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帮主是男装大佬 > 第三十七章:她的过往(回忆章)

第三十七章:她的过往(回忆章)

    第三十七章:她的过往(回忆章)

    郑瑾回到自己的住处时夜已经很深了,可她身心疲惫,却怎么也睡不着。

    点起一盏油灯,拿出那只蛊虫轻轻抚摸,她望着这只子蛊,想要从它身上看到另一个人的影子,埋在心底最深处的记忆慢慢启封——

    在遇见那人之前的九年里,郑瑾从不知“家”为何意。

    她打从记事起,便一年到头穿着身破布褴褛的“衣服”,捧着个缺口但还算干净的瓦盆,游走在狭窄小巷中。她没有父母也没有名字,她不算乞丐却也好不到哪去,她运气不坏,时常遇见一两户善心人家,给她些剩饭剩菜。她原来遇上哪家好心人,总很开心地在那附近逗留,可时间久了再善良的人也会不耐烦,于是她渐渐学会察言观色,懂得适可而止。

    她收到过太多冷眼,也接受过许多好意帮助,她记得最清的,是一位阿婆给了她两个刚蒸好青菜豆渣包子,那包子还是烫手的,冒着热气,她慌乱地衬着“衣服”接好,隔着破布也能感受到那份暖意。她那时已经学会感恩和自知,跪下叩了两个头就要离开。

    “这大冷的天儿,小姑娘留下来喝杯热茶吧。”阿婆看得心酸想留下她吃顿热乎饭,但小姑娘还是倔强地摇摇头离开了。

    她已经记不清更小的时候是怎么过来的了,她以为自己以后也会这样过下去,但就是没耐住酒楼传出的香气,她想偷偷溜进酒楼大堂找一些食物的时候,遇见了他。

    他是她的师父,虽然他从不让自己这么叫。她就管他叫义父。

    “小丫头收拾得倒干净,”他揪揪小姑娘身上的破布条,“你多大了呀?”

    “我不知道。”小姑娘瞅着他那板正的方脸,却是一点都不认生,吃着他塞过来的窝窝头,她反问“你多大了呀?”

    “我?”那人哈哈一笑,“我二十九了。”

    “你有名字吗?”那人继续问她,又给她盛了碗汤。

    小姑娘摇了摇头,埋头喝汤顾不上回话。

    “你愿意做我的家人吗?我还有一个儿子,他才八九岁,总嚷嚷着想要个哥哥或姐姐,我这次回去告诉他,他会很开心的。”

    小姑娘抬起头看着他,“家人”?是像王大哥和王婶子一样能一直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吗?她看着面前这个人,他的脸上没有从前施舍她那些人的怜悯神情,小姑娘点点头,她想有饭吃。

    “看你的模样大约也满十岁了……就算今年十一岁吧。”那人打量着她的身形,“太瘦小了,但想要习武最晚也得十一岁启蒙了。”

    小姑娘没听懂他的话,她喝着汤听到他又说了很多话。

    “瑾儿要高兴坏啦!”

    “等我这趟回来,带上瑾儿你们一起学武。”

    他们有了一个约定,等他回家一趟接上儿子,再来找她。

    小姑娘就日日在酒楼旁边的小巷道里等着。过了他说的三日,没有等到他,又过了三日,小姑娘等到了一伙面色蜡黄表情不善的男人。她被卖到了一座红红绿绿的楼里做丫鬟。

    她还惦记着和那人的约定,她每日都跑,每日都被抓住,每日都被饿着被狠狠地打,后来她学轻功时,脑子里想的都是鸨妈妈凶狠的嘴脸和护卫轮番落下的棒子。

    终于有一天,在她觉得自己就要被打死了的时候,那人出现了。

    她活了下来,整座楼只有她活了下来。

    “你害怕我吗?”那人问她,他们脚下淌着许多人的血,小姑娘摇摇头,她知道那人是在保护她。看着殷红的地面,再看着男人通红的眼睛,她注意到他的脸上多了一道疤。

    “你没有弟弟了。”那人说。

    那人带着她,离开了这个城镇,他在一个地方买下一个小茅草屋。还给她取了名字,叫郑瑾。

    “你就随亡妻姓郑吧,单名一个瑾字,我便叫你瑾儿,你叫我义父。”

    小小的茅草屋就是他们的“家”。

    那人在茅草屋逗留了几日,每日酗酒,难得清醒时便叫郑瑾锻炼身体扎马步。男人失去了什么,小郑瑾并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有了父亲有了家。

    之后的三年里,每隔两三个月,那人就会“下山”来看看她。那人教她识字断文、轻功内力、毒术医药、化妆易容,郑瑾很勤奋,每次他来时,她的进步都叫他大吃一惊。

    她想好好表现,让义父高兴,可他却越来越沉郁,越来越阴骘,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在郑瑾十四岁的时候,他再也没出现过了,只给她留下了一些毒药、一只蛊虫和一张纸条:

    “瑾儿,我不能再这么麻痹自己了,我有一定要去做的事情,或许一年半载,或许三年五载,或许没有归期。你总想去闯荡江湖,如今你小有所成,我也不会再拦你,但切记,行走必须以男子装容。我没有别的能给你,只留下了一些毒药,不可轻易使用,恐会招致麻烦;另有一只子蛊,若有性命之危,杀之我可收到讯息,江湖遥遥亦全力赶到护你周全。望瑾儿安稳妥当,安全无虞,珍之重之。”

    ……

    幽暗烛火中,郑瑾轻轻触碰手掌中的蛊虫,这虫子多么脆弱,只要她稍微用力一按便会死掉。这是他留给自己为数不多的东西,这三年来她多少次命悬一线都没舍得毁掉,可在无数个追忆过去的夜晚,她却差点忍不住想掐死这蛊虫,看看是否真的如他所说会全力赶到。她想见他一面,可郑瑾最终还是忍住了,若是拿蛊虫做玩闹,他会对自己很失望吧。

    郑瑾小心地收好蛊虫,吹灭烛火,她独自一人坐在寂静黑暗的屋子里努力平复心绪,可往事的盒子一旦打开,故去往事就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好像那些日子就是昨天。

    “师父……你又在哪里呢。”

    ————————————————————————————————————

    PS:羽宸有话说:

    本来想简单介绍一下的,但是又觉得后面再讲可能会拖沓剧情,就干脆一次性说完吧。

    我要强调一下,这章不是郑瑾卖惨,她一点都不觉得自己惨,我们郑瑾就是开朗乐观的小太阳!!

    (咳咳咳,那个……心疼小郑瑾的可以投推荐票了!疯狂暗示JPG)

  http://www.tangsanshu.com/bangzhushinanzhuangdalao/1621987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