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29章 伏羲演八卦

第29章 伏羲演八卦

    西伯侯姬昌的声音同样紧接响起。

    “公言虽善,却只执其一端!

    不知苏护乃忠良君子,素秉丹忱,忠信为国,教民有方,治兵有法;数年以来,并无过失。今陛下为那姜子牙费仲二人蛊惑,兴师问罪於善类,此一举,恐非国家之祥瑞。

    只愿当今不是干戈,不行杀伐,共乐尧天;况兵乃凶象,所陉地方,必有惊扰之虞;且劳民伤财,穷兵黩武,师出无名,非盛世所宜有者。”

    那苏护就是忠良君子,而且忠信为国,且教民有方,治兵有法,若冒然伐之,那陛下便为昏君,当然是被那姜子牙所蛊惑,你崇侯虎亦未必能敌。

    却纵是帝辛也想不到,西伯侯姬昌竟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与崇侯虎针锋相对,自也就是跟其这个大商君主针锋相对。

    当然若是帝辛在场,自也会想到另一层意思,便即其西伯侯姬昌此时若不为苏护说话,将来又怎么好招降那位冀州侯?

    关键却是听在姜子牙的耳中……

    只听北伯侯声音同样紧接响起。

    “可纵是如此,便可违抗君命么?却非为臣之道。”

    “既如此,公可领兵前行,我西岐之兵随后便至。”

    “那侯虎便且先告退。”

    两人多年为敌,自其他两大诸侯,两位大商丞相也都清楚。

    崇侯虎肯定会按照帝辛旨意,带兵讨伐冀州侯。

    却是其这位同样帝乙铁杆的北伯侯进朝歌时,还带了五万的大军,为防止朝歌生变,当然自也是防着王叔比干联盟,且是得了老臣闻仲的信息,所以也算是帝辛的一个内应。

    也正是西伯侯姬昌所言,公可领兵前行,我西岐之兵随后便至,北伯侯直接就可以领兵前往讨伐,其姬昌则要先回西岐领兵。

    但究竟其西伯侯有多少出兵“诚意”,却纵是东伯侯姜桓楚和南伯侯鄂崇禹也说不清了,更甚至不解眼下却不是其西伯侯的作为,难道竟是因那四乳之事?

    两人自都是不动声色,而莫说帝辛惊奇,满朝文武同样惊奇,原来西伯侯竟真有女子般的四乳。

    北伯侯先行离去,可谓四大诸侯不欢而散,费仲也赶忙拉着姜子牙返回。

    因为出了冀州侯反出朝歌一事,结果“帝辛”自也便没了兴趣再接待几人,向几大诸侯送别。

    且都各自返回吧,寡人在这里“等着”你们。

    费仲姜子牙皆为帝辛心腹宠臣,便也代替帝辛安慰了下北伯侯的忠心,其余东伯侯,南伯侯,以及西伯侯姬昌,则都是各带本镇二百诸侯离开,径出朝歌。

    而真正离开了朝歌,西伯侯姬昌的脸色才开始阴下来。

    身旁一人也是察言观色而开口。

    “君侯可是在想那帝辛梦中仙人之事?”

    “正是孤心中之所想,确不知是否真有那样一位仙人,待回去且查问一番再说;究竟是哪位仙人?竟逆天而为,去提示那帝辛。

    我演伏羲八卦才在近日明确得知,当我西周兴起,来日将取商而代之,可谓顺应天意;但不知又究竟是哪位仙人,竟明知天意已定,还欲要逆天而为。”

    西伯侯姬昌不禁微微皱起眉头,身边之人功力明显丝毫不下于费仲,紧接便也再次开口。

    “君侯无须多虑,既是天意已定,又岂是那天地间的一方练气士能够阻止?

    这几日臣已趁机调查过,那帝辛当确是好事女色之人,朝歌内几乎完全人人尽知,那帝辛夜无二女不欢,夜夜挞伐,可惜纵强招了商容之女入后宫,也不过四妃;

    所以其才想要美女,甚至压过那仙人提示,可以不放在耳边;君侯倒可真成全其意,以麻痹其心,从而慢慢筹划,等待时机,再兴兵伐‘纣’,取而代之!

    想纵是那天地间的练气士,当也都会纷纷下山相助君侯,顺天而为,争取一份气运。”

    “那帝辛许孤秉节钺,得专征伐,想正是此意,欲要孤为其寻找美女;

    刚好孤亦可趁此时机,征伐那犬戎、密须,和耆国,且将那些化外美女都掠来,送于那帝辛,想当能得其欢心,孤也不得不暂且隐忍。

    好在这一次那冀州侯谋划还算得当,只是那胶鬲,却有些办事不利,不过倒也是无妨,待孤为其送上美女……”

    ……

    而就在西伯侯姬昌返回西岐的同时,无人知道的火云宫内,伏羲八卦的创始者,真正的伏羲本人,也正为自己的测算结果而不禁紧紧皱起眉头,许久一动不动。

    然后时而面色凝重,时而又紧紧皱起眉头,半天才忍不住喃喃出声。

    “怎会如此?”

    却连其自己都解不了自己的测算,究竟是何意?

    而另一边性烈如火的冀州侯苏护,则也不一日便返回冀州,大骂姜子牙佞臣,誓杀之而后快,但不知将来同为西岐之臣时又会是什么个情景?自也包括荒淫无道的昏君帝辛。

    返回冀州立即便召集诸将人马,防备帝辛发兵攻打。

    同一时间的朝歌,北伯侯崇侯虎同样带领本部五万人马开往冀州。

    顿时天地间一片杀伐肃穆,风雨欲来。

    五万大军出动,虽速度不及苏护一行快捷,但也是不几日便至冀州城下,可谓开启真正的杀劫。

    而于冀州城内,眼看果然大军紧随而至,本就对帝辛窃据大商王位不满的苏护也不由心中大怒,直接于城头就是一声大喝。

    “且探来是哪路诸侯为将!”

    但不想话音落下,紧接便有人立刻回报。

    “回君侯,乃北伯侯崇侯虎!”

    瞬间冀州侯苏护便不由再次大怒。

    “原竟是那鄙夫!本侯却不惧他!便且乘其军阵未稳,以破其兵,而振我冀州军威!打开城门,诸将随本侯出城!”

    一声令下,城门立即打开。

    无数冀州军直接从城内涌出,顷刻便即是杀气震天,数万大军呈于城外,与北伯侯五万大军对阵。

    但只等其冀州军摆好军阵,北伯侯五万大军同样已经稳住阵脚,虽似乎有些慌乱。

    冀州侯苏护果不愧为性烈如火。

    于军阵中的崇侯虎不由就是眼睛一眯,却是其虽为大商一大诸侯的北伯侯,但却并非是苏护一般的大将,而是与西伯侯一般的真正君侯,可自称为孤,只不过曾经以帝乙马首是瞻。

    只见于冀州军阵中,很快便即从城门内奔出数骑。

    崇侯虎同样带众将出阵。

    而原本大怒的苏护也突然在马上高喊。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24049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