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帮主是男装大佬 > 第二十六章: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第二十六章: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第二十六章: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逍遥就是敖几。郑瑾觉得这个消息超出了她的想象力。

    那个整天吊儿郎当游手好闲坐没坐相站没站样的小屁孩居然就是江湖上最神秘的少年英杰?

    “他……”郑瑾一时不知道问什么。

    纪水无理解她的诧异,毕竟自己刚知道时也很是意外。

    “我也没想到。”纪水无挑眉望向郑瑾,“能躲得过我的情报网,他倒是藏得比你好多了。”

    郑瑾再次被连带着接受大佬的“不经意嘲讽”,陪着笑脸装傻,不过她怎么就从这句话里听出来一丝不爽呢。

    “他说了,不必我们等他,可先行回去。”纪水无递给她一张纸笺。

    逍遥写的?郑瑾接过来,看到纸笺上的字,意外地看了眼纪水无。

    这是她第一次见到逍遥的字,和他面上表现出来的纨绔模样不同,逍遥的字迹很有书香底蕴,像是模仿了很有筋骨的柳体却又另有创新,撇捺之间虚虚收笔,更有些潇洒意味。信的内容很简洁,和笔迹比起来倒更像是出自他之手——

    敖几之事是你没问不怪本人。

    山上事情我自处理不必担忧,可先行离去。敖几行踪不定。

    末尾居然还规规矩矩地写了“问安”并落了款,不过款名倒还是逍遥。

    逍遥?还是敖几?郑瑾盯着这张信笺思绪良多。都说字如其人,郑瑾在初见字迹的惊诧后也慢慢地有些想清楚了。为人又筋骨更具潇洒意气,所以才不仅有敖几这“江湖英杰”更有逍遥纨绔。款名逍遥,是他对自己的定位,而少侠敖几也是他无法放弃的另一面。

    真矛盾啊,郑瑾低叹一声。

    “心里在感慨些什么?”,纪水无一直关注着她的反应,见她叹气,没忍住问道。

    “没什么。”郑瑾深吸口气,将信笺卷成小卷扔进了火堆中,等着那一拥而上的火苗,她似自语又死问纪水无:“有时候,人的真实复杂地难以捉摸。”

    纪水无默然。

    “纪水无,你又是什么样的人呢?”郑瑾望向他,没有笑脸作怪,眼神认真,认真地叫他心虚。

    “我……是有目的的人。”这么说总没错的,无论是什么目的,他待在霸天帮什么目的,他跟着郑瑾什么目的,他确实都是有目的的。

    纪水无有些抗拒这样突如其来的坦诚,他倒是主动打岔开玩笑般地问她:“你怎么不趁机跑呢。”

    “我不知道。”郑瑾看着还在火上炙烤着的另外半只斑鸠,那肉已经烤的焦黑,没法吃了,她又叹了口气,不知是惋惜那半只斑鸠还是惋惜自己与自由擦肩而过,“总觉得不应该这么跑了。也许等这件事彻底解决没有后患了,我会再继续找机会跑吧。”

    纪水无听着她话中的无奈有些想笑。这人啊,有时油嘴滑舌没一句真话,有时却又坦诚简单到让人想笑。“他”又何尝不复杂呢?

    他一向讨厌复杂的人,但现在他确定,他并不讨厌郑瑾。

    “你就算想扮猪吃虎,也不必委屈了自己。”纪水无犹豫了一会,还是佯装随意地说道。他本不是多话的人,可面对着郑瑾,却总有些话忍不住想说,“擎天门内序散乱,难成气候,并非不能招惹。再像今日之事,你若有危险,不必顾忌旁的。”

    他怕郑瑾当这是安慰话,顿了顿又补了句:“就是没有逍遥解围,我也能保得住你。”

    纪大佬这话……是在暗戳戳表示不计较这次的事情了,若有下次……还会给自己撑腰?

    郑瑾看着纪水无说完话就扭过头去不再看她,惊奇地眨了眨眼,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纪兄真可爱啊。”眼看着他面色由红转黑,郑瑾识相地没再多打趣,她站起身来拍拍衣裙上的灰土,朝纪水无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笑道:“放心,若有下次,我先跑下山给纪兄打肉吃。”

    正午阳光明媚,透过繁密枝叶的间隙悄悄地溜进这片树林,纪水无看着她脸上肆意灿烂的笑,也跟着勾了嘴角:“那我要肥肥的斑鸠。”

    ——————————————————————————————————————

    PS:小剧场:

    郑瑾:大佬放心,我下次还会“先走为上”~

    纪水无:(跟她在一起好像会变开心)随便你,等我就行。

    逍遥:嗝~(你们别墨迹了,快走远点,我也就可以溜了……)

    ···羽宸唠嗑:。

    周一到周五每日一更噢~大家喜欢这一章吗?请多多留言鼓励鼓励羽宸吧~

  http://www.tangsanshu.com/bangzhushinanzhuangdalao/1614751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