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超级鉴宝大宗师 > 正文 第634章 枝下叟的真迹

正文 第634章 枝下叟的真迹

    秦六爷这边已经知道宝贝徒弟答应下来了,自然是不能推辞了,也就很快答应下来。

    以往秦六爷和贾大光见面总是要喝两杯的,现在都在吴畏这里,经常见面的,况且下午老爷子还要和吴岳联系,把一些事情确定下来,也就没有多喝,大家很快就散了。

    吴畏也直接来到正通银行,感觉时间有些早,也才一点,尚武继求自己的事情,也不着急,自己要是不去的话,他也不会买的,直接来到刘冰大美女的办公室。

    刘冰大美女的办公室门关着,也锁了一道,但是在外面也能开的那种,吴畏也就悄无声息地开了门。

    刘冰真的在办公室,不过也没有坐在办公桌后面,而是在沙发上躺着休息呢,看起来还睡着了。这也并不奇怪,中午休息时间,这大美女应该是午睡一下,要是别人进来的话,也会敲门的。

    这大美女穿着一套天蓝色的职业套装,下面是裙子,也刚刚过了膝盖,里面还穿着黑色的丝袜,此时也没有戴眼镜,大眼睛闭着那睫毛也垂得很长,真是漂亮极了!

    吴畏也悄无声息地走了过来,看到刘冰大美女的高跟鞋还在地上,也就故意藏在沙发下面,这才凑过来在刘冰的俏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

    “哎呀!”刘冰睡梦中被亲了一下吓了一跳,连忙就坐了起来,看到吴畏才惊喜地说道:“你这小子,也不敲门,吓了姐一跳,你怎么来了?”

    “尚总找我有事儿,我这才过来的。”吴畏嘿嘿笑着说道:“老总就是自在了啊?中午还能睡一觉?”

    “别乱说,我是副总!”刘冰咧着小嘴儿笑了起来,一边找眼镜一边找鞋子,眼镜是找到了,鞋子怎么也找不到了,忍不住就有些奇怪地说道:“鞋怎么没有了?”

    “这睡的,鞋子都谁丢了!”吴畏也故意不说,嘿嘿笑着逗了起来:“放在哪里也不记得了?”

    “你别乱说啊,我刚刚躺了一会儿,怎么就把鞋子睡丢了?”刘冰大美女还是找不到,也是皱着眉头说道:“就是脱下来放在这里,还能······你这臭小子,快拿出来,丝袜都弄脏了!”

    刘冰很快就意识到是怎么回事儿了,咯咯笑了起来。

    吴畏这才嘿嘿笑着在下面拿出了鞋子,还要帮刘冰穿上。

    刘冰也是羞得满脸通红,这大美女不会让吴畏帮忙的,连忙就弯下腰自己穿了起来。

    “你还看?”刘冰抬头就看到吴畏正对着自己的胸前了,夏天穿的本来就不多,这角度也是正好,刘冰忍不住就掐了吴畏一把:“快坐着!”

    “这都冤死了!”吴畏真的没看,也没注意这个,被掐了一把才笑了起来:“我根本就没看,再说了,就算是看也看不到什么啊?里面还有一件呢!”

    “你就不能不胡说啊?”刘冰更是羞得满脸通红,穿了鞋子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在抽屉里找出来两捆钱递给吴畏:“这是你的!你剩下那么多的钱,一万多米金,我给你换成了人民币!”

    “那些缅国钱啊?”吴畏此时才想起来,过来在后面搂住了刘冰大美女,嘿嘿笑着说道:“我给你的时候就说不要了,你留着买丝袜好了!”

    “你真是胡闹了!”刘冰被搂着也不拒绝,倒是忍不住回头咯咯笑了起来:“那要买多少丝袜啊?我这副总也别干了,卖袜子去算了!”

    这大美女真是漂亮极了,五官无一处不精致,回头一笑百媚生,小嘴儿就在吴畏的眼前,吴畏也是实在忍不住了,板住刘冰的俏脸,轻轻地吻住了刘冰大美女的小嘴儿。

    刘冰微微挣扎了一下,也没有挣脱,小嘴儿已经被吻住了,这感觉也是久违了的,顿时就没有力气了,也就任由吴畏吻着,脸上通红一片,呼吸都急促起来。

    不过刘冰很快就挣扎着分开,还在吴畏的手上打了两把,红着脸有些埋怨地说道:“你别闹啊!这是办公室,你就这么胡来,被人看到了多不好啊?”

    吴畏刚才确实是控制不住了,手也跟着忙乎起来,就当成了江曼大美女,此时被打了两把才意识到眼前这个大美女不是江曼,也不是赵薇薇,根本就不会让自己胡来的,不过这话可是有意思了,不说不让,倒是怕被人看到!

    “哦,我也不是故意的!”吴畏嘿嘿笑着逗了起来:“那我下次一定注意,找一个别人看不到的地方。”

    “那也不行啊!”刘冰此时也反应过来了,自己这话有些不对劲儿了,连忙就通红着俏脸说道:“你不能这么胡闹的,没人看到你就······快去找尚总吧,别在这胡缠了,被你弄得都不成样子了!”

