绑?”

    “且慢!”

    突然帝辛便又忍不住眸光一闪。

    “此时在下既已代君侯交底,不知散宜大夫可否让北伯侯也安心一下?”

    不想话音刚落,性烈如火的苏全忠便又抢先开口。

    “全忠可以作证!那窃据王位的荒淫昏君欲强招家妹入宫,为其淫乐,而逼反家父,家父返回冀州便即决定投靠西伯侯,而送往密信一封。

    此时既然散宜大夫带来回信,想定是已接纳家父,不知全忠说的可对?”

    瞬间所有人目光都不禁望向散宜生。

    而散宜生双眸中也同样忍不住闪过一丝激动,不想竟会有如此意外之喜!君侯果不愧天命之人,得天命而注定将取那商帝辛而代之。

    “好!刚好散宜生便带有我家君侯付与冀州侯之密信,本是要冀州侯看过即焚,但既然北伯侯如此诚心,散宜生便且代我家君侯决定,将密信取出大家一观!”

    崇侯虎眸光暴闪,忍不住就是一声冷哼。

    “哼!昏君算计我人马损失过半,我崇侯虎便也且从此再不朝商!应彪快快与全忠贤侄解了绑!”

    崇应彪同样“无比激动”的深深一礼,而慌忙为苏全忠解绑。

    “全忠大哥!之前应彪因不信任大哥,多有得罪了,若大哥实在过不去,便且也抽应彪几巴掌解气!”

    “我苏全忠又岂是那般小气之人!哼!昏君如此逼迫家父与崇伯父,来日我苏全忠必斩起狗头!”

    散宜生同样是忍不住激动,赶忙将密信取出,几人则同时伸头看去。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24050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