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不朽华夏之解封 > 第51章 这也是好诗?

第51章 这也是好诗?

    这女人好毒的心思,好厉害的心计。

    这样一来,自己小命不仅握在了她的手中,更是能随时监视自己。到时,肯定会影响自己以后的计划,但现在又不能不答应。

    装作大喜道:“哈哈,大娘你这办法好,这太好了。”

    不过能拒绝当然是最好,所以还是努力装作担心道:“那老家伙可说了,那母老虎要杀逸儿,所有护卫不得阻拦。大娘你那护卫要也不听逸儿的命令怎么办?除非他能对逸儿忠心耿耿,不然逸儿岂不是死定了?要他作甚?”

    “这个侄儿无需担心,大娘派的这人只听大娘的,到时候大娘让他听命于你,他敢不听话大娘扒了他的皮。”申屠风婕冷声道。

    黄天逸眼睛一转!

    嘿嘿!

    心想,只要听我的命令那就好说了,到时随便下几个命令,还怕整不死他?

    想通后,黄天逸大笑道:“好,太好了,大娘你真是我的亲娘,对逸儿太好了,逸儿又可以干喜欢的事了,哈哈”

    说完,这货竟然毫无征兆的无耻上前,吧唧一下,亲在了这女人的脸上,給她留下了一脸口水。

    “啊,你,你干什么?”申屠风婕大惊,用衣袖接连擦拭起来,她感觉自己要疯了,这小混蛋对自己亲昵是好事,但如果要是天天像今天这般放肆,以后自己还不得疯了?

    所以申屠风婕表情一整,痛斥道:“黄天逸,以后不准随便抱亲大娘,男女有别,可知?传到别人耳朵可不好,听到没有。”

    “哦,好吧,刚逸儿是太高兴,谢谢大娘而已。”黄天逸装作委屈答应道。

    “嗯,那你回去吧,大娘乏了,护卫随后就会去你院”申屠风婕又恶心的擦了擦脸,又呆滞的看了下胸口,催促道。

    演戏!

    当然得演全套了,黄天逸哪能就这么走了?

    “大娘,你看逸儿又可以出去玩了,快,快给逸儿一些钱财啊。”黄天逸急切道。

    “绥公公拿一万金票给他。”申屠风婕随口道。

    黄天逸哪能依?搞钱当然要多搞点,这免费给钱让自己做纨绔,自己不要岂不是傻么?

    “大娘啊,逸儿都一个多月未好好出去玩了,一万金币哪够花的?嗯,最少50万金币,逸儿可得好好出去玩玩,将这一个多月的都补回来。”

    这货边说,还一边张开双手,这是又准备抱上去了么?

    申屠风婕大惊,急怒道:“站住,别过来。”

    咚!

    见黄天逸停住,她才稍稍放心,她实在是经不起这混蛋的恶心口水了,不过听到他要那么多钱,还狮子大开口,连声拒绝道:“50万金币?大娘可没有,最多个2万金币,这已经够你花消好一段时间了。”

    黄天逸瞬间眼泪哗啦啦流了出来,又双手一张,大哭道:“呜呜,大娘啊,这么点钱怎够花,逸儿要去大玩几次,最少给45万金币,不能再少了啊。”

    “停,停住,别过来。”申屠风婕急道:“最多给你5万金币,大娘钱财也不多,还是你皇帝伯伯赏赐给大娘的,哪有这么多钱财?就这么多了。”

    “不行,不行,呜呜,大娘才这么点怎么行……”

    ……

    一阵后,大将军府广场上,黄天逸又走起了魔鬼的步伐,笑容满面,春风得意。

    刚才抓住了那女人急切打发自己走的心思,对她那是好一番敲诈,这时自己衣服兜里可有满满的20万金票,能不开心么?

    再说那些钱都是那狗皇帝为了培养自己给她拨的款,这自己拿的那也是心安理得,毕竟花了敌人的钱财,不也是削弱敌方势力不是?

    转眼,黄天逸又来到了中院门口,一路走来,路边站值的岗卫没有一个给他问好的,但他也不恼,这恰恰说明这些护卫军都是正直的好军士。

    他非常清楚,如果个个阿谀奉承、溜须拍马、点头哈腰,那大将军府就真的危矣,就是因为有了这大群热血好男儿,那狗皇帝才不敢动爷爷。

    ……

    中院黄啸龙所在主院,会客厅内,黄天逸来到此处见到了坐主位在那饮茶的黄啸龙。

    他毫不客气的抬起二郎腿吊儿郎当坐在了副位上,不耐烦道:“老家伙,什么事,今晚我可还想出去走一圈,赶紧的。”

    黄啸龙也不生气,慢悠悠笑眯眯的抿了口茶才道:“听说这一个多月,你都在房内读书研字?”

    闻言,黄天逸明白小黄的事,老爷子还不知道啊,转而一想,也对,这强大法宝看到的人也不好意思说,是不?

    “嗯,那是啊,我可是天天在里边作诗吟对,好不快活。”黄天逸恬不知耻道。

    “哦?是吗?”黄啸龙眼中笑意一闪而过,道:“那都作了何诗?何对?给爷爷说说。”

    “……”

    黄天逸瞬间无语了,今天爷爷这是什么情况?这么胡咧咧都不恼火?还以为他叫我来是训自己刚弄的那惊天动静呢。

    这一反常态,让自己作诗又作对的,感觉有点应接不暇。

    虽然脑中这好诗、好对自己知道一大堆,但得继续隐忍啊,如何能作?

    眼睛一转,黄天逸暗暗猜道:“能让他心情如此之好的,这事十有八九和紫萱有关,刚好胡乱作一首来打探打探爷爷的口风,不然把自己叫来,也不骂,也不火,一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瘆得慌”

    所以狡诈道:“嗯,那你可听好了。”

    “咳咳”

    清了清嗓子,吟道:

    “这个女人不是人,是那天仙下凡尘;”

    “落入凡尘春满楼,郎君一见难忘怀。”

    “这个女人不是人,是那虎妖所变幻;”

    “痴人被迷做贼孙,专害苦命亲孙儿。”

    黄天逸吟完,暗自得意,心底无耻加了句:嗯,好湿好湿。

    接着转头看向爷爷,想从他表情中,琢磨琢磨他到底要干嘛?

    可让黄天逸大跌眼界的是,他竟然在笑吟吟摸着胡须,点头不止。

    这是什么情况?

    “嗯,逸儿啊,不错,不错,好诗,好诗啊,好久未见你作诗了,今天爷爷高兴,高兴啊。”

    “……”黄天逸蒙了。

    纳尼?

    就这样还好诗?

  http://www.tangsanshu.com/buxiuhuaxiazhijiefeng/749613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