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崇祯窃听系统 > 266 一一发落

266 一一发落

    “朕知道,你们其实是被流贼裹挟的百姓,不得已而从贼!因此,朕决定,赦免你们在这个月内所做的事情,可以回家了!不过……”

    孙汗青一开始听着的时候,心中不由得大喜。皇上仁慈,果然是要放他们回家,这真是太好了。他目光所见,也能看到其他人都是露出高兴的表情。

    不过他们还没来得及好好高兴,却又听到崇祯皇帝说了一个“不过”,顿时,那高兴的表情一下凝结在脸上,该不会,终归是要付出代价的吧?

    崇祯皇帝看着他们的表情变化,知道他们误会了,便继续说道:“不过朕知道你们有很多人,都被流贼祸害了,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又或者,家里的田地或者商铺都已经被糟蹋了……”

    听到这话,孙汗青等人,顿时想起自己的遭遇,心情立刻变得沉重起来。甚至有不少人,从心底涌起的悲伤,忍不住就垂泪哭泣。

    有的还克制一点,只是无声地哭泣;可是,有的人想到死去了的亲人,想着以前幸福的家,就忍不住呜呜出声了。

    将近十万的人中,哪怕只是一小部分人哭出了声,这汇聚起来的声音,也是够大的。

    这一次,崇祯皇帝摆摆手,示意底下的将士不要去喝斥他们,就让他们哭一会发泄下好了。

    虽然有的流贼做久了,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悲伤。可是,此时此景之下,还是有不少人想起了自己的遭遇,想起了被已经刻意遗忘了的回忆,就算没有哭,也是心情很沉重。

    一直过了好一会后,崇祯皇帝才开口说话。而底下的人一听皇帝又开始说话了,便抹着眼泪,自觉地不再发出声音。

    “发生这样的事情,朝廷是难辞其咎的,朕也是有责任的……”

    崇祯皇帝的话,让不少人都听得有点吃惊。

    要知道,一直以来,他们都是听说,皇帝是不会错的,皇帝永远是对的,就算有错,那也是底下臣子的错。

    如果熟悉皇帝的人,天天和皇帝打交道的,自然对皇帝不会陌生,也就知道,其实皇帝也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出生好而已。不可避免地,是会犯错的。

    但是,对于普通百姓,甚至普通将士来说,皇帝离得远了,那就不一定会有这样的看法。

    虽然崇祯皇帝已经发过几次罪己诏,也是承认自己有问题;可是,如今,皇帝是在他们的面前,亲口说自己有责任,这就让他们震撼了。

    这可是皇帝啊,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说自己有责任!

    底下一直没有说话的李过、李定国等人,听着这话,那眼睛顿时睁得大大地,抬头盯着城头上的皇帝,震惊的脸上,还带着一丝佩服。

    至于崇祯皇帝自己,倒没有觉得有多难得,只是在继续说道:“……因此,你们不但可以回家,朕还决定,给你们发放银票,大明皇家银行的银票,每人五两。这个银票,可以去大明皇家银行在各省的分行兑换现银,随时可换,绝不会拖欠。要是哪个地方发生银票不能兑换银子的事情,可以到京师告御状,也可以去地方上的都察院告状,或者向厂卫告状都可以;朕知道了,一定会严惩不贷!”

    底下的将士们和流贼,之前其实已经听说了大明皇家银行的银票,就是大家在传的,皇上用这个银票和藩王府兑换了钱粮的。因此,在场的人便没有听得莫名其妙,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老百姓,自然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们觉得,那些藩王可都是朱家的人,都是皇帝的族人,这什么大明皇家银行的银票,应该不至于是假的,要不然,皇帝自己的族人不就吃亏了。

    有了这么一个认识在,加上崇祯皇帝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又再次做出了承诺,保证这个银票一定能兑换道银两。还有皇上之前给他们的好印象,这方方面面的因素加起来,绝大部分人都信了这银票是真的,可以和银两直接兑换。换句话说,这就是钱!

    而这,其实也是崇祯皇帝借机宣传银票的一个目的。

    将近十万百姓,虽然大部分都是河南以及湖北这边的,可他们散去之后,能覆盖的范围还是不小的。这么多人,去使用银票,至少能达到一个广而告之的效果。

    大明皇家银行的银票,要建立起信誉,要最终作为货币使用,首先必须要有足够多的人知道才可以。这一次,用银票为遣散费,或者说是补偿费,也算是一举两得了。

    对于这一点,就只有崇祯皇帝一个人知道,哪怕是他身边的两名封疆大吏,陈奇瑜和郑崇俭,也是不清楚的。

    听到皇帝宣布了这个决定,明白不但不用付出代价,而且还能领到一笔钱,这让孙汗青等人,都不由得感激万分,也不知道是谁带了头,跪了下去的同时,纷纷自发地喊起了“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崇祯皇帝看着他们,心中也是微微感叹。其实这个时代的百姓,还是很好管理的。只要对他们好一点,他们就会很感谢,不会有太多的想法!可以用一个词形容,就是“朴实”!自己一定要好好努力,争取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才好!

