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中文网 > 白夜事务所 > 第十九章——‘潮流’师伯

第十九章——‘潮流’师伯

    龙虎山内门门口——

    一个白发白须的老者,穿着一个二股筋(背心),外头套着个满是金属链和钉扣的黑色短褂,一条蓝色牛仔裤被剪成七分裤还掏出一堆破洞,这老者一身奇葩装扮,带着一副蛤蟆镜穿着人字拖,挎着个单肩包正和周围的几个龙虎山弟子纠缠——

    “哎呀你们放开我,都说了这是潮流,外面就流行这个,你们不懂!” 这老者扒拉一把揪着他单肩包的弟子,想从抽身离开,可另外俩弟子直接跪下抱着老者的腿哀求道:“离长老,您这样出去被掌门知道了,我们这些看门的外门弟子恐怕得看一辈子门了,您老发发善心,换一身衣服···不,就算只换裤子和拖鞋也成!”

    原来这老者,就是之前接了沈白电话的离师伯——龙虎山大长老离云泽!

    见这几个外门弟子,百般阻挠自己穿着‘流行款’下山,离云泽怒了。墨镜一摘别在二股筋上,吹胡子瞪眼的喝道:“反了你们几个了!这龙虎山除了掌门就属我大,你们再敢拦我,不用掌门发话,要么直接滚蛋要么就看一辈子门吧!”

    几个弟子一看离云泽生气了,顿时鸦雀无声。抱着他大腿的俩弟子也松开手,圪蹴(方言:蹲的意思)在离云泽腿旁边做鹌鹑状。见没人拦自己了,离云泽哼了一声,带上墨镜哼着小曲儿往山门外走去,刚走没几步,就听见后面又有人喊他。

    “离师兄···不可如此出山啊!”

    离云泽转头一瞅,祝青山追过来了。这祝青山虽然比他小的多,但是思维却很古板,属于那种克己复礼的人。眼见祝青山追近了,离云泽撒丫子就跑,边跑边道:“青山你别追我!我就是死外面,从咱山上滚下去,也绝对不会换衣服的!”

    “离师兄你这样出山,败坏的可是我们龙虎山千百年来的声誉啊!你快回来!” 祝青山紧追不舍的喊着离云泽······

    “我不,我就不···”离云泽边跑,边回头喊着令人恶寒的话······

    眼看祝青山追的更进了,离云泽赶紧加快脚步头也不回的飞奔,人字拖都跑掉一只,简直能赶上奥运会参赛选手了。可谁都不会想到,这老家伙今年已经七十一岁了······

    眼看着越跑越远的离云泽,气喘吁吁的祝青山也不追了——他深知自己这师兄年轻时练得一身好武艺,身体素质比自己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别说自己追了,找个身体好的年轻弟子都不一定追的上他。祝青山气的一跺脚,坐在石阶上歇了歇喘匀气后,掏出手机给离云泽打过去了。

    这时的离云泽,因为怕自己这食古不化的师弟叫人追他,光着一只脚依然在往山下跑,活像个脱缰的哈士奇,跑着跑着听到包里传来一阵铃声,扭头看看后面好像没人追着,离云泽放缓步伐掏出手机。

    看到来电显示上是祝青山打来的,这老家伙直接挂断继续朝山下跑。想来应该是怕这一通电话,是祝青山的缓兵之计,一路停也不停直接跑下山,途中脚一滑还滚出去一段儿···

    下山后的离云泽,瞅着有一辆出租车是空的,招手拦住就上了车。上车后,司机瞅着老家伙一身稀奇古怪的打扮,怕他是个要饭的,直接问离云泽有没有钱给车费。离云泽刚跑下来,气儿还没理顺呢一听司机的话,二话不说从包里掏出五百块钱往司机身上一扔道:“狗眼看人低,我这么潮流的打扮像是没钱的吗?去机场,不用找了!”

    司机内心一万头草泥马奔腾着:潮流?你一个红二股筋,外面穿个不知道是不是捡来的朋克短褂;牛仔裤明显是人家不要的,裤腿都剪得一长一短,最离谱的是你脚上连人字拖都只有一只!这些都不说了,他娘的,你灰头土脸的,头发上还有几根枯草和树叶呢,谁信你能有钱啊?收破烂儿的都比你穿的好吧!

