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帮主是男装大佬 > 第二十二章:老少挑刺儿齐上阵

第二十二章:老少挑刺儿齐上阵

    第二十二章:老少挑刺儿齐上阵

    首脑会议这天,郑瑾起了个大早。

    今日是各帮派的首领共同议事,说是对东域共同管理和帮派往来制定一个章程。对于这个说法,郑瑾心里是很不信的。若是你擎天门能安排得了东域所有事务,还能是现在这个地位吗?莫说擎天门,就是九音阁已经算得上是江湖之首也不敢说能拟定出一个统一的章程出来。

    虽然认定这会议只是众人一起唠唠嗑捧捧场,但她还是好好“捯饬”了一通自己的“脸”。

    郑瑾今日穿了一身灰色袍衣,因为在山下镇子里找齐了易容的材料,今日她捏了一张新的“脸”出来,较之前的“黑脸糙汉子”略略改动了些不甚明显的细节,使之更贴合皮肤也更耐用。

    会议在擎天门的议事大堂举行,出乎郑瑾意料的是,今日各帮派的人竟都已经早早到了,她到场时,只剩下末尾几个座位还空着。

    这是什么情况?郑瑾心里敲响了警钟,离开始时间还足有半个多时辰,这些家伙摆出这架势是在憋什么坏呢。

    她微微低下头,朝各位首领打了个招呼,想不声不响地坐到末位,但堂上那几双眼睛都盯着她不放,进门时不叫她,打招呼时不回她,偏她屁股刚落座便听见首位“哐当”一声——大肚子门主摔了杯子。

    “大胆张澜天,见到我等前辈,还不快上前一一拜见!”

    拜见?郑瑾差点忍不住要回敬他们一句“做梦”。别说她刚刚已经打过了招呼,就是没打招呼那又怎样?她虽在擎天门的地界,但却不是擎天门的附属,向他们抱拳已经是客气,还想让她正正经经的奉茶拜见?

    “王门主可是起得太早还不太清醒?”郑瑾丝毫没有打算起来的意思,她定定望着小心眼儿门主,脸上甚至还带了些关切,“张某方才已向各位掌门问过早安,门主是眼神不好还是记性不好呢?”

    “无知小儿,尔敢不尊?”小心眼儿门主下首的一位老头子拄着拐杖敲了敲地砖,“我们堂上八九位哪一个不比你年长位尊?难道当不得小儿跪拜弯腰?”

    呵,一个比一个看得起自己啊。郑瑾脸上笑意更多了两分:“肖掌门一口一个小儿,尚不知张某已近而立,若张某算作小儿,您可当得一句‘尊贵老儿’?”她两手交叉胸前,这下还翘起了二郎腿,“肖掌门应当知道,这老树比起幼树,树皮更厚更硬,还会干裂脱落。但不知您可知道这‘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下半句是什么?”

    郑瑾这比喻可以说得上十分露骨了,肖掌门被气得白胡子乱颤,指着她就要开骂,谁知道就这正当气头上呢,他的话还叫人给打断了。

    “晚辈来迟,还请各位前辈莫要怪罪——”三位小门派的头头们擦着汗一起进来了。

    “哼!”肖掌门一捣拐杖,重重地哼了声。

    这么大的火气,不得把地砖戳个洞?郑瑾瞅了瞅肖掌门脚下,拐杖捣了这么几下,连个缝儿都没有。果然老了呀,郑瑾心下松了口气。

    可那三位头头可是被吓坏了。他们面上慌乱,进退无措,待看见堂上诸位都瞪着郑瑾而某人还翘着腿笑嘻嘻时,那三位好像明悟了一般。

    “卑鄙张澜天,竟在我们饮食中下了迷药,才让我们今日来迟!”

    什么什么?郑瑾都想掏掏自己的耳朵,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这些人连这么没脑子不要脸的借口都能说得出来?要是让她下药,不得把他们药倒个三五天的,能让他们大清早醒了来这里扣臭臭盆子?

    “张掌门,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呢。”郑瑾歪着头看他,“您是被我下了药所以也不清醒吗?要不您找掏粪的给您看看脑子?”

    “你这小人!满口污言秽语!”那张掌门一跃而起就挥剑向她刺来,郑瑾有些不耐烦地站了起来。

    无语,这一群两群的,怎么非要来挑自己的刺儿?她想和平相处默默无闻也不行?

    行吧,她就稍微露两手吧,希望纪堂主能理解她一心求和的诚意。

    她不能使用武器,寒霜刃她以郑瑾身份出场时许多人都见过了,而七星匕她没带在身上。剑尖已至面前,郑瑾微微偏头躲过去了。

    “来人!张澜天擅自动手,把他给我扣住!”小心眼儿门主一挥手,哗啦啦出来了一队带着刀剑的人。

    “以多欺少,不讲道理?贵门的风范我今日算是见到了。”郑瑾面上不笑了。她最烦别人跟她讲歪理,也最讨厌不讲道理的人,真当她是软柿子呢?

    她提气靠近张掌门,一掌劈向他的手腕,随后夺了他的剑。而擎天门的护卫队也将她团团围住了。

    郑瑾很不高兴,她从前行走江湖何等自由快活,自从接了这个什么帮主,一天天总有人看她不顺眼;以前不高兴时,她喜欢喝酒听曲儿,而现在连去哪都有限制。

    她不高兴了,怒气怨气没法发泄,就拿面前的人练练手吧。

    郑瑾将刀法运于剑上。刀剑本相通,只是刀法更偏刚猛攻击霸道,而剑术更重灵动攻守均衡,她身为女子,本身气力不足,用刀难免不足,现下换了剑,倒是得心应手。

    一剑横挡正面砍来刀剑,挥手运力刺向身侧,她不喜欢斗武见血,可现下也不是收敛的时候,一剑刺出直直贯穿那人身体,拔剑时一道血迹溅到她耳上与肩膀。

    周围的在她攻击凌冽的剑风下顿了一顿,这两招下来,堂上众人都对她的实力有了点数。

    “张帮主且慢——”大肚子门主面色凝重,从没听说过这个草根张澜天还有这等实力,如今发展成这个场面,这梁子必然是结大了,可若直接对张澜天下死手,传出去他擎天门的名声可经不起质疑,只能先行缓兵之计,稍后再悄无声息地动手。他面上堆上些笑,拨开人群走到郑瑾面前,“张帮主莫要误会,王某已经知道是张掌门先动的手了,方才是王某眼花错怪了张帮主,如今这都是误会误会,能否请张帮主海涵,只当是切磋?”

    “那王门主意下如何?”小心眼儿门主这话已经算是谦卑了,但郑瑾连笑脸也不给,一手持剑,另一手擦去了耳边的血。她当然不会以为是小心眼儿门主幡然醒悟,只能说明是另有阴谋罢了。但就算是另有阴谋,她也得顺着这台阶下,她身后还有个霸天帮。

    “我还对堂上诸位出言不逊呢。”郑瑾看了看白胡子肖掌门,那一脸怒气犹在。

    “张帮主意气风发,是我们听岔了意思。”

    “好。”她朝吹胡子瞪眼的老头笑了一笑收了剑,周围的人群也散开了。

    这场会议因着郑瑾这么一闹,气氛很是僵硬,大肚子门主便出言作罢,请诸位好好休息。

    ——————————————————————————————————

    羽宸唠嗑:。

    周末二更,晚上八点还有一章~

  http://www.tangsanshu.com/bangzhushinanzhuangdalao/1614751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