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三十一章——重重疑云

第三十一章——重重疑云

    沈白脸色难看的回到包间,对肥宇叶青说:“又遇到邪崇了,外面过道的吊顶上,掉挂出一具尸体。我看了一下尸体身上的伤痕···内脏都被搅成肉糜了,不可能是人为的。”

    房间内的两人,听到沈白的话顿时一惊——内脏都搅成了肉糜?那这东西得有多凶?

    叶青很沉得住气,思考一下后,问到:“老白,你看到尸体有没有感觉到阴气?或者···妖气呢?”

    沈白摇摇头,表示他没有感受到任何阴气,或者妖气残留在尸体上。

    紧接着,沈白又对两人说到:“等等估计警察马上就来了,尸体也不用我们现在去检查,之后去警局了解一下情况就行。但是···”

    见沈白但是之后没了下文,叶青追问道:“老白,你别卖关子了,你还发现了什么?”

    叹了口气后,沈白说着深深地皱着眉道:“我发现,那死者的死亡时间应该不长,脸上的血还在流动;可以说,就死在我们眼皮子底下了。也就是说,死者遇到的东西···”

    “是我们根本对付不了的,是吧。而且以我们的实力,如果选择硬来,可能今晚走不出这里了。” 叶青接上了沈白没说完的后半句,也猜测到这次遇到的邪崇有多么棘手。

    肥宇听了两人的对话,冒出一句:“老大你是柯南吗?走哪都能遇到事儿?而且这遇到的事儿一件比一件棘手啊······”

    沈白正瞪着肥宇准备开骂呢,心想:啥叫走哪都能遇到事儿?我想这样吗?TMD在事务所里屁事儿没有,一出门就遇上麻烦事,我乐意咋的?

    这时候,包间被一个警察推开了。进来的警察年纪看上去不大,应该是刚从警校毕业,进门就开口道:“这里发生了命案,请出示一下身份证,配合警方调查。”

    沈白和叶青都点点头,递上了自己的身份证。小警察看着肥宇道:“你的呢?你该不会是逃犯吧?不敢把身份证交出来?”

    肥宇刚想说什么,一旁的叶青一扯他的衣袖,示意他别作死后,肥宇乖乖的掏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这小警察哼了一声,记录了一下几人的身份信息,又道:“跟我回警局录一下口供,大半夜的还来唱歌,你们有作案嫌疑,跟我走一趟吧。”说完后,朝着门口偏偏头,示意沈白三人跟他去警局。

    沈白皱皱眉,没多说什么,给肥宇叶青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毕竟这年头,普通刚从警校毕业的小警察,都急于表现自己。

    恨不得每次出警,都能碰上江洋大盗之类的人,这样才能立功得到重视。

    可以说新上任的小警察,几乎完美的匹配了,新官上任三把火这句话。

    三人跟着小警察走出包间后,沈白看到,在外面吊顶裂口悬挂的尸体,已经被放了下来;旁边还站着几个穿着警服带着口罩的人,在记录着什么。

    其中一个带着口罩的人,看到小警察带着沈白三人出来,叫住了小警察问道:“子涵,他们是这里的客人吧?你带着人家干嘛去?每次出警,你都没事儿找事儿?”

    小警察被噎的扁扁嘴,不知嘟囔了一句什么,转身对沈白三人说:“行了行了,你们先回去吧,不用去录口供了。” 说完后就走到一边,从衣兜掏出一盒烟,点了一根抽起来了。

    见小警察没有归还身份证的意思,沈白让肥宇和叶青,先到外面等自己;他打算,从小警察那里要回自己和肥宇叶青的身份证。

    沈白走到小警察身旁,笑了一下道:“警察同志,既然我们可以走了,那是不是可以把我们的身份证还给我们?”

    这小警察听了沈白的话,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把没抽几口的烟往地上一丢,推了沈白一把横声道:“我怀疑你们有作案前科,带你们身份证回去查查,你有意见?怕被查出来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被这么一推,听着小警察的话,沈白的脸色一沉,不卑不亢的道:“如果你想查,你用已经记载过的身份证号码就可以查,为什么一定要扣着我们的身份证?”

    这小警察眼睛一蹬,把肥宇和叶青的身份证往地上一丢,声音提高几分:“嘿~跟我甩脸子?你算个什么东西,他们身份证在地上,你拿啊,我现在就扣你的不给你,你能怎么样?!”

    还没等一脸冰冷的沈白说什么,从通往前台的过道口,大步流星走来一个面容刚毅,穿着警服带着大檐帽的中年男子。

    ‘啪!’ 这中年警察径直走到小警察身前,对着小警察脸上就是狠狠一巴掌!

