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二十二章——肃清裕华(3)

第二十二章——肃清裕华(3)

    肃清裕华的第一步要在今晚开始实行,沈白思索片刻后,决定直接带上八柄‘正霄’,在缚灵阵刻画好后便马上灭杀‘人头篮球’事件后的厉鬼!

    心中做好打算的沈白,问离云泽是打算一个人去,还是带上自己三人一起去。

    离云泽想了想道:“今晚我带上你那个胖子朋友就够了,你和茅山那小子来了也帮不上忙。对了,你把血墨笔借我先用用。有血墨笔,比较好破那个跗骨噬魂阵。不然那水泥地让老头子挖,还真不好弄。”

    “师···老离,今晚我跟你们去吧,留下叶青看店。等你们刻画好缚灵阵,我先去看能不能收拾了‘人头篮球’那边的东西。”

    “也成吧,先吃饭先吃饭,这都快八点了,饿死老头儿我了。”

    怕外卖吃坏肚子的肥宇,死活不同意叫外卖了,说什么也要出去到饭店吃。

    众人拗不过他,只能关了门去街边一家小饭店吃饭。

    饭桌上摆着一盘盘的菜肴,什么红烧肘子、猪头肉、干煸虾仁、红烧小排······

    “这···小白啊,他点这么多,吃的完吗?”

    看着桌上一盘盘的菜肴,离云泽活了这么大岁数,除了见过饿死鬼附身的人能吃这么多,压根没见过4个人能点满满一桌菜。

    一旁还在上菜的老板娘笑道:“你是这些孩子的远房亲戚吧?你是不知道,这小胖子可能吃了,我记得有一次他一个人过来,吃了两大碗拉面和五个菜呢!你们三个人都不一定有他一个吃的多,咱再说吃不完还能打包不是?”

    听着饭店老板娘打趣自己能吃,肥宇也有点不好意思了,尴尬的看着吃惊的离云泽笑了笑。

    缓过神儿来的离云泽,问了一下肥宇的生辰八字,说是要给肥宇算算,他上辈子是不是饿死的。

    “呃,那个···离老,我自己算过的,上辈子我真不是饿死的。我这辈子出身在没落的风水世家里,从小就没吃过多少好吃的,每天吃的清汤寡水儿的···后来出来了才知道,外面好吃的东西这么多,就···嘿嘿。”

    对于这个情况,离云泽表示十分理解,因为这俩人可以说是有些同病相怜了——

    一个是小时候没吃过好饭,一个是二十多年没出龙虎山。能碰一起,不得不让人感叹啊······

    吃完饭后,众人离开饭店回到了事务所里。离云泽一路感叹,刚才那饭店的老板娘眼光着实毒辣。

    上主食时候给肥宇上了两碗米,一大碗面(这三样是肥宇自己点的),后来端上免费的稀饭时候,还白送了肥宇俩肉夹馍!

    当然了,我们的肥宇也没有辜负人家老板娘,一桌子菜一多半都让他吃完了·····

    “咳,我一直叫你小胖子也不太顺口,你叫啥名儿啊?还有茅山那小子叫什么来着?”

    坐在根雕桌上嘬着茶水的离云泽,吩咐沈白去把‘正霄’拿来,打算帮他开封。

    但突然想起,自己一直这么叫这俩小家伙,不太合适。所以就问了一句。

    “晚辈叶青,前辈怎么叫顺口就这么来,叫我什么都没关系的。”

    随着叶青又给离云泽说了名字后,肥宇这货也道:“我叫华庭宇,离老跟他俩一样叫我肥宇也行,看您怎么顺口吧、”

    “嗯,行!那我就叫你俩小青子小宇子了。”

    两人一听,这跟以前叫宫里小太监一样,心中也是一阵无语。

    离云泽见俩人一脸纠结的样子,哈哈一笑道:“行啦,不逗你们了。庭宇一会儿跟我去那学校刻画缚灵阵,我需要大量的鸡血和朱砂,你去准备一下。”

    肥宇闻言点头去仓库找东西了,离云泽又道:“叶青是吧,你什么时候回茅山?回去还出来不?”

    听到离云泽的问话,叶青楞了一下后,低头一阵沉默··· “还有两年多,回去之后···就不知道何时才能再出来了。”

    “那你觉得,小白这人怎么样?”

    “沈白很有正义感,一直想完成他师傅没能完成的遗愿,对朋友也很义气···”

    “哎呀,我不是问你这些,我直说吧!你愿不愿意留在这里?”

