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被傻夫君宠成军阀大佬 > 第九章 父母爱情

第九章 父母爱情

    二十年前……

    飞虎寨主独生女白芊芊的房内。只见白芊芊正端坐在梳妆台前,仔细端详着镜中自己的那张俏脸。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站着一个衣着素净,彷如出水芙蓉般的少女。

    端详了好一会儿后白芊芊似漫不经心地开口对那少女说道,“明天就是我和斌哥的大喜之日了。我知道,你俩从小就留在我这飞虎寨,从小一起长大。你们之间的感情不是一般人比得过的。可你也要记得,要不是我爹看你们可怜、没饭吃收留了你们,你们可能现在都没有命站在这里。”

    说道此处白芊芊看似自然地伸手理了理头发。后又道,“我说这些也没有什么别的意思,就是想让你知道,人要学会感恩!不要总想着那些不属于你的东西!”说罢站起身向衣柜的方向走去。只见她打开衣柜,从中拿出一套红艳艳的嫁衣,随后拿在胸前边比量边问少女道。“怎么样?好看吧!我穿上就更好看了。”

    一旁的少女听了白芊芊的这番话,似有领悟 。“芊芊,提前祝你和张斌新婚快乐。我明天就走,再也不回来了。”

    “什么?你明天就要走?”白芊芊做惊讶状,手上的衣服还没有放下。接着又问道,“那你准备往哪走,走去哪呀?”

    “清远镇。也可能走的更远,反正不会再回来了,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瞧你这话说的,像我着急赶你走似的!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不留你了,你就尽快收拾行李吧。”

    “好,那我就先回房间了。”

    第二天,白芊芊与张斌的大婚之日。全寨张灯结彩,鞭炮之声不绝于耳。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方琴的房间,空无一人、冷冷清清,室主人已经走了,走之前在桌子上留了一封告别信。

    我走了,勿念。对芊芊好点儿,祝你幸福。

    ——致张斌

    宴席摆在了大寨之内,寨内兄弟三百来个,喝得那是个人仰马翻,更不要提新郎官张斌了。

    “斌哥!不,以后要改口叫二爷了~大家伙说对不对啊!”带头起哄的就是秦松,多年后的飞虎寨寨主。这时的他还是张斌的手下兄弟。

    众人听了秦松的话后纷纷附和。“没错!以后就是二爷了,张二爷!”一帮人说着又纷纷举起酒杯向张斌敬酒。

    “哪里哪里!什么二爷……都是兄弟!”张斌已经被灌得舌头打结了,但还是举起了酒杯。

    新婚之夜,洞房花烛。新娘子白芊芊早早就坐在了喜帐之内,等待新郎的到来。夜色渐浓,新娘的内心也日渐紧张焦灼。终于门被推开了,被兄弟们灌晕的新郎官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一把掀开了盖头!

    三月十七的飞虎寨夜晚微风不燥,一轮红月高高地挂在夜空之中,整片大地似乎都被蒙上了一层薄薄的红雾。过了一会儿只见星星成片成片的出现,划破了这红黑色的夜,为混沌的世界带来一丝清明。

    与此同时,方琴这边不容乐观。正当方琴趁夜赶路之际突然从暗处跳出来一帮匪徒。方琴见状欲掉头逃跑,但被领头的拦住去路。待方琴定睛一看,顿时明白过来。

    领头的是白芊芊的手下干将,此次行动幕后的指使人必是白芊芊无疑了。看来她这是要赶尽杀绝,一点儿情面都不留了。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领头人一刀刺向方琴腹部,方琴轰然倒地。过了片刻领头的见方琴不再挣扎便带人离去了。此时的方琴气若游丝,意识渐渐消散。隐约之间似乎有一人驾着马车驶来……

    “姑娘?姑娘……”方琴晕了过去。

    (二)

    不知昏睡了多久,方琴一睁眼见一个年轻的男人坐在床沿之上,端着药不停地吹气。

    “你是谁?这是什么地方?那些人呢?”方琴刚刚苏醒,身体软趴趴的,脑子里有一堆问题要问。

    “姑娘你醒了!你先等一下,我去叫郎中过来看看。”说着男子起身离去,再回来时身旁多了一个郎中。

    “您快看看,这位姑娘还有没有事?”

    郎中坐下,仔细地观察了一番,随后起身道,“少爷放心,姑娘现在已无大碍。”

    “那就好,那麻烦师傅了!我送您出去。”说着男子送郎中离开了房间。

    过了一会儿男子再回来时见女子背靠在床头做思考状,见到他似乎有许多问题想要开口,便坐了下来。

    “姑娘不用怕,我是长野县高家地主之子高粱,这是我家。你现在很安全。”

    说着高粱看向方琴不解地问道,“不知姑娘可是结了些仇家?我看姑娘除了挨一刀之外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损失。行凶者既不劫财,也不劫色,实在是奇怪……”

    “不瞒您说,的确是我得罪了一些人才遭此杀身之祸。如果你担心受牵连的话我现在就走。”说着方琴就欲起身。

    “别别别!你伤还没好,不要乱动!”高粱忙拦住她。“这里你就安心地待下去吧,等你伤好了想走我也不拦着。”正说着,外面有人来报。

    “少爷,姜师傅来消息了。”小厮靠近高粱的耳边小声道。高粱听罢看了看方琴,“小姐,我这边有些事要处理,你就先安心休息,有事随时喊我。”说着高粱起身随小厮走了出去。

    方琴觉得二人十分可疑,便忍着疼痛悄悄跟了过去,这一听竟听到了不得了的事,这些人竟都是红旗军地下游击队的成员!

    方琴慌张之间弄出了声响被高粱一行人发现,但高粱见此并未怪罪,方琴也发誓不会说出去。从这天起二人感情日深……

    数年后。

    白芊芊已有一子张阿威,阿威两岁时被发现先天智力不足。这几年白芊芊一直悉心照料,而张斌这些年接管了山寨的大小事务,甚少出现在她娘俩这边。

    这天白芊芊正在喝茶,手下突然来报。“夫人,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有事快说,有屁快放!什么事?说!”白芊芊自从结婚后脾气日渐火爆。

    “我今天去长野县,看到了……看到了方琴!”

    ——啪——一声,白芊芊手中的茶碗落地。

    “什么?怎么可能?你怕是看见鬼了吧?”

    “夫人,决定没有错!小的看的清清楚楚。”

    白芊芊慌张的来回踱步,片刻后对手下道,“带我去看看!”

  http://www.tangsanshu.com/beishafujunchongchengjunfadalao/17528485.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