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楚医生,余生多指教 > 第三十一章表哥表弟

第三十一章表哥表弟

    林言身体好一点之后,楚锦涵回了自己的实验室,第一件事就是被自己的导师拉到实验室的会议室开会,噼里啪啦一通演讲,听的他是只想回家。

    一听到散会两个字,在座的人都以最快的速度往外面走,好像慢一点,就会有生命危险一样。

    待到人都走尽,楚锦涵才站起身来,关起电脑,看着他的导师,“老师,真别说,我在国外听的任何一场讲座都没您讲的精彩。”

    简直让他毕生难忘。

    赵华川拿着手上的实验资料甩手就给了楚锦涵一下,“你个臭小子,回来这么长时间认真听过我的讲座吗?整天就知道陪老婆。”

    一听到老婆两个字,楚锦涵低眉一笑,然后伸手从赵华川的实验报告里拿了自己的实验报告,“老师,我先回实验室了。”

    赵华川一看楚锦涵拿的资料,只觉得不对,“等等,你这论文前两天不都交了吗?拿回去干什么?”

    楚锦涵随意的翻了一下自己的报告,果然发现有很多地方不够严谨,“没事,我回去修改一下,今天晚些时候给您再送回来。”

    刚进实验室坐下,实验助理小丽便也跟了进来。

    “楚学长,有人想要拜访您。”

    楚锦涵皱眉,他这才刚来实验室,和导师开会也不过才一个小时,时间也才刚过去不久,会是谁这么突然的来访呢?

    还没做出回应,便听到了门外男人的声音。

    “楚锦涵小可爱,我来找你玩了。”

    楚锦涵低头,叹了口气,这么妖孽的声音,除了他那个无所事事的表哥楚南倾,还有谁呢。

    抬眸看了一眼门外,果然,看到了他表哥那张妖孽的脸。

    如云一般高贵纯净的男人,犹如凡尘中的天使,他的容貌如雪,肌肤如那繁茂的樱花,美的让人心惊,面容比女人要娇艳几分,眉目清丽如画,一双朱唇就如同盛夏的玫瑰,妖聂却又不显得魅惑。

    提起他的表哥,楚锦涵就全身冒冷汗,他这个表哥,十二岁就完成了学业,现如今也是国际知名钢琴家,但是在那天使一般的外表下,总有一颗恶劣的心。

    他的表哥,喜欢解剖生理学,什么是解剖生理学呢,其实说简单也很简单,就是对所有的活着的东西,都想剖开来看一看,小时候,他曾经一度以为他的表哥会成为一个解剖大师,可是后来……他的表哥,成为了钢琴师,而他……成为了一个和“活体”打交道的医生。

    他现在还清楚的记得,小时候,他的表哥就在他的玩具车里放满了所有的人体器官图片,给他造成了不小的阴影,不过现在想起来,好像也没有什么可怕的。

    楚南倾进了楚锦涵的实验室,可当踏入没两步,就被楚锦涵挡住了去路,“这里的实验器材比较宝贵,你不适合在这里玩,走吧,我们去办公室。”

    说着,他脱下了自己身上的白大褂,不顾楚南倾的反抗,很固执的拉着他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楚南倾进了办公室,目光扫视了四周,沙发,桌椅,办公桌,满眼的白色,很符合他的审美。

    很随意的坐在沙发上,看着楚锦涵挑眉说道:“怎么……不欢迎我吗?我可是专程来看我的小表弟的。”

    “你看我像欢迎的样子吗?”

    楚锦涵走到桌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水,走到了另外一边的沙发边坐下,然后面无表情的看着悠闲坐在沙发上的人。

    每次他表哥一来,准有不好的事情发生,比乌鸦还灵。

    楚南倾挑眉,笑着说:“来都来了,我管你欢迎还是不欢迎,这几天我要住下来,帮我准备房间。我听说你自己买了一套公寓。”

    “准备房间是可以,但是你……不准在我公寓里看关于的解剖生理学的书!还有,不能在我家里做过分的举动,还有,不准在家穿暴露的衣服。违反一条,立刻马上滚蛋。”

    楚锦涵知道楚南倾的个性,这个男人很随性,很恣意,这个世界上只有他不想做的事情,没有他不敢做的事情。

    楚南倾笑了笑,然后抬起了手,扫了扫自己额前如丝的碎发,“可以,这个简单,但是你要告诉我,你什么时候准备结婚的?”

