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四十六章——陷入僵局的调查与‘有钱人’

第四十六章——陷入僵局的调查与‘有钱人’

    沈白吃完肥宇带来的涮肉大杂烩,长舒一口气:“呼……肥宇你帮我问问,我什么时候能出院。”

    肥宇闻言一脸疑惑:这才住了一晚上,咋就想着出院了啊?

    “老大,你的伤……”

    肥宇刚开口,就看见沈白‘和善’的望着他笑。

    “我这就去问……”

    被盯的浑身发毛的肥宇,赶忙转身出去找沈白的主治医师了。

    住医院里天天吃这种‘猪食’,还养伤?不给我憋出内伤不错了!沈白此刻想着,如果医院的人说还不能出院,该怎么溜掉;肥宇领着一个戴眼镜的医生进来了。

    这医生进来也不废话,开口就给沈白说了一遍他的伤情,并且告诉他;如果现在出院,很有可能引起内脏再次出血,而且周身多处骨裂,也没有达到出院的条件。

    “我叫孙立乾,是你的主治医师。就你目前的状况来说,需要在这里观察一段时间,暂时不要想出院的事了。如果觉得这里住的不舒服,我可以帮你换成ICU病房,你看呢?”

    没等沈白开口,肥宇一愣问道:“ICU病房?有什么区别吗?”

    没怎么生过病,所以二人对于ICU病房是个啥,也完全没有什么概念,听医生这么说,沈白看着孙立乾的脸上,也露出了不解之色。

    “ICU病房,意思是重症加强护理病房(Intensive Care Unit)。在人力、物力和技术上给予最佳保障,如果你觉得有哪里突然不舒服,可以很快得到急救保障。当然,价位自然会高一些。”

    “怎么个价位?” 某胖子问了一句。

    孙立乾笑笑道:“虽然面积和这个病房差不多,但是由于医疗器械和人力物力的集中,所以价位是一万二。”

    “一周?”

    “呵呵,你说笑了,一万二一天。”

    啥?一万二一天?直接去抢钱不好吗?为什么要开医院?这就是此时沈白内心的想法。

    “打扰了,这里住着挺舒服的……”

    拒绝了对方的‘好意’,待医生离开后,肥宇苦着脸开口道:“老大,咱们账户上的钱好像不多了……”

    “还有多少?”

    “不到5万……”

    见识了医院里的营养餐,沈白内心是崩溃的,听到账户上的钱就要花完,他此刻无疑是绝望的。

    沈白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道:“我记得明明还有三十多万,怎么就剩这么点了?”

    “靠……老大你这是想着多久以前的事啊?咱白干了几次你也不想想,这期间完全没有一笔钱进账,全是支出。”

    肥宇有些不满的说完这句话后,嘟囔着什么‘义工’、‘慈善’之类的话。

    躺在床上的沈白长叹一声,心道:看来得赶紧想办法赚钱了啊……

    交代肥宇先回事务所,看看有没有人来下委托,沈白一脸忧愁的望着窗外。

    他人生中第一次觉得,原来钱是这么的不经花。

    而另一边,叶青正在城隍庙旁的小区内,询问居民城隍庙发生的怪事。

    此时是下午的三点多,虽然外面的气温不高,但每个小区的凉亭、花园等地方,总会三三两两的聚集起一些大爷大妈。他们有的在唠家长里短,有的则围在一起打牌,还有的只是因为觉得在家太闷,就出来打望熟人们在干什么。

    叶青走进黄标路上,距离城隍庙最近的一个小区。刚走进门,就看见门口传达室外,两个老头正在下棋;周围还围着一圈人,指指点点的给双方出谋划策。

    “哎呀……你这象走这儿不是就吃了他的马了嘛……”

    “别听老冀瞎说,那么走你炮楼子可就没了。”

    “……”

    虽然身边的人吵吵嚷嚷,可下棋的两个老头皆是旁若无人的样子,目光锁在棋盘上一言不发。

    叶青走到一圈人的边上,看了看棋盘,开口道:“三子归边挂角马,这局胜负已定。”

    闻言,两个老头中,一个正皱眉看着不知如何下手,听了叶青的话猛然一惊:“难怪!我说怎么总觉得这盘棋哪藏着杀招,原来是这么回事儿……”

    “嚯~小伙子你深藏不漏啊,来两手?”

    一看出声的,是一个年纪不大的小伙子,之前被点醒的老头饶有兴趣的发出了邀战。可他对面的人却不怎么给他面子,哈哈一笑道:“老刘你省省吧,人家一眼就能看出来我的杀招,你个臭棋篓子找虐呢?”

