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二十九章——笔仙惊魂(下)

第二十九章——笔仙惊魂(下)

    青城区,虎玉路75号,就在D市的四十八中附近。这里唯一的一个虎玉小区,是个有点年头的老小区了。

    里面的每一栋楼房都是6层。小区外的围墙因为年久失修,墙根的墙皮大片剥落,露出了里面的红砖;小区的大门也是很老旧的铁栅栏门——

    那种很大的,两扇铁门并到一起,中间的位置,还有一个小的双开门镶嵌在大门主体上。

    11月的天色,已经暗的很快了,不到下午五点半,太阳就快要落山了。

    夕阳下的虎玉小区,在夕阳的照射下,有些掉色的红色楼顶和淡黄色的楼身,披上了夕阳的余晖,给人一种很平静的感觉。

    一辆出租车,停在小区门口的马路边上。片刻后,沈白从出租车里出来了。

    他手中提着一个长方形的皮箱,穿着黑色的线衣;外面套着一件褐色的夹克,蓝色牛仔裤下是一双黑色的皮鞋。

    本来沈白没打算穿成这样,但是自己准备捉鬼的道具时,肥宇坚持让沈白换了一身衣服。

    理由是:人家家里长辈看你穿一身休闲装,肯定不让你进门。所以沈白也只能换了一件外套,穿上了万年不穿的皮鞋。

    下车后,沈白拨通手机给胡梦娇打过去,告诉她自己到小区门口了。因为胡梦娇发出的短信里,只说了在哪条路的哪个小区,没说在几号楼几单元等详细的地址。

    所以沈白只能到了小区门口,给她打电话接自己去她家。

    之前,胡梦娇打电话给沈白,告诉他自己知道了另外两个舍友的死讯,死法和秦慧芳几乎一模一样。而且据说尸体上插着的木板碎片,就是秦慧芳尸体上的那些碎片!

    但那些碎片,早就被警方拿到证物室保管起来了,又为什么会出现在另外两个人的尸体上呢?

    另外,胡梦娇还告诉沈白,虽然带着护身符,但是自己一靠近自己房间角落的衣柜,护身符就变得很烫。

    所以沈白那时就断定,那个所谓的笔仙正藏在胡梦娇的衣柜里,准备对胡梦娇下手了。这也是为什么沈白火急火燎,赶到胡梦娇住址的原因。

    “呼···不···不好意思,我有点着急,短信没编辑完就发给你了。” 胡梦娇依旧一身校服,跑到小区门口喘着气,给沈白道歉。沈白笑了一下道:“没事,走吧。带我去你家看看。”

    胡梦娇点点头,带着沈白走进小区里。看到不远处一栋楼大概三楼的位置,隐隐有些阴气散发出来。

    沈白叫住胡梦娇,指着三楼窗口问到:“那里是不是你家?” 胡梦娇惊讶的问沈白是怎么知道的,沈白笑笑没回答她,然后又问:“你家现在有人吗?如果你家人在,你最好让他们先离开一阵子。”

    “没有,我父亲在工地当监工,我母亲单位加班也不在家,他们还不知道我在学校请了假已经回来了。”

    “那就好,等会儿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怕。有我给你的护身符,你很安全。”

    听到沈白的话,胡梦娇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胸口,想来是把护身符挂在脖子上了。带着沈白进门,胡梦娇关上门后问沈白:“那个···我房间就在左边,我能不能不进去?”

    沈白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心道:你不进去,我就只能灭了里面的东西了。万一能超度,还是少造杀孽的好。

    转头看着客厅左手边紧闭的房门,沈白把手提箱放在茶几上,从里面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几张七煞敕令符。

    掏出胸口带着的玉佩,用灵玉开眼咒开了灵视后,沈白推开房门。

    走进房间,沈白感觉到一阵寒意铺面而来。他知道,胡梦娇说的那个笔仙就在房间里!