    这大美女就是害羞,倒是没有责怪吴畏不该伸手来抓自己,吴畏这边已经偷着笑了起来,连忙就说道:“咱们一起去,也不是什么坏事儿,都是朋友。”

    “行!你别丢人就行了!”刘冰站了起来,还不忘了那些钱:“你拿着啊!这么多钱呢!”

    “给你了!”吴畏嘿嘿笑着说道:“就算是买丝袜的,买鞋子也行,多备一双,免得睡蒙了找不到鞋子。”

    “你这臭小子!”刘冰更是咯咯笑了起来:“谁睡蒙了?你要是不来的话,鞋子还能丢?这么多钱,你不要怎么行啊?我还是放起来好了!”

    “你早放起来不就没事儿了?”吴畏嘿嘿笑着逗了起来:“何必还故意要给我啊?”

    “谁想要你的钱啊?”刘冰也是被逗得无奈了,大眼睛白了吴畏一眼说道:“你不拿着,总不能放在这里,丢了怎么办啊?”

    这些钱在吴畏这里不算多,在刘冰这里可是巨款,一年都赚不来,连忙就放好了,这才跟着吴畏一起来到尚总的办公室。

    尚武继正和一个人背对着门看什么呢,这个人吴畏认识,正是云涛珠宝行的鉴定师陶玉柱,这个家伙在吴畏的手里吃过亏,今天也不知道吴畏要来,还来给尚武继鉴定呢。

    尚武继打电话的时候也说过了,不知道吴畏回来,特地找了一个鉴定师过来,应该就是陶玉柱了。

    旁边沙发上坐着一个人,一身衣服还算是干净,但是脸上皱纹很多,半截袖里面露出来的胳膊是黝黑的,也是整天露在外面晒的,这应该就是尚武继说的这个农民了。

    “这幅画还算是不错的,只不过画家不怎么出名!”此时陶玉柱就说道:“年代上也没错,应该是清代的,要是您买下来的话,一万元还可以,应该不会亏了的!”

    “哦!”尚武继还没发现吴畏进来,因为吴畏是跟着刘冰进来的,秘书也认识,此时就点头说道:“那么这幅画呢?”

    “这幅画更是不行了。”陶玉柱立即说道:“本来画功还是可以的,但是这上面的字就不行了,弄得乱七八糟的,不值钱,不要买了。”

    “嗯!”尚武继点头说道:“我也没想买这幅画,就是想买这一幅小桥流水,那么我和他商量一下?”

    “我问一下就行了。”陶玉柱转身问道:“朱先生,你这幅画一万块钱卖吗?吴畏?你怎么来了?小子,你是来找事儿的吧?”

    “陶大师!”吴畏嘿嘿笑了起来:“您上次在尤总那里是不是没骗到什么啊?又来尚总这里骗了?”

    “小子,你说话给我小心一些!”陶玉柱气呼呼地说道:“你个小崽子,见过什么?敢在我的面前说大话?”

    吴畏正要说话呢,旁边那个朱先生连忙就站了起来,满脸笑容地说道:“行,行啊!我也不过就是听家里人说,这是祖上留下来的,应该很值钱,也没想到能值一万元,那你们买吗?”

    “买下来!”尚武继此时也看到了吴畏,哈哈笑着说道:“老弟,你来给大哥再看一看,你可是大行家呢!”

    “他算什么大行家?”陶玉柱冷冷地说道:“就是一个招摇撞骗的小子,仗着他师父的名头,其实他师父秦统也什么都不是!”

    陶玉柱是恨死了吴畏,前一次就被弄得狼狈不堪不说,康永生的珠宝行垮了,吴畏去要了两个琢刻师傅,自己倒是失业了,此时说话也是毫不客气了。

    “陶大师,你更什么都不是!”吴畏也冷冷地说道:“你哪一次鉴定准确了?也就是在康永生的珠宝行能混下去,我珠宝行的服务员都比你强!”

    陶玉柱被气得又是冷吭一声,也看出来尚武继和吴畏的关系不错了,倒是没在多说什么,也没有走,等着吴畏鉴定出错好讥讽一番呢,解解心头之恨。

    吴畏这才来到桌子旁边,一眼扫过去简直是满眼的宝气,顿时就吃了一惊!

    这宝气并不是从那幅小桥流水画上散发出来的,而是从一旁那一幅画上散发出来的,上面都是字迹,不是非常规整,但是书法都非常不错,好像还是三首诗的样子,画上也有名字,写着寒梅傲雪图。

    但看这宝气,这幅画就价值连城,不是一个亿两个亿能买下来的,在这里怎么会出现这种宝贝啊?

    就是旁边的那幅画也散发着宝气呢,价值怎么也在两百万以上了,画和名字是一样的,小桥流水,意境悠远,下面的落款是枝下叟。

    这枝下叟正是石涛的别号,这个陶玉柱应该是不知道的,所以才说这幅画不是名家真迹,这个家伙还说师父不行呢,他简直是差得太多了。

    “小子,不是不认识吧?”陶玉柱等着吴畏呢,冷吭了一声说道:“没有那两下子,就别出来招摇撞骗,说什么超级大师,你算个什么东西啊?”

    

  http://www.tangsanshu.com/chaojijianbaodazongshi/208500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