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从女娲宫进香开始 > 第591章 轮回

第591章 轮回

    天际手执竹杖仿佛大道的身影:“我为鸿钧。”

    姜子牙同样素白的道服猎猎,再问:“为何老师早不出现?”

    手执竹杖的身影:“我已合身天道,天地不破,鸿钧不出;非我不出,乃纵我也相阻不得,故他二人才会如此。”

    姜子牙老眼中已满是沧桑,到了如此时刻,已再无有任何求生的意志。

    活着,有时比死去更需要勇气,也更加艰难,其姜子牙心中已感到累了,只想就此陷入永恒的长眠,永不轮回。

    人生,当经历过那无尽的酸甜苦辣、悲欢离合、亲情友情、信任背叛、生老病死,身心剩下的已只有疲惫,也再没有遗憾,因为人生该有的都已经历。

    其姜子牙同样经历了一切,当闭上眼睛时,又可有来世?其姜子牙只想就此陷入永恒的长眠,永不轮回。

    所以纵使面对道祖鸿钧,也是没了顾忌,问出的话同样并非所有人都能听到,只有该自己能听到的才能听到。

    于是闻听,姜子牙便即再次忍不住开口问道:“我姜子牙生来命薄,仙道难成,为何师尊还要收我为徒?又为何是我姜子牙封神?”

    鸿钧依旧是声音平静:“在混沌未分,鸿蒙未判之前,混沌鸿蒙世界中曾演一异宝,其名‘封神榜’,可封神定天地乾坤;

    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遁去其一,此‘封神榜’亦产生灵识,灵识就此遁去无踪;

    我虽有感知‘封神榜’,但生于混沌鸿蒙中之人亦有无数,故我亦不知被何人所得?又或尚未出世,便有如那十二品莲台;

    这天地本当有三件十二品莲台出世,为西方接引道人所持十二品功德金莲,地府血海冥河所有十二品业火红莲,然却还有一十二品灭世黑莲,自混沌亿万年从未出世,纵我亦不知在何处,又会何时出世;

    天地之初,开天辟地之时,本当有天地功德降临,泽被天地,为大功德。然大道五十,天衍四九,终遁去其一,大道不满,故功德亦随那遁去其一遁去;

    此十二品莲台亦各有其妙用,大道五十,天衍四九为定数,那遁去其一便为变数,亦即天数天命;

    姜子牙你便为那‘封神榜’遁去灵识转世,此便即你之因果,当封神定三界乾坤天地;

    三界之后,当有一功德量劫,因果正为那十二品功德金莲,自西方灵山起。然‘人’为道,人族即天地气运所在,故必与人族有关;

    此一场谋划自洪荒天地始,曾经巫妖两族一劫,此封神一劫,都是为三界之后那一场功德量劫,得功德者当可主天地;

    然终究大道五十,遁去其一,大道不满,这天地亦缺一道,或许亦将在那功德量劫时开启。

    若我所猜不错,那十二品功德金莲已出变数,成了九品功德金莲,三界之后的功德量劫亦必出变数,那十二品灭世黑莲亦当随之出世;

    既为灭世黑莲,当为打破天地因果,遁去其一再现,便为那变数,为那不该出现之人,或知天数之人,然就是我亦不知何人不该出现。

    姜子牙,你还有何疑惑?”

    静静的听着,终于姜子牙心中也不由豁然开朗。

    封神,原来只有自己能封神,又为何自己生来命薄,仙道难成,那位上古大神混元教主元始天尊还收自己为徒?

    可即使对自己身份豁然开朗,心中还是不禁有无数疑惑,同时更明白,自己若不封神,就此再次遁去,就是道祖鸿钧也只能等待下去。

    但鸿钧既然如此将一切因果相告,以诚相待,更为那三界之后的功德量劫,为那一份变数,纵其姜子牙只想就此陷入长眠,自也会依天命封神。

    不过封神之前心中的疑惑自也要全部解开。

    于是感受到鸿钧真正的以诚相待,姜子牙也不由恭敬再次问道:“敢问老师,弟子若不封神,老师可会相阻?”

