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帮主是男装大佬 > 第二十章:风流债和美人刀

第二十章:风流债和美人刀

    第二十章:风流债和美人刀

    经沙刀客那几句话,郑瑾倒是对之前的事情有了点印象——

    在西域时,她是曾实实在在地泡过女人堆里的。

    倒不是她贪欲,她也只是好“色”,没有别的,就是欣赏,饱饱眼福而已。没办法,西域的美人各有动人风韵,或媚骨天成或青莲濯濯,郑瑾好美人,这是她见到了西域美人之后才意识到的。

    古再丽楼,是西域克拉玛依州最有名的艺姬场所,其中狄丽和阿依慕是那里最美的两位清倌。狄丽热情似火,阿依慕清丽如月,身段样貌才艺样样上乘,是百金难得一见的头牌。

    本来这些和郑瑾也没什么关系,她没想着散尽一切去赏一赏那最美的花,只要有两朵解语花一起赏花奏乐喝酒,便足够她“醉生梦死”了。又或许是由于“他”相貌还算俊秀,且对姑娘们温柔体贴从不轻视,楼里有许多姑娘无事便来她租下的包厢玩闹。

    而郑瑾之所以离开古再丽楼,说起来是因为一件事。

    那日她正同一位琴女行花令,兴致正浓时有一紫衣女子冲进了她的包厢,那女子拜倒在她身前哭诉着受了委屈,抬头一看,却是头牌狄丽。美人含泪,郑瑾怎舍得那泪珠子往下掉,当即便扶起她问清原委。原来是一位莽夫硬要她接客,还看中了她的身子,狄丽原是清倌,可那人竟仗着身有武功强迫她。郑瑾拍案而起,好一个大胆的莽夫,她与美人游戏,尚且哄着陪着一点见不得美人蹙眉,这位莽夫是什么来头竟强折天上花?郑瑾脑子一热,便冲到包厢把那人狠狠揍了一番,直揍得鼻青脸肿才放过。

    此事原也算结了,只要那人不想断胳膊断腿,便不会再来闹事。就算他有什么背景,大不了再打一顿拍拍屁股走人,郑瑾独身一人无牵无挂这些都不放在心上。可没成想,过了没两天,阿依慕也闯进了她的包厢,说是被同一人欺辱了。好家伙,郑瑾没喝酒也火冒三丈高,这次直接把他打晕了扛出花楼教训,最后还把他捆成粽子扔到了猪圈里。至于安抚两朵娇花,郑瑾为了让鸨妈妈放过她们,连典当带欠债,给了四百两算是保住她们的清誉。

    两次教训,或是那人背对着他,或是被他蒙着头狠揍,郑瑾也没想着去看那人长相如何。如今经他一提,郑瑾才知道,原来那莽夫就是沙刀客。

    看来此事误会挺深的,不过现在,她估计沙刀客是听不进去她解释的,得先让他输得心服口服才能乖乖闭嘴。

    ————————————我是小白脸郑瑾出场线—————————————

    郑瑾走时,还只有沙刀客痛骂小白脸,待她回来时,场地中许多人都在窃窃私语讨论她“阴险卑鄙”了。

    唉,八卦的力量不可小觑啊。

    “唰——”山水画扇被打开,飞向人群中的沙刀客。沙刀客反应过来正要拿刀抵挡,便见那扇子碰了他的刀柄随即转了个弯又飞向人群外。

    纪水无在人群中眸色一暗,看来还是小瞧“他”了,“他”到底还藏了多少手段。

    “谁在耍这些见不得人的小把戏!”沙刀客大吼一声,众人瞬间安静,随他看向那扇子的主人——

    未及弱冠的俊秀少年,当得起“风流倜傥”四个字,少年着一身藏蓝修身襦袍,腰间还挂着一块白玉,面如冠玉,唇红齿白,桃花眼眨动眼波流转,勾着唇朝众人一笑。

    人群中的女子好些红了面颊。

    纪水无看着玉面少年,皱了皱眉,“他”还用心打扮了一番?

    “郑瑾?!”沙刀客一跃而起,拿着刀就向她劈去,“鼠辈还敢现身?!”