    想归想,这司机也不敢多说啥,万一这老家伙是精神病院出来的,掏个刀子给自己两刀咋办?于是这的哥儿一路开的贼快,全程一个字没说,赶紧给离云泽送机场去了。

    话分两头,离云泽正打算在机场附近找宾馆,等住一晚上再过去找沈白时,沈白已经带着叶青吃完饭回到了事务所——

    随着沈白进门,看着大厅里支起一张折叠桌,桌上摆的满满的全是KDJ(肯打鸡),地上一个塑料袋里已经扔了不少骨头和包装纸,肥宇正坐在那儿埋头苦吃呢。

    见沈白和叶青吃饭回来了,肥宇放下手里啃了一半的汉堡,幽怨的看着沈白问到:“老大,你带叶青吃什么去了···我叫了4个全家桶,外加6份小吃和两桶1L的卡口可乐。现在还剩这么多,你们还吃的下吗?”

    沈白翻了个白眼儿根本不鸟肥宇,绕过一堆炸鸡汉堡的桌子和肥宇,沈白打算把离师伯之前给他发的缚灵阵图片弄到电脑上,等肥宇吃完了去研究。肥宇见沈白不理他,又看向叶青道:“你俩吃什么了?你还饿不?冰箱放不下了,来吃点儿?”

    “我们吃的烧烤,具体吃什么了也没法说,反正种类挺多。” 叶青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吃了,告诉肥宇和沈白在外面吃了烧烤。听到烧烤后,肥宇本就幽怨的眼神,简直变成了哀怨。

    估计肥宇现在心态血崩——本来能一起出去吃烧烤,自己叫了一堆汉堡之类的快餐,吃半天吃不完,冰箱里也放不下。不过嘛···谁让他不等沈白打完电话,就着着急急的点了那么多吃的?该!

    “肥宇,吃完之后你研究一下缚灵阵,之前我联系龙虎山的师伯,他说这个阵法可以暂时封住裕华里面的邪崇,完事儿记得把大厅收拾干净。”沈白留下一句话就回房间修炼《三清道诀》了,正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趁着还有时间,能提升一分实力,就多一分把握。

    就这次算有人帮忙,可下次呢?以后遇到这些问题都找人帮忙吗?沈白深知,提升自身实力必须抓紧了,平日里也不能一昧的练习拳脚功夫,毕竟体内真气的充沛程度,才是能否施展强大道诀的关键。

    见沈白回屋,叶青也跟肥宇打了个招呼也上楼回屋了,说自己要准备些符咒,以防到时候有什么意外。

    看着一桌吃的,蛋疼的肥宇愣了半晌,把桌上的吃的搬到电脑前,边吃边看电脑桌面上的图片。不知不觉到了晚上10点,肥宇终于吃完了······

    “MMP,除非你们说,不然老子以后再也不给你们叫外卖了,撑死我了····” 肥宇揉揉吃的发撑的肚腩,关了事务所门后也回屋睡了。关于缚灵阵的图片,上面只有样式没有注解该从哪张开始画,肥宇虽然弄明白缚灵阵是由类似图腾连接一般,将咒文连接画成圈或者画在一些载体上。

    比如附着在家具里的阴灵,可以直接在白天其无法现身于阳光下时,将缚灵阵的咒文画在家具上;又或者说出没在树林某片区域,附在林中的鬼物或精怪,就只能先清理周围地上的落叶之类,先用朱砂混合鸡血或者黑狗血围成一个粗一点的大圈,然后在圆圈上刻画镂空的缚灵阵咒文,最后用缚灵阵配套的缚灵咒激活;这个工程量就非常大了。

    因为时间不早了,估计沈白已经睡下,肥宇只能先睡等。打算明天醒来再问沈白知不知道那一页,才是缚灵阵咒文开始的咒文,这关乎后面该怎么连接咒文。

    翌日——

    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叩······

    “谁啊,大清早的就敲门······”

    肥宇因为吃的太多,半夜闹肚子一夜没睡好。刚睡着没一会儿还没睡沉,就被急促的敲门声吵醒。看着时间才凌晨5点不到,套了件睡袍赶去开门的肥宇,内心咒骂着:TM的这会儿就敲门,家里被鬼弄死人了啊这么急······

