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被傻夫君宠成军阀大佬 > 第四十章 穷人的悲哀

第四十章 穷人的悲哀

    常言道: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白君之于这句话可谓是理解的相当透彻。

    这周六下午白君的亲叔叔要给他唯一的儿子摆酒席——婚前宴请,双方的亲属见面,白君的父亲要带着白君一起前去。其实她是不想去的,奈何家里面催得紧,父亲非要带着她给她这个堂弟随份子,没办法她这边只得放弃周末休假大中午的往家里面赶。

    这边白君刚进家门,屁股还没沾到椅子上就被父亲拉了起来。

    “咱俩坐下午一点半的小客过去,现在时间差不多了,咱得赶紧走。”

    白君进屋后连口水都没有喝到,此刻对父亲的安排十分不满。

    “就这么急吗?我这前脚刚踏进屋子,后脚你就跟我说得走了?”

    白君父亲见她不听话还出言顶撞火一下子就窜了上来。

    “你哪里那么废话,谁让你不早点回来的?赶紧起来,一会儿赶不上车你看我……”

    “怎么着?你还想揍我啊?你有本事揍啊?你要是再敢碰我一下你看我跟你翻不翻脸!”

    “你个小兔崽子!”

    白君父亲话音未落转身寻摸放在门边的铁锹,随即抡起胳膊向白君扑去。

    “行了!你想干什么?”

    白君母亲作势护在白君身前,白君父亲抡铁锹的手在半空中停了下来。

    “君君,你赶紧收拾收拾跟你爸去吧,别惹他不开心了。”

    白君将泪水逼回眼眶,倔强的盯着父亲。

    “我说你还看什么?还想挨揍吗?赶紧走!”

    白君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不再出言顶撞,乖乖的跟着父亲走出了家门。

    父女二人走到车站刚好赶上小客,半个小时后白君二人就到了地方下了车。

    “爸,咱这次准备随多少钱呀?”

    白君下了车漫不经心的边走边问。

    “那你堂弟婚前宴请咱可不能丢份呀!我带了两千块钱,一会儿单独交到你叔手上。”

    白君父亲声音高了八度,生怕其他人听不到似的,周围的人纷纷侧目看向这对父女。

    白君听罢惊讶的睁大了双眼。

    “什么?两千?你自己手里还有多少钱你自己不知道吗?你一天天吃喝嫖赌的,现在肺还有毛病需要治病,你哪来的两千块钱随礼钱?你日子还过不过了!前段时间你肺结核住院的时候他们给你两千了吗?”

    白君父亲被白君这么一说感觉脸上有些挂不住,忙把白君拉到一旁没有人的地方。

    “你个小丫头崽子,四六不懂!那是你亲老叔,亲弟弟!你亲弟弟结婚咱随两千咋了?结婚可是大事儿,咱可不能心疼钱。”

    白君听了父亲这话可就不乐意了,随即出言反驳。

    “亲弟弟?咋滴我俩是一个爸一个妈的啊……”

    “——啪——”还未待白君反应,一个实实的巴掌落在了她的脸上。

    白君惊诧又不服的瞪着面前给她一巴掌的父亲。

    白君父亲看到白君的眼神丝毫没有示弱的意思。

    “你看什么看,再看我再给你一巴掌。”

    白君父亲作势举起了手,白君下意识闭上眼睛闪躲,最后这一巴掌并没有落下去。

    “你这个小没良心的,你心可太狠了!我算是明白了,以后我和你妈是指望不上你啊,别人别想从你这得到半分好处,你可太自私了。”

    白君父亲越说越激动,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行行行,我不说了,我跟你也说不明白,你爱随多少随多少,与我无关!”

    说着白君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倔强如她此时也忍不住流泪了。

    白君老叔的宴席摆在自家的院子里。在这农村别的没有就是院子地方大,这边她老叔正忙着招待宾客呢。

    “叔,我和我爸来看你们了。”

    白君刚一进院就忙向老叔问好。这边她老叔看到了他们但是并没有马上向他们走来,此刻他正忙着和所谓的老同学寒暄呢!

    白君和父亲在一边被晾了十来分钟才引起她老叔的注意。

    “哎!是君君和他爸呀!你们可来了……”

    正说一边又有人叫他。

    “你们站这儿等等哈,我等会儿再过来安排你们。”

    说着白君叔就又走了,白君和父亲就这样又被晾了十来分钟。

    “我说你看到了吧?人家根本就不想搭理你,你还当自己是个人物呢?一天天的,净干这热脸贴人家冷屁股的事儿。”

    白君满眼不屑的看着父亲,嘴上一点儿不客气的道。

    白君父亲此刻脸上也挂不住了,一时恼火便把气都撒到了白君身上,抬起胳膊对她就是一杵子。

    “让你多嘴,就你话多!”

    那边白君老叔刚好走过来,看到了这一幕忙拉白君父亲。

    “哥,你这是干什么呢?干嘛又打孩子呀?这孩子也大了,可不能再像小时候那么打了!”

    “行了,你别管,她欠打。”

    “行行行,你们跟我过来吧。”

    说着白君叔把二人往棚子的最里面拉。

    “你们就做这桌,一会儿还会来几个人,你们不认识不用管。”

    说完话白君叔转身离开没有过多停留。白君和父亲就这样和一桌子不认识的人吃完了这顿喜宴。

    晚上八点多二人回到家,白君母亲迎上前来。

    “君君呀,明天你回大沈的时候把我也带上呗,我想去大沈的观音庙拜拜菩萨。”

    “好,明天我可能早点走,你今天晚上就收拾吧。”

    白君拖着疲惫的身躯道。

    “好好好,我这就收拾,打扮的干干净净的明天去拜菩萨。”

    得到白君肯定的答复后白君母亲乐呵呵的去外屋洗脸去了。

    第二天早上七点。

    “妈,你收拾好了吗?咱们得走了。”

    “好了好了,走吧。”

    白君母亲将一个布袋揣到怀里,走到门口时对白君说。

    从白君家到大沈坐大客要一个半小时,这一个半小时白君在车上没有和母亲说过一句话。全程她都戴着耳机望向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终点站大沈地铁站到了,各位拿好自己的东西依次下车。”

    白君摘下耳机,和母亲双双走了下去。

  http://www.tangsanshu.com/beishafujunchongchengjunfadalao/177120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