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楚医生,余生多指教 > 第三十章感冒是小病

第三十章感冒是小病

    感冒,真的是让人很头疼的事情,像林言身体素质这么强的人,都抵抗不了感冒病毒的入侵。

    头脑有些昏沉,桌边的纸巾已经被她用了一整包。今天早上一起床,他就感觉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不太舒服,应该是昨天半夜闹着吃东西,忘了披一件外套,导致现在完全受不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你家楚锦涵没把你照顾好?”

    护士长看着趴在书桌上有些萎靡不振的人,有些担心:“林言,你要不要先回家,我看你的状态真的不太好。”

    林言睁开漂亮的眸子,微抬起头,看着站在她眼前的,迷迷糊糊的,还真有些看不清:“嗯······头晕。感冒了……”

    说来也奇怪,自从结婚之后,她的体质好像下降了,明明生活条件比之前好多了,楚锦涵也把她照顾的特别好,可就是感觉没一个人生活那么“刚强”,可能……结了个婚,她变得娇气了。

    护士长叹了口气,摸了摸林言的额头,皱起了眉,“你发烧了,我打电话给楚锦涵,手机给我。”

    林言趴在桌子上,闭着眼睛摇了摇手,“别打电话给他,他今天才去实验室。再缺勤,他就不用混了。”

    护士长在和她说什么话她已经听不清了,她现在脑子里想的只有睡觉,只要睡着了,就感觉不到头疼了。

    再睁开眼睛,发现她正躺在床上,手上吊了一瓶盐水,睡了一觉,身体不那么疲惫了,头脑也稍微清醒了些。动了动眼皮,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手一抬,触碰到了一丝清凉,那是……她轻轻的撇过目光,发现了趴在她床边的他。

    如梦幻般的人,有那么一刻,她都觉得他有点不真实,动了动手指,他便醒了。

    楚锦涵抬起了身,抬眸看了一眼那瓶盐水,已经吊的差不多了,起身,摸了摸她的额头,发现她已经不烫了。便停了药水,将她的针头拔了。

    看着他熟练的动作还有完美的侧颜,她笑了,下意识的便问道:“你怎么这么熟练?你们医生也会练这些东西吗?”

    楚锦涵坐在她的身边,语气温和,“昨天要你穿件衣服都不穿,看,感冒了吧。”

    林言咳嗽了两声,有些难为情,这倒是真的,或许是因为昨天他们两之间的距离缩短了许多,所以她有些得意忘形了。

    忽然想起来,今天是楚锦涵的实验汇报的日子,撑着手就坐了起来,“你实验汇报做完了?怎么在我这里?护士长让你来的?”

    “嗯,做完了报告来的。”

    楚锦涵想到今天早上的实验汇报就有些心虚,本来他的实验报告就没有交,本来想着今天早上去和导师讨论一下实验进程,结果林言感冒了……

    所以,他就以基础数据为准,未做具体的实验分析,以半个小时的速度完成了实验小结,递交了他的实验报告。

    准确的来说,他今天早上上交的是一份不太完整的实验报告,可是他的几个导师居然认为他完成的还可以,所以他就这样掩盖过去了所有。

    “楚锦涵,你真优秀,你说,你会一直陪着我吗?不离开的那种。”

    她有点不确定,甚至对他之前的承诺都有些怀疑,或许是她的身份有太多假的因素,让她太过自卑。

    又或许是她与他真的相差太远了,以致她都觉得她真的配不上他,能留在他的身边都是一种妄想的奢求。

    她不知道他们这种关系能维持多久,以至于她一次又一次的想要听到他的承诺。

    他垂眸看着她,墨色暗沉的眸子,清澈又显得妖娆,墨色的发丝,划过她的眼前,男人低头,吻上的额头:“我楚锦涵此生只陪伴你一人,这样,可以了吗?”

    她低下了头,向他那边靠了靠,依偎到他的身前,默默的不说任何话,只在他的怀中点了点头,微小的动作之间,带着几分小女儿的娇羞。

    楚锦涵清冷的面容上勾起了一抹笑容,或许连他自己也没有发现,在那双清明的眼眸中,包含着对眼前之人的宠溺与呵护。

    抬手自然的附上她的肩膀,轻轻的拍了拍,然后稍稍远离了她,悄然起身:“你饿了吧,我去拿粥给你吃。”

    “不要!你不准走。”

    她一惊,毫不犹豫的伸出小手拉住他的手。

    可是伸手拉住她后,她又有些后悔了,她这么粘着他,会不会让他有些不自在,所以想了想,她还是松开了手。

    楚锦涵因她不禁易的一拉停住了脚步,但回眸看向她时,却见她已经松手低下了头,细长的秀发有些凌乱的披散至身前,安静的就好像做错事情的小孩子……

    他沉下目光,看着眼前的人,下一秒,他又重新的坐了下来,然后拨通了床头边那与一楼连着的连线电话:“喂,你好,A306病房,麻烦送一份小米粥上来。”

    “好的,先生。”

    听到电话那端的应答,他才挂了电话,抬起眸光与她相视,却见她满是诧异的看着他,“我们医院,有送粥的服务?”

