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四十八章——开宰

第四十八章——开宰

    沈白经过询问得知,对方名叫吴玉林,生前曾是一间大形楼盘开发公司里的项目经理。

    因手下负责的楼盘竣工后,项目尾款被克扣,吴玉林几次三番的找老板询问尾款是事,可根本见不到人。项目包工头又一口咬定,少了的那部分尾款是他吴玉林私吞了。

    于是,包工头带着盖楼的农民工,闹到了电视台。吴玉林不堪舆论的重压,跳了楼。

    因为吴玉林死前,怀着对正横公司老板金富贵的恨意,所以死后日日夜夜跟在金富贵的身边。而这个名叫金富贵的人,及其财迷,听说吴玉林跳楼后,顺水推舟的承认了项目包工头的猜测。

    “他那么有钱一个老板,不给齐尾款也就算了,这个黑锅还要甩到我身上!我已经死了啊,他不单没有关心过我的事情,还做出这种没人性的事来。你说,我想找他报仇又什么不对?:”

    吴玉林对自己这个老板,恨的咬牙切齿。在他看来,沈白和之前抓自己的那个胖子,应该是金富贵察觉到自己缠着他,所以找来这两人对付自己。

    想到这儿,他看向沉思中的沈白,又开口道:“这种人,你也要帮?”

    沈白抬眼望着一脸恨意的吴玉林,叹息道:“唉……我能理解的你的心情,但是你仔细想想,虽然你的死跟这个金富贵脱不开关系,可你别忘了——你是自杀的,不是人家逼着你去跳楼。”

    “可他这么做,和逼着我去死有什么区别?我勤勤恳恳给他干了五六年,私吞款项这样的骂名替他背了多少?到头来,我死都要背上这样的骂名,我恨啊!”

    吴玉林吼着说出这番话,脸上的恨意毫不掩饰,周身阴气不断翻涌着,眼看就要变煞!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房间中响起了一阵诵念之音:“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随着沈白念出道家的《静心咒》,眼看就要变煞的吴玉林,喘着粗气伏在地上,被仇恨充斥的双眼,也显露出一丝清明。

    吴玉林一脸迷茫的抬头看向沈白,喘着粗气茫然道:“呼…呼…… 我刚才怎么了?”

    “怎么了?你被仇恨蒙蔽了内心,差点变成厉鬼!若不是我用静心咒,帮你压制体内的怨气…… 届时你变成厉鬼,别说投胎做人了,那时,我也只能把你灭掉。”

    听了沈白的话,吴玉林自然是千恩万谢,也明白了沈白并不是金富贵找来对付自己的。他双膝跪地谢过沈白后,满脸祈求之色的开口道:“道长,求你替我伸冤啊!”

    沈白看着跪在地上的吴玉林,心说:要不是为了宰肥羊顺带帮你,打散你这不成气候的冤魂省事儿多了……

    见吴玉林也是个可怜人,沈白沉思片刻,开口道:“唉,谁让我这人心善呢…… 帮你可以,不过我们要约法三章。”

    见沈白答应帮自己伸冤,吴玉林毫不犹豫的满口答应下来,激动的给沈白磕着头,口中不住的说着感谢的话。

    别说约法三章了,哪怕是三十章,只要沈白能替自己伸冤,他也不会有丝毫的犹豫。

    见对方答应,沈白满意的点点头,说出了自己的三条要求——

    第一:先要绝了报仇害人之心,否则不帮。

    第二:从现在开始,没有经过首肯,不许擅自行动。

    而说到第三条的时候,沈白一本正经的脸上,少有的露出一丝猥琐:“这第三嘛~ 最近我手头有点紧,需要你配合我演一出戏,我打算狠狠宰这个金富贵一刀,也算是替你出气。你看怎么样?”

    “全听道长吩咐!”

    沈白话音刚落,跪在地上的吴玉林,就低头抱拳说出了这句话。

    这约法三章的前两条,还像那么回事儿,可这最后一条…… 让吴玉林不得不在心中感叹:这道长可真他娘的是个人才!

    说好听的是替鬼伸冤,直白点说,这不就是跟鬼合作坑人嘛?

    这种事情,沈白也是第一次干,所以他猥琐的脸上,也是有着少许的尴尬。

    当然了,吴玉林对于这第三条要求,并没有表露出鄙视之类的神情,依旧是满脸感激,对沈白千恩万谢。人家生前好歹是个项目经理,什么能问什么不能问,心里是有数的!

    沈白干咳两声缓解尴尬,对吴玉林说到:“咳咳……那啥,我也不瞒你,对于替你伸冤这件事,我确实有自己的私心,但是既然答应替你伸冤,就不会失言与你,这点你可以放心。但是……”

    “道长有什么吩咐,但说无妨。” 表明自己的立场后,吴玉林做洗耳恭听状。

    “你先起来吧,一直跪着干啥……那不是有凳子,坐吧。” 招呼吴玉林起身落座,沈白有些疑惑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我朋友之前抓你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我怎么看他身上好像沾着……屎?”

