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成王之志 > 第466章 落选的天才弟子

第466章 落选的天才弟子

    骨王黑影振翅,灵力化成的羽翼顿时猛地一扑,身形再度加速,但那道冰冷的寒意却距离他越来越近。

    他知道这下怕是跑不了了,索性落地,将狐族少女随手丢在一旁,打算先解决了后面的麻烦,武王一重的后辈追着他这个武王三重的王座高手跑了几百里路,骨王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根透明的骨头,黑气包裹住,然后将袭来的寒彻箭打偏,不过寒彻箭确实太过可怕,居然擦着他的那张苍白的脸一闪而过,带起了滴滴血丝。

    风行天此时一袭华衣,俊逸的脸神色也有些苍白,他的背后是双白色的双翼,左手拽着水晶弓,就那么耷拉着垂在身侧,十指间滴着鲜血,触目惊心。

    他也收起双翼停在了骨王对面,右手突然运起灵力,耷拉的左手握着水晶弓搭在了右手之上,眼底深处仿佛有冰霜汇聚,但眼神却很温和,给人一种极其怪异的感觉。

    骨王看到风行天苍白的脸,还有颤抖溢血的十指,怪异的笑了笑,看来这个风家大少也只是强弩之末,只是不知道他那个弟弟去哪里了,这其中会不会有诈?骨王迟疑起来,有些惊疑不定,神色飞快的变换起来。

    “桀桀,风行天,我还真是小觑了你,没想到所有人眼中的废物,居然拥有这么可怕的修为,怪不得这么多年对你出手的杀手都没一个活下来,我现在总算明白了。”骨王怪笑起来。

    “我只想知道一个答案,到底是谁要我的命,皇家还是毒师?”风行天双眼寒芒大作,那股让人亲切的感觉全然不见。

    “桀桀,自古功高震主的人,哪一个会得善终?再说,你风家是毒师的眼中钉肉中刺,毒师想要杀你难道很奇怪?或者你有没有想过,他们两个都想要颠覆你们风家?”骨王笑意更甚。

    风行天眉头紧皱,心中也重重的颤动了一下,如果说王师和毒师联手,那自己父亲的处境岂不是很危险!

    一念至此,他心头仿佛顿时笼罩了一层阴霾,不管如何思考,那股不安怎么也挥之不去。

    “抓了你,我便什么都能弄明白!”风行天盯着骨王,一字一顿道。

    背后白色双翼再出,整个人猛地跃起,滞于空中,一袭华服无风而动,猎猎作响,眼中寒芒犹如实质,耷拉的左手突然直直的立于身前,右手天蓝色灵力张弓搭箭,灵力汇聚而起的寒彻箭霎时让周围的空气仿佛凝固。

    骨王眼神凝重,不敢大意,取出一张招魂幡,猛地咬破大拇指,然后在上面快速画着奇怪的纹路,那招魂幡黑雾弥漫,滔天的怨气和无边的死气顿时就将骨王包裹,他手中那根透明的鼓棒,也变得魔气森森,摄人心魄,让人心惊胆寒,不寒而栗。

    寒彻箭出,撕破了魔气直逼骨王,骨王双眼中仿佛燃烧起鬼火,让一直注意着他的风行天心神出现了刹那的恍惚。

    再次回过神时,骨王的那根骨棒已经逼近了风行天胸前,风行天松开水晶弓,左手顿时就无力地耷拉在身体上,他的右手包裹住层层寒冰,轰的一声和骨棒碰撞在一起。

    骨王趁势一跃到了风行天头顶,黑色的羽翼铺天盖地,魔气滔天的包裹着骨棒砸向后者的头顶。

    风行天右手刚刚和那骨棒碰撞,包裹的寒冰尽数化作碎片,他来不及抽身躲避,加上受伤的左手实在太影响速度,也知道这一击怕是躲不开。

    顿时也是借力在空中翻身,用右脚踢向骨王砸下来的骨棒。

    砰……

    地上顿时被砸出一个大坑,风行天踉跄的爬了起来,还没有站稳,一道黑色光影快如闪电,重重的一掌将他拍飞了出去。

    骨王狞笑着,心中也是庆幸不已,还好自己上次重伤了这风行天左臂,一只手的弓箭手,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去?

    他一鼓作气,双翼一震,再度扑向风行天,风行天数次遭到重创,刚刚从那树旁爬起来,顿时就被骨王的黑影擒住,然后一下飞到了数百米高空。骨王速度越来越快,将风行天的身体朝下方扔下去。

    轰隆隆……

    又是一声惊天巨响,骨王在空中不屑的笑了笑,风行天不过如此。

    却在这时,一道寒芒突然洞穿了他的黑色羽翼,骨王那抹笑容突然凝固,嘴角开始出现鲜血,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直直的往下落。

    他背后的黑色双翼突然破碎,那招魂幡被寒彻箭在空中冻成了冰雕,然后也随之落下。

    地面上,烟尘落尽,无数狂暴的灵力将周围的落叶枯枝一扫而空。

    那十多丈宽,近丈深的大坑里,风行天浑身浴血,左手中水晶弓化作齑粉随风而逝,右手扼住骨王那枯瘪如同干尸般身体的喉咙。

    骨王不可置信的看着风行天,口中颤声道。

    “不…不可能,你…你为什么是它的主人!”