    表弟结婚,他这个表哥居然还是通过娱乐报告系统搜集才知道的。

    也不知道他这个表哥不称职,还是他这个表弟根本没把他当成兄弟。

    楚锦涵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说道:“当时结婚的时候,只是觉得那是一场闹剧,而且,我根本没怎么想,也没有怎么准备,没什么好说的。就看到她了,就提出结婚了。”

    “现在觉得不是了。”

    楚南倾淡淡的说着,那语气显然不是疑问,是肯定。

    楚锦涵垂眸一笑道:“果然还是瞒不过你啊,今天晚上,带你去见见她。”

    楚南倾挑眉,双手合十放在腿上,身子微微下弯,看着楚锦涵,“你真的很想不开啊,表弟。”

    “想不开?什么意思?”

    楚锦涵有些不明白,他是哪里想不开了。

    “婚姻是坟墓,你20小几岁就进去了,往后的日子可怎么办呢。”

    楚南倾一边说,一边皱眉叹息,那个样子,让楚锦涵真的有一种想抽他的冲动。

    咬了咬唇,楚锦涵忍下心中的怒火,“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不去法国了?不是说有什么巡回音乐会吗?”

    楚南倾耸了耸肩,“没什么好玩的,也就不做巡回了。”

    音乐会而已嘛,什么时候都可以开,况且当初玩音乐也并不是为了有所造诣。

    他玩音乐,也只是因为陶冶情cao而已。心情太过于浮躁,平稳舒缓的音乐能让人归于安宁。

    “那你回来干什么的?继承你的家业?去开公司?”

    “呵呵……别开玩笑了。”楚南倾微微的笑出声,“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不然打死我,都不回家。”

    “……”

    楚锦涵无语,这一点他居然觉得和他当初挺像的,只不过啊,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终归不如天算啊。

    他当年想的理想便是定居在国外,然后去往世界各种地方,而现在,他还是定居在了国内,因为这里,有他最爱的人。

    最爱的人在身边,便是最满足的事情了。学成归来,她还站在原地等他,那种感觉,真好。

    “喂,你怎么不继续问下去啊?问我回来干什么啊。”

    楚南倾见楚锦涵半天不说话,不免有些着急,他最怕的就是空气突然安静了。

    楚锦涵抬起目光看了一眼楚南倾,显得有些无所谓,“我刚刚问了,是你自己没有回答,如果你要说的话那总归会说。再说,关于你的事情,其实我也没有太大的兴趣。”

    楚南倾一愣,然后又露出了笑容,“你还是没怎么变啊,和以前一样的无趣,算了,告诉你也无所谓,我来替人结婚的。”

    “替人结婚?”

    楚锦涵眯起了眼睛,他只听林言说过言情小说里的女孩儿替嫁,可没听说过男孩儿替婚的,不禁有些怀疑,“你是哪根筋搭错了吗?”

    以他了解的楚南倾,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按照别人的请求来生活吧。

    这次居然会答应别人替婚?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见楚锦涵皱眉,一脸怀疑人生的模样,楚南倾笑的开怀,“表弟,放开一点啦,我可是很认真的哦。“

    说完,他还很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女方是谁?”

    楚锦涵开了电脑,准备调查女方的身份。可是没想到楚南倾直接摇头,很无辜的回答道:“我不知道啊。”

    楚锦涵:“你不知道?”

    他现在还能说什么呢?结婚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这比小孩子玩过家家还随便啊。

    果然,他的表哥还真是想一出是一出。

    叹了口气,楚锦涵叹了口气,换了一种问法,“那你知道些什么,替谁结婚总知道吧。”

    楚南倾凝眸想了想,点点头,“嗯……知道,但是不能说哦。”

    将食指放于唇边,对楚锦涵做了一个保密的动作。

    说完,楚南倾的目光便看向了窗外,“锦涵表弟,人啊,一生中总有许多的生不由己。我们要在这些生不由己之中做自己,有时候就要学会选择自己的路。”

    见他表哥说出如此深沉的话,他还有一些不习惯,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几年没见,他的表哥变得深沉了,“这件事你不怕我告诉你爸?”

    楚南倾白了一眼楚锦涵,“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想卖我,是不是人?”

    楚锦涵依靠在沙发上,翘起他的腿,端起茶杯优雅的喝了一口水,然后挑眉,“我觉得告诉叔叔这件事,对你我都好。而且,我并不认为你这种损人是我朋友。”

    楚南倾眯起了眼睛,咬了咬牙齿,“你结婚的事情……阿姨他们也不知道吧,要不要我帮忙传达一下?”

    一句话,楚锦涵的手顿了一下,咳嗽了一声,他支起了身体,对他的表哥露出了一个假意的笑容,“表哥是成年人了,我相信结婚这种事情,表哥心里也有数,表弟我也就不馋和了。表哥结婚愉快。”

  http://www.tangsanshu.com/chuyishengyushengduozhijiao/1711984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