    鸿钧依旧平静的声音:“你若再次遁去,我亦阻不得。然若不封神,便会三界不存,乾坤不定,终将会无休止的天地浩劫,此为天衍四九之定数,那遁去其一变数亦不会现。”

    姜子牙:“是否弟子想封何人都可以?”

    鸿钧毫不犹豫:“你为封神榜,想封何人自由你做主。”

    姜子牙:“死去之人可能封?”

    鸿钧依旧毫不犹豫:“可。”

    姜子牙:“若是身死之人被封神,又可还是本人?”

    鸿钧:“是也不是。”

    姜子牙:“弟子不懂,何为是也不是?”

    鸿钧:“为其形其相,却非其身,更像一次转世,却又不记得前世之身。是故是也不是,所封神之人从此将由昊天所属,为天庭之神,三界分立;

    封神榜亦从此为天庭昊天所掌,从此封神榜不破,姜子牙不出,你若不愿封神,亦可由昊天自行去封;

    但你所封之人,就是昊天为三界至尊玉皇大帝,也不得改。”

    终于姜子牙心中一定,鸿钧的话自可以相信。

    既然自己想封谁都可以,更还可以封那死去之人,便不如且顺应自己之命,封神以定这三界乾坤天地,待下一次功德量劫。

    更封神榜不破,姜子牙不出,待天地被打破,自己倒也想再看看这三界天地,究竟如何了?又是何人打破这天地?

    但心中还是依旧有疑惑:“敢问老师,我兄弟申公豹,又为何能让上古大神看上?”

    鸿钧依旧毫不犹豫:“曾经混沌鸿蒙世界中,异宝却非只有‘封神榜’,还伴生一‘打神鞭’,那‘打神鞭’亦产生灵识遁去,只留下‘打神鞭’;

    那申公豹便即打神鞭灵识转世,与你亦算前世共生的兄弟,三界之后打神鞭亦由昊天所掌,不过那申公豹却未死,同样打神鞭不破,申公豹不出。”

    姜子牙:“若是未身死之人被封神,又当如何?”

    鸿钧:“依旧是本人,但亦为天庭昊天封神榜下之神,受昊天所掌。”

    忽然姜子牙大转折道:“请老师救那云霄娘娘。”

    鸿钧依旧毫不犹豫:“云霄已在碧游宫。”

    瞬间姜子牙心中也不由闪过,真的有问必答,有求必应啊。

    姜子牙:“弟子还有几点要求。”

    鸿钧:“可。”

    姜子牙又忽然转折道:“那南海慈航道人,到底是男是女?”

    终于就是仿佛大道化身的鸿钧,也是明显瞬间不由一顿。

    然后紧接依旧平静的声音开口道:“女。”

    姜子牙:“为何她可以为天地五方五老之一?”

    鸿钧:“在天地之初,我第一次开讲紫宵宫时,那大道五十,亦与你一样,其中之一产生灵识遁去,正为那遁去其一,曾昙花一现,与她有缘;

    若那遁去其一现身,必会与她纠缠,亦可让我知是何人,从而好助他一臂之力。遁去其一不现,我亦只能代他合身天道,以求大道圆满,不然天地不存。”

    姜子牙不由微一沉默,终于还是问出:“陛下即知天命,知自己之命。敢问老师,陛下可是那大道五十,遁去其一?”