    周围的人一听这话,也都发出一阵哄笑。

    “去去去……你们跟着笑什么,不然你们跟我下?” 这老头说完,人群里传出一句‘要是下棋不小心赢了你,以后不得天天被你缠着啊?’。这话一出,人们又是一阵哄笑。

    叶青以前总是跟自己的师父下棋,刚才出声也是被勾起了一些思绪。

    摆摆手拒绝了对方的邀请,叶青开口道:“下棋这方面我也是一知半解,上不得台面。听说这儿的城隍庙出了怪事,能给我说说吗?”

    这话一出,本来说笑着的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

    “哎呀,我家小孙子快下学了,我得去买菜了。”

    “对对对,我家孙女也快下学了……”

    “……”

    静下来后,人们相继借口有事,快步离去了。对于叶青的问题,没人出声提及一字。

    “老刘,我想起来家里有点事,先走了。” 棋盘上的另一个老头,看了叶青一眼,打声招呼也离去了。

    此时,传达室旁只剩下了坐在棋盘上,被称为老刘的老头和一旁站着的叶青。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叶青有些愣神。

    可转念间,他确定了一件事——

    城隍庙的事情,这里的居民绝对知道些什么!

    想到这儿,叶青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个被称为老李的老头。

    本来正低头收拾棋盘的老头,似乎察觉到叶青的目光,头也不抬的开口说:“不清楚,你也别问我,我就一看门儿的老头子,问我也没用。”

    见对方不肯透露半点消息,叶青皱着眉沉声到:“大爷,我不是什么报社记者之类的,只是听说城隍庙出了怪事,好奇而已。”

    “好奇害死猫,也能害死人,这事儿你还是不问的好。”

    见对方依旧头也不抬的收拾棋子,叶青心底升起一丝无奈,留下一句“打扰了”,转身离开了这里。

    想着说不定其他小区,能打探出什么的叶青,走到街上看向不远处的另一个小区……

    此时医院内——

    叩叩叩……

    沈白正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听到敲门声抬头望去,一个护士站在门口,胸前抱着一个文件夹开口到:“4点半做彩超,彩超室在二层东面。你提前准备一下。” 护士扔下这句话后,就转身离开了沈白的视线。

    彩超?那不是怀孕的女人才做的吗?

    沈白低头看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 4:15 虽然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要做彩超,但他只能忍着身上传来的疼痛,起身朝二楼的彩超室走去。

    刚走出下到二楼的电梯,沈白就被身后的一个人撞了个趔趄。

    他忍着背后一阵阵疼痛,喊住前方撞了自己的人,“喂!你撞了人都不道歉的吗?”

    那人转过肥胖身躯,打量了一下沈白,随即一脸不屑到:“道歉?看你那穷酸样吧,病号服都是最普通的垃圾货,还想我给你道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

    “你的意思的说,我这穷酸没资格让你道歉?” 沈白的脸色一冷,盯着撞了自己的胖子。

    一看之下,居然发现对方神庭发黑,周身还弥散着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感觉有些不对的沈白,从胸口掏出玉佩,打算开了灵视看看是什么情况。

    可沈白刚掏出玉佩,这胖子发出一声嗤笑:“呦呦呦,拿这么块破玉跟我显呢?我别墅门口玉雕的假山都看不上这种货色,我看你这玩意儿顶破天也就几百块吧?”

    ……?这什么人啊?自我感觉这么良好?

    面对这胖子再次出言嘲讽,沈白收起玉佩,也不打算看对方是什么情况了。

    他压着心底的怒气冷笑一声:“呵呵,我懒得跟一个快要死了的人计较。看你神台黑气弥漫,还是回去给自己准备葬礼吧,在医院待着干嘛?”

    说完,沈白撇过头朝彩超室走去,不再看那人一眼。

    “你!你……”

    饶是这胖子被沈白气的浑身哆嗦,可嘴上却不知道该骂些什么,指着沈白的背影‘你’了半天,朝地上啐了一口:“死穷酸,咒你金爷?爷爷我会死?我好的很呢!”

    随后,这称自己为金爷的胖子,恨恨的看了看沈白渐渐远去的身影,转头离去了。

    沈白做彩超时才知道,原来彩超不光是用来观察女性腹中的胎儿,还可以观察人体里其他的内脏是什么情况,这让他内心不由的发出一阵感叹:现在的医学真是发达啊……

    做完彩超后,沈白拿着一张报告书,愁眉苦脸的回到了病房。

    为啥愁眉苦脸呢?因为彩超结果显示,他多处内脏上破裂的伤痕,依旧十分严重。这也就是说,他短时间内,只能在医院继续观察,否则不排除刚长好的内脏,有再次破裂的情况。

    或者换个说法——

    沈白三人账户上,最后的五万块钱告罄,还有可能不够他的医药费……

    正当沈白发愁的时候,他脑中突然闪过之前撞了自己的那个胖子。那人神庭发黑的样子,看起来……应该是被冤魂缠上了!

    想到这儿,沈白脸上不禁露出少有的猥琐笑容……

    “看来……是只待宰的肥羊!”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401839.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