    她在这工作了两年,居然不知道这里还有这种服务。真让人感到意外。

    他看着她,修长的手指帮她理了理秀发,说道:“是啊,有特别服务,你们医院有护工,你一直没住过病房,当然不知道。”

    “你好,粥为您送来了。”

    护工将小米粥送了上来,放在了门外的餐桌上,然后很礼貌的离开了,一切的服务看起来很熟练。

    楚锦涵端着小米粥,坐到了林言身边的椅子上,“来……吃点东西。”

    他扶起她的身子,让她倚靠在床头,很细致的帮她盖好被子,然后重新坐下,端起粥,用勺子舀了点,放在唇边吹了吹,然后再递到她的唇边。

    高雅的动作,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他的清冷高贵,他的温柔淡雅,让颖伊雪有些心惊,她木讷的张嘴,吃着他喂到嘴边的粥。

    不知不觉,就吃了许多,一碗粥见了底,她捂唇,打了个饱嗝。

    他放下碗,拿起纸巾擦了擦她的唇角,然后说道:“你累了吗?再休息一会儿吧,感冒其实很伤人,我刚刚看了一下你的血检报告,应该只是普通感冒,回家吃点阿司匹林和三七片,很快就能好。”

    她一听药片,稍微皱了一下眉,“我能不吃药吗?”

    楚锦涵低眉看了一眼她纠结的小脸,“可以啊。”

    听到他说可以,她的眼睛顿时亮了,“真的可以吗?”

    楚锦涵点头,“是啊,喝感冒冲剂也行,不吃药片,刚好,我中医药理学的也很不错,帮你抓一点黄连,金银花也行。”

    “算了,我还是吃西药吧,中药调理什么的,无福消受。”

    楚锦涵就知道她这么说,抬手点了点她的小脑袋,“嗯,乖乖听话,早点好起来,你的护士执照还要看书。”

    “……”

    林言无语,又见他站了起来,她以为他又要离开,于是下意识的抬手撰住他的衣袖,低声道:“你别走啊,陪我一起休息……好吗?”

    他一愣,低眸看着她,顿了一会儿,他点头说道:“好……等我帮你配完药回来,你在这等我。”

    “嗯,好。”

    林言乖乖的点头,说了一句好。

    等楚锦涵回来的时候,她给他让了一点位置,他弯身上床,却没有退去衣物,也没有掀开她的被子,只是躺在被子的上方,身体压着被子,与她平视。

    “楚锦涵……”

    “嗯……”

    他应着她的低声呼唤,眉目暗沉下来,有些疑惑。

    她却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身体弯了几分,说道:“没事,我就想叫叫你……”

    他也笑了,看着她目光更加清明,指尖轻轻点了点她的额头,说道:“睡吧,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嗯。”

    她闭上了眼睛,身体向他的那边靠了靠,头枕在他的肩膀上。感受着他独特的温暖。

    半天后,他带着她回家了,可是她的感冒依旧没有好透,第二天,她本来是想去上班来着,可是被楚锦涵拦了下来,原因很简单,医院的病患抵抗力比较差,她生病去值班,肯定不好。

    冠冕堂皇的理由,可是林言却无法反驳,没有办法,又请了三天假,这个月,她都已经请了好多天的假了,感觉都快把她的年假给休完了。

    接下来的几天,她和楚锦涵都是睡觉睡到自然醒。

    特别是楚锦涵,他是一个生活方式很自律的人,可是自从林言生病,他就感觉自己的生物钟乱了许多,比如现在,已经将近中午,可是他们依旧未起床。

    林言躺在他的身边刷着手机,听着歌,而他则是陪着她一起躺在床上写论文,本来他是要起床的,可是他的这位小祖宗,居然告诉他,如果没有人陪着,她赖床会有罪恶感。

    还真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理由,将近午餐时间,楚锦涵实在是撑不住了,“我说林言同学,你不饿吗?我去帮你煮饭好不好?”

    林言躺在床上,挥了挥手上的手机,“我点了外卖,等下你去拿呗,我们再躺一会儿。”

  http://www.tangsanshu.com/chuyishengyushengduozhijiao/1711984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