    环顾一圈后,沈白把目光锁定在墙角的老式衣柜上,之前胡梦娇在电话里就说,一靠近这衣柜,自己给她的护身符就会发热。

    从外面把手提箱拿进胡梦娇的房间后,示意胡梦娇站在门口。沈白关上门后,在门上和窗户上,各贴了一张七煞敕令符。

    原本七煞敕令符是为了抵挡厉鬼的进攻,沈白感觉那衣柜里藏着的女鬼实力一般,怕那女鬼跑路。所以把门窗用符咒封住,以免女鬼跑掉。

    把窗帘拉上后,沈白把房间里的凳子放在衣柜前不远处,从手提箱里拿出一个小香炉,放在凳子上。

    然后又从手提箱,拿出一块褐色的不规则木块,点燃一角扔进香炉。

    片刻后,小香炉飘散出淡淡的清香弥漫在整个房间里。

    “出来吧,窗帘都帮你拉上了,还不现身?” 说完后,沈白往衣柜对面的床上一坐,一条胳膊在腿上把下巴撑起来,看着飘散着阴气的衣柜。而另一只手藏在身后,捏着一张烈火炼妖符。

    嘭······

    关着门的衣柜被一股阴气推开,靠在门边的胡梦娇,看到衣柜里显露出的人影,吓得惊叫一声蹲下捂着脸颤抖起来。

    沈白没看胡梦娇,而是看着从衣柜里走出的身影,眉毛一挑问道:“舍得出来了?为什么要杀这个女孩?” 衣柜里走出的女鬼,穿着淡蓝色蕾丝连衣裙;若不看那双眼睛里流漏出的怨毒之色,可以说是个美女了。

    这女鬼没有回答沈白的问题,而是怨毒的看着他,突然往前一冲,伸出手抓向沈白的咽喉。

    沈白仿佛早就料到会有这么一幕,仰身往后一躺的同时,把藏在身后的符咒,按在了女鬼抓来的手臂上。

    “法起六合,烈火焚妖,敕!”

    躺下躲开女鬼伸向咽喉的一抓后,沈白催动了贴在女鬼手上的烈火炼妖符。

    女鬼一爪抓空,刚想把手按在躺在床上的沈白脖子上,手上轰的冒出一股赤色火焰,沿着手臂急速往身体烧去。

    被烧伤的女鬼咆哮一声,驱动体内阴气抵抗火焰的侵蚀。但她将蔓延的火焰控制在手肘处后,无论怎么催动阴气,都不能将火焰驱散。

    不消片刻,被火焰焚烧的手肘以下随着火焰熄灭,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女鬼眼中怨毒之色更甚,又是咆哮一声想要攻击沈白。

    而这时沈白已经站了起来,皱着眉毛冷喝一声:“放肆!别怪我没提醒你,再动手,消失的可就不光半条手臂了。”

    烈火炼妖符,是以道诀引动自身真气,催动符咒燃烧。贴在一般邪崇身上,符咒燃起的火焰会瞬间把邪崇包裹起来,直至烧成虚无。

    虽然这烈火炼妖符,算不得高级符咒,但普通厉鬼还是能阻挡片刻的。

    被烧掉半条手臂的女鬼,被沈白一喝,有些踌躇;但眼中的怨毒之色依旧不减,站在衣柜前恨恨的看着沈白。

    “看来你能听懂我的话,那就好办了。” 沈白见女鬼不攻击自己了,暗道一声:有点本事嘛,本想烧光你一条手臂,才烧掉半条···

    盯着女鬼防止被偷袭,目不转睛的沈白叫胡梦娇来自己身后,跟女鬼对质一些问题。

    胡梦娇颤抖着走到沈白身后,头也不敢抬。之前只看到衣柜突然开了,从里面出来个人;没看到女鬼面容的胡梦娇,正想着女鬼是不是满脸鲜血之类渗人的画面时,女鬼开口了:“我很难看吗?你都不看我一眼?”

    胡梦娇闻言下意识的抬头看去——

    蓝色的连衣裙往上看,是不堪一握的细腰;丰满的胸脯上连着白皙的脖颈和脸蛋。一头乌黑的发丝散落在身后,两片薄薄的红唇上鼻梁高挑,眼睛虽然大大的,但眼神却有些渗人。

    胡梦娇看到女鬼的面容后,下意识的呆呆道:“好漂亮···”

    听到胡梦娇的话,女鬼嘴角轻佻,眼神也平和了不少。这时沈白盯着女鬼到:“看来也能说话。说说吧,为什么要杀人?据我所知你已经杀了这女孩的三个室友了。”

    说完后,沈白心道:人家都要杀你了,你还夸人家漂亮?你这是传说中的天然呆吧······

    “是她们用召唤术把我召来的,问别的也就算了,居然问我的死因,我不该杀她们吗?!” 女鬼恨恨的回到,然后眼中又泛起了怨毒,沉着脸转头瞪着胡梦娇。这么一蹬,胡梦娇吓得又把头低下了。

    沈白一脸蛋疼的歪着头问到:“哎哎哎,又不是她们杀的你,问你一句就得死?你做鬼这么不讲道理吗?而且她们几个女高中生,用召唤术?你死了之后脑子瓦塔(出问题)了吧?”

