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超品书生 > 第二十一章 张半仙

第二十一章 张半仙

    “难道这个世界跟之前的世界不一样,这是个有鬼魂存在的世界?”

    刘凡望着手心里的血字,心中暗暗犯起了嘀咕,他起身走到门口,仔细检查了一番门栓,这个门栓是一段长方形的木条,木条后面有一个竖空,竖空旁边系着一根长钉,将长钉插进木栓的竖孔后,门栓根本无法从外面拨开。

    看了一会儿,刘凡确认门栓没有被开启过,木栓是他昨晚从里面插上的,长钉也插进了木栓的孔洞里,除非刘凡本人从里面拨开木栓,否则外面的人根本进不来,见此情形,刘凡打开门栓,望着初晨的空院,他一脸的无奈和深思。

    虽然刘凡是个无神论者,但昨晚的遭遇却令他无法解释,回想起春灵凭空出现又瞬间消失的情景,再联想到昨晚的梦境和手心里的血字,刘凡的信心动摇了,他就算再自负,再有天赋也没法调查那些缥缈虚无的鬼魂啊。

    沮丧的叹息一声,刘凡朝左右转了转,见冯进才夫妇还没有起来,他跑到院子里把晾干的衣服取下来,换上洗净的衣服之后,他本想跟冯进才夫妇打个招呼,可见对方的房门还没有打开,他便自己打开院门离开了义庄。

    从义庄出来后,刘凡沿着原路返回,半个时辰时候,他走到一处集市上,见集市附近有卖早餐的,他便想去那里吃点东西,可一摸钱袋才想起来,昨晚把钱都给冯进才留下了。

    犹豫了一下,刘凡转身朝义庄的方向走去,又过了半个时辰,刘凡回到了义庄门口,当他推开义庄的大门,走进去寻找冯进才时,却发现冯进才夫妇都没有在义庄,他俩居住的房门和窗户全都敞开着,但房间内却空无一人。

    “冯大哥?”刘凡从窗口朝里面打量。

    “冯大嫂?”刘凡推开屋门走了进去。

    冯进才夫妇二人的房间跟刘凡住的厢房没什么区别,都是普通的房屋,只不过冯进才把居住的房间给改造了。西侧厢房是四间独立的房间,而这边却被改成了套间,正门进去是客厅,客厅左右两侧各有一个卧房,最边缘那间是厨房。

    客厅里空无一物,左边卧室铺着一床被褥,被褥乱糟糟的,铺上扔着一双袜子,枕头有股哈喇子味。右边卧室也有一床被褥,但这床被褥叠的四四方方,两个枕头平铺在底层,上面放着叠好的被褥,工整平展,看上去既利索又美观。

    围着三间房屋转了一圈,刘凡又走到厨房,想要从厨房里找点吃的,但他掀开锅盖后却发现锅里什么都没有,柴垛下边扔着一只已经宰杀好的老母鸡,案板上放着大葱和姜段,不过那只老母鸡还没有拔毛呢,早上估计是吃不上了。

    打开一旁的橱柜,里面除了两盘咸菜和一摞空碗之外就啥也没有了,连块干粮都没找到,刘凡失望的合上橱柜,慢悠悠的来到院子里,看着寂静空旷的院落,他不禁有些奇怪,心说这两口子干什么去了?咋大早上的就找不到人了呢?

    挠头转了一圈,这么大的一个义庄眼下只有刘凡自己,他心里还真有些发怵,尤其是想到昨晚的遭遇和梦境,刘凡就更加不自在了,见冯进才夫妇此刻都不在义庄里,刘凡无奈的叹了口气,随后他推开大门,转身离开了义庄。

    本想找冯进才要回的银子,或者是从义庄噌顿早饭,但刘凡没想到冯进才两口子居然出去了,这下倒好,没要回银子和噌上早饭不说,还搭上一段冤枉路,当他再走回集市时,已经是上午了,原本清冷稀疏的集市此刻变得热闹非凡了。

    听到集市里此起彼伏的叫卖声,刘凡忍不住好奇心,顺着集市朝里面逛游了起来,他看看这个,瞅瞅那个,脸上尽是好奇之色,这个时代有很多东西是后世所没有的,甚至有一些物品更是闻所未闻,所以刘凡从集市上转悠的挺带劲。

    正当刘凡逛的起劲时,忽然,他看到集市中心的位置有人在争吵,引得许多过往行人纷纷驻足观看,刘凡顺着争吵声来到了跟前,想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只见一个身穿破旧道袍、脚穿漏趾布鞋、相貌普通平凡,浑身邋遢不堪,蓬头垢面略显狼狈的算命道士,正跟一个体型魁梧、满脸络腮、相貌凶恶的卖肉屠夫争抢摊位。

    俗话说买卖好不好,全得看位置。算命道士和卖肉屠夫全都看上了这个最核心的黄金摊位,两人同时来到了这里,合伙挤兑走一个卖布的商贩后,他俩又开始了争抢。

    屠夫想要把肉摊摆在这里,但是算命道士不答应。算命道士想要把卦摊立在此地,可卖肉的屠夫又不答应,位置就这么点地方,只能摆开一个摊位,而两人又都互不想让,谁也不肯让步,就这样,吵着吵着两人就动起手来了。