    刚刚坐下的吴玉林,一听沈白的话,心里叫了一声糟糕。

    又跪到了沈白面前:“道长恕罪啊,我当时不知道那是你朋友,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见此,沈白心中已经猜出个大概。

    安抚着跪在地上的吴玉林,沈白开口道:“我只是好奇而已,说了帮你就不会食言,你给我讲讲呗?”

    观察到沈白没有怪罪的意思,吴玉林小心翼翼的起身,讲出了当时发生的事情。

    原来,肥宇当时催动寻灵符,很快就找到了跟在金富贵身边的吴玉林。

    为了不打草惊蛇,肥宇这厮扭动着肥硕的身躯,躲在一旁悄悄的观察起来。但由于体型问题,这孬货很快就被吴玉林发现了。

    一开始,吴玉林还以为肥宇是盯上了金富贵,但随来回走动试探之下,吴玉林惊讶的发现——这胖子一直盯着的是自己!

    这时正在住院部里溜达的金富贵,一阵尿意袭来走进了厕所,放完水后就出来了。

    可蹲守在厕所门口的肥宇发现,吴玉林没出来。

    肥宇等了半天才反应过来,感情这是人家发现自己,趁这机会躲起来了!

    想明白怎么回事后,肥宇二话不说,拎着尿壶就冲进了厕所。

    只听‘嘭’的一声——

    离门口最近的那个蹲坑,炸了……

    好端端的厕所为啥会炸?不用想也知道是吴玉林干的。

    肥宇本来还想着跟他商量一下,现在倒好,刚进厕所就被弄的满身屎尿。

    肥宇愣了一下后,看着始作俑者正捂着肚子笑自己,气的大喊:“我TM今天就让你这贱鬼,尝尝被封进尿壶的滋味!”

    气的面色发青的肥宇,抽出一张摄魂符夹在指尖一喝:

    “天清地明,助我神明,灵符一道,封汝阴灵!”

    随着肥宇念动咒诀,吴玉林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吸力,而这吸力的源头,赫然是对方手中的尿壶!

    “之后的事……道长也就都知道了。” 讲完后,吴玉林脸上有些发烫,用炸厕所这招对付人,说来实在有些不光彩。

    正当他满心忐忑的猜测,眼前这道长会不会生气时,吴玉林听到沈白那边传来些奇怪的声音。

    当他抬头看向沈白时,绷着脸努力不让自己笑出声的沈白,终于是忍不住了……

    “噗…唔……哈哈哈哈哈哈……我不行了,让我笑会儿……哈哈哈哈……“

    沈白坐在床上抱着肚子,发出一阵狂笑。

    感情肥宇身上还真是沾了屎啊!怪不得他放下尿壶就走……

    吴玉林一脸茫然的看着狂笑不止的沈白,心道:那不是你朋友吗……怎么你笑的比当时的我还开心……

    笑了好一阵子,缓过劲儿来的沈白开口道:“我有个计划,需要你的配合……”

    沈白此时,宛如一个诱拐着小萝莉的怪蜀黍,将‘对付’金富贵的计划,一点一点的告诉了吴玉林。

    听完沈白的计划后,吴玉林重重的点着头道:“没问题,只要能让他看到我,我就能给他吓出尿来!”

    沈白的计划很简单,首先,他跟着吴玉林装作‘偶然’间碰到金富贵,然后装神棍告诉对方,身边缠着厉鬼要向他索命。以金富贵的性格,定然是不信的,这时候就轮到吴玉林出马了。

    沈白会先用符咒给金富贵开眼,这样他就能看得到已经死去的吴玉林,而吴玉林的任务,就是还原成自己死时的样子,狠狠的吓金富贵。

    届时沈白再添油加醋的来两句,金富贵必定是言听计从的。

    敲定计划的一人一鬼,对视一下后,准备行动了。

    “对了道长,要不我先变成死时的样子让你适应一下?我怕到时候把你也吓到……”

    沈白揭下符咒刚踏出病房,身后的吴玉林突然来了这么一句。沈白转身戏谑的看着他道:“我一个捉鬼的,会被你吓到?”

    “啊……不好意思,我忘了…… ”

    吴玉林尴尬的挠挠头:“这会儿金富贵应该在住院部楼下的花坛附近,我们直接下楼吧。”

    于是,沈白颔首示意带路,跟着吴玉林走到了住院部的楼下。

    刚走出住院部没多远,沈白就看到了一身淡紫色病号服的金富贵,正靠在一棵树上抽烟呢。

    沈白冷笑一声,心道:有钱人是吧?今天不给你吓出屎来,算你腚沟子夹的紧!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453572.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