    女鬼深吸一口气道:“她们玩的笔仙,就是召唤术。我被召唤过去之后,冥冥中感觉,不但必须回答她们的问题,她们不让我走,我想走都走不了。可我回答了她们那么多问题,她们还要问我是怎么死的!”(别问我鬼怎么吸气,人家就那么个动作···)

    “所以你就要杀掉她们?一个不留?”

    “对,我一定要杀···”

    没等女鬼说完,沈白就打断道:“你一定个毛啊一定,已经被你杀了的我没办法,至于我身后这个,你别想了。要是愿意投胎,我送你下冥界,如果你不愿意···那么抱歉,不管你生前多可怜,死的多冤屈;我沈白必将你打个魂飞魄散!”

    见沈白一脸冷色,之前更烧掉自己半条臂膀,对于能让自己魂飞魄散这句话,女鬼毫不怀疑。但女鬼听了沈白的话后,皱了皱眉道:“我也想投胎,可是我报不了仇不甘心就这么去投胎。”

    “别不甘心,这就是命!而且,你还想报仇?你知不知道你每杀一个人,身上的罪业就多一分,我不知道你死后杀了多少人,但我告诉你——就凭那三个女孩死在你手里,你少不了在地府受几百年的酷刑。”

    闻言女鬼脸色一变,但转念恨声道:“那我还怎么投胎?不如你直接灭了我,也好过受几百年刑罚。反正已经杀了三个了,再拉一个垫背!”

    说着,女鬼身形一晃,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朝沈白身后的胡梦娇抓去。

    不是这女鬼不想投胎,能有再活一次的机会谁会想放弃?虽说蝼蚁尚且偷生,但几百年的酷刑,任谁想来也接受不了。

    所以女鬼说完就准备干掉胡梦娇,魂飞魄散也再拉一个垫背的。

    沈白也不阻拦,任由女鬼朝身后的胡梦娇攻击。在女鬼就要触碰到胡梦娇的时候,胡梦娇带着的护身符泛出一阵金光,震飞了女鬼抓来的手臂。正当女鬼还想继续动手时,沈白挡在了女鬼身前。

    “你就这么想魂飞魄散?话还没说完,急什么?” 沈白说完后,女鬼一愣:“你不是说我投胎之前,要在地府受几百年酷刑?”

    “是啊,你杀人还不想受罚,你觉得可能吗?”

    听到沈白的回答后,感觉自己被耍了的女鬼,脸色一沉:“与其经过那么漫长的等待,还要在漫长的时间里受刑,我不如被你打散之前再带下去一个。” 说着又想动手。

    沈白见女鬼一言不合就动手,调动体内真气在手中掐出一个指诀,往女鬼额前一印喝道:“定!”

    随着真气印在女鬼额头上,女鬼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仿佛认命了一样闭上眼,等待着什么。

    沈白看着闭上双眼的女鬼,叹息一声;转头看着身后及低着头,浑身颤抖的胡梦娇,想起一个能减少女鬼受刑时间的办法。

    拍了一下低着头的胡梦娇,问道:“胡梦娇,这件事的委托人是你。你想让她魂飞魄散,还是让她少受点苦帮她投胎?”

    胡梦娇抬起头看着闭着眼的女鬼,抿着嘴思索一下后对沈白说:“我想帮她投胎,她也是个可怜人,被人那样杀死···可是,我怎么帮她?我什么都不会啊······”

    女鬼听到胡梦娇的话,睁开眼惊讶的问:“你为什么要帮我?如果不是这个人,你现在已经死在我手里了,你······”

    “可是我现在还活着啊,你如果能投胎,总好过魂飞魄散啊。” 胡梦娇认真的看着女鬼,仿佛差点被杀的人,不是自己一样;对差点死在女鬼手里这件事,没有一点自觉。

    真不知道该说这女孩傻,还是该说她善良。

    沈白见胡梦娇愿意帮这女鬼,又问:“你愿不愿意让这女鬼以后投胎成你的孩子?”