    “来了来了,别敲了。”一直走到门口,传来的敲门声基本敲几下后就马上继续敲,打开门后入眼的,是一个看起来类似乞丐的老头儿——白发白须,穿着个二股筋红背心,外面套着个朋克风的黑短褂,下身满是破洞的牛仔裤,被剪成一长一短不对称的七分裤样式,脚上没鞋没袜。

    见这老头儿跟个乞丐似的,没等老者说话,肥宇直接开口让他门口等着,然后回屋从钱夹里抽出二百块钱现金来到门口,把钱递向老者。

    “我最多帮你到这儿了,看你这年纪还讨饭过活,这点儿敲门也是饿急了吧?拿着钱去找开着的店吃东西去吧,再有困难你就去警察局里,不管怎么说都能给你吃口饭的···”

    自顾自的说完后,见老头儿黑着脸没接钱,也不说话。肥宇愣了一下,又问他是不是最近讨饭的地方发生什么灵异事件了,这老头儿终于憋不住了,啪的一耳光抽在肥宇脸上怒道:“无理小辈当我是什么人?去叫沈白出来见我!找人帮忙就这态度吗?!”

    被抽了一耳刮子的肥宇楞了一下后,懵逼了···· (肥宇内心:我操···这乞丐一样的老家伙就是老大的师伯?神呀···龙虎山现在穷到这种地步了吗?)

    这老头儿,就是本想住一晚上,再做飞机赶来的龙虎山大长老离云泽。

    离云泽没想到他在机场吃了饭后,只找到一间关了门的宾馆,无奈之下只能买了飞机票在候机室迷了一阵子,然后就坐飞机到了D市。飞机落地后,离云泽心想:反正都过来了,直接去那小子的事务所吧。

    于是乎,马不停蹄的离云泽,打了个出租车来到了白夜事务所门口,然后发生了上面的事情······

    见肥宇站在门口捂着脸,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发愣,离云泽还以为肥宇是瞪自己呢。于是——‘啪’的又一巴掌抽在肥宇另一边脸上后怒道:“听不到我说的话吗?!去给我把沈白叫出来!”

    又挨了一耳刮子的肥宇,害怕继续挨打,在离云泽话刚说完后,赶紧转身上楼敲开沈白的房门。

    睡前修炼了五个小时三清道诀,沈白正睡得香呢,被叫醒后皱着眉头问肥宇要干嘛,大有一副‘没有合适的理由,小心我揍你’的样子。肥宇给沈白说他师伯来了就在门口,沈白顿时没了睡意,赶紧套了件衣服跑了下去。而被抽了两耳刮子的肥宇,钻回房间揉着脸画圈圈去了···

    唉,这事儿能怪肥宇吗?好心想帮人,结果挨了一耳光;反应慢了半拍,又是一耳光。可怜的肥宇啊······

    来到门口,看到门外站着一个衣着贼像乞丐的老头儿,沈白刚想转身骂肥宇:这TM门口就一老乞丐你说我师伯来了?可沈白看到老者满是怒容的面庞,顿时反应过来——这是离师伯!

    随即沈白赶紧弯腰道:“沈白不知师伯提前来了,未能前来相迎,还望师伯恕罪!” 弯腰的时候,沈白脑海中回想了一下,肥宇叫自己时候脸上好像有手指印,自己都差点把他当成要饭的乞丐,肥宇肯定是说了这类的话挨打了。

    “哼,你个臭小子。刚才开门的是你朋友还是你雇的人?居然当我是乞丐,还让我等在门口回屋给我取来二百块钱!我给了他一巴掌让他去叫你,他还敢瞪我!你说说看,我这么一身潮流打扮像乞丐吗?”

