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26章 姜子牙心思

第26章 姜子牙心思

    姜子牙同样瞬间便想到,那形象岂不正是昆仑山上大师兄南极仙翁的模样?不想竟会托梦陛下,那西伯侯姬昌将来或取而代之。

    又岂会是戏言?

    自纵是其他三大诸侯,闻听也都是不由眸光猛的一闪,满朝文武同样是脸色一变。

    明显帝辛是要让西伯侯姬昌表态了。

    即使是反应稍慢的,瞬间大殿中诡异的一静,也都立刻反应过来。

    但不等西伯侯姬昌表态,不想紧接帝辛幽幽的话音便又响起。

    “寡人自不相信什么托梦之言,只是前日上大夫胶鬲进言:

    寡人乃万乘之尊,富有四海,德配尧舜,天下之所有,亦当寡人之所有;

    然寡人如今后宫不过四妃,何不传一旨颁行于四路诸侯?每一镇选美女百名,以充寡人王宫,何愁天下绝色不尽入寡人手中?

    但只寡人却不是好事女色之人,只是不喜宫中寺人,便将之尽皆赶出了宫,因此宫中便缺了一些役使。

    于是寡人便也想拣选良家美女数百名,不论富贵贫贱,只以容貌端庄,性情和婉,礼度娴淑,举止大方即可,以充后宫役使,不知西伯侯可否帮寡人此忙?”

    话音未落,两班中的上大夫胶鬲就是不由手一抖,眼前一黑,差点直接晕倒,而更忍不住恶狠狠向姜子牙看去一眼。

    商容同样是听得险些一头栽倒,转半天原来这帝辛竟还是想要那美女,几气得当场跳出反对,但当四大诸侯面,最后也只好深吸一口气忍下。

    其余所有人也都同样不由再次神色一变,气氛反而更加诡异,原来转个弯竟是想要那美女!只怕那托梦之言也不过是托词。

    而也便仿佛是“指路明灯”一般,帝辛话音落下,满朝文武目光便也都不由向着上大夫胶鬲望去。

    结果就是让四大诸侯都同样不由向其望去一眼,而眸中闪过“仇恨”之色,若能用目光将其杀死,只怕当场就能死一百遍。

    那不是你姬昌安排的内应吗?进言也没有错,就是要败坏寡人的名声,荒淫无道,好事女色嘛。

    但美女寡人要了,这名就只能你西伯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既然是你指使进言,那么美女就由你来想办法,是你们四大诸侯均摊,还是你西伯侯自己包下,那寡人就不管了。

    反应过来,明显所有人脸上也都是不由一松,但只有费仲、飞廉恶来三人清楚帝辛心中想法。

    明显反将了西伯侯姬昌一军,还让其无话可说,只能打掉牙齿往肚里吞。

    不得已西伯侯姬昌便也只能慌忙应下,总比那托梦之言要好应付,难道要当场起誓永不反商?

    但即使如此,还是不由心中起了防备之心,更清楚很快朝歌便将会“有变”,自始至终都只是淡淡看去胶鬲一眼。

    而帝辛则直接安排便宜岳父商容,和亚相比干二人,负责于显庆殿治宴相待,四大诸侯也只能再一次磕头谢恩。

    同样但只有费仲、飞廉恶来父子,三人能领悟到帝辛安排的微妙。

    却是商容显然已是站在了帝辛一方,再怎么也是一家人了,而且帝辛虽然“荒淫无道”,但对其老家伙却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虽然其从来也没敢过。

