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五十章——改过自新的金富贵

第五十章——改过自新的金富贵

    成功的在对方面前装了一波*(哔——)的沈白,为了保持自己世外高人的形象,摆摆手道:

    “不急,钱财本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我出院前能有足够的资金交上治疗费用,就足够了。”

    拒绝了金富贵想要用手机给自己转账的意思后,沈白又道:“我看你刚才被那厉鬼吓得不轻,你且先去洗漱一下,我写个定惊的药方给你。喝一剂汤药稳稳心神,我们再详细聊聊,该怎么处理想找你索命的厉鬼。”

    “哦,对了。给你张护身符现顶着,这样可以暂保你无恙。”

    沈白递给金富贵一张折成小三角的辟邪符,趁其不注意,躲在一旁的吴玉林摆摆手。

    意思是:先撤,等我安排。

    接过辟邪符的金富贵心中一暖,他暗想:多少年了……我几乎都忘记了,被人关心的滋味是如此温暖……

    金富贵从小无父无母,在孤儿院长大。

    他所在的那个孤儿院的院长,不光个势利眼,还是个财迷。

    哪个孩子能让好心人经常来施舍钱财,她便对哪个孩子好。反之,若不能给她带来钱财收入,即便是发高烧昏过去,她也不予理会。

    从小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金富贵,对于如何骗取别人的同情心,以及察言观色的本领,可谓摸了个头头是道。

    而这,也造就了他现在的性格,和那个孤儿院的院长一样,自私自利、只看对方有没有钱,或者利用价值。

    一直在孤儿院小心翼翼求存的金富贵,机缘巧合下被一个迟暮的海归商人看中,将其作为养子带离了孤儿院。

    之后的金富贵,在这个海归商人的栽培下,开始了他的经商传奇。

    可好景不长……

    随着他一天天长大,将他视为己出的老人终是逝去了。

    自此,继承了老人全部财富的金富贵,遇到了各种各样的人和事后,他渐渐地习惯了身边的尔虞我诈;习惯了身边每个人,接近的他的最终目的,只是为了钱。

    但那时的他很庆幸,庆幸自己身边,有一个陪了自己五年之久的女人。

    直到一年后的某天,命运跟金富贵开了个大玩笑。

    他深爱着的女人,一个跟他同床共枕了六年之久的女人,趁着当晚金富贵应酬喝醉,连夜卷走了他几乎三分之二的财产,然后人间蒸发了。

    第二天酒醒。

    发现了这一切后,他从裤兜里,掏出一枚挑选了好久的钻戒。

    这天,是他们相识第六年的纪念日……

    本想在这一天,给自己深爱的女人一个惊喜,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金富贵看着手心的钻戒,突然癫狂的笑了起来。

    他笑着,也哭着……

    这件事后,金富贵渐渐封闭起了自己的内心。他不再相信任何人,尤其是女人,而且,他对手下的员工,也变得越来越苛刻、抠门。

    此刻,他怔怔的望着冲自己微笑的沈白——

    这世间,竟还有这样让人感到温暖的世外高人!

    回想起自己前半生的经历,金富贵封闭着的内心,悄然出现了一丝裂痕……

    金富贵感激的点点头,带着一裤子的污秽之物,朝住院部大楼走去。

    “等等,我还没告诉你药方呢。”

    被沈白叫住的金富贵脚步一顿,转过身刚想开口,沈白无奈道:

    “算了……你在哪个病房?我让朋友煎好带过来吧。”

    闻言金富贵心头又是一暖,弯腰道:“我在417病房,谢谢白爷了……”

    见沈白点头,金富贵浅浅的弯了一下腰,转身消失在住院部门口。

    白爷?好奇怪的称呼……

    沈白回想起金富贵也总称自己为‘金爷’,心中也就释然了:

    随他怎么叫吧……可为什么我总觉得,他临走前,好像真的是发自内心的感激我呢……

    想了半天没想明白,沈白索性不再去想了。

    眼看天就要黑了,他拿出手机给肥宇挂了个电话,让肥宇过来时候带份饭菜,顺便带一副安神的汤药来。因为怕肥宇问东问西,沈白说完,就习惯性的直接挂断了电话。

    在沈白眼里,医院的营养餐…真不是人吃的……

    在旁人异样的目光中,金富贵回到病房锁上门,褪下沾满污秽的裤子将其丢掉,在卫生间冲了个澡,从柜子里拿出一套新的病号服。

    换好衣服后,他呆呆的坐在床上,看着逐渐黑下来的天色,心中思绪万千。

    想起之前把自己吓个半死的厉鬼,金富贵陷入了沉思:

    我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是不是太过分了?