    “顾子涵啊顾子涵,自从我安排你来我这里实习,你天天给我找事儿,投诉你的人一个接一个!我让老梁管你,你还给人家老梁使脸色?

    我今天说过来看看,刚过来就看到你在为难普通老百姓。你吃的、喝的、用的,包括你现在身上这身皮,哪一分钱不是普通老百姓交上来的税款?

    明天就他妈脱了衣服滚蛋,我有空亲自告诉你老子,你是个什么德行!你这样的人,配得上这警服上的国徽吗?”

    扇完一巴掌后,中年男子当着沈白的面,教训起了这个叫顾子涵的小警察。对于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沈白心里嗤笑一声:呵,还在实习就这么横,真让你当了警察,你负责的那片区域,恐怕日夜不得安生了。

    见顾子涵捂着脸低头不吭气,中年男子又是一声暴吼:“把人家的身份证还给人家!” 顾子涵被吼得一抖,一手捂着脸,另一只手从上衣口袋里,拿出沈白的身份证,给沈白递了过去。

    沈白接过后,冷哼一声刚要弯腰去捡地上的身份证,却被这中年男子拦住。中年男子皱着眉盯着顾子涵道:“还有你扔地上的,根本不用问就知道是你干的,捡起来还给人家,然后90度鞠躬道歉!”

    沈白有点看不下去了,虽然这小子是该好好教育教育,但是他感觉,中年男子这样有点过火了。

    于是沈白对中年男子说:“算了,身份证已经还给我了,没必要让他给我一个平头老百姓鞠躬道歉。” 说完后自顾自的捡起地上的身份证,转身准备离去。

    可沈白还没走出去几步,就被身后的话留住了脚步——

    “沈先生既然没有放在心上,不知可否接一下我们警局的委托?酬金方面好商量,只要你出的价不过分,我顾国立应该还付得起。”

    沈白转过身,看着顾国立说道:“你知道我?那你应该知道,我接手的委托都是灵异案件事件,如果委托内容不是灵异事件,恕我爱莫能助。” 听到沈白的话,顾国立心中一喜暗道:这回有门儿了。

    随后顾国立把顾子涵晾在一边,就要邀沈白去警局详谈。沈白奇怪的问了一句:这么着急吗?顾国立脸上神色一肃,拉着沈白走进了一个没人的包间,给沈白讲了个大概。

    原来,这午夜歌城,最近一个月内,几乎每天都有人莫名其妙的死亡,死状也是五花八门;但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所有被害者,腹部都有一个血洞,里面的内脏被搅成了肉糜。面对这样的情况,顾国立头疼了不是一天两天了。

    前两天,顾国立从青华派出所的焦兴华口中得知,裕华大学多年来无人能解的灵异事件,被一个叫沈白的年轻人处理妥当了。

    顾国立第二天放下手头的事情就开始找沈白,好不容易从电脑的资料库里找到了沈白的档案,可除了身份证上的照片以外,别的信息几乎为0。

    沈白身份证上的地址,如今早已变成了一个公园,而且还远在江西。顾国立今晚,本来只想来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发现。

    没想到刚过来,就看到和身份证照片上,面容相差无几的沈白,正在被自己的侄子为难。这才有了之前的一幕。

    沈白听完顾国立的话后,思索一下问道:“顾先生,你是怎么判断出,死者不是人为杀害的呢?” 沈白是因为从小就跟着师傅走南闯北,是不是邪崇杀人,几乎一眼就能看出来。但这顾国立又是怎么知道,这些事件的凶兽不是人类呢?

    叮铃铃叮铃铃···

    顾国立刚要回答,沈白的电话响了。歉意的笑笑后,沈白起身接通电话,里面传来了肥宇的声音——

    “老大,是不是那小子为难你?要不我和叶青弄只鬼进去吓吓他?”

    因为包间里现在很安静,即使是手机听筒的声音不高,顾国立也听了个一清二楚;他有些尴尬的看着沈白,不敢插话。

    谁知道万一插话,人家的朋友,会不会弄来只鬼直接把自己干掉?所以顾国立,只能尴尬的看着沈白,指着门做着口型。那意思大概是:孩子还小,你别放在心上。

    沈白有些无语的对肥宇说到:“没什么事,是警局的另一个人找我帮忙而已。你们先回去吧,我了解一下大概情况也就回去了。” 说完后,没等电话那头的肥宇说话,沈白就挂断了电话。

    顾国立见沈白说还要继续了解情况,忙到:“沈先生,不嫌弃的话可以叫我一声顾老哥,我是杨湖区派出所的副所长,沈先生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顾老哥就行。这件事一开始我只觉得是凶手有些心理变态,可后来···”

    在午夜歌城发现第一起命案后,顾国立听到死者的死法后,非常重视。当下直接拍板成立了专案组,要求专案组必须在一周内破案。可随着第二天法医的尸检报告出来,顾国立懵逼了。

    时间报告上的死亡时间,居然推断,死者是在被发现前一个小时左右被杀掉的,但是现场没有任何打斗挣扎过的痕迹!