    “莫慌莫慌,你这糙汉子。”郑瑾收了折扇别在腰间,脚步动了动便错开了沙刀客的刀,她有意把他往中间空地上引,变换着身形同时又给他留了些破绽做引子。

    看见郑瑾堂而皇之地出现还用扇子挑衅一番,沙刀客哪儿还能见得“他”得意的扬着那张“小白脸”,每一刀都带着风劲往她要害劈。

    “真不斯文呐——”郑瑾漫不经心地躲着,她的轻功是很不错的,看似闲庭信步,实则每一步都完美避开,激得沙刀客更是头发直竖,每一招都透着狠厉和急切。

    郑瑾看他情绪差不多了,破绽也有很多,终于远远拉开一段距离,拿出了自己的武器——两把小臂长短的短刀。

    “哼,只会躲的泥鳅,有本事接我一刀!”沙刀客气喘吁吁,瞅着她拿出两把短刀,嘲笑道,小人用小刀,绝配啊。

    “那便试试我的寒霜刃吧?”郑瑾也不恼,笑嘻嘻地回他,而下一秒,沙刀客便见一道银光闪到面前。

    “锵——”一声刺耳的碰撞划拉的声音,眼尖的人还可以看到两点火星。

    郑瑾笑嘻嘻地又欺身靠近沙刀客,“惊不惊喜呀,每一个小瞧寒霜刃的人,都吃过它的亏。”这次她两把短刀一齐挥出,左手一刀格挡对手武器,右手另一刀直刺向对方要害。沙刀客不敢大意转身躲避。

    “上当咯——”郑瑾左手一转,刀刃贴着沙刀客的手臂往上,直到肩颈处才停下,刀尖就对着他的脖子。

    “如何?可服吗?”郑瑾卸掉他手中的刀,点了他的麻穴。

    沙刀客身体一软瘫坐到地上,面如死灰。郑瑾也不催他,盘腿就坐到他对面,盯着他看。

    面对着直视的目光,沙刀客面色由灰变白又变青,最后红着脸梗着脖子朝她吼:“赢了我又如何?你今日若不杀了我,夺爱和欺侮我迟早报回去!”

    “杀你就算了”郑瑾倒移开了目光,仔细地擦拭着并未落灰的短刀,“我们本无仇怨,待你听我解释了误会,我再用单刀陪你痛痛快快地打。如何?”

    沙刀客别过头,没说话。

    郑瑾见他这样,就直接把所有事从头说了一遍,只是顾及着他的面子,没说出猪圈的事。

    “你信口雌黄!”沙刀客显然不肯相信郑瑾的说法,气的连文绉绉的成语都蹦出来了,“狄丽姑娘与我两情相悦,是她说愿意委身于我的!”

    “看来被坑是真的喽。”郑瑾颇有些怜悯地拍了拍他的肩,“我且问你,你可付了狄丽银两?付了多少?”她现在可以认定沙刀客是被坑了感情还被骗了钱了。

    “必然……是要给鸨妈妈一个交代的。”沙刀客此时的脸红倒不像是愤怒了,“我给了那老鸨二百两银子。”

    “二百两银子便想买花楼头牌清倌的初夜?便是那老鸨傻了会同意,人家美人也不肯如此自贱身价。”郑瑾直接把话说明白了,“你付了二百两做场梦,我凑了四百两赶走你,从头到尾两位美人都是可怜人,而你我,皆是心甘情愿。”

    “现在,你可懂了?”

    沙刀客虽是粗人却不是笨人,当初是被美人花言巧语给蒙了心,如今郑瑾一点破,他便什么都清楚了。

    “美人刀,刀刀割你肉啊——”郑瑾长叹一声。

    ——————————————————————————————

    PS:小剧场:

    郑瑾盛装打扮华丽出场~

    纪水无:打架还捯饬一通?(莫名不爽)。

    郑瑾:(疯狂散发小白脸魅力)我是来解释误会的,要郑重一点。

  http://www.tangsanshu.com/bangzhushinanzhuangdalao/1614751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