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吃货娘子珠圆玉润 > 第二十二章 薛薄连是我的

第二十二章 薛薄连是我的

    青竹不忍心小姐为此事操劳,便劝慰道:“小姐,少爷定是把她当做妹妹看待的,您不要多想,免得伤着自己的身子。”

    萧珠玉默不作声,愣愣地站了良久,才缓缓地转身离开。

    洛源源兴冲冲地往回走着,想到表哥跟她一起出去逛集市的场景,心里甜丝丝的,一阵娇羞。

    她就知道,表哥心里是有她的。只要她再努努力,表哥定然会知道她的好,全心全意地跟她在一起。

    刚走到门口,便撞见萧珠玉站在自己卧房前,顿时愣住,她来做什么?

    “什么事值得妹妹你如此高兴,不如说出来让我也高兴高兴?”萧珠玉话里的意味深长,看向洛源源的眸子里也甚是别有意味。

    洛源源心里咯噔一声,莫不是她知道了?

    呆了半晌之后,洛源源才想起来把萧珠玉请进卧房。

    “不知道珠玉姐姐找我来所为何事?”洛源源一副乖乖女的模样,惹得萧珠玉轻嗤,放在现代,这便是绿茶婊。

    “你对薄连,可有情意?”萧珠玉开门见山地问道。

    洛源源明显没料到萧珠玉如此直接,索性大着胆子,道:“我跟连哥哥自幼一起,自然是有情意的。实话告诉你,我跟母亲此次来投奔薛家,也是为了嫁给连哥哥,谁料竟被你抢先一步。”

    看洛源源露出嘴脸,萧珠玉轻嗤一声,“薄连心里装的是我,薛夫人满意的儿媳也是我,睡在薄连身边的还是我,薄连处处维护的也是我,你拿什么跟我抢?”

    洛源源顿时哑口无言,竟没想到萧珠玉平时没心没肺,说起话来居然是这般犀利,只能看着萧珠玉拂袖而去。

    萧珠玉离开不久,洛源源便听见了母亲说话的声音,便立即嘤嘤啼哭起来,用帕子抹着眼角的泪水。

    “我的乖女儿,你这是怎么了?”洛夫人见洛源源伤心,忙上前问道。

    洛源源啜泣着说道:“母亲,方才萧珠玉来过了,还把我好一顿羞辱,说连哥哥是她的,女儿不配跟她抢。”

    洛夫人顿时火冒三丈,从小到大,她哪里让女儿受过这样的委屈。

    “母亲,你可一定要帮我,我不想失去连哥哥,若没有连哥哥,我,我便不想活了,”洛源源故意说着刺激母亲的话,想让母亲出招帮助自己。

    洛夫人果然心软了,“放心吧,源儿,母亲定会想法子,让薄连成为你的如意郎君的。”

    薛薄连回来之后,在卧房内并没有看见萧珠玉的身影,问了下人也无人知道萧珠玉的身影,不觉担忧起来。

    过了半晌之后,萧珠玉才怏怏地从外推门而入,正好对上薛薄连焦灼的脸色,顿时恢复了笑嘻嘻的样子。

    “你去哪里了?叫我好一顿担忧。”

    萧珠玉笑了笑,“去外边散散心而已,没什么要紧的事。”

    青竹忧心忡忡地看着两人,生怕两人起了什么冲突。看两人相安无事之后,才悻悻离去。

    进屋之后,萧珠玉便给薛薄连宽衣,绕到薛薄连身后之后,萧珠玉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听下人说,你今日回来的很晚?”

    薛薄连明显身子怔住,想来是不知道萧珠玉会这样问,他不能告诉萧珠玉实情,昨晚萧珠玉的反映已经说明一切了。

    “今日朝中公务繁忙,所以回来耽搁了些,你莫要怪,”薛薄连没打草稿便张口就来。

    萧珠玉嗤笑一声,果真和她想的一样,“但愿是如此吧。”

    薛薄连察觉出萧珠玉的异常,却不知该如何替自己辩解。

    萧珠玉低下头来,继续为薛薄连宽衣解带,掩饰住眼里的悲伤,默不作声。

    日子逐渐回暖,薛薄连发现一连几日下来都能在池塘旁边看见洛源源,他便猜到洛源源是故意在这里等他,想着避开,却没有法子。

    薛薄连和洛清约在一家酒楼。

    听完薛薄连的困惑之后,洛清抱肩笑得前仰后合。

    薛薄连猛喝一杯酒水,真真地叫他束手无策。

    “我有个绝妙的法子,你想不想听?”洛清倏地说道。

    薛薄连顿时双眸发光,“什么法子,快说来听听。”

    洛清狡黠一笑,“你把萧珠玉那小丫头让给我,你自己去寻那源儿妹妹,不就好了?”

    薛薄连脸色一黑,额上黑线遍布,“你想得美!”

    萧珠玉是他的,谁也别想夺去。

    薛薄连才发现找洛清为自己出主意是个错误的决定,简直是浪费了这两壶美酒。

    见薛薄连站起身来,洛清忙按下他的身子,“诶诶,别走啊,不就是个法子吗?我洛清多得是法子。”

    他可不想没了这两壶好酒。

    “快说,别浪费我的时间,”薛薄连催促。

    洛清谄媚一笑,“让她不喜欢你,这还不多的是法子?让她知难而退便好了,比如说,你二十天不洗澡,或是二十天不洗头,抑或是打扮得邋里邋遢,让她对你失了兴趣。还有一个法子,你不是对你的萧珠玉爱得甚深吗?你可以在她面前故意和萧珠玉亲密,让萧珠玉怀上你们薛家的孩子,那她自然就知道自己没戏,就乖乖退出了。”

    不用洛清说,萧珠玉和薛薄连也是亲亲热热的,不忌讳在任何人面前。

    “你能不能想个正经法子?我找你来是想法子的,你休要在这里信口雌黄,扰了我的心情,”虽然他的心情已经很不好了。

    洛清皱着眉头在薛薄连面前转来转去,转得薛薄连头都要晕了,他才忽的说道:“还有个绝妙的法子,让你娘替她寻个好人家,把她嫁出去了,看她还怎么纠缠你。”

    薛薄连眸光微变,这确是个不错的法子,这样一来,既能免了他和萧珠玉的矛盾,也能替洛源源找个好姻缘,两全其美的事情啊。

    “这法子如何?”洛清自豪地问道,随即比划着,“至少四坛酒,不要跟我讲价还价啊。”

    薛薄连一阵开怀大笑,心里的困顿终于解开了,“好,只要这事办成了,别说是四坛酒了,就是四十坛美酒也给你送来。”

    “薛兄切勿食言啊。”

  http://www.tangsanshu.com/chihuoniangzizhuyuanyurun/1614541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