    而且,死者的内脏虽然被搅成了肉糜,但根据法医的推断,内脏化成的肉糜,少了大概一颗心脏的肉量······ 而后接连在午夜歌城发生的命案,全都是这样的情况。

    听了顾国立的大概描述,沈白皱着眉想了半天后,要了顾国立的手机号,。说自己回去查一下,是什么东西在害人,然后会打给他。

    其实沈白根据目前的情况,已经推测出三点——

    第一:害人是绝对是妖,否则,不可能每个受害者的心脏都消失。

    第二:这害人的妖物本事远超自己,根本没可能打得过它。

    第三:照目前情况来看,这妖物现在就在午夜歌城!

    离开午夜歌城后,沈白在外面用灵视看了一下,发现这午夜歌城,并没有散发出任何的妖气。

    他不禁担心起来,心中暗道:用灵视都看不出妖气,这不断杀人的妖物,到底是有多少道行?恐怕我加上肥宇叶青,也是给人家送菜吧!

    而且万一打起来,凌霄又出来用一些太过厉害的道法,我直接暴毙怎么办?

    此时已经是凌晨2点多了,心中万般思绪的沈白,心事重重的回到了事务所。

    事务所内肥宇和叶青还在大厅等他,见沈白回来,肥宇赶忙问道:“老大,什么情况啊?我看那小子不像是会找你帮忙的样子啊,你跟谁聊了这么久啊?我们都回来一个半小时了。”

    沈白叹了口气,给两人大概讲了一下,自己遇到顾国立之后的事情。又说出了,自己对于在午夜歌城里,不断杀人妖物的推测。讲完后,肥宇一脸不可思议的问道:“副所长找你下委托?老大你现在面子这么大了吗?”

    闻言沈白苦笑一声,对肥宇说:“你是真傻,还是假装没听到我后面的话?我们三个当时离被害者那么近,那妖物可以说就在我们身边杀了一个人,而我们却什么都没感觉到,你觉得我们能打得过这样的妖物吗?估计我们三个加起来也是给人家送菜。”

    沈白说完后,肥宇呆住了。沉默在一旁的叶青却在此时开口说:“老白你有没有想过另一种可能性——如果这杀人的妖物只是善用一些媚术,而本身实力并不怎么样,所以我们都没有发现呢?而且那里人流量很大,人气会把弱一些的妖气冲散,这也不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听了叶青的话后,肥宇眼珠一转道:“老大,不管怎么说,现在一切都还只是你的猜想,也都没有证实吧?不如我们明天去谈个究竟?”

    沈白思考了一下两人的分析,点点头说:“也对,没有调查清楚,一切还是未知。等睡醒了,我和叶青去调查一下,肥宇你看着店,万一有人来下委托,你知道怎么做的。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先睡吧。”

    随着沈白的拍板,叶青点点头上楼去睡了。肥宇沉默一下,看着沈白道了一声好,也去睡了。但沈白说出安排肥宇看店后,肥宇眼中流漏出的一丝落寞,沈白和叶青都没有注意到。

    回到房间的肥宇,关上门后,沙包大的拳头紧握着,一脸的不甘心。

    他觉得,现在的自己,简直就是沈白的累赘。以前还能和沈白,一起去调查接手的灵异事件。但现在······

    想着想着,肥宇一拳打在门框上,发出一声巨响。可随后拳头上传来的疼痛,让肥宇差点嗷的一声叫了出来。肥宇忍者手上的疼痛,没叫出声,怕沈白他们怀疑什么。但他忽略了自己那一拳造成的动静。

    沈白叶青听到响声后,都一脸懵逼的从房间内探出半边身子。

    看到对方后,两人就知道这声音是从肥宇那屋传来的。沈白疑惑的冲着肥宇的房间问了一句:“肥宇?你怎么了?”

    “啊,没事儿,不小心从床上掉下来了···”

    沈白:“······”

    听到肥宇的回答后,叶青捂着脑袋无语的回去睡了,沈白也一翻白眼儿钻进房间。

    肥宇在屋内,欲哭无泪的心想:我咋就这么弱啊···

    夜,深了。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37068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