    有一种道法,在人和鬼双方同意的前提下,可以用活人的血液,和鬼魂的血液,作为印记缔结契约。

    契约订好后,只要不是无法化解怨气的厉鬼,普通有神志的厉鬼可以通过这契约,少受一些杀生的刑罚。

    在缔结契约后,只要给和鬼缔结契约的人怀孕,地府就可以马上安排其投胎!

    听到沈白问的话,胡梦娇脸上一红道:“这个没关系,但是···我才17岁,结婚都还早呢。不知道她愿不愿意等那么久。”

    沈白听了胡梦娇的话,笑道:“就算你30岁生孩子,也才13年而已。她本来要受起码三百年的刑罚,地上一天地下一年,你愿意她投胎成你的孩子,她下去也就受一百三十年的苦,已经减轻一半多了。”

    说完后,沈白转头看着女鬼问:“你呢?人家愿意帮你,你怎么说?还想魂飞魄散,那我就成全你,也省的我费劲。” 听沈白这么问,女鬼急忙表示自己愿意投胎。

    沈白撤去定住女鬼的道诀,女鬼看着胡梦娇,眼中流出殷红的血泪道:“谢谢你愿意帮我。”

    胡梦娇看着女鬼眼睛来流出血泪,吓得差点哭出来,往地上一蹲:“你···你别哭,你哭起来的样子,我害怕···”

    看着低着头蹲下的胡梦娇,沈白很无语,心想:至于吗?人家鬼的眼泪就是红色的,哭都能给你吓成这样··· 女鬼见胡梦娇这样子,擦擦眼泪:“我不哭了,真的很感谢你,我叫韩莹。”

    沈白转身去翻找手提箱,拿出了给她们缔结契约需要的东西。取了一点胡梦娇手指上的血后,沈白把血液涂抹在韩莹的额头上。

    然后拿出一张符纸,割破韩莹的手指,取了韩莹的鬼血给胡梦娇也涂上了。

    去取韩莹鬼血的时候,韩莹惊奇的问沈白,自己已经死了怎么还会流血;沈白翻了个白眼儿跟韩莹说:”都要下冥界受罚了,别多问那么多。” 说完后,有些心疼的瞟了一眼凳子上冒着烟雾的香炉。

    之前进屋,沈白点燃的褐色木块,是犀角香。南朝宋刘敬叔撰《异苑》曾记载:

    暖水濯我足,剪纸招我魂。

    生犀不敢烧,燃之有异香,沾衣袋 ,人能与鬼通。

    忘川之畔,与君常相憩。

    烂泥之中,与君发相缠。

    存心无可表,唯有魂一缕。

    燃起灵犀一炉,枯骨生出曼陀罗。

    大意讲的是,燃烧犀角香后,女鬼能和所爱之人缠绵。

    也就是说,沾染了犀角香的韩莹,和正常活人一样,会流血。而犀角香这东西有价无市,沈白一开始,本来是想通过这样的方式,防止韩莹逃跑,没想到现在正好用来取鬼血帮她们缔结契约。

    给一人一鬼,涂抹好对方的血液后,沈白划破手指,用血墨笔沾着自己的血,在符纸上画好缔结这种另类契约的符咒。

    让一人一鬼靠的近点,沈白把符咒拿起后念道:“阴兵听我言,无常传我话,人鬼契约成,罪责止新生,敕!”

    随着口诀念完,画好的符咒从上端缓缓地燃烧起来,散发出的青烟围绕着一人一鬼,最后没入她们额头上对方的血液中。

    随着一人一鬼额头上的血液印记发出淡淡的红光,沈白知道契约已经定好了。

    又画了一张压制怨气的符咒后,沈白将韩莹送走了。韩莹临走前问沈白:“能去投胎多谢道长了,道长叫什么名字?”

    “我不是什么道长,只是一个接手灵异委托的阴阳先生罢了,我叫沈白。”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37067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