    而王叔比干则又和东伯侯姜桓楚,以及南伯侯鄂崇禹亲近,可在北伯侯崇侯虎以及商容这个同样国戚面前,却也不得不顾忌一些。

    同时东伯侯姜桓楚又跟商容同样的身份,都是有女在后宫。

    北伯侯崇侯虎则是原本帝乙的死忠,一直负责为帝乙钳制西伯侯姬昌,甚至还曾出兵征伐过,所以自也不可能跟西伯侯姬昌一起。

    四大诸侯进朝歌,自然也都是各有心思,目的各有不同,显然北伯侯崇侯虎就是来认大商新君帝辛的。

    东伯侯姜桓楚和南伯侯准备拥王叔比干继承大商君主之位。

    西伯侯姬昌又自不会允许两人功成,自会联合北伯侯,无论如何让帝辛这个荒淫无道的年轻大商君主坐稳位子。

    所以即使是四大诸侯各有顾忌之下,也不会想到帝辛的安排中会有如此微妙的玄机,不然就是太可怕了。

    而另一边帝辛退了朝,也便又立刻着姜子牙去午门外宣旨冀州侯苏护。

    至于为什么是姜子牙去宣旨,当然是因为“信任”,因为本是让费仲去的,但姜子牙在场,又是费仲的结拜兄长,想到两兄弟在八百路诸侯眼中的恶名,其便也只好尽到兄长的责任,将宣旨任务接过。

    心中自也清楚,八百路诸侯,甚至四大诸侯都皆有金钱送上,就只有那冀州侯苏护未送,只怕宣旨也不会那么顺利。

    其这位兄长也更是曾学道四十年,虽没有学会多少道术,但应付一位诸侯应该还是容易的。

    只是却不知冀州侯苏护早已经酝酿了几天的怒火,就等着帝乙单独召见其时爆发了,但不想竟是派出一佞臣姜子牙。

    结果完全不等姜子牙宣完,于午门外当着八百路诸侯便就是一声暴喝,更指着其姜子牙鼻子大骂。

    “无道昏君!本就为窃据王叔比干王位!不想更不思量祖宗德业,而尽听你等奸佞谗言谄媚之言,以后宫坐朝,荒淫无道!

    更还想再招我女入后宫,如此轻贤重色之昏君,我冀州苏护不向与谋!

    君不正,则臣投外国!今帝辛小儿既如此相迫,便莫怪苏护反出朝歌!

    大丈夫不做不明白之事!来人!拿文房四宝!”

    一旁立刻有冀州随从士兵取来笔墨。

    午门外八百诸侯则个个听得目瞪口呆,震惊不敢置信。

    那陛下帝辛竟要再招冀州侯之女入后宫?果然是如传闻中一般荒淫无道,更荒唐还以后宫坐朝。

    同时心中也都不禁佩服冀州侯苏护的勇气和胆魄,果是一性烈如火之人!

    换个人自还真没人敢真正骂出无道昏君,帝辛小儿,更甚至窃据王位一言,而都是忍不住目瞪口呆。

    所谓八百路诸侯,也自都以各自首领诸侯为首,想法也各不相同,至少有其中四百路诸侯便都是跟东伯侯姜桓楚一样,属于王叔比干联盟的。

    很明显冀州侯苏护喊出“窃据王叔比干王位”之言,也并非真是性烈如火的冲动,而同样是有着用意,有着心机的!

    但只不想,竟没有一人为其所动。

    而朝歌两大佞臣之一的姜子牙,也同样是唾面自干,完全面不改色,就只是静静的看着眼前大骂的冀州侯苏护,心中更甚至还忍不住想:

    ‘既说陛下窃据王叔比干王位,想必是那比干拥护者一方;而招其女入陛下后宫为妃,又为那胶鬲进言,那胶鬲却又为西伯侯姬昌举荐进朝歌为官,莫非竟是那西伯侯姬昌?

    表面看似仁义,实暗中竟有如此阴谋算计,逼迫冀州侯苏护反出朝歌,难道陛下所言大师兄托梦之言竟是为真?’

    姜子牙不动声色,心中却又心念电转,自也早已经隐晦知道,帝辛已经查出曾经帝乙的暴毙死因;让其更加震惊不敢置信的,竟是人人眼中那位本该继承大商君主之位的王叔所为。

    所以其也很容易便能看出一切事件之间的因果联系,便正如眼前的冀州侯苏护,只怕是也早已经被那西伯侯姬昌所利用。

    而同时冀州侯苏护也已经刷刷题诗于午门墙上。

    “君坏臣纲,有败五常,冀州苏护,永不朝商。”

    题完诗转身便领冀州随从士兵径出朝歌。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24049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