    “虽然想,但···”

    “你想留下就行了,你们茅山那边我也有些熟人,到时候我跟你们茅山说一说就行了。你每年多回去几趟,就留在这儿吧。”

    离云泽为什么想让叶青以后留在沈白店里?原因再简单不过!

    他自己年纪大了,在外面扑腾一阵子还是要回龙虎山的。

    等人家走了,沈白和二把刀的华庭宇,以后再有什么事儿,自己抽不开身怎么办?

    所以说,。人老精,鬼老灵!离云泽现在就盘算着跟人家茅山要人呢!

    沈白从地下室把‘正霄’拿上来后,看到这俩一个,笑咪咪的;另一个低头沉思不语。问到:“老离叶青,你俩怎么了?刚才说什么呢?”

    离云泽慢悠悠的嘬了口茶水,放下杯子道:“你也别问那么多了,去给自己放点血,至少得有一小碗才行。我教你给正霄开封!”

    沈白一头冷汗·····

    妈耶,一小碗血?这···开玩笑吧?等等还要跟不知道啥来头的鬼物斗呢,这没咋地就得贫血啊!

    想归想,沈白回忆起离云泽说的话:上次我给你的那八柄剑,名为‘正霄’!乃是多年前执掌龙虎山的凌霄亲手所铸······

    凌霄!这个曾经执掌龙虎山的凌霄,莫非和那时候操作自己身体自称凌霄的···是同一人?

    沈白想来想去不得其解,索性不去多想了,反正自己问半天人家也不告诉自己,该知道的时候总会知道的。

    压下心中的思量,沈白出门找了一个小诊所,让人帮他抽了300cc的血。拎着血袋,沈白头脑有些发晕的回到了事务所里。

    “怎么才这么点?算了,不够再说吧。你先把这‘正霄’挨个涂满自己的鲜血···” 离云泽看沈白手里的血袋没多少血(汗!这还没多少?)。

    虽然有些不满,但没多说什么。随后离云泽让沈白把血涂满每一把剑,然后说了一段心诀,教其引动体内真气,给正霄开封!

    被离云泽撵到屋外的沈白,挨个给八柄正霄涂抹自己的鲜血。涂抹的时候,沈白发现有些不对劲——

    每当自己把鲜血抹在剑上,剑身就如同会吸血一般,把他涂抹的鲜血吸个一干二净!

    这还不算完,吸收了沈白鲜血的正霄竟然石化了!要不是离云泽说,不管解封过程中,正霄变成什么样,都是正常的。沈白此刻真心想回去问一句:师伯你这是坑我吧?为啥剑都TM石化了啊?!

    随着石化的剑从一柄变成7柄,如今只剩最长的一柄了。可沈白发现血袋里的血没了···一脸蛋疼的沈白想起出来前,离云泽说的话——

    “让你多放点血是怕正霄没法全部开封,要是血不够用,你自己想办法。不过你可记好了,如果隔了太久没用心诀真气完成最后一步,这八柄正霄可就废了···”

    深吸口气,沈白右手握住了紧贴着剑鄂的剑刃,左手握着剑柄。右手猛然用力一抹到底······

    刷!

    剑身上布满了鲜血,也渐渐地开始石化。沈白按照离云泽的话,将所有的正霄摆在地上,剑尖聚集成一个圈。

    然后沈白竖起剑指,运转真气,闭眼默念道:剑本凡铁,奈何通神,五帝五霄,聚于吾身······

    随着沈白的真气运转,周身上闪动出一条条电弧,可他依然闭眼运气默念着口诀。

    此刻天上的月亮渐渐被云团遮住,云团中闪过几道闪电后,传来阵阵低沉的雷鸣声。

    站在事务所门口,注视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的离云泽,紧握的双拳颤抖着,眼神中闪动着激动的光芒。他喃喃道:“这八柄正霄要复活了···果真是你的转世吗······”

    “······九转黄泉今不见,八剑破煞诛妖邪!”

    随着默念完运气的心诀后,沈白心头不知道为什么浮出这么一句不吐不快的话。

    沈白索性用剑指一指地上的八柄正霄,喝道:“九转黄泉今不见,八剑破煞诛妖邪!”

    轰轰轰···

    随着沈白运气指向正霄,已经乌云密布的天空,不分先后的朝着地上的八柄正霄剑——劈下八道闪电!

    雷光中,地上石化的正霄纷纷从剑身上,密密麻麻的裂开不知多少小缝。

    雷光散去,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地上已经石化的正霄如同褪皮一般,在周围散落了一地石粉。

    地上八柄如同秋水一般明亮的剑身上,倒印着乌云散去后天上的弯月······

    沈白看着地上的八柄正霄,忽然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没来的急细看,沈白就神差鬼使的将正霄一一插回身后的剑匣中。

    随着最后一柄正霄插回剑匣,被背在沈白身后的正霄发出一阵嗡嗡的剑鸣,仿佛是找到了主人一般!

