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帮主是男装大佬 > 第十四章:若为金钱故,两者皆可抛

第十四章:若为金钱故,两者皆可抛

    第十四章:若为金钱故,两者皆可抛

    “来来来,两位少侠,尝尝这苞谷粥。”老妇人端着碗碟上桌。昏黄烛火下,依稀看得见那缺口碗里的稀汤水泛着玉米粒的金黄,但想来这汤若放置一会儿上面便会澄出一层清水来,泥瓦碟子里是没什么油水的青菜和野菜。桌子旁的孩子们盯着这些移不开目光。

    纪水无坐着没动,郑瑾大大方方地接过妇人手里的汤碗,啜了一口。

    “好喝!”她笑得眯了眼,好像吃到了什么山珍海味一样,接着把碗递给了旁边最黑又瘦的小孩子,“二蛋儿快尝尝,香死了!”

    孩子们便围着那一只碗一人一口喝起来了。

    “哎呀,这群不懂事的,这是给恩公喝的!”老妇人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大孩子的头,不好意思地朝着他们二人道:“张少侠,这位大侠,你们别嫌弃,先吃菜,我再去给你们盛一碗。”

    “不用啦不用啦。”郑瑾亲昵地搀着老妇人的胳膊,让她坐下,“汤给王哥他们留着吧,我们香一口就行啦,这不是还有菜吗。”老妇人笑着没再说客气话了,只把菜碟儿往他们跟前推了推。

    “纪大侠您也尝尝?”郑瑾给纪水无夹了一片青菜,有点期待似的望着他。

    垂了垂眼帘,纪水无突然觉得这片青菜他拒绝不了,送到口中,却尝不出味道来。

    “好吃。”

    “是吧是吧。”郑瑾又给老妇人也夹了一筷子菜,“我说做得香,婶子您还不信。”

    “我出去找找逍遥。”纪水无觉得这里好像太憋气了,站起身来。

    “那好,你别走远了,山沟里黑灯瞎火的,容易摔跤。”郑瑾看也不看他,端着碟子往孩子堆里去了。

    “婶子,您怎么就由着王哥去做山匪呢。”郑瑾把东西都给孩子们了,转过身来拉着老妇人说话。

    “唉,这也是实在没办法的事。”老妇人叹口气,“我们这村子破落许多年了,乡亲们都搬得只剩下这么几家。生活苦一点也罢了,可偏偏周围也不太平……几年下来,孩子们都没怎么长个子。”老妇人愧疚得直叹气,“后来强子就想了个办法,丰年就老实种地,灾年就……也是勉强自保。”

    “那这样也不是个事儿啊。万一遇到什么狠人,王哥他们怎么逃得开?”郑瑾攥着老妇的手,心也一揪一揪的。

    “没办法,没粮活不下去啊,哪怕是抢也得弄点钱,不然孩子们就要饿肚子了。”老妇人掀起破布围裙揩泪,“强子他们也没做过坏事,遇见普通人家都绕着走,只看见有马有车的出来吓一吓,有些人不想惹麻烦或是嫌弃他们近身,便能得一些银两。”

    郑瑾沉默了,觉得心里沉甸甸的,说什么话都轻飘飘的没意义。

    “生命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金钱故,两者皆可抛。”

    纪水无出去站了会儿,夜里风很凉,可他吹了半天风仍觉得不清醒,便又回来了。习武之人耳力好,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郑瑾颇有些无力地说出这话。他的脚步顿住了。

    “婶子,你先招呼孩子们,我出去看看王哥。”郑瑾不想让老妇人多想,站起身来准备出去转转。

    纪水无看她打算往外走来,不知那一瞬间怎么想的,往阴影处挪了挪。

    她来到了山脊开垦出的田垄边,一排汉子们饿着肚子蹲在土堆上叹气,郑瑾迈不动腿了。她内心里很久没有这样的感觉了,很涩很堵,没办法发泄。

    她摸摸口袋,还有些银钱……

    但这个小村落少说也有十几户,她那点银两犹如杯水车薪实在拿不出手。若是给他们钱,村民会觉得是施舍吗?郑瑾很犹豫,她太知道穷人的自尊心了。

    郑瑾最终没有走上前去,她回到了茅草屋,想去找纪水无帮帮忙。

    “啊呀,张少侠,您可真是我们的恩公啊!”老妇人站在门口翘首以盼,看见郑瑾就激动地迎了过去,“这些银钱实在是……实在是……”眼看着老妇人眼眶又红了,郑瑾有些手足无措,“我去同强子说说,这些银钱必然是要用到正处的……”老妇人激动地念叨着去寻人了。

    她好像猜到了些什么,走进茅草屋。逍遥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了,一群孩子正围着他高兴的唱歌,见到郑瑾走进来,一个个像小麻雀一样喳喳地叫:“谢谢恩公哥哥。”她觉得有些口干,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便看向逍遥。

    走近些,郑瑾才看到他怀里抱着些什么东西。藏蓝色的绸缎外衫里是红彤彤水嫩嫩的野果子,每个孩子的手上都有。

    他们一路走来,这周围几里哪有什么果树?这些果子是怎么得来的?

    “二百两,不是我。”逍遥知道她进来,难得的没怼她,眼光一直追着孩子们,只这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郑瑾却懂了。

    茅草屋里怎么会有风裹着沙子吹她的眼睛呢?郑瑾觉得眼睛也涩涩的,心口却好像被孩子们的歌声温暖了一样。

    谢谢。她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对逍遥,也是对纪水无。无论他们是怎么想的,这份善意,她记在心里了。

    他们三人并未再等老妇人回来便走了。

    可怜人的感激零涕,郑瑾觉得自己实在是当不得,受不住。

    夜风很凉,但他们三人谁都没说什么,任马儿自己闲哒哒地走,走岔了路才扯一扯缰绳。

    “你不必觉得愁闷,那些银两,用的是你的酬劳。”纪水无的声音也像夜风一样凉,却好像吹散了她心里浓郁的愧疚、烦闷、无力和压抑。郑瑾知道,这是他别扭的宽慰话。

    郑瑾朝他笑了笑,抬头看着黑沉夜幕。明明那么浓重的黑,可她眼里却好像只看得到那些亮闪闪的星子。不如意的地方多了,要学会自己看得开。她都明白的。

    ———————————————————————————————————

    PS:背景:当时物价,十两银子够一家三口省吃俭用吃一年。

    沉重的字搞得羽宸心里也有点塞塞的,不过下一章郑瑾小嘴炮就上线啦~期待一下吧~

    (安慰一下沉重的小郑瑾要不要投个推荐票呢~)

  http://www.tangsanshu.com/bangzhushinanzhuangdalao/1614750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