    别看屠夫生的五大三粗,可算命先生却矫健灵活,两人动手厮打时,屠夫累得满头大汗也没逮住算命先生,而算命先生虽然撕扯到了屠夫的身体,但他体格瘦弱,拳头巴掌打在屠夫身手就跟挠痒痒似的,根本伤不到屠夫一丝一毫。

    看到两人如泼皮无赖似的扭打在一团,周围那些围观的人急忙上前拽开二人,众人分头相劝,总算是把急赤白脸的两人给拉开了,在众人规劝二人的时候,刘凡得到了一个线索,那穿着破旧道袍的中年道士就是真君观礼的张半仙。

    虽然张半仙和屠夫被人给拉开了,但两人依旧为了摊位的事情而争执,见两人谁也不肯想让,周围那些人全都没了办法,不知接下来该怎么劝了,就在大家犯难之际,刘凡站出来调解了,瞅着气呼呼的两人,他当众给二人出了主意。

    刘凡告诉二人先不急着摆摊,他让二人同时站在大街上吆喝,谁先招揽来客人,谁就使用这个地方做摊位。至于那个没能及时招揽来顾客的人,只能认倒霉,去别的位置摆摊做生意,听到刘凡的这个提议,众人都觉得是个办法。

    张半仙和屠夫听完思索了一会儿,两人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了,所以犹豫了一下,二人便当众应承了下来,接着,张半仙便和屠夫走到人群前面,同时大声吆喝起来,屠夫呼喊着买一送一,而张半仙则逢人便嚷嚷对方近期有血光之灾。

    说实话,真要论起生意买卖,还得是屠夫的买卖有吸引力,至于张半仙的占卜算卦嘛?在这个崇尚孔孟儒道的时代,着实是干不过街头杀猪卖肉的屠夫。眼瞅着在屠夫买一送一的诱惑下,有人准备上前卖肉了,这时候,刘凡出手了。

    就在一个痞里痞气的年轻人朝屠夫喊了声“猪哥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准备掏钱买屠夫的猪肉时,刘凡抢在那人前面,对张半仙说道:“学生最近总觉得霉运连连,而且昨晚还梦到了女鬼,求半仙帮我指点迷津,解我心中疑惑。”

    “哎嗨……大家看啊,我这边先来的顾客,这摊位是我的了。”张半仙惊喜的喊了一句,随即开始搭桌子卸板凳,一脸忙碌的张罗摊位,他一边张罗还一边拽着刘凡的手,生怕刘凡反悔了,这年头逮个算卦的不容易,他可不能撒手。

    看到眼前这一幕,屠夫和那个年轻人同时瞪了刘凡一眼,尤其是那个屠夫,这个年头推崇书生,要不是看到刘凡穿着一身书生儒衫,估计他早就动手揍人了,恶狠狠的朝刘凡举了举拳头,屠夫推着独轮车去旁边的空地上摆摊。

    “这位公子,多亏你帮忙,我才能得到这个摊位,那卖猪肉的大愣子回回跟我抢地方,每次都是我挨揍,这回好了,我终于抢到这个风水宝地了,鉴于你这次帮了我大忙,今天这一卦,我就不收你占卜费了。”张半仙笑吟吟说道。

    “好啊,那就有劳半仙了。”

    张半仙为了报答刘凡帮他弄到地摊位置的情谊,非得给刘凡免费占卜一卦,刘凡其实根本不相信所谓的风水卜卦,但是碍于张半仙盛情难却,刘凡也只得任由他给自己占卜了,待张半仙把摊位支好,刘凡坐在了张半仙对面。

    见刘凡坐好了,张半仙便递给刘凡一张纸和一支笔,接着,他让刘凡随意写一个字,看到张半仙一本正经的模样,刘凡笑了笑,随手写下了一个刘凡的“凡”字,写完,他将纸张和毛笔还给张半仙,然后便笑眯眯的等待张半仙解卦。

    从刘凡手中接过纸张后,看着纸上的字,张半仙仔细观察了片刻,随后缓缓解说道:“此字的本意是庸俗、普通、不稀奇。但公子所写的这个凡字却不是正楷笔锋,而是用来一种简洁的笔法书写,如此一来,凡俗便变成了不凡。

    凡字的写序乃是先丿、再⺄、最后点丶,可公子却反其道而行之,你是先点丶再写几,这表示公子为了躲避某些危险,主动进入了这三城环水的苏州府避灾,而“凡”字去掉顶部的横和中间的点,便是儿子的“儿”

    之前去掉的一横和那一点,看上去似二又非二,这表示公子应该是某户人家的二少爷,可不知为何?卦象上显示公子又并非之前的那个二少爷,看似一人却似是而非,眼下公子入城犹如君子入瓮,预示公子当前有血光之灾啊。”

    “我嚓,这哥们不会真是半仙吧?”听到张半仙的占卜,刘凡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对方算的太准了,把刘凡的遭遇说的竟然一点不差。

  http://www.tangsanshu.com/chaopinshusheng/1003773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