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22章 四大诸侯进朝歌

第22章 四大诸侯进朝歌

    而伏羲没说出的话却是,妹子你当真就能眼睁睁看那帝辛失了天下?不好再助他,面皮也当真便重过一切么?看着那帝辛一步步众叛亲离,但愿娘娘你真能眼睁睁看下去。

    朝歌。

    在孔宣的帮助下,帝辛也很快便就醒来,只是双眸却又如野兽一般,时而闪烁残暴的凶光,时而又明显在痛苦挣扎,眼前总是挥之不去那不可方物的无上仙子身影。

    脑子里也更清晰记得发生的一切,自己似乎真的题了淫诗,而且竟然还对那位妖教教主的女娲娘娘又亲又摸;可又完全是在自己的无意识之下,便仿佛梦游一般。

    不用想都知道,只怕自己多年的谋划,已经被人以阳谋所破。

    若只是题淫诗还好,但对那位妖教教主的女娲娘娘又亲又摸,且还是被其看着的情况下,以其性格当绝不会再助自己。

    因为助了自己,岂不是就说明其对自己这个大商君主有意?根本就不在乎被自己又亲又摸?自知道在那位妖教教主的女娲娘娘眼中,自己是绝比不上其面皮重要的。

    就算是会记恨上被“某人”算计,而落面皮的因果,也不得不“避嫌”,与自己这个大商君主拉开距离。

    可同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帝辛却即使是孔宣也不方便说出,只能说自己怕是着了他人算计,商青君也同样不方便说出。

    帝辛也只能自己暗暗记在心里,自己知道,那位妖教教主的女娲娘娘知道,而以妲己的身份当不可能敢看自己对那位女娲娘娘又亲又摸,所以天地间便当只有两人知道。

    当然或许还有第三个人知道,但往后却也只能当作什么都不记得了。

    只是同时脑海中却又怎么也挥之不去,那不可方物的无上仙子身影,当正是那位传说中的妖教教主女娲娘娘无疑了,更有那搂在怀中亲摸的画面。

    结果整整七天,脑子里的情景都是挥之不去,完全是“朝思暮想”,睁眼闭眼都是那位妖教教主女娲娘娘的身影。

    同时更也明白,一切已经真正的开始了,针对灭亡自己这个纣王的命运!虽然有了些差别,但显然轨迹却丝毫没变。

    七天的时间妲己自也已经返回,但只什么没说,帝辛也是什么都不问,反而是让商青君忍不住忧心忡忡,心里清楚知道只怕是发生了什么意外!

    只是妲己不说,帝辛一言带过,更不问妲己娲皇宫内的情景,唯一的变化就是妲己明显变得更温柔了。

    帝辛心里也是不用想就知道结果,不然妲己也不会突然变得温柔起来,就好像什么都不曾发生一般。

    孔宣同样清楚的感觉到,其这位结拜得兄弟当是有着难言之隐,有些事情不得不默默的抗下,然后一个人孤独的去面对;就是连其这个兄长,哪怕两位极为宠爱的爱妃,都选择了隐瞒。

    心中也只能更加坚定,作为兄长自无论怎样都当站在其身边,哪怕有一天与那一大教主为敌。

    而随着七天时间过去,终于帝辛也感觉稍微缓解一些,或者说开始适应习惯脑子里总是那位妖教教主女娲娘娘的身影了。

    心中也只能咬牙记下,怕除了那位阐教教主的元始天尊,也不可能是别人。

    七天的时间朝歌内同样也在暗涌不断,很快费仲、姜子牙两大朝歌佞臣便就一起到来,而帝辛也已经能基本控制表情。

    但只凌厉的黑漆双眸中明显也多了一丝凶光,或者一丝残暴,一丝疯狂!来就来吧,就算没有那位妖教教主的女娲娘娘,难道寡人还能怕了你们!

    “还是有子牙兄长说吧。”

    费仲明显眸光一闪,将机会让给同来的姜子牙。

    姜子牙闻听也是赶忙一拱手,一年的时间下来自也早已经磨砺的更加沉稳,完全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色。

    “启禀陛下,却是那上大夫胶鬲,今日突然找上费大夫与子牙,劝我二人进谏陛下:陛下乃万乘之尊,富有四海,德配尧舜,天下之所有,亦当陛下之所有;

    然陛下如今后宫不过四妃,何不传一旨颁行于四路诸侯,每一镇选美女百名,以充陛下王宫,何愁天下绝色不尽入陛下手中。”

    姜子牙声音淡淡,仿佛说着事不关己的事,但只明显就是跟费仲一起来表忠心的,那胶鬲才是真正的别有企图。

    只是平时自己兄弟(费仲)收了胶鬲等人的金钱,且还是为其这个兄长背恶名,其自也不好跟费仲唱反调;这一次好不容易抓到一个机会反戈一击,自是要立刻报告上来。

    但只帝辛闻听,却不由就是心中一动,竟完全回到原本的轨迹上了!不过是进言的从费仲变成了和姜子牙一起。

    也让帝辛黑漆的双眸不由就是微微一眯,还是这一套?下一步就是那八百路诸侯共进朝歌了吧,然后所有人都给费仲送礼,偏那冀州侯苏护不送,而来一个冀州苏护,永不朝商;那寡人就等着你们!

    当然最让帝辛想见的自还是西伯侯姬昌,传闻身上有四乳,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只是显然某人的“清君侧”“扶贤君”之计也已是注定了失败。

    于是眸光一闪,便也即开口应允,没了那妖教教主的女娲娘娘,寡人同样能坑死你们。

    而姜子牙闻听就只是一怔,便也不再多说,对于帝辛其还真就了解的不多,但只直觉绝不是一个荒淫无道之君,甚至有些深不可测。

    所以不管是对于商青君,还是对于帝辛,其也都是惟命是从,任由其他人说三道四。

    帝辛心中也同样不由打起精神,大不了不与那位妖教教主的女娲娘娘相见便是。

    寡人同样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就算改变不了,也要拉上那天地间的一众练气士垫背!

    至于心中之怨,想通过来自也是一丝都没有,因为至少也已经从那位女娲娘娘那里得到了回报,有了拼命的资本。

    设身处地想想,自也能完全理解那位妖教教主女娲娘娘的感受,被自己又亲又摸,以其性格能不降罪自己,只怕便已是开天辟地独一人了,换个人可能都会被其反手灭掉。

    但只对于自己这个大商君主,不管是从感情上,还是自己身份上,其却都不能下手,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顺应“天意”,所谓:大商气数已尽,当失天下,凤鸣岐山,保周伐纣……

    可既然又回到原本的轨迹,那寡人就暂且先“如你们的愿”!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32404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