    微微起身打量一下离云泽的穿着,联想自己这离师伯‘潮流’的网名,沈白心道:师伯你要是跟上次见面一样穿衣服,他肯定不会当你是乞丐,瞪你?那是惊呆了吧···肥宇这两耳光真冤啊····

    虽然心里那么想,可沈白哪敢直说啊,只能继续弯着腰低头道:“那人是我朋友,可能他没想到师伯这么大年纪还这么潮流,看您鞋也不穿才误会了,之前肯定不是在瞪您的,他一定是被您这么潮流的打扮惊呆了,这事还请师伯莫要放在心上。”

    “嗯,你说的也有道理,你替我跟你那朋友说声抱歉吧。行了别弓着个腰,先带我进屋,我给你讲讲为啥我没穿鞋···” 离云泽一听沈白说自己潮流,火气也消了,还让沈白替自己跟肥宇说抱歉,看来他真是很重视‘潮流’啊······

    沈白将离云泽带到大厅坐下给沏了茶水后,给离云泽找来一双拖鞋先穿着。嘬着茶水的离云泽满意的点点头,开始讲述自己为什么没穿鞋光着脚,以及为什么提前过来了。

    原来离云泽那只剩下的人字拖,吃饭的坐在沙发上(餐厅四人桌两边放着双人无扶手小沙发)时候,为了舒服就脱了鞋盘腿坐在上面了,吃完饭后他着急上厕所,回到位置上发现已经找不到剩下的那只鞋了。

    后来又给沈白说,因为找不着宾馆就想着直接过来了。沈白途中问到:“但是师伯你就算住一夜飞过来,也还提前了一天,这···?” 听完后离云泽放下茶杯叹口气道——

    “唉,你师父以前和我关系最好,因为我们都不喜欢山门里面那些古板的条条框框。你师父当时是龙虎山的掌门候选人,他不想身上压着那么重担子,只想除魔卫道普济苍生。那时候的掌门人,也就是你师父的师父,一心想着让他做龙虎山掌门,逼得他最后连夜跑出山门,再也没有回来。”

    离云泽说到这儿,又是叹了口气,然后拿起茶杯继续道:“我们当时五个师兄弟,你师父是大师兄,我和你祝师伯是老二老五。那时候我们的师父,眼看逼走了自己最给予厚望的大徒弟,心灰意冷之下,直接把掌门之位传给了另一个候选人,当时大长老的徒弟易云,也就是现在的龙虎山掌门。”

    虽然这些往事,跟离云泽为什么提前一天来好像没有什么关系,但是沈白没有打断离云泽的追忆。一方面是处于对离云泽的尊敬,另一方面,是想从离云泽口中,多知道些师父生前的故事。

    “易云那家伙,比我还小十岁呢,虽然道术天资很高,可偏偏跟他师傅一样,都一副万事必须尊崇前人的毛病,一点不懂跟随如今的世界变化。你师父本来是他很敬重的人,你师父身负掌门预选人的身份跑出龙虎山,在他眼里也变成了一种背叛,更是感觉辜负了他那么多年的崇敬。于是易云这家伙当上掌门人后······”

    随着离云泽的追忆,天也大亮了。在他说了很久之后,终于说到了为什么提前过来——

    “我自从当上大长老,这都快二十年没出过山门了,要不是现在信息技术和网络发达,我根本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什么样了。每天除了处理龙虎山的事务,就只能看看手机和电脑上外面的世界。好不容易你小子打电话找人帮忙,我不得早点出来?要不是看网上人家发的视频和直播,我吃饭都不知道还能用手机点菜!” 说到这儿,离云泽老脸上写满了不满。

    “那现在的龙虎山掌门,要是知道了您帮的是···我的身份不会让您为难吗?” 沈白有些担心,龙虎山的掌门知道自己的身份后为难离云泽,担忧的问道。

    “为难?切,他是那种克己复礼的古板性子,只要不危害到龙虎山,他凭什么为难我一个大长老?道术是他高,可是这龙虎山大大小小事务,基本上全是我在替他处理。平日我想穿点网上买来的衣服,他非说什么得注意形象,不能让弟子觉得我这大长老不着调。我跟着潮流穿衣服,还自己动手改的更潮流了,居然说我不着调。要不是因为别的长老劝我顾全大局,我早就····”

    听着离云泽的话,沈白内心简直是替龙虎山掌门蛋疼啊,潮流?我的天,这算哪门子潮流啊?

  http://www.tangsanshu.com/baiyeshiwusuo/10370668.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tangsanshu.com。唐三中文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tangsanshu.com