    可不想就是鸿钧,这一次同样是仿佛不确定道:“知自己天命,却又逃不脱这天命,我想他便即是天命,并非是他知天命,当正是那遁去其一。”

    瞬间姜子牙心中也不由激动起来,同样老眼中恢复神采道:“封神榜不破,姜子牙不出。如此弟子愿封神,等陛下归来,只是弟子还有几点要求。”

    鸿钧:“可。”

    姜子牙:“大商王朝已不存,弟子亦不插手这人间王事,可任由西周得这天下,成王败寇。

    但那西周武王姬发,却为陛下大商君主加封,弟子要他纵得天下之名,亦不可称君称帝,不可有帝号,生前不可有,死后亦不可改名帝发;

    生前周武王,死后亦只能为陛下加封周武王之名,永为陛下加封周武王,纵使历史记载,亦只能是周武王。

    亦不管西周多少年,历任都只能称王,不可称君称帝,不可有帝号。

    同样纵得这大商王朝天下,亦要将天下分封列国,不可主这天下,不可称君,不可称帝,生前周武王,四周周武王,永世周武王之名;

    分封列国可称君,周室之后取而代之王朝方可称帝。”

    但不知若是朝歌城下无比激动期待的武王姬发听到,又会是如何感想。

    但只于八百诸侯眼中,那仿佛大道的身影却才是刚刚现身,亦只能听到该自己人道能听到之事。

    只见鸿钧闻听,依旧是平静毫不犹豫:“你虽非天数,然却亦是定这三界乾坤天地封神榜之身,你言既出,那天数便是已定;

    往后周室无论多少年,亦只能称王。那武王亦必然会依你之言,分封列国,列国国主可称君,周室只能称王;

    待王朝自行更替之后,取而代之王朝亦必会承大商帝号,称帝天下。”

    原来自己一言既出,天数便已定。

    瞬间姜子牙心中又不禁有种顿悟的感觉。

    忍不住好奇就是再次问道:“弟子可否敢问老师,周室之后,何人可得天下?”

    却纵使姜子牙也难免对未来的好奇。

    鸿钧:“我亦不知。然那帝辛曾言,飞廉恶来之后人,将来可取而代之,一统这大商王朝四野六合之地,为千古一帝;

    从此三界分立,人间亦分四大部洲,南瞻部州为人间之地,下一功德量劫之前,练气士皆不可入南瞻部州。”

    “那飞廉恶来后人?”

    姜子牙忍不住就是怎么也没想到的喃喃出口。

    竟然是那以身殉国的飞廉恶来父子后人。

    反应过来瞬间心中也不由更激动,那飞廉恶来对陛下忠心耿耿,由其后人取而代之,再称帝天下,想就是陛下也会期望看到。

    但紧接却又是再次不禁道:“三界,原来真的有那地府。如此弟子已再无疑惑,愿封神定这三界乾坤天地。”

    但姜子牙话音落下。

    于朝歌城下。

    仿佛大道身影手执竹杖的鸿钧同样声音才刚落下:‘天道轮回终有报,从此混元为圣,圣人不出。三皇天地已破,昊天、金母归位,为三界至尊玉帝、王母;

    另东方崇恩圣帝;

    南海慈航,为南方南极观音;

    西天阿弥陀佛,为西方西极佛老;

    斗姆元君,为北方北极玄灵;

    黄角大仙,主中央黄极;

    五人共为天地五方五老。姜子牙封神以定三界乾坤天地。

    昊天为玉皇大帝,掌三界乾坤,但亦不得插手人间王事。自此人间王朝只能任其自行更替,练气士亦不可再入人间。’

    同样一瞬间。

    姜子牙也是明悟,原来刚刚的对话就只有自己跟道祖鸿钧知道。

    于是紧接就是恭敬的躬身一礼道:“弟子姜子牙愿封神。”

    声音落下,鸿钧身影也是无声无息消失。

    然后一霞光万道的异宝,蓦然就是于鸿钧的位置显现,而悬挂天际。

    同样一瞬间,姜子牙脑海中也出现无数的人,认识不认识的,整个天地间所有的存在,无论是活着的,还是已经身死的,哪怕就是如何死的都一清二楚。

    同时手中亦是霞光闪过,而现出另一件混沌中诞生的异宝打神鞭。

    一瞬间整个天地所有人目光都是不由落在姜子牙身上。

    

  http://www.tangsanshu.com/congnvwagongjinxiangkaishi/1005972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