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吃货娘子珠圆玉润 > 第三十六章 宴席

第三十六章 宴席

    薛府收到了一张来自三王爷府上的请柬。

    但是奇怪的是,这并不是请薛夫人和少夫人萧珠玉的,反而是请借住在薛家的洛氏和洛源源的请柬。

    薛夫人没有细看,就让人把请柬带给了洛氏。

    虽然洛氏给自己的儿子下毒,但是家丑不外扬,表面上薛府和洛阳的洛氏一族还是要维持表面上的和气。

    薛夫人就不能真的将洛氏和洛源源禁足,不让她们参与别人相邀的宴会。

    薛夫人想了想,招来自己恨不得一天到晚赖在厨房的儿媳妇,柔声地问了问她关于左相府的事。

    萧珠玉对于自己那个在朝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左相爹没什么概念,说的最多的就是自己那个嫡母和她生的两个女儿。

    嫡母把自己的母亲当成眼中钉肉中刺,自己的母亲死后,嫡母就从来不管萧珠玉,甚至还放任萧云烟、萧浅月她们欺负萧珠玉。

    萧珠玉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磕磕绊绊的长大的。

    薛夫人和萧珠玉的母亲是闺中密友,但是两人在萧珠玉的母亲嫁进左相府之后就没有过多的联系了。

    看见眼前这张还带着稚气的小脸,其音容笑貌无不肖似自己的好友,薛夫人的心里就止不住的叹气。

    当年名动京城的第一美人,被仪表堂堂年轻有为的左相收入府中,本可以成为一段流传在市井的佳话,但是谁知道左相府里有那么多的阴私,竟然让自己的好友早早病死。

    只剩下小玉儿一个人孤苦伶仃的长大。

    萧珠玉看薛夫人找自己过来,但是又不说一句话,瞬间就知道薛夫人在想些什么了。

    但是她也无从下手,只好旁敲侧击:“娘,厨房里还有冰皮鲜肉的小月饼,您要不要尝一个?”

    薛夫人笑了:“你这皮孩子,这才四月里吃什么月饼。”

    萧珠玉理直气壮地回答道:“四月里怎么就不能吃月饼了?要我说,都是美食,除了有些时令鲜果,其他的才不管什么时令不时令,只要好吃,我想吃,我就要吃。”

    薛夫人神情微动,含笑说道:“这冰皮的月饼我还从来没有吃过,听你说里面裹得是肉,难不成是咸口的月饼?”

    “对对,娘真厉害,一下子就知道了。”萧珠玉瞪大了双眼惊叹,神情一点也不似作伪。

    “这有什么猜不出来的?少见多怪。”薛夫人笑着刮了刮萧珠玉的脸颊。

    “我当时还以为是甜的肉放在冰皮里面做成月饼呢……”萧珠玉夸张的揉了揉自己的脸颊,满脸的沮丧。

    “哈哈哈,改明儿让孙师傅给你做点樱桃肉吃,外面再裹上层冰皮。”薛夫人挑了挑眉,调侃的说道。

    萧珠玉的眼神亮了:“娘这个注意好,到时候我们做出来给相公看,也吓他一下。”

    “好好好,好孩子,难为你在这种时候也能想到他。”薛夫人是真的没有想到,自己随口说的一句话,竟然还能经过萧珠玉的手,变成这种无伤大雅但是妙趣横生的小游戏。

    “到时候薄连那孩子肯定被你搞得一头雾水。”薛夫人笑着点了点萧珠玉的脑袋,觉得这孩子真是窝心。

    说话间,孙师傅亲手操刀做出来的冰皮月饼就呈上来了,冰皮薄薄一层,呈现出半透明的剔透色泽,里面不光光有肉馅,还有蛋黄馅。两种馅料放在同一只馅饼里,还别出心裁的刻上了不同的花纹。

    萧珠玉这么喜欢吃美食的人,看见这冰皮月饼的第一眼也不是吃掉它,而是想要把它捧在手心里细细呵护。

    薛夫人的眼睛亮了,她轻轻的咬了一口馅饼,独属于肉的香气迅速占据了整个口腔。

    晶亮的油从月饼被咬开的地方渗出来,入口的冰皮中和了肉的腻味,肉被细细的撕成细丝,然后添加各种料进行搅拌,还要适度的放上八角、肉桂等磨成的粉末,这才成就了这一只冰皮月饼。

    萧珠玉先吃了一口鸭蛋黄月饼,鸭蛋黄中同样有油飞快地流出来,她迅速又咬了一口、又咬了一口……没几口就吃完了一整个冰皮月饼。

    吃完之后,萧珠玉喝了同样是孙大厨沏出来的柠檬花茶,玫瑰花的馥郁伴随着柠檬的清香,让刚刚吃掉冰皮月饼,感觉到腻味的萧珠玉一阵清爽。

    旁边的薛夫人也同样如此。

    她感叹着说道:“以前也不是没有搭配着茶来吃这月饼,但月饼和茶就好像是完全隔开的两种东西似的,就算喝了满肚子茶水,也觉得解不了腻味。”

    “是啊,这柠檬真是个好东西。”萧珠玉点了点头,很是赞同薛夫人说的话。

    薛夫人收住了话,开始专心致志地吃自己手中地月饼。

    其实,柠檬哪里算是个好东西呢?虽然贵了些,但是也不是买不到。自己这个儿媳妇,才是真正的无价之宝啊。

    薛夫人刚吃完一个冰皮月饼,就遇到了下衙归来的薛薄连。

    他进屋来皱了皱眉,肉对于别人来说都是香的,但是对于他来说无异于路边的一棵散发异味的杂草。

    萧珠玉看见他回来,满心都是欢喜。

    她递给薛薄连一碗柠檬花茶,然后冲着薛夫人挤了挤眼睛。

    薛夫人会意的点了点头,决定隐瞒刚刚两人商量出来的小游戏。

    薛薄连看见这一碗柠檬花茶,心中有些抗拒。

    花茶……向来是女人喝的东西,他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喝这种东西呢?要是被那一帮子莽夫知道了,非得笑他三五天不可。

    但这是小玉儿递给自己的花茶,自己要是不喝,岂不是对不起小玉儿?

    萧珠玉看见薛薄连盯着这碗茶就是不喝,心里有些诧异:“怎么了相公,这茶不好喝吗?”

    说完,她凑近薛薄连,在他的手边喝了一小口:嗯,还是那个味道。

    薛薄连看见碗边上属于萧珠玉的唇印,脸颊一热,然后就咕咚咕咚的把一整碗茶喝掉了。

    “味道不错吧?”他抬起头,就看见母亲正一脸戏谑的看着自己,旁边的小玉儿还带着懵懂的目光。

  http://www.tangsanshu.com/chihuoniangzizhuyuanyurun/1614543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