    他有些茫然的看向离云泽,离云泽颤抖着开口道:“小白,今晚随我灭了那些害人的鬼物,今夜···便将他们杀尽!”

    看到解除封印后,如同秋水一般明亮的剑身的正霄,离云泽想起了自己还是少年时的一些往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离云泽竟然决定要和沈白今夜就除尽裕华校内的邪崇!

    思维还有些茫然,脑子一片空白的沈白,拂过胸前剑匣的绑带点点头,打车带上离云泽来到了裕华大学的校门口。

    此时已经是夜晚10点37分,弯弯的弦月洒下一片薄薄的清冷光华,照印在裕华校门口。

    随着一老一少两道身影缓步走进裕华大学,他们周围忽然刮起一阵凉风,卷着地上的树叶打旋儿。

    “今夜你手持正霄,必能将此地为害人间的邪崇尽除!你可有信心?”

    听到身旁的离云泽的话,沈白刚想回答,突然眼前一阵眩晕感,捂着额头的沈白从剑匣抽出一把正霄,往前一踏——

    “即便身死,我也不会再让这地方的邪物继续害人!” 沈白把正霄一甩斜指身后,放下扶着额头的手,眼中露出一股肃杀之气。

    将离云泽留在原地,沈白面上显出坚毅之色,往散发着摄人阴气的地方走去。

    一步两步···

    沈白此刻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歼灭世间所以害人的妖邪!

    一手持剑,一手从胸口拿出玉佩使出灵玉开眼咒,沈白看着不远处花坛石阶上,蹲着一个背朝他的‘人’。

    似乎察觉到沈白的目光,那‘人’的头缓慢的转动——45度、90度、180度!

    一张不知被什么,刮的血肉模糊的脸,清清楚楚的露着,两只没有眼皮的眼珠,直愣愣的看着沈白……

    而下方鼻子的位置,只能看到一团塌陷的烂肉,上面有些发黑的血滴,正一滴一滴的滴下来···

    这鬼物如同被撕烂的嘴唇露中,发出阴惨惨的‘嘿嘿’声···

    正当沈白打算用天雷破煞符,先给这它来一下时,这鬼物从石阶上沉了下去···

    沈白一愣,赶紧往鬼物下沉的地方跑。

    可没跑出几步,他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拽住了!

    他低头一看,脚下的地面伸出一双血淋淋的手,牢牢地抓着自己的小腿···

    嘭···

    刚想挥剑斩向血手的沈白,被血手往后一拉摔在地上朝后面拖行。

    沈白一手护着脸,另一只手‘乒’的一声,把剑往地上狠狠一插止住了自己被向后拖行。

    ‘鋥’的一声,沈白又抽出一把正霄,朝着小腿上传来紧握感的位置刺去。随着一剑刺空,小腿上束缚的感觉也消失了。

    沈白赶紧爬起来四处寻找血手,但周围除了阵阵飘在石阶上的阴气,完全找不到血手在哪,而且也没发现第一眼看到的那个鬼物。

    紧握右手,手心伤口渗出的血,从剑柄缓缓滑到剑身上···看到正霄上的血迹,沈白眼中精光一闪,将剑身上的血晕开挥剑踏了步罡喝道:“万物有灵不助邪,持剑锁煞现原形!”

    随着沈白喝出最后一个字,手中晕染血迹的一把正霄,已经在石阶上刻画出一个‘’字!(注:同‘现’)

    “呜·····”

    之前沈白看到蹲在石阶上的鬼物,如同被挤出地面一样,发出一声不明意味的叫声。石阶上的‘’字发出淡淡的金光,竟硬生生的将藏在地下的鬼物逼出来了!

    见鬼物现行,沈白把左手的剑插回剑匣,咬破指尖按在右手竖起的剑上,死死盯着被挤出来的鬼物一字一顿的念道:“一敕,驱 邪 灭 鬼 不 留 情!”

    随着体内真气聚集在手中的剑上,剑身从被鲜血染过的地方,迅速将剑身染成了深红色。沈白继续运气于剑身上——举到右耳侧用左手逼出一道红光,轰向想要钻进地下的鬼物!

    嗤!