    风行天一声怒喝,然后将骨王的身体一把举过头顶,再用力重重砸向地面。

    旁边,刚好赶到目睹了这一幕的皇城王都的四皇子目光有些呆滞,就连桀骜不驯的林狂风语气都有些颤抖。

    “风…风行天!”

    风行天抬头,和几人对视了一眼,眸中寒意不减,面无表情道。

    “是我,骨王你们带回皇城大牢。我还有些事情,晚些再回去,就不与你们同行了。”

    风行天说完,拖着重伤的身体走到正抱着狐族少女的叶小狐身边轻声道。

    “你和我一起走,我快坚持不住了。”

    叶小狐顿时明白过来,这个救了灵儿的俊逸青年已经是强弩之末,当下不在迟疑,一句话没说,抱着灵儿跟在风行天身后消失在众人视线里。

    四皇子眼中惊疑不定,他看出了风行天受了很重的伤,但看了看大坑里气息萎靡的骨王,最后还是放弃了追赶的念头。

    武王境界的骨王都不是这个风行天的对手,自己犯不着以身涉险。

    何况,眼下追重要的夺到弈天弓,回去向父王交代,并将风行天可战武王的修为告知父王,让皇家小心风家谋反。

    场中,所有人都是震惊不已,因为他们和风行天是熟人。

    风家在皇城王都的质子不仅只有风家幼子风行云,还有风家长子风行天。

    但是这个风行天,十四岁入皇城王都,低调异常,而且传闻他无法修炼,反而经常宴请世家公子吟诗作画,可说是皇城王都数一数二的才子。

    二十岁之后,皇家特许他自由出入王都,那时候开始,风行天就四处云游,传言他睡过马棚,下过农田,和乞丐饮酒,和青楼女子调情,与落魄公子称兄道弟,被流匪强盗追的抱头逃跑,和黄口小儿打赌一掷千金,被人言语侮辱反而给人下跪……

    总之,他这些年所经历的事情,一直都是皇城王都无数公子哥的笑柄,他是天风军神风家长子,却没有任何人畏惧他,因为他的嘴角总是噙着笑意,说话很温和,眼神很亲切,为人很低调,性情内敛甚至让人感觉到软弱。

    他们在皇城王都见识过他无双的才情,却都是不屑一顾:以武为尊的世界,吟诗作画,附庸风雅,除了取悦强者还有什么作用?

    但今天,他们在落日余晖之中,亲眼目睹了他单手败骨王的绝对实力,他给人的感觉很陌生。

    周身染着鲜血,言语很冰冷,眼神很睥睨,行动霸道而果决。

    ……

    另外一方面,独臂老人和那对双胞胎兄弟同样战得不可开交。

    “古圣人!前辈不知是哪家的名宿?”双胞胎白发者为兄,叫叶心独,黑发者为弟,叫叶心孤。

    “你们也不简单呀,都是大圣人的修为了,绝情忘情,当真不辱独孤之名!”老人依旧佝偻着身。

    白发男子持剑,黑发男子倚刀。

    “前辈既然得了这寿元之物,为何还不离去,当真要断了后人的念想吗?”白发男子说着,突然神色一变,他看到几百米开外,有一株外形奇特的植物正快速逃逸。

    甲子树!

    两兄弟对视一眼大喜,那老人见状也是欣喜若狂,直接抛下二人追了上去。

    突然间,三个一前一后的身影同时脸色大变,因为在幽冥森林的中心,传来了绝世强者的气息。

    饶是三人的修为,也是神色大变,眉宇一片凝重,但那股气息并没有持续多久,他们以为是对决的两人分出了胜负,还没来得及松一口气,大地突然颤抖起来,一道五色光柱冲天而起。

    随后,一股可怕的古老气息将三人锁定,他们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力正在飞快的流失,境界正在慢慢下降,三人不敢多想,都施展全力朝幽冥之森外面跑。

    再说甲子树,吸天地之灵,生灵之力,近乎成妖,它的灵智比起寻常之人不知道要聪明多少,它看到三人害怕那气息,顿时心中一定,转身朝着幽冥之森中心处跑。

    它速度极快,加之能遁地飞天,在这幽冥森林之中自由运用神通,所以不多时就到了正中心。

    却正巧碰到了酣战的季渐蓝和逆羽,赶紧躲在了一棵参天大树后,刚刚暗中松了一口气,一转身顿时就看到一个浑身铠甲的少年手里持着弯刀冷冷的看着自己,吓得甲子树就想土遁。

    这时候一股更加可怕的威压传来,就连那交战的两人都停了下来,甲子树悲哀的发现自己神通全无,只得灰溜溜的老实跑路,同时,它感觉自己越来越虚弱,忍不住就心中破口大骂:好你个破剑,约定好了不许炼化本妖,现在居然玩阴的!

  http://www.tangsanshu.com/chengwangzhizhi/96295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