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被傻夫君宠成军阀大佬 > 第八章 姜师傅和青葵的父母是同志?

第八章 姜师傅和青葵的父母是同志?

    夏日的天格外闷热,即使到了下午依旧不能感受到一丝凉爽。

    (张二家的后院)

    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了,张阿威依旧一动不动地站在庭院中间,练习握枪瞄准。小葵萎靡不振地坐在门檐下,拿着蒲扇扇风也阻止不了汗水成股成股地往下淌。

    “我说阿威,咱歇一会儿行吗?你都练了一个多时辰了,我看着都为你累的慌。”小葵扇着蒲扇,连说话的力气都快没有了。

    “不行!我要接着练。”

    “行行行,那你接着练。我出去走走~”说着小葵艰难地站起身来。“坐了这么久屁股都坐麻了。”

    (后院厨房)

    “明姨~有没有凉快些的吃的给我拿点儿,我快要热死了!”小葵四下张望并没有发现什么可以解暑的东西,便转头向院里喊去。

    “哎~来了!”明姨本在阿威少爷卧房打扫,听到厨房有人呼喊自己,忙放下手中的活计赶过来。

    “青葵小姐想要些什么?刚在屋里没听清楚。”明姨赶到小葵这里,刚刚收拾房间落在身上的灰还没来得及擦。

    “明姨~这儿有没有消暑解渴的东西可以吃呀!实在是热的受不了了。”小葵一边说,一遍擦着头上的汗。

    “哎呦!这可真没有。小姐要是实在热的受不了了就回卧房躺一躺,卧房里有凉席,睡着了就感觉不到热了~”明姨说完便要走,却被小葵拦了下来。

    “等一等。那明姨您知道府外有什么比较凉快,可以避暑的地方吗?”

    “府外?”

    “对,府外。”小葵期待地看着明姨道。

    “没有。”明姨干脆的撂下两个字转身就走。

    小葵被留在原地,思考片刻后还是决定上街去看一看。

    (二)

    “冰棍~卖甜丝丝的冰棍嘞~五分钱一根~”

    “老板,给我来一根!”小葵走到冰棍摊前,掏出五毛钱。

    “好嘞~来,您拿好。”老板手脚麻利地从箱里抽出冰棍,递给小葵。

    “谢谢”小葵接过冰棍,向老板道谢。

    小葵正欲将冰棍放入嘴中,一抬头突然看到前方有一个熟悉的身影。

    “华功!”小葵冲那人喊到。

    只见那人回头张望,似乎没找到声音的主人在哪。

    “嘿~在这呢!”小葵举起手中的冰棍,挥舞致意。

    华功这才看到冰棍摊旁的小葵,并向她走过来。

    待华功走近,小葵定睛一看,只见华功手中拿着两包药材。小葵不解,问道“你这是为谁抓药,谁病了?”

    “哦,是我师傅。最近他老叨咕说胃疼,我过来给他老人家抓几副药。”

    “你还有师傅!我还以为你的功夫都是你爹教的呢~话说上次去你那怎么没看见他呀?”小葵略感惊讶,咬了口冰棍。

    “他前段时间出去了,最近才回来。”华功答道。

    “话说你师傅收不收女徒弟呀~带我去见见他呗!我也想学功夫~” 小葵说着撞了撞华功的肩膀。

    “这恐怕不行。他只收了我一个徒弟。”

    “这么说你还是你师傅的独苗苗啊。那你是凭借什么得到你师傅青睐的呢?”小葵说着又咬了口冰棍,一副想听故事的样子。

    “其实也不是因为我。我在娘胎里的时候爹娘就替我拜师了。话起来我师傅还是我们一家的救命恩人呢!”华功说话间的眼神充满了对师傅的崇敬和感激。

    “救命恩人?”小葵微微歪头作好奇状,随即咬了一大口冰棍。

    “嗯!早些年家里因为生意问题得罪过对家,我娘在街上遇到对家派的人,那时我还在我娘肚子里呢。幸亏遇到师傅仗义相救,要不然今天可能就没有我了。”

    “那你师傅一定是个大好人!”小葵听罢一口咬光了冰棍。

    “那是当然!”“不说了我要回去给师傅熬药。”华功转头就走,小葵一看赶忙跟了上去。

    “你还跟着我干嘛?”

    “我说了,我要见你师傅,我是认真的!”

    其实小葵真是认真的。来到这里的这段时间让小葵感到越来越不安,周围的一切好像很正常很安全,但不知道哪天一切就会发生变化。小葵很明白要想保护自己,就要有一技之长。连阿威现在都会打枪,自己却还什么都不会,这种感觉实在太不踏实了。

    小葵跟着华功,走着走着就到醉仙楼旁的胡同口了。只见华功突然停下脚步,眼神越来越不安定。

    “怎么了?”小葵问。

    “奇怪,人呢?”

    “什么人?”

    华功好像没听见小葵的话一样,突然加快脚步,向绸缎庄的方向走去。

    (三)

    “” 师傅!”华功回到绸缎庄便赶忙向后院走去。刚到后院就迎上了师傅姜某。

    “师傅,乞丐不见了……”

    “你先冷静,我也正要找你说这个事儿。我已经得到可靠消息,乞丐被秦松的人抓去了!”

    “什么?那这么说他是暴露了!”

    “我觉得情况也许更糟,我想秦松身边是那个人应该也出事儿了!”

    小葵自始至终站在华功身后,听着师徒俩你一句我一句,被弄得云里雾里。

    “这位是?”姜师傅这才注意到华功身后的小葵。

    “奥,这是高青葵,高小姐。现在住在张二爷家。”

    姜师傅听到高青葵这个名字突然激动起来,问道,“高小姐,你父亲是不是高直,母亲是方氏。”

    “您怎么知道?您认识我爹娘?”

    “当然认识,我们是同志!听说高家全都遇害了,没想到他们的女儿还活着!”姜师傅越说越激动,眼角渐渐泛起了泪花。

    “师傅您怎么了?”华功从未见师傅情绪如此激动,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是高兴的。”姜师傅擦了擦眼角。“都别站着说话了,过来坐吧!”说着三人向院里走去。

    刚坐下来小葵就按捺不住地问道,“刚刚您说您和我的父母是同志?请问是什么同志?”

    “嗯?看来你的父母从来没向你们提及过。”姜师傅顿了顿说道,“你的父母和我其实都是红旗军的人。我们是地下游击队的同志!”

  http://www.tangsanshu.com/beishafujunchongchengjunfadalao/1752848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