    由于被沈白的现行咒逼出来,无法再次躲进地下啊的鬼物来不及闪躲,被红芒直接洞穿身体,迅速消散着。

    鬼物眼看自己要魂飞魄散了,怨毒的看了一眼沈白,仰头发出一声高亢的嚎叫——嗷······

    随着叫声淡去,沈白今晚遇上的第一个鬼物,就此烟消云散!

    看着消散的鬼物,将龙虎七敕令的一敕散去的沈白,继续朝裕华大学里走去。

    “天圆地方,敕令九章,以气护体,何煞敢当!”

    脚步丝毫不顿的沈白,知道刚才那鬼物领死前的嚎叫,应该是呼唤其余藏在裕华里的鬼物,给它报仇。

    所以便马上使出了天罡护体咒,以防被打个措手不及。

    至于离云泽,他正默默的缓步跟着沈白,也不去管什么跗骨摄魂阵了。此刻,他的眼中只有背着八柄正霄的沈白!

    一路走着,沈白发现校内的阴气全部集中在了人工湖的位置,心道:看来这些邪崇,已经联合在一起准备跟我决一死战了。既然如此,便将你们全部抹除!

    沈白这么想着,加快步伐走进主楼左侧的树林,朝人工湖方向走去。他身后的离云泽,感觉到聚集在一起的阴气中,有两股不同寻常的气息隐藏在里面。

    于是赶忙追上沈白拦住他道:“你想一个人送死吗?看你也感觉到那些鬼物聚集在一起了,你还往过冲?不知道等着我?” 离云泽有些生气的揪着沈白的胳膊瞪着他。

    见离云泽生气,但沈白言语中丝毫没有退意。

    “我不能给师傅丢脸,而且师伯肯定会在一旁帮我不是吗?来之前师伯不是也说,今晚要把这些邪崇灭个干净吗?”

    离云泽赏了沈白一个爆栗道:“你个臭小子,脾气还上来了?你只知道剩余的鬼物聚集在一起,那你知不知道里面有两股特别的气息?那两股气息明显在隐藏实力,就等你过去之后现身干掉你!今晚它们一个都跑不掉,我说的。”

    说完后,离云泽一马当先走出树林,看着人工湖上密布的墨色阴气,拿出跟沈白借来的血墨笔,凌空画符!

    只见离云泽用血墨笔划破掌心,步踩天罡北斗位,沾血凌空画符。边画边高声念咒:“一笔天下动,上请三清下应心明;二笔动祖师,何鬼敢问何煞敢当;三笔困妖邪,金光速现道气长存!”

    随着离云泽凌空画出一道金红色的符咒,人工湖的湖面上浓密的阴气,席卷起一道巨大的水浪向离云泽袭来。离云泽冷笑一声雕虫小技,手持血墨笔朝巨浪一指——

    空中闪耀这金红光芒的符咒,迅速变大挡住了巨大水浪的一击。而后离云泽喝了一声“困!”,变大的符咒分出闪着光芒的不知多少道符,将散发着浓密阴气的人工湖围了起来!

    看着眼前似曾相识的一幕的沈白,想起了曾经掌控自己身体,帮自己灭了一个厉鬼的凌霄!

    正当沈白思绪万千的时候,离云泽将血墨笔掐在指尖,转头看着他沉声道:“现在里面的东西都跑不掉了,我需要在这里维持道法,你去把它们全给我灭了。不过切记,这里面有两个东西我也摸不出深浅,打不过就赶紧退出来。”

    沈白点点头走进了被符咒包围的圈内,看着眼前密布着阴气如墨一般浓厚的人工湖,也不见有鬼物现身。

    于是沈白将剑匣里的正霄,一把一把插成一排在地上。

    往前几步,沈白拿出三道天雷破煞符捏在手中。

    他咬破舌尖,给符纸喷上精血,引动真气念道:“赫赫阴阳,现我雷光,吾今敕令,诛邪灭煞,上请天雷,万鬼伏藏!”

    随着沈白掐诀念咒,天空中迅速聚集起一大片乌云。

    云中雷光闪动,发出阵阵噼啪作响的雷声。

    这时,人工湖上浓密的阴气中,显出几道鬼物的身影——

    一个身着红衣的小女孩,大大的眼睛里只有眼白,正歪着头看看沈白又看看天上的雷云。

    小女孩身后还站着两个鬼物,一个无头鬼正在手中上下抛动着自己的头,另一个则是从胸口到小腹布满了血洞,正死死的盯着沈白!

    沈白见已经有三个鬼物现身,马上掐诀喝道:“敕令!天雷破煞!!”

    轰轰轰······

    随着沈白引动天雷,雷云中翻腾不息的闪电,瞬间贯向湖中现身的三只鬼物!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370671.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