    当然了,对于这些不满一个月的流贼,或者说被裹挟的百姓,崇祯皇帝除了发大明皇家银行的银票之外,还会让善后的陈奇瑜,注意地方官府对他们的安置。

    比如,原本属于他们的田地,商铺,宅子等等,必须要归还给他们。这些事情,虽然琐碎,可却是这些百姓个人的大事,崇祯皇帝没法去操心这么多,让陈奇瑜去跟进,却是最合理不过了,谁让他是五省总督,这些百姓都是他管着的。

    对这些百姓有了处置之后,崇祯皇帝便转头看向另外一个队列,就是当流贼在一个月以上,一年以下的这些。

    这些流贼也知道,皇帝要对他们做出处置了,不由得一个个敛声屏气,看皇帝怎么说。

    说句实话,有了前面的例子在,他们之中不少人就乐观了。甚至还有人觉得,搞不好皇帝不但会赦免他们,说不定也能给点银票,但可能没有五两那么多。

    他们正想着,就听到崇祯皇帝脸色严肃,已经开口说道:“你们从贼是一个月以上,一年以下,做过的恶事已经不少。看看边上这将近十万人,给他们造成的苦难,就由你们的一份。虽然你们可能是被迫这么做的,但是对其他百姓造成的伤害,也是存在的。”

    以从贼经历来论,他这么说,可能有点绝对了。但是,对于绝大部分人来说,却不会是冤枉的。因此,这个队列的人听了,有的转头看看之前那边的队列,有的则是低下了头,而有的在听到皇帝的这个说话之后,心中就有点不妙的感觉了。

    而之前那个队列的人,则在转头看向他们,眼神中都是带着或多或少的仇恨。因为崇祯皇帝没有说错,裹挟他们从贼的,当然有这些人的份。

    只听崇祯皇帝继续说道:“因此,综合考虑后,朕决定给尔等机会赎罪,你们将会编组成军队,用以救护百姓、为百姓做事;一年期满之后,便赦免为民。当然,也可以继续待在军中,依旧为民做事;这个可以自由选择;如果选择继续待在军中,那么将会发军饷,表现好的,积功便能升官。”

    他说到这里,便用手一指南阳城内道:“比如说,你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为南阳百姓修造房屋,而后就在这南阳附近重修护城河,重新安葬以前被害之百姓,兴修水利等等。你们给南阳府和襄阳府带来的苦难,就用你们的劳动来偿还。”

    这些流贼听了,在失望的同时,觉得这样也还可以,就如皇上所说,是为这两个府的百姓赎罪,而且期限也不长,就一年而已。一年时间到了之后,就自由了。熬一熬,也就过去了。

    这个时候的他们,还没想过一年后继续留在这个建设目的的军队中。不过崇祯皇帝会交代给陈奇瑜,不能苛刻这支军队,相信一年以后,肯定会有一部分无家可归的人继续留在军中,成为这支军队的骨干。

    崇祯皇帝的目的,这种用于建设为目的的军队,以后会一直存在。有这方面经验的人,哪怕他以前是流贼出身,也照样可以重用。

    从这以后的大明,在基础建设上,一定要多花功夫才好。而这,少不了这种建设军队。

    当然了,这个队列中,肯定也有人羡慕刚才那个队列,心中是不愿意做这一年活的。可是,皇帝做出了决定,他们也无权抗争,就只能接受。

    有一点,崇祯皇帝没有说,就是在这一年中,如果偷懒耍滑头的,到时候,陈奇瑜就不会客气。因为在这一年中,他们还是罪囚,不好好改造的,重责之,绝不会轻饶。

    说完了对第二队列的处置之后,崇祯皇帝便转头看向人数最少的这个队列。

    孙可望等人看到,便知道决定自己命运的时候到了,一个个都有点紧张起来了。因为他们自己也明白,作为当了流贼一年以上,在皇帝眼中,那肯定是罪过最大的。按照皇帝之前的处罚,搞不好是当了多少年贼人,那就要做多少年的活,这么算起来,自己十年都不止,就等于一辈子这么干活了?

    说实话,和他一样想法的人,对于要干十来年活的未来,都是不情愿的。他们这些老贼,是流贼中地位最高的,平时也是吃香的,喝辣的,待遇比起他们从贼之前,基本上都要好很多,也享受惯了的。

    在他们想着的时候,果然听见崇祯皇帝对他们这个队列,严肃地说道:“你们都是一年以上的贼人,相信有的人,都有超过十年的贼人经历。给大明各地百姓带来的苦难,被你们所祸害的百姓,都已经难以诉说了……”

    听到皇帝这样说,不少老贼的心都沉了下去,有点不妙啊!

