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成王之志 > 第355章 出手助小虎遭遇

第355章 出手助小虎遭遇

    然而宁风的表情却是很是怪异,自己是和名字里带虎字的有缘,但突然按住这中年男子的却不是个陌生人,而是宁风印象颇为深刻的家伙,为何?因为这傻大个儿曾经在黑风城断头崖冒充过他,为了替他老娘买药不得已劫道,再后来貌似成了风行云那家伙的小跟班吧。

    让宁风傻眼的是,这家伙发育得也太生猛了些,宁风站在人群中都能算是偏高的那种,可和这人高马大的傻大个儿小虎一比,那就是二级残疾人,接近两米五的身高什么概念,腰围更是比起胖子不逞多让,偏偏这家伙浑身都是紧绷而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肌肉,宁风现在是彻底相信了刚刚人群中议论的小虎手撕尸人一事了。

    而且小虎的长相也是相当的老成,一张脸毛茸茸的看着就像个脾气暴躁的大汉,铜铃般瞪大的豹眼加上他刻意释放出来的气势,简直就是小孩子的童年阴影,太可怕了。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弄坏了这店家的东西,为什么不道歉赔偿,嗯?”小虎按着比他起码低了三分之一个头的中年男子恶狠狠的说道,那中年男子心里发苦,心说自己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只道是这小巨人般的大猩猩是和那店主一起唱双簧,心头也是毫无办法,干脆闭口不言,只是眼神不甘心的在小虎与那店长之间来回扫视。

    小虎心道果然如此,这家伙不反驳那就是承认了,心头为自己的英明神武感到很兴奋,看吧,老娘,您儿子才不笨呢,今天又做了一桩大好事。

    “赖三痞,今天这事情我替你做主了,人就在这儿,想要怎么个说法划个道道吧,一块玉而已,总不能要来他的命吧!”小虎这话倒是让那中年男子看向他的目光稍加缓和,随即立马又想到这人和那店主狼狈为奸,这般说辞定然是有什么图谋。

    店主人赖三痞双眼光芒大作,一指中年男子的佩剑,目光中尽是不加掩饰的贪婪道:“我也不难为他,我那玉石价值连城,但看这家伙委实不是什么手头殷实的主儿,就他这佩剑给我留下吧,拿来勉强削削苹果什么的还是可以的,大人,这不算过分吧?”

    那中年男子闻言勃然大怒,吼道:“不可能,此剑乃我家传宝贝,祖宗代代相传,别说他吹矛断发价值犹胜你那破石头十倍百倍,就算它是一堆废铁我也不会给你的,剑在人在,剑亡人亡,士可杀不可辱,今日我自知势单力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其它的,还是少费唇舌!”

    此言一出,周围看热闹的人也有些感同身受了,这店主明显就是坑人家,一看这中年男子手中佩剑就不是凡品,剑未出鞘就有三分气息外溢,好似那剑鞘之中包含了无尽的纵横剑气,沉凝而霸道。

    反观这这店主赖三痞,且不说周围熟悉他的商贩们心头鄙视,就连四周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猜得到这件事情有猫腻,为何?因为这赖三痞说话之间根本就毫无逻辑可寻,既然他都说了他那玉佩价值连城,既然如此珍贵,你丫的是脑袋上开了大包?将这么珍贵的东西摆在店铺外层,还不做什么安全措施?

    小虎也是为难起来,他也搞不清谁对谁错,但也看出了这佩剑怕是对那男子极其重要,老娘生前常教育他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换做是有人想抢自己的东西,自己怕也是不会有什么好脾气,顿时也站在那里左右为难了起来。

    赖三痞处事圆滑,又善于阿谀奉承,他一方面常常利用小虎这个安乱队小队长,一方面还贿赂小虎随行的那些手下,关键时刻,他急急的朝着小虎身后的六人打了一个眼神,示意他们帮忙。

    所谓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既然以往这家伙给了他们不少好处,此刻做个顺水人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他们这小队长一根筋,傻得跟个白痴似的,随便忽悠两句也就搞定了。

    于是一干瘦男子往前踏出半步,道:“大人,这人一身衣着普普通通,也没有什么贵气,他是如何有这等宝剑的,定然是在这武王墓周围杀人夺宝,我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还是先拿下他带回去慢慢审问才是!”

    中年男子气结,他家境贫寒甚至亲戚好友几度都劝他高价贩卖了这佩剑,但他力排众议,最后孤身一人背井离乡,想要前往一方净土潜心修炼,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这么不要脸的一群人,但他常年呆在故土,初涉江湖,不晓事故,一时间也是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不待小虎开口,那干瘦男子又是喝道:“兄弟们,我们先拿下这贼人再说,若是反抗,那便是心里有鬼,若是不反抗,我们便带回去慢慢的审,我们安乱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

    声落人动,一双干枯的手探向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挣开犹豫的小虎搭在他肩头的手,眼中冒着怒火,迅速抬起双臂抵挡,砰的一声碰撞,竟是那先手干瘦男子被逼退了几步,其后数人一拥而上,中年男子抵挡起来便是捉襟见肘狼狈不堪起来。

    胖子看向宁风,询问着要不要出手帮忙,宁风其实在看到小虎时就想着上去,自然是微不可察的点点头,然而二人还未动,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阵惊呼声。

    “我靠,居然是个少年人,你们看,他胡子掉了,他脸上的人皮面具裂开了一角!”