    而另一边,在花坛边长凳上的沈白,看到肥宇换了衣服,带着一份盖饭和一包中药过来了,强忍着心中的笑意正色道:

    “宇啊,不是我说你……明明包里还带着引魂香,你怎么会搞的一身… 哈哈哈……”

    说到这儿,他实在忍不住笑了。

    见沈白笑的前仰后合,肥宇就知道自己的糗事藏不住了,他此时的内心,宛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过……

    肥宇把手中的东西放下,一脸蛋疼:“我TMD哪能想到,呢孙子能干出这么恶心人的事儿!对了,那家伙搁哪呢?看我不好好收拾他一顿!”

    “噗……哈哈哈,人家就在你旁边呢。”

    闻言肥宇一惊,开眼一看——

    吴玉林的阴魂,正一脸尴尬的站在他身前。

    只见寒风中,某肥仔气的脸色通红,抻着脖子把眼睛瞪的滚圆:“你这瘪三儿,为啥干这么恶心的事儿?胖爷我好欺负是不?”

    看对方如此生气,吴玉林心道:你把我收进尿壶里就不恶心咋的?!

    但因为有求于人,他只能尴尬的挠着头给肥宇道歉。

    “行了行了,你不也给人家弄尿壶里了?你俩就当扯平算了……”

    沈白拿起肥宇带的盖饭,一边往嘴里扒拉,一边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讲了一遍。肥宇听到定金都有一栋别墅,眼睛都快瞪出来了,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咳咳,被冤魂缠身的人,下场可都不怎么样,救他一命收点酬金也不过分,这也算是给他出出气。”

    沈白看向了吴玉林,他知道现在当务之急,是解决吴玉林的问题。

    “你本就含冤而死,拖得太久你总会变煞的。我会让金富贵给你道歉出面替你平反冤屈,你看呢?”

    “全听道长的,您能为我一个已死之人做主,我…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您……”

    短暂的交谈后,沈白跟着吴玉林,来到了金富贵的病房。

    至于为什么,之前沈白要问金富贵病房在哪,自然也是为了把戏演的逼真一点……

    叩叩叩……

    “我是沈白,可以进来吗?”

    一听沈白来了,正坐在床上沉思的金富贵,赶紧起身开门道:“白爷里面请……这位是?”看见沈白身后跟着的肥宇,金富贵一下没反应过来。

    沈白笑笑,抬手把肥宇带来的中药递过去,解释道:“这就是我之前说的朋友,趁药没凉快喝吧。”

    金富贵接过药,又说了一顿感激之词,招呼沈白二人坐下。

    而明白这一切都是沈白套路的肥宇,此时有些懵逼:跟鬼串通骗人,对方还这么千恩万谢…老大平时不显山不漏水,这一手玩的溜啊……

    喝完药的金富贵一抹嘴,低头沉声道:“白爷,我刚才回来这阵子想通了……”

    “你想通什么了?”

    “从前我没得选,现在我想做个好人。”

    沈白汗道:“咳咳,你是不是说错词了……”

    肥宇:“……我去个厕所,你们聊。”

    妈耶……这都啥跟啥啊?无间道的词儿都整出来了?这金富贵也是个人才了……

    别说沈白二人被这一出搞得有点蒙圈,就连在一旁的吴玉林都傻眼儿了。还没得选?你克扣工资乱甩黑锅,谁逼你这么干了?

    可金富贵接下来的话,让沈白沉默了。

    金富贵并不是脑子抽了,才讲出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话。之前坐在床上,他想明白一个问题——

    如同沈白跟他说的,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即便自己已经是世界首富,又能怎么样呢?钱真的这么重要吗?

    回想那些被自己苛扣工资,敢怒不敢言的员工,金富贵现在十分后悔。有再多的钱,没有知己没有朋友;就连一个愿意踏踏实实跟着自己的女人都找不到,自己要那么多钱又有什么用?

    “白爷,我回想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不仅没有一个企业老板该有的样子,连最起码的尊重都得不到。我身边的人,表面看着都很尊敬我,但我现在明白了,他们不是真的尊敬我……”

    金富贵握着拳头沉默片刻,抬头看着沈白又道:“白爷,请给我指条明路吧!”

    听完金富贵的话,沈白一拍大腿:想改过自新是吧?那我就看看你能做到哪一步……

    “我对你了解的并不多,你若真想改过自新,还是让你的熟人出来指点一二吧!”

    肥宇一愣:“老大你的意思是……?”

    沈白点点头,示意让肥宇帮金富贵再开一次眼。这时候,该让吴玉林和金富贵好好谈谈了。

    “那只厉鬼就在房间里,我想你们应该谈一谈。不过你放心,我在这里他动不了你,而且你还有我给你的护身符在,你看怎么样?”

    沈白的话看似是询问,其实,这就是把已经确定的事情,通知金富贵而已。

    见金富贵点头,肥宇拿出一张符纸朝他走了过去。

    沈白暗想:金富贵啊金富贵……你这话是真是假,就让被你害死的吴玉林一辩真伪吧!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51743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