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残剑天城 > 第74章 血祭

第74章 血祭

    林远南瞧着越来越多越来越近的烟花,心下暗暗为凌夜着急。明知胡宽一定会布下天罗地网,布下大杀招,还要冲杀回来,这不是找死么?

    到时,大家都是个死。凌夜自己不能幸免,本队的人肯定也是个死。虽然是义气深重,但这样子的义气,值得吗?能让胡宽掉得了一根汗毛吗?

    不值,不值啊!

    阙德看着越来越近的烟花,也是眼神复杂。

    李黑看重的凌夜回头了,为扳倒胡宽做了不少事的凌夜回头了,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站在这里眼睁睁地看着他来送死。胡宽固然是已经走入了彻底的疯狂,凌夜呢?

    到底,还是要牺牲掉?

    谁也不知道的,此时,在城楼后面的一棵树上,有一双眼睛也正看着这边。

    这双眼睛的神情同样复杂。片刻之后,是一声轻轻的叹息。

    ※※※

    凌夜确实来得很快。不久之后,从南门这边看过去,已经能看得见那边升腾而起的烟尘,能听得到那边传来的马蹄声和呼喝声,当然还有惨叫声。听起来,凌夜是骑着马在冲杀,而众多的帝国军骑兵则对他进行围追堵截,一刻也不肯放松。

    胡宽也没有放松的意思,只是笑眯眯的道:“了不起,了不起!嘿嘿,我老胡倒要看看,一会出现的凌夜,是个什么模样!”

    林远南听着那边的马蹄声和呼喝声越来越近,凌大哥即将出现,他的心头突然砰砰砰地打起鼓来。

    凌大哥表面冷峻,内心极重情义。他能为了大伙而从千军万马中冲杀回来,我呢?我能为他做些什么?

    他满脸通红,狠狠地深深呼吸了几口,突然张口大叫道:“凌大哥!不要过来!胡宽已经布置好了一切,你一出现就是个死!不要回来!有机会逃走的话,那就赶快逃走!大不了以后再找机会回来,取了胡宽的项上人头!!!”

    他这么一喊,狼卫军中也有不少人跟着一起呼喊了出来:“不要回来!不要回来!不要回来!!!”

    这阵呼喊凌夜未必能听得见,胡宽倒是清楚明白地听见了。他呵呵呵地笑了几声,侧头看着众狼卫军,满脸都是和蔼可亲的神情:“很好,很好!义气深重!我老胡真是感动得热泪盈眶啊!”

    这死老头的嘴里一向是说不出来什么好话来的。很快,他便接下去说道:“既然义气深重,那就为了凌夜做点事吧!你们都知道的,一会凌夜出现后,迎接他的必然会是一场惨烈的战斗。既然是那般惨烈,那么,是不是应该为了他,向上天祈祷一下,祝福凌夜旗开得胜,马到成功呢?”

    阙德脸上微微变色。他已经知道这死老头要干什么了!

    果然,胡宽眼睛看向林远南,笑眯眯的道:“我记得你,你跟凌夜交情最好,而刚才也是你先喊出声的。那也就不用多说了,就是你了!”

    他打了个响指,便有几个帝国军士兵冲进人群,抓住林远南横拖直拽地拖了出来。林远南也不挣扎,苍白着脸,强作镇定地说道:“如果用我的血能为凌大哥祈祷决胜,那我十分乐意!”

    胡宽笑眯眯的道:“那是再好不过了!听好了,把他按在这里,面前放一个大碗。一会凌夜出现后,等我号令,你们就砍下他的脑袋,用他的脖子里流出来的血,血祭上天!”

    那几个士兵大声答应,便有人跑进城门去搬过来一个板凳和一个大碗,两个士兵抓着林远南的手反到背后,然后把他踢倒,把他的脑袋按在板凳上。一名士兵抽出腰刀,虚架在林远南的脖子上,那个大碗则摆在板凳之前,就像是屠夫杀猪,要在猪脖子前放一个大盆接血一样。

    众狼卫军瞪着胡宽,眼里都冒出了怒火。谁都不是傻子,哪个还不知道,胡宽嘴里说得好听,其实是用林远南来要挟凌夜,让他有所顾忌,甚至屈服。

    当你好朋友的脑袋被这样子按着随时都有可能要砍下的时候,你怎么办,你又能怎么办?

    胡宽满意地点了点头,笑眯眯的道:“好!现在万事俱备,只等凌夜了!”

    众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转向南方。那里,马蹄声和呼喊声更近了,近了……

    众人都在等待着的凌夜,即将出现!

    万众期待中,喀喇喇一声,一匹浑身染满鲜血的战马从树林中猛然窜出,马上坐着的,是一个同样浑身染满鲜血的人——凌夜!

    各种各样复杂的眼神一齐聚集在这染满鲜血的一人一马身上。这是从多少人的围攻中冲杀出来的啊!

    胡宽笑眯眯地从马上站起身来,正想说点什么,却见那个浑身染满鲜血的人右手一挥,一样黑黝黝的东西从他手上飞出,闪电般飞了过来。

    一柄长矛!

    下一刻,举刀虚架在林远南脖子上的那名士兵惨叫一声,身子向后飞出,被长矛从腰肋之间通入,从另一边透了出来,鲜血飞溅了旁边的人一脸。他手中的腰刀仓啷一声落地,离开林远南的身子足有一丈多远。

    胡宽见了这等威势,禁不住脸上变色,想说的话一下子缩了回去。他的心下倒是开始暗暗庆幸,还好自己玩了这一手,不然的话,凌夜手中的长矛绝对是投向他老胡的身上!

    呐喊声和马蹄声中,一群帝国军骑兵跟着从树林里冲了出来,直奔凌夜而去,大声喝道:“杀!杀!杀!”

    凌夜拨转马头,右手从马鞍旁抽出冷月宝刀,冷冷地盯着冲来的这群骑兵。宝刀虽好,但未免短了,不利于马上交战,因此之前抢了一柄长矛来用。此时长矛投出去给了胡宽一个下马威,手头又是只有冷月宝刀了。

    宝刀虽短,但人的杀气不短!

    片刻间,最前面的骑兵已然冲到,手中长枪径向凌夜心口刺来。凌夜左手一伸,一把抓住枪杆,催动胯下战马反冲过去,随手一刀把那骑兵劈落马下。

    余下的骑兵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凌夜杀死他们的同伴,加上又是在胡宽面前,不敢胆怯而走,大吼着继续冲杀过来。凌夜左手仍然抓着枪杆,也不调转枪头,直接就用枪柄猛撞过去。啊的一声,第二个骑兵胸口被撞了个正着,喷着鲜血倒撞下马。。

    凌夜毫不留情,继续枪打刀劈,将余下的骑兵一一杀死,这才将冷月宝刀挂在马鞍旁,握着长枪调转马头,缓缓向胡宽这边走来。

    终于,到了和胡宽正面对决的时刻!

  http://www.tangsanshu.com/canjiantiancheng/1348989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