    众人议论纷纷,有些奇异,没想到这看似中等身材的中年男子其实是个年纪不大的少年,那他之前的低沉的声音也是装出来的了?

    少年脸色一变,心道这下可真的糟了,他这般年纪身怀异宝定然惹得他人觊觎,还是走为上计,心中一念至此作势就要冲出店面,那安乱队的六人却是死死将他围了起来,桀笑着出手,店主见是个少年更是大喜,心道真是老天都在帮我,弄死这么个贫苦人家的小崽子,谁能多说一句闲话?

    然而下一瞬他的面容便是僵住,宁风持短剑抵在那干瘦男子脖颈之间,低着头沉默不语,胖子冲过去一把推开了四人,剩下的那个直接给吓得瘫坐在了地上,顿时几人就是面色大变急道:“虎哥,救命!”

    小虎这才醒过神来,纠结半天后觉得还是先保住手下再说,其余的事情之后慢慢解决,然而拳头刚刚挥向宁风便被其轻松避开,伦力道,宁风自愧不如,但论速度,怕是十个小虎加起来也不一定跑得过宁风。

    宁风断剑一偏,呈扁平状往那干瘦男子身上重重一拍,随即侧身躲过小虎,稳住身形突然开口道:“怎么改用拳头了,你的杀猪刀呢?”

    小虎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顿时整个人便是僵住,他这种状态在对战中绝对是找死的姿势,幸运的是宁风并不是他的敌人,小虎猛地回头,看到那张褪去稚嫩后棱角分明起来熟悉的面庞,不由惊呼道:“宁大哥?”

    宁风冲着他笑了笑,他乡遇故人,而且还是当初他刚刚离开大山时遇到的傻大个,顿时心头高兴之余也是感慨万千,时间真是过得快呀,转眼间竟是要一年了,随即他想到这一年的遭遇,不由得唏嘘不已。

    “小虎,这位小兄弟是被冤枉的,我与胖子可以作证,你就别难为他了,,走,咱俩去别处聊聊,我倒是好奇你小子怎么跑这儿来了。”

    小虎点头,神情一片激动,甚至于一脚踏在了他手下,也就是那干瘦男子撑在地上的右手都没注意,宁风和小虎当先走了出去,那少年眼神一闪也跟了上去,店主赖三痞不干了,吼道:“喂,小子,你还没陪我东西呢!”

    胖子嘿嘿一笑,冲着那店主人眨了眨眼,然后抬手就将他身前的几排东西全部掀翻在地,一脸贱笑与无辜的看着自己的肥猪手道:“哎呀,老子的手给弄红了,你今天不给我个说法,哼哼!”言罢他挠着头心道哥还没想好,等等,于是退后了一步,身后立马传来了杀猪般的惨嚎。

    胖子顿时回头往下一看,看着那干瘦男子变形的双手忙不迭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哎,为了表示我的歉意,那店家,你给我的赔偿就给这位老弟吧,在下告辞。”

    胖子走了,那店主人阴沉着脸,满脸晦气的跑过去扶起干瘦男子,正想说什么报复的话,干瘦男子一把拽着他衣襟,吼道:“给老子赔偿,不然我叫人砸了你这破店,让你卷铺盖滚蛋!”

    宁风与小虎在前面交谈,身侧跟着两者小兽在那你抓我一下我踢你一脚,胖子不多时就赶了上来,看着紧跟着宁风他们的少年微微挑了挑眉毛。

    经过一番交流,宁风才知道小虎这段时间的全部经历,宁风尚在黑风城时,小虎他老娘便在风行云遇险前几日过世了,小虎虽然难过,但安葬好老娘后就一直呆在了风行云身边,后来风行云遭到白蛇堂的人刺杀,小虎替风行云挡了一剑,当时是当场就倒地了,没想到他最后却一点事情没有,几天后在一场大雨后从尸骨里爬了起来,随后也照找过风行云,却是音信全无,索性就四处闯荡,凭借着天生神力和慢慢往上爬的修为,开始被抓去当过壮丁充军,后来战败又落草为寇,再后来土匪窝被人一锅端了,他又在外面飘了一段时间,没多久就爆发出了尸乱,凭借着过人的本事和天生神力,最后有了今日的地位。

  http://www.tangsanshu.com/chengwangzhizhi/88595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