    “……虽然你们一开始从贼的时候,可能各有各的理由,也少不了那些贪官污吏的逼迫。”崇祯皇帝说到这里,忽然提高了声音喝道,“可是,这不是你们当这么多年贼人,去祸害别的百姓的理由。贪官污吏,朕刚已经杀了几个,以后发现,一样要杀,绝不姑息!而你们这些为祸多年的贼人,要按朕的脾气,也不如一刀杀了干净利落。但是……”

    皇帝的这个话,比起刚才又严重多了,不过幸亏有个“但是”,让这些老贼都提着一颗心,继续听着皇帝对他们的发落。

    崇祯皇帝停了停之后,看了李过等人一眼,而后继续说道:“……你们之中还有人良心未泯,让朕看到,你们还有救的机会,因此,朕决定也给你们一个赎罪的机会。辽东百姓如今正处于水深火热,生不如死的地步,建虏虽然已经被朕打出关外,可关外的百姓却依旧在经受苦难。因此,朕决定,你们前去卢象升军中效力,打建虏,救百姓,以此来赎罪!”

    “只要去打建虏的,朕就赦免你们以前的罪行,就按普通军卒看待,赏罚皆按普通军队行事。朕相信卢总督,亦能公正的对待你们!”

    崇祯皇帝说到这里,扫视这个队列,冷声喝道:“当然,去不去辽东打建虏,也全凭自愿。就现在,自愿去辽东打建虏的,出列站到你们的左边去。”

    听到这话,李过和李定国等人,没有丝毫犹豫,立刻转身就走,走到他们这个队列的左边,形成一个新的队列。

    其他流贼,看到他们动了,也有人跟着走了过去。当然,其他人就没有李过等人这样丝毫不拖泥带水,或多或少都有犹豫思考了一会。

    崇祯皇帝很有耐心,就等着这个队列中的老贼,三三两两,持续不断地去往新的队列。

    不过还有很多人,并没有动,因为他们不想去。比如孙可望,他就很是犹豫。

    建虏那么厉害,要是去辽东打建虏的话,搞不好就会死在那里的!真要死了,那就什么都没了!

    这么一想想,还不如干十年的活,十年之后,自己至少还是有条命可活,也能获得自由。

    有很多人,都和孙可望一样,是这样的想法。他们宁可选择之前不被他们认可的干十年活,也不愿意去辽东把性命丢了。

    事实上,当初陕西的边军,就有不少被调去辽东时候,在中途哗变的。因为建虏一直战无不胜,他们觉得,去了辽东肯定是个死。

    确实也是,在以前的时候,被调去辽东的军队,哪怕是有名的戚家军,白杆军,最终都是战死在那边了。

    这些流贼,造反不怕死是一回事,让他们去打建虏怕不怕死又是另外一回事。

    崇祯皇帝并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压力,没有强迫他们去辽东,只是说完话之后,就在城头上静静地看着。

    等过了一刻钟左右,大概只是十分之一的流贼挪动了队列,才又开口说道:“朕知道,你们可能怕建虏,觉得建虏强大。不过朕可以告诉你们,建虏也是人,就在年初,他们也吃了一个大败仗,损失了三万人马。朕以后必定会御驾亲征,踏平辽东。建虏,没什么好怕的。朕再给你们一刻钟时间,朕不会强迫你们,去辽东打建虏,全凭自愿!”

    说完之后,他就又不说了,标记时间的香就在城头上燃起。

    崇祯皇帝的这番话,又让一些老贼在犹豫之后,开始走向新的队列。

    等一炷香烧完,崇祯皇帝便没有再拖延,直接宣布道:“时间到了,就没有再选择的机会了!”

    此时,自愿去辽东打建虏的老贼,就只有五千人左右,另外有将近一万人,还留在原地,等着皇帝发落。

    在他们看来,应该是要干十年活了,或者其他什么处罚。反正比起去辽东打建虏,肯定要好多了。

    崇祯皇帝并没有马上说出对他们的处罚,只是转头看了下身后的几名将领。

    曹变蛟、贺人龙、周遇吉他们一见,立刻抱拳回应了下,匆匆下了城头而去。皇帝都不用说,因为事先已经交代过他们了。

    不一会,就见他们三人回到各自的部下那,开始调动军队。

    看到这一幕,好多人不解其意。是准备把那五千人编成军队,又或者是要押解这一万人去哪里?还是说,要做其他什么事情?

    。

    

  http://www.tangsanshu.com